第三十三章 爸爸去哪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培顺看看苍浩和姚军辉,又看看井悦然,表面上很平静,内心却是巨浪翻腾。

原因很简单,人家聊得非常和谐自然,却华丽丽的无视了自己,这让大权在握的他不禁心如刀割。

为什么,但凡有美女在的场合,自己总是被这样无视,难道你们都不知道自己的人事档案在我的手里吗?

终于,姚军辉想起了张培顺,说了一句:“张总的球技应该很高超吧!”

“只是略懂皮毛。”张培顺听的脸一红,被人突然问到,倒是有点害羞了。他转而对苍浩道:“苍总啊,一看球技就很高,不如咱俩赌上一局?”

“赌什么?”苍浩看出来,这是张培顺看自己好欺负,打算拿自己出气。

“像我们这样的人,要是赌东西,未免太俗气。不如我们赌上一句话吧……”嘿嘿一笑,张培顺说道:“如果我赢了,我只要苍总跟我问上一句——爸爸去哪儿……”

没等张培顺把话说完,苍浩就接了一句:“我去洗澡!”

苍浩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张培顺气得脸色更红,本来想从苍浩这讨点便宜,没料到自己一开口就被耍了。

井悦然轻叹了一口气:“张总啊,要是赌点别的什么都可以,你这赌法未免太不上档次了。”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姚军辉提出:“赌什么,都没必要,不如就大家一起玩吧,打发过这个下午如何?”

井悦然问苍浩:“你说呢?”

“可以。”苍浩反正对高尔夫球没兴趣,趁着井悦然没注意时,偷瞄几眼胸部的肉球,倒也过瘾。

大家根本不征求张培顺的意见,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张培顺不太高兴,可公司同事既然遇到一起了,自己独自去玩又显得太没人缘,只好讪讪跟在三个人后面。

姚军辉问道:“谁先开球?”

苍浩打算发扬一下绅士风度:“女士优先,就让井总先来吧。”

井悦然则对张培顺说道:“还是你先来吧。”

其实,井悦然跟苍浩一样,满心思都是当前种种事情,根本没心思打球。

但张培顺却不一样,觉得井悦然让自己开球,肯定是对自己有些好感,急忙摆了一个优雅的的姿势,用杆稍稍瞄了瞄球,然后一杆用力挥出,技巧和动作都相当的娴熟。

球速很快,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张培顺对自己非常满意:“耶斯。”

接下来是姚军辉开球,只打出张培顺的六七成的距离,似乎这位姚总的心思也没在球上面。

再然后是井悦然,虽然是女生,却也是高尔夫的行家里手,而且动作相当优美。

最后是苍浩,苍浩下意识的伸手挽袖子,很快却想起这衣服根本没袖子。

模仿着张培顺的动作,又回忆着姚军辉的传授,苍浩猛地一挥杆。

结果,杆挥空了,根本没碰到球,张培顺马上说了一句:“苍总球技真高!”

张培顺自然是正话反说,真的是开心无比,全场也只有她一个人把心思放在了球上。

苍浩第二杆挥下去,球总算飞了出去,距离倒是挺远,毕竟苍浩力量十足,不过方向却偏出太多。

姚军辉点点头,庆幸道:“第一次打高尔夫,能有这个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再接再厉。”

张培顺讥讽了一句:“我倒觉得苍总根本不适合高尔夫这种运动!”说着,张培顺再次发杆,这一杆同样打得不错。

很快的,张培顺打出了五杆进洞,姚军辉是四杆,井悦然比姚军辉只落后两杆,苍浩则是一个球都没进。

越往后打,难度开始增加,因为球场地形变得复杂了。

井悦然后来居上,成了第一,姚军辉则压过张培顺,而苍浩仍然垫底,还有两次把球打到溪水里。

苍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把张培顺的种种挖苦完全当成狗放屁,只要自己玩的开心就好。

但苍浩越是无视,张培顺就越来劲。

球来到一片沙滩上,张培顺又是挖苦道:“苍浩,你打球不行,不如在这表演一段草裙舞吧。”

“我不会跳舞。”苍浩说着,突然用力一挥杆,带起一片沙土,如尘暴般劈头盖脸向张培顺泼去。

张培顺无从闪避,吃了满嘴的沙子,狼狈不堪:“你……苍总你干什么!”

苍浩一脸无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会站在那。”

姚军辉则是心中暗爽,嘴上大嚷:“好!爆炸式击球,漂亮!”

张培顺虽然吃了苍浩的暗亏,但大美女井悦然在旁边,只能保持风度,不好当场发作。

井悦然掏出一张面巾纸递给张培顺:“下次小心点。”

井悦然用的东西都很高档,哪怕只是面巾纸,上面香喷喷的。

张培顺顿时飘飘欲仙,登时把所有不快和愤怒通通抛在脑后,觉得自己因祸得福。潜规则杨倩倩始终没什么进展,张培顺觉得发展一个同级别的高管当女友,也是不错的选择。

苍浩和姚军辉都发现,张培顺有那么一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意思,不禁相视一笑。

球继续打,姚军辉发杆间隙,不时询问一下张培顺:“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真的没事?”姚军辉似笑非笑:“有事的话就去医院看看吧。”

苍浩低声说了一句:“如果张总去医院,一定会被医生告知,你这病得转精神科。”

姚军辉哈哈笑了起来:“我看也是!”

张培顺没听清:“你们说什么呢?”

没等苍浩回答,井悦然又说了一句:“张总啊,苍浩是第一次玩高尔夫,表现肯定不好,你得多让着他点!”

“好,好,没问题。”既然美女都说话了,张培顺一个劲点头,可旋即又在心里追问:“看起来井悦然好像很维护苍浩啊,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总不能苍井恋是真的吧?”

世上就有这样一群贱男人,只要美女一撒娇,让他去死他都乐得屁颠屁颠。

很显然,张培顺就是这样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碰女人,所以见到美女就有些五迷三道。

本来,三个人球技都很高,姚军辉和井悦然自然是让着苍浩的。至于张培顺,憋足劲要在球场上好好教训苍浩,让井悦然这么一说,也不好意思拿出实际水平。

结果十八个洞打过,四个人竟然成绩接近。

“不错!”苍浩打完球,出了一身臭汗,一时有感而发:“我发现,自己真是天才啊,第一次玩高尔夫,成绩就这样好!”

“你真以为自己水平很高?”张培顺恶狠狠白了苍浩一眼,心道:“爱逞强是吗,下次找机会没有美女在场,我让你好好出一次丑。”

四人回到休闲区,张培顺很自觉的走在前面,殷勤的为井悦然拉开椅子,姿势优雅倒像个绅士。

两个球童很快离开了,小婉临走前看了苍浩几眼,苍浩本来想留个电话,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没有机会开口。

井悦然笑对张培顺提出:“有缘一起遇到,不如吃个饭吧,这一餐我来请。”

张培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美女高管打算请自己吃饭,这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过,张培顺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实在不能留下来:“改天吧,改天我请,井总到时一定要赏光啊。”

姚军辉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你今天有事?”

张培顺不太自然地道:“私事。”

井悦然也问了一句:“有什么事情比咱们几个聚在一起要更重要啊?”

“真的只是私事,不足为外人道也。”张培顺对井悦然说起话来,一脸的贱相:“既然你要请客,我不反对,不过我今天是真没空,过一段时间再说,记着你还欠我一顿饭就是了。”

张培顺没再理会苍浩和姚军辉,一再跟井悦然道谢,然后又一再告别,最后屁颠屁颠的走了。

姚军辉看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他肯定有很重要的事!”

“一定是他们小圈子里的事,既然他不说,姚总也别问了。”井悦然轻叹了一口气,问道:“二位想吃点什么?”

“随便。”苍浩注意到,不管做什么,井悦然总是带着那副太阳镜。现在已经是晚上,太阳西沉,继续戴着太阳镜就不合适了,苍浩随口问了一句:“井总不把眼镜摘下来?”

“这……我还是戴着吧,比较舒服。”

“你总这样戴着太阳镜,让不知道的人看见,一定以为你挨打了!”

“你……”井悦然登时流汗不止,这个苍浩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我好好的,为什么有人要打我?”

苍浩面无表情的道:“那你就把眼镜摘下来吗。”

井悦然微怒:“苍浩你……你这样很讨厌知不知道?”

其实,姚军辉对井悦然也有些好奇,先是请了一个月假回老家,假期没满就悄无声息的回来了。没告诉任何人,也没回公司上班,而是一个人出来打高尔夫球,还戴着这么一副太阳镜,姚军辉觉得苍浩的推测比较靠谱。

“井总啊……”咳嗽两声,姚军辉很郑重的道:“如果你在外面真遇到什么事,只要说上一句话,我姚军辉肯定帮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