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也是有秘书的人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活于世,不可能没亲戚,苍浩也一样。

不过,苍浩一家当年在国内最困难的时候,这些亲戚纷纷断了来往。

社会就是这样现实,亲戚这回事,有钱才亲,没钱就只剩下气了。

所以,有个很有名的相声演员,在经历过人生的困难获得成功后,非常感慨的说了一句:“穷人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钩,钩不着亲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抡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的宾朋。”

苍浩倒是很有兴趣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没良心的亲戚,消息这么灵通知道自己屌丝逆袭,就赶紧跑来让自己帮忙安排工作。

初晴说,对方等在会客室,苍浩大踏步走了进去,一路上肚子里准备了一大堆词,准备见面之后就给对方上一节有关人生观和世界观的课,让她明白人活于世终归还是要靠自己,然后一脚给他踢出去让他去阴沟里仰望星空。

刘亚南以为有好戏看,非常八卦的跟在苍浩身后,说起来这倒不是他的素日作风。

一个女孩果然等在会客室,身上穿着蓝色织锦缎短袖外套和黑色牛仔裤,耳朵上戴着很大的白色陶瓷耳环,天鹅一般修长的脖子上扎着粉色的纱巾,长发在脑后梳了马尾,扎着黑色的绒面发夹。

她脸蛋白里透红,端的是清纯可人。

刘亚南本来以为苍浩会怒斥这个穷亲戚,熟料苍浩却是脸色一变,弓着腰走过去,非常热情的跟对方握了握手:“原来是你啊……你来了……”

这让刘亚南大跌眼镜,在大家看来,苍浩素来是个有骨气的人,不管在多大的领导面前都不卑不亢,按说不应该表现成这样,刘亚南有点龌龊的怀疑苍浩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这个亲戚手里。

“哦,苍总,你终于来了……”这个女孩不是别人,而是吕嘉琦:“你还记得我吧!”

“当然记得。”苍浩不太好意思的干笑两声,自己去京城送礼的时候,答应了吕明刚,给吕嘉琦在曹氏地产谋个职位。回到广厦之后,苍浩事情太多,给抛到脑后去了,而吕嘉琦如今是来报道了。

“那么我的职位……”

苍浩一个劲点头哈腰:“秘书,当然是秘书了。”

“谢谢苍总。”

苍浩非常殷勤的招呼道:“来,我带你参观一下公司,把同事们介绍给你!”

“好啊。”吕嘉琦倒是自来熟,很大方的走在了苍浩的前面,好像早就知道了市场部在哪。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会客室,刘亚南低声问了一句:“这到底是你什么亲戚?”

“我可没这么牛叉的亲戚……”苍浩叹了一口气:“只不过嘛,可能她也不知道该说自己是我什么人,就拿亲戚当个幌子!”

“牛叉?她是什么人?”刘亚南更奇怪了:“苍总,我记得你不管遇到多大领导,都没有这样谦卑啊!”

“那是因为那些领导都不够大……”苍浩低声告诉刘亚南:“这一位可是吕明刚部长的孙女!”

姚军辉给吕明刚送礼这事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苍浩只一解释,刘亚南马上就明白了。

不过,吕明刚却不知道,苍浩对吕嘉琦如此谦卑其实跟吕明刚没关系,纯粹是因为这位吕嘉琦实在腹黑得很,苍浩惹不起就只好提前拍拍马屁。

苍浩去去送礼,结果领了个大姑娘回来,这让刘亚南非常感慨:“苍总运气真好……话说,你现在也是总经理了,原则上是应该配个秘书的。”

“是啊,我也是有小蜜的人了……”苍浩哭笑不得:“就差干女儿了!”

小蜜,正确的来讲应该是个小秘,这个“小”自然不是说吕嘉琦的个头和三围,其实她的身材还是挺可观的,她主要“小”在年龄上。

刚刚大学毕业,一点职场经验没有,在任何企业都属于新人一枚,也是最容易被欺负的群体。

苍浩倒不担心吕嘉琦被欺负,她不欺负别人就是积了阴德了。

记得吕明刚曾说过,他这个孙女是天才,上学的时候一个劲跳级,小学读了四年,初中高中加一起也是四年,不过大学似乎没什么进步,依然是四年。

当然,这年头天才也不值钱了,你看电视上那些选秀节目,全都是天才,精通各种技艺。

只可惜,现在还没有选秀玩女人的天才,那样可以把不信禅师请去参加。

来到市场部,吕嘉琦环顾四周,感觉有些好奇:“你们这个部门好像很小啊。”

“是啊。”苍浩连连点头:“市场部工作比较少,人员配备比较少,所以办公场地也是公司最小的。”

“小的好像只有我爷爷的办公室那么大。”

吕嘉琦这句话说的很狂妄,苍浩差点就要提醒,你爷爷已经退休了。咽了口唾沫,苍浩笑着道:“虽然小,但日常办公足够了。”

“可我想要练练空手道什么的,只怕打翻了东西呢。”

“你……要练跆拳道?”

“那当然,广厦治安不太平,决定来这里之前,我苦练了许久空手道呢!”轻叹了一口气,吕嘉琦又道:“大概你会问,为什么我不练跆拳道呢,现在韩剧那么流行。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吃辣白菜。”

苍浩还真没打算问这个问题,不管吕嘉琦打算练什么道,跟自己都没关系。而且苍浩也不明白,练空手道跟吃辣白菜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当然苍浩也懒得问,只是一个劲点头:“原来如此。”

给吕嘉琦介绍了一下市场部的同事,吕嘉琦非常热情地跟同事们打招呼,而同事们也非常热情,围着吕嘉琦问东问西。

苍浩抽身出来,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盘算着如何处理这个小秘。

说起来,配个小秘是件很光彩的事,但通过在吕明刚家短短的交锋,苍浩发觉自己好像对付不了吕嘉琦。

再说了,自己的感情问题还没着落,先弄出来这么一个小秘,很可能会影响自己的形象,更不知道曹雅茹会如何看待。

苍浩摆出了一幅如同红十字得不到捐款一般的臭脸,吕嘉琦很快就注意到了,来到苍浩面前:“苍总干嘛呢?”

“思考。”苍浩闭着眼睛答道:“我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

“那么你是思想家了?”

“可以这么说。”苍浩点点头,准备接下的来就上课,把之前准备的哪些词全都用上,告诉吕嘉琦要自食其力,不能依靠爷爷的关系找工作。

熟料,吕嘉琦张嘴来了一句:“所谓思想家就是家里有一本比别人家里更难念的经时就会产生的一种人。”

“这你都看出来了?”苍浩确实有一本难念的经,那就是曹雅茹。

“当然。”吕嘉琦很认真地点头:“其实你可以跟我说说,我业余自修过心理学。”

“还是算了吧。”苍浩干笑两声,本来自己没什么问题,如果跟吕嘉琦唠上一阵,没准还真唠出问题了。

吕嘉琦似乎也没兴趣给苍浩当心理医生,直接坐到了苍浩的办公桌上,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苍总,我坐在哪里呢?”

“你坐哪里好呢?”苍浩看着吕嘉琦坐在办公桌上的样子,只怕下一秒钟就会坐到自己腿上来,小秘今天第一天到岗,要是马上就传出绯闻,让井悦然怎么看,让夏明琪又怎么看,让公司许许多多女员工又怎么看。

周大宇几个人探头探脑往苍浩这边观望,苍浩急忙道:“你就坐在靠窗的位置吧。”

吕嘉琦似乎不太满意:“那里?”

“那可是我以前坐的位置。”苍浩觉得吕嘉琦似乎成了自己办公桌的附属品,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苍浩差点把桌子移开:“我就是在那个位子提拔成总经理的,琦琦,你好好的做事,一定能坐到我这位子。”

“我现在就可以坐在你的位子呀。”吕嘉琦弓了一下腰,几乎贴在了苍浩的身上:“不过就是个总经理吗,以前去我爷爷那里送礼的,最差都是副总裁。”

苍浩实在受不了吕嘉琦了,只想讨会清净,于是站起来高喊了一声:“开会。”

“是。”吕嘉琦立正,大喊了一声,把苍浩震回到椅子上。

“你不用开会的。”苍浩急忙道:“你第一天来报道,多熟悉一下环境吧。”

吕嘉琦振振有词:“可我想尽早地融入这个大家庭。”

看来吕嘉琦把这个部门当成一个整体了,苍浩却很是头痛想要告诉吕嘉琦,你懂什么啊。这里的人看起来和谐团结,转身就背后互相捅刀子,你在这里随便说的一句话,下一分钟就会添油加醋传到总裁们的耳朵里。办公室里到处飞着看不见的子弹,密集程度超过苍浩在南美丛林打仗的那些年,而且你根本没办法配防弹背心。

苍浩叹了一口气:“琦琦啊,你要知道……”

吕嘉琦打断了苍浩的话:“苍总,我有个意见,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都这么说了,不管我怎么认为,你都会讲出来。” 苍浩不能拿胶布封住吕嘉琦的嘴,就只好顺其自然:“你就讲吧。”

“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作为下属,你叫我琦琦这么亲切,是不是有些不妥?”吕嘉琦一付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你应该叫我小吕或者吕秘书。”

“啊……是吗……”苍浩不自在的咳嗽两声:“其实,大家互相之间很亲切,一般都用昵称的,当然,如果你喜欢,我叫你吕秘书也可以。”

“是吗,可还是叫吕秘书吧,听着舒坦。”

苍浩很想让吕嘉琦从自己的桌子上下来:“既然这样,吕秘书啊,我作为你的上级,你是不是应该听我的话呢?”

吕嘉琦当即道:“该听的就听,不该听的当然不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