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我爷爷才是二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见曹雅茹要兴师问罪,苍浩自己解释什么已经没用了,这个时候就考验了苍浩下属的智慧。

周大宇傻了吧唧在那看着,脸上还带着一股傻笑。

倒是刘亚南急忙走过来,低声对曹雅茹道:“她是吕部长的孙女……”

曹雅茹微微皱起眉头:“哪个吕部长?”

“吕明刚。”

“知道了。”曹雅茹知道吕明刚是什么人,马上猜到吕嘉琦为什么出现在公司。她不说吕嘉琦什么,只是指责苍浩:“毕竟是工作时间,你要注意一下工作纪律。”

“对不起,是我的不好。”吕嘉琦急忙从桌子上跳下来,大大方方冲曹雅茹伸过手去:“你好,曹总,你是我的粉丝!”

“谢谢。”曹雅茹刚跟吕嘉琦握了握手,旋即又发觉这话好像不太对劲:“你说什么?”

吕嘉琦干笑两声:“我是说……我是你的粉丝,我非常崇拜你这样的商界女强人。”

“欢迎你来到曹氏地产工作。”曹雅茹大大方方的道:“相信苍总已经简要向你介绍过情况了,实话实说,曹氏地产的待遇在地产企业当中不算高,不过随着效益逐步提升,待遇也会上去的!”

苍浩急忙对吕嘉琦说道:“吕秘书,等你的薪酬提高以后,你回家对你爷爷可要实话实说滴。”

吕嘉琦“扑哧”一笑:“我就知道苍总对我最好的。”

“我一贯严以律已,宽以待人……”苍浩觉得浑身直起冷疙瘩,吕嘉琦当着曹雅茹的面说这样的话,这不是变着法给自己添麻烦吗。

吕嘉琦就像个好奇宝宝:“对了,我还有个问题,公司眼下都进行哪些项目呢?”

苍浩心中暗暗叫苦,公司进行哪些项目,跟你个吃闲饭的秘书有什么关系。而且,吕嘉琦这么没完没了的发问,苍浩都快变成了她的秘书了:“这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以后我慢慢跟你讲,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尽快熟悉环境。”

“苍浩说得对。”曹雅茹破天荒的赞同了苍浩的观点:“吕嘉琦是吧,我现在带你去办入职手续,正好把其他部门介绍给你。”

苍浩听到这话,心中暗暗叫苦,本来指望张培顺那里能把吕嘉琦刁难回去,可曹雅茹亲自带着吕嘉琦过去,借张培顺十个胆子也不敢说“不”。

果不其然,曹雅茹带吕嘉琦去了人力资源部之后,张培顺听说苍浩要配秘书,先是眉头紧皱一副不满的样子,可看了一眼曹雅茹,马上就对吕嘉琦道:“没问题,你填写几个表格,我马上就把手续给你落实!”

吕嘉琦“刷刷”大笔一挥,表格很快填好,张培顺看了一眼:“你这签名写的真漂亮。”

“那当然。”吕嘉琦不无得意的道:“我从小就开始练签名,又总是看家里人在文件末尾签名,耳濡目染对签名还是很有造诣的,张总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给你设计几个!”

“那倒不用。”张培顺眼珠转了转:“你家里人总在文件末尾签名?是官员?”

吕嘉琦诚恳的点点头:“对啊。”

张培顺哈哈一笑:“原来你是官二代啊!”

“官二代?”吕嘉琦也是哈哈一笑:“我爷爷才是官二代!”

张培顺听到这话傻眼了,搞不明白苍浩从哪找来这么个高大上的秘书。

办完入职手续,又参观了一下其他部门,曹雅茹就让吕嘉琦回市场部了。

出于某些考虑,曹雅茹没透露吕嘉琦的真实身份,但一个新员工入职能由总裁亲自带领参观,员工们多多少少都猜到吕嘉琦有些来头。

吕嘉琦回市场部的时候,苍浩刚好给员工们开完会,其实这个会只是为了避开吕嘉琦,苍浩本来想拖得时间长一点,可又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苍总啊,既然我上班了,你是不是给我安排点工作?”

苍浩觉得这个吕嘉琦很有良心,懂得不吃白饭:“那个……你把卫生打扫一下吧。”

“这是秘书的工作?”吕嘉琦有些纳闷:“公司不是有后勤部吗,我刚刚还去过呢!”

“我们不能总麻烦后勤部的同事不是,有些零碎的工作,自己完全可以做吗。”苍浩苦口婆心的道:“你要把这个当做组织对你的考验!”

吕嘉琦很不乐意的答应了:“那好吧。”

“还有,你要做到眼中有活,心中也有活。”苍浩继续叮嘱:“不用我说,你看到哪里脏了,主动去擦一下。”

“我看你的脸脏了,用不用帮你擦一下?”吕嘉琦拉下脸,本来以为秘书是个很光荣的工作,却没想到竟然干了清洁工的活。

“记住,你是试用期,没有签订正式劳动合同。”苍浩看着吕嘉琦,淡淡的道:“我要是不满意,随时可以炒你鱿鱼。当然了,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我是不会真炒你鱿鱼的,但你不管做什么都应该很出色,不然你爷爷对你也会不高兴不是吗?”

吕嘉琦的脸拉得更长了:“嗯。”

“好了,我下午要去拆迁指挥部,你好好工作别给我惹麻烦。”交代了这么一句,苍浩转身就要出去,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苍浩桌上的烟灰缸被吕嘉琦不小心碰落在地,已经光荣的粉身碎骨了。

苍浩往外又走了两步,身后又是一声巨响。

苍浩吓了一跳,却根本不敢回头看,唯恐自己按捺不住会冲回去踢吕嘉琦一脚。

事实上,苍浩下午不是要去拆迁指挥部,而是拍卖行。

那件鸡血石雕刻将以苍浩名义拍出,姚军辉跟苍浩约好了,一起过去瞅瞅。

时间本来还早,苍浩不愿意面对吕嘉琦,就早早的出来了。

百无聊赖的在附近CBD逛了好几圈,时间差不多了,苍浩去了拍卖行,而姚军辉早就到了。

“这件东西拍卖之后,接下来的拍卖就分散到其他城市……”姚军辉看了看周围没人,又道:“我仔细想过,你说的很对,我们眼下的作法太冒险了!”

“嗯。”苍浩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这件雕刻会拍多少?”

“我跟罗霸道定的是二百万。”

“那么将有一百多万落到你的口袋里,这是你人生第一桶金。”姚军辉拍了拍苍浩的肩膀:“你以后会有更多桶金的!”

拍卖很快开始了,大厅里除了苍浩和姚军辉,倒还有十几个人。

这些人有的是来看热闹,有的是真想淘到宝,更多的则是罗霸道安排的托儿。

必须要有托儿跟着喊价,才能把价格抬上去。

拍卖底价是五十万,每次加价不低于五万,一个托儿马上举手:“六十万!”

拍卖师拿着鸡血石,用打了鸡血一般的声音喊道:“六十万,这位先生出价六十万,有没有更高的?”

另外一个托儿马上喊道:“八十万!”

拍卖师更兴奋了:“八十万,有没有更高的……八十万一次!”

喊价非常顺利,眼看价格接近二百万就要成交了,也正是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冲进来大队警察,立即封锁了所有出入口。

其中为首的一个警察看了一下在场所有人,威严的道:“我们是广厦市警局经侦支队,都坐在原地别动,这场拍卖暂时中止!”

拍卖师不解的问:“出了什么事?”

“我们怀疑有人通过拍卖洗钱。”警察熟练地给那座雕刻上了封条,然后径直来到苍浩面前,问道:“你就是这个雕刻的主人,对吧?”

“没错。”苍浩点点头:“看来你们调查的很清楚!”

警察讥讽道:“当然清楚,你们曹氏地产的高管近期纷纷拍卖古董,社会上传说你们挖到了曹操墓!”

“这位警官先生,希望你说话负责。”姚军辉站起身来,冷冷的道:“你把社会上的传闻当成办案依据,我完全可以投诉你!”

“欢迎投诉!”警察冷冷一笑:“我现在怀疑你们涉嫌洗钱!”

“你有证据吗?”

“这尊鸡血石雕刻是假的,你们在海山寺找了一个古玩行家,前几天做出来的这个雕刻。”警察显然已经非常了解情况,缓缓说道:“请问,你们做了那么多假古董,先后都在市场上拍出了高价,这不是洗钱又是什么?”

姚军辉听到这些,有点紧张,不过表面上没流露出来:“像我们这种人,玩的东西都很高端,你们当然不理解。古玩算什么,我们还玩表玩车玩游艇呢,怎么你也要查一查?”

“姚总是吧,希望你别岔开话题,你们的生活方式与我们无关。”指了指那个雕刻,警察的语气更加冰冷:“这个雕刻是假的,解释不清这个问题,你们会很麻烦!”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有人愿意拍,你管得着吗?”姚军辉只能这么说了,因为心知那个雕刻确实是假的:“我劝你最好注意你一下你的措辞!”

“我们马上会对这个的雕刻进行检验,如果证明确实是假的,你应该考虑怎么措辞跟我们解释了。一件两件假古董拍出高价不稀奇,这么多件全都拍出高价,而且还都是来自一个地方……你们不要低估警方的智商。”顿了顿,警官一字一顿的道:“还有,在场所有这些人,只要调查一下他们的社会关系,是不是跟你们有重叠,内幕也就很明显了!”

“好,那就检验好了,我等着你们跟我道歉。”姚军辉说得理直气壮,同时不安的瞥了一眼苍浩,可苍浩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