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曹家父女/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曹总的意思很明显……”看了看周围,张培顺压低了声音:“第一、她允许我们在一定范围内为自己谋取好处,权当看不见;第二、姚军辉这一次搞得确实过分,但她不方便出手;第三、她说自己的梦自己圆,这意味着要是姚军辉出了什么麻烦,跟她曹雅茹没关系,她不会出面帮忙。这根本就是在提醒,我们可以对姚军辉下手。”

“好!”杨旭飞哈哈大笑几声:“我要的就是曹总这个态度!”

“曹总不收拾姚军辉无所谓,只要暗中默许就可以了。”张培顺阴狠着脸说了一句:“我让经侦支队那边尽快动手!”

再说曹雅茹,离开私家菜馆后回了公司办公室,她是一个工作狂,员工们已经习惯了她挑灯夜战。

不过,曹雅茹这一次却没处理工作,坐在宽大的大班椅上出了一会神,随后抓起一个杯子用力摔在地上。

“啪”的一声,杯子粉碎,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

“苍浩啊苍浩……”曹雅茹冷笑着道:“我一念之仁,把你留在了公司,你跟姚军辉鬼混也就罢了,现在合起伙来贪公司的钱,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对你?!”

就在这个时候,曹雅茹的手机响了,是曹志鸿打过来的。

曹雅茹急忙接起来,曹志鸿的声音有些苍老,又有些悲怆:“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曹雅茹急忙问:“怎么了?”

“我在M国,通过多方面渠道已经查实……”长呼了一口气,曹志鸿哽咽着道:“苍浩的父母确实已经罹难了!”

“哦。”曹雅茹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反正……爸爸你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还是节哀吧!”

“没错,几年前,我就已经有这个准备了。这些年来,我满世界的查,只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又是长呼了一口气,曹志鸿的声音更加悲怆:“不过,真正查实了这件事情,我还是很难过……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苍浩一家出国之后就失去联系,这些年来再也没有找过我们……”

“苍浩不是没死吗,他照样没联系我们,我倒觉得真正重要的是我们父女在这一家人看来根本不重要。”

“等等,我刚才可没说,苍浩父母罹难的时候,苍浩跟他们在一起,那么你怎么知道苍浩还活着?”顿了顿,曹志鸿狐疑的问道:“还有,我说出罹难消息的时候,你的反应非常平静,好像之前已经知道了!”

“爸……对不起……”深吸了一口气,曹雅茹平静了一下心绪,这才缓缓说道:“有一件事情我骗了你,其实我已经见到苍浩了!”

“什么?”曹志鸿正在喝酒,听到这话,手一抖,酒洒了一身。不过他根本顾不上去擦:“你在哪见到的?苍浩回国了?他还好吗?”

“你根本猜不到,其实我之前也没想到……”曹雅茹苦笑两声:“苍浩就在曹氏地产打工!”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应该时间不长,回国之后就在曹氏地产,也没做过别的什么,但他在国外都干了些什么只有鬼才知道!”

曹志鸿有些愠怒:“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

“有必要告诉你吗?”曹雅茹冷笑着道:“当年,他们一家移民的时候,我就已经从我的感情世界里把这一家给抹去了……”

“够了!”曹志鸿打断了曹雅茹的话:“我要跟你解释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他们暂时把你留在国内,不意味着再也不关心你!”

“我不管他们当时怎么打算的,我只是记得很清楚,当年他们全家走了之后,我回到你身边。你每天忙于事业,根本没精力照顾我,你知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别的女孩子还在玩的时候我要在家里做饭,小小年纪就要学会操持一切……每当过生日,我没钱买蛋糕,就点一根蜡烛祝自己生日快乐!”冷笑一声,曹雅茹又道:“不过,我倒要感谢苍浩一家,正因为如此我才很小就学会了坚强自立!”

“我知道你的心灵被伤害过,但这些都是可以通过沟通解决的,不意味着你可以隐瞒这么重要的事情!”

“沟通?让我跟苍浩沟通?”曹雅茹又是一声冷笑:“爸,如果苍浩还是当年那个小浩,我也就把事情说出来了。但今天的苍浩完全变了,每天吊儿郎当不思上进,在公司里混吃等死,大家对他的评价非常恶劣!”

“我不关心别人怎么评价他。”曹志鸿不耐烦的问:“你俩第一次见面之后,他有没有问起过我?”

“这个倒是有,不过我把话题给岔开了!”

“既然他问起我,说明心里还有我,无论如何都是当年的小浩!”顿了顿,曹志鸿非常不满的道:“你多年前的一些心结,竟然一直影响到了今天,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

“我倒认为苍浩应该好好反省!”曹雅茹对父亲的态度非常不满:“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要是只表现得跟一滩烂泥倒也罢了,公司里那么多废物也不在乎多他一个。可是你知不知道,他勾结姚军辉贪污公司的钱,你总是指责我不念旧情,他这么做的时候有考虑过我是他的青梅竹马吗?”

对曹雅茹说出的这些事,曹志鸿倒是有些意外:“怎么会这样?”

“刚开始,姚军辉试图拉拢他,我就已经注意到了。我本打断仔细观察,或许从苍浩身上,可以暴露出姚军辉有什么企图。可惜我的算盘落空了……”曹雅茹越说越气,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正相反的是,苍浩在姚军辉手下步步高升,如今已经是市场部总经理,而且负责非常重要的棚户区拆迁。我知道了苍浩在补偿款上做鬼,现在想把他踢出公司都做不到,因为必须考虑方方面面的影响!”

“等一下,你说苍浩在姚军辉那里很被器重……在收购曹氏地产之前,我了解过姚军辉,这个人可是相当精明。”曹志鸿冷静下的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对他一点用处没有的人,他绝对不会加以重用,既然他愿意提拔苍浩,说明苍浩的能力是得到他肯定的!”

“就算苍浩不是混吃等死,真的有才干,他毕竟已经投靠了姚军辉!”顿了顿,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爸爸,今天的苍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浩,你仍然对他抱有父子之情我认为是非常愚蠢的!”

“小茹,我倒觉得愚蠢的是你,当你发觉跟你一起长大的人变了,最需要做的不是痛恨于他变成这个样子让你多讨厌,而是应该去了解在他离开的这些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曹志鸿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父女两个倒是很有默契,提起这些往事都想要喝酒:“他说过自己在国外干过什么吗?”

“这个……我问过,他始终没说!”

“父母罹难的时候,苍浩年纪还不大,一个人孤身闯荡在大洋彼岸是非常难的,父母又没给他留下什么财产。从常理来说,他应该尽快跟我们取得联系,让我把他接回国去,至少他日子能过得舒服一些。”深吸了一口气,曹志鸿非常困惑的道:“但苍浩没这么做,正相反,一连好多年,半点音信都没有。苍浩小时候非常懦弱,这种做法根本不像他的性格,你就没思考过这是为什么?”

“我……对不起,我没思考过,我已经被他气昏头了!”

“我觉得,你在痛恨他贪污之前,最好先弄清这些。”叹了一口气,曹志鸿无奈的道:“钱,我曹志鸿有的是,就算苍浩不打注意,肯定还有其他很多人往自己口袋里装,所以这个根本不重要!”

“我倒觉得很重要,如果我不能根治曹氏地产的腐败,收购这家公司意义何在?”

“我们收购这家公司,是为了自己赚钱,而不是充当纪检!”曹志鸿打断了曹雅茹的话:“我告诉你,腐败,根本就是华夏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你改变不了,我也改变不了,包括国家最高层的那几个人也改变不了!我倒觉得,既然苍浩已经回来了,这就是天大的好事,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曹雅茹固执的说了一句:“我最关心的还是腐败问题!”

“我跟你说不通!”曹志鸿果断的道:“我现在就订机票,过几天回国,我要见见苍浩!”

“爸,你不用回来,安心在国外处理事情吧,国内的事情我能处理好!”

“你要是能处理好,会让事态超出控制?现在你明知道苍浩帮着姚军辉贪钱,你又有什么办法?”曹志鸿冷冷一笑:“女儿,不是我批评你,你有时高估自己了!”

曹雅茹声音提高了许多:“我一定要让苍浩开路走人!”

“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些了,一切等我回国再说!”曹志鸿不再跟女儿争吵,转而问了许多问题,无外乎是苍浩胖了瘦了,黑了白了,有没有女朋友。

曹雅茹虽然不情愿,却也只能一一解答,等到曹志鸿终于挂断电话,她用力把手机摔在地上:“苍浩,算你小子行,老爸因为你竟然把我训了一顿!”

事实上,曹雅茹很想告诉曹志鸿,苍浩为人恶劣之处还不止这些,比如说苍浩上了姚军辉的干女儿。

不过,这些事情中,她也有见不得光的地方,再加上曹志鸿毕竟也是男人,对这种事情的观点未必和她一样,所以她最后也就没说出来。

再说苍浩这一边,休息日结束之后回公司上班,刚一进门,初晴就说了一句:“苍总,有人找你,说是你家亲戚!”

“我家亲戚?”苍浩差一点脱口而出,我家亲戚都死绝了。

“是啊。”初晴很认真的点点头:“她说,她来公司,是想让你给安排个工作!”

刘亚南刚好听到这番话,笑着对苍浩说道:“苍总,如今你也算成功人士了,你要习惯会有很多你根本不认识的穷亲戚来找你帮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