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古玩风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场参加拍卖的人,包括拍卖师在内,全部被带回了警局。

尽管这些人再三抗议,可警方根本不听。

至于那个雕刻,上了封条之后,自然也被带了回来。

出警的是经侦支队,这种涉嫌经济的犯罪由他们处理,而他们这边的的待遇显然比刑事侦查局好很多。

询问室装修得有点像是会客室,不像其他警务部门那样森严,进去之后还有人主动送上来咖啡。

能进这种地方的大都不是一般人,待遇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警方办案很规范,雕刻一直在苍浩和姚军辉的视线之内,但是两个人却没有机会接触到。

趁着警方不注意,姚军辉低声问了苍浩一句:“怎么办?”

“怎么办?”苍浩冷冷一笑:“凉拌!”

姚军辉一愣:“这是什么话?!”

很快的,两个头发花白,戴着眼镜的老者信步走了进来,他们也不跟其他人说话,直接来到那尊雕刻前。

显然,这两位是警方请来的专业人士,拿出放大镜,围着鸡血石雕刻仔细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其中一个老者对警方点点头,说道:“真品无疑,品相极好,而且雕工上乘,这样一尊雕刻,市场价不会低于二百万。”

“什么?”负责办案的警官傻住了:“这……是真的?你们要不要再看看?”

“我们从事珠宝玉器鉴定几十年,绝对不会错的。”真正的专业人士,脾气往往牛的很,两位老者丢下这句话,再不理会警察,径自离去。

姚军辉也有些惊讶:“怎么会这样?”马上的,他霍然站起,愤怒地质问警察:“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警察额头冒汗了:“也许鉴定有误,我们需要重新鉴定!”

“我告诉你……”姚军辉指着自己的表,不耐烦的道:“我的时间非常宝贵,因为你们办案失误,已经给我造成严重损失。如果你们继续耽误下去,我一定让你们赔偿!”

几个警察凑在一起,紧张的商量了几句,片刻后,为首的那个警察告诉姚军辉:“对不起,我们也是接到举报,职责所需办案!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可能还需要再耽搁你一会!”

“接到谁的举报?什么样的举报?”姚军辉的声音猛然提高了不少:“根据凭空而来来的举报,你们在毫无证据的情况,无故把我们滞留这么久,你们就这样为人民服务吗!”

姚军辉的话,带动了其他人,几个罗霸道找来的托儿纷纷嚷了起来:“我们要赶飞机,你们什么时候把案子办案,能不能给个消息!”

还有人操着浓厚的口音抗议道:“我是东南亚华侨,来广厦是考察投资的,你们的办案方法让我们非常失望!”

警察的态度比之刚才客气了许多,一个劲的安抚众人的情绪,可就是不让众人马上离开。

事情是明摆着的,他们的办案程序确实有问题,其实这倒也不能就说是错的。

一个小群体,尤其是过去根本不玩古董的小群体,突然开始集中大量拍卖古董,一般来说这就是洗钱,只要突然袭击加以调查肯定能抓到马脚。

然而,这一次却出现了二般情况,古董竟然是真的。警方没有办法,只能怀疑那两位老者走了眼,重新请其他专业人士鉴定。

很快的,又有三个专业人士赶了过来,经过半个多小时的仔细鉴定之后,从各方面都肯定了这块雕刻:“真品无疑,如今市场上很难见到这么好的鸡血石了,要是再放几年,价格翻倍说不定!”

“够了没有!”姚军辉看着办案的警察,愤怒地质问道:“你们毫无理由的把我们带回来,污蔑我们参与犯罪活动,我有充分理由怀疑你们是在办人情案!”

继续鉴定下去已然没什么意义,几个办案警官额头冒冷汗了,互相看了几眼。

“你们听到我说话没有?”姚军辉拿出手机,开始拨号:“我要向警务督办投诉你们,你们必须为今天的事情负责!”

“姚总,等一下,麻烦听我说几句……”为首的警察急忙走过来,阻止了姚军辉:“这件事情,我们确实有所疏忽,我在这里诚挚的向你们表示歉意!”

这段时间,邹峰强力整顿警务作风,姚军辉的这个电话一旦打出去,由于指控充分有据,再加上姚军辉的社会地位,会给这些警察造成不小的麻烦。

“表达歉意就算了?”姚军辉冷笑着道:“如果你们被自己同行突然带走,硬说是从事某项违法活动,却又根本拿不出来证据,请问你们该如何处理?”

“这件事情是我们得到的信息有误,回头我们一定彻查到底,不管是谁的责任,一定不会姑息!”警察笑呵呵的道:“姚总,你们都是做大事的人,就别为难我们了!”

“这还像句人话。”姚军辉收起了手机,点了点头:“奉劝你们一句,以后遇到类似案件,一定先坐实证据链再行动。大家时间都很宝贵,不是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对我们负责的同时,也不要浪费你们自己的时间精力!”

“是,是,说得非常对。”警察一个劲点头,随后高声道:“非常抱歉的告诉大家,这完全是一场误会,接下的来我们会用车把大家送回拍卖行,谢谢合作!”

姚军辉望了苍浩一眼:“你以为呢?”

“差不多就算了。”苍浩轻叹了一口气:“都不容易,他们也是职责所在!”

所有被带回来的人,冲着警方发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牢骚,这才被送了回去。

警方是半点脾气没有,只能苦着脸,向所有人一个劲赔不是。

等到送走了苍浩和姚军辉等人,为首的那个警察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姓张的你耍我是不是?”

电话那边的人是张培顺,闻言非常惊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你们公司有人借着古玩洗钱,可人家的古玩根本就是真的,找来两拨专家鉴定,都没鉴定出问题!”警察怒气冲冲的道:“我特么是做了什么事把你给得罪了,还是你闲的无聊给我提供这种假消息?!”

“不可能啊!”张培顺更惊讶了:“他们就是在洗钱,消息不会有错的!”

“不会有错个屁!”警察越说越想骂人:“你当时拍着胸脯跟我保证,这个案子一定能坐实,结果我没走正常程序把人给带了回来!眼下事情搞成这个样子,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张培顺的脑袋完全木住了:“是啊……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赶紧放人,然后给人家赔礼道歉!”警察火冒三丈,一时间声音高了许多:“你知不知道,我们经侦支队刚刚被整顿过,现在所有人都是提心吊胆。你让我在这个节骨眼上办错案,人家真要是追究起来,我麻烦可就大了!”

“那么说……姚军辉没追究?”张培顺干笑两声:“那就好……”

“好你个头啊!”警察真想把张培顺抓过来好好打一顿:“姚军辉不是普通百姓,在社会上是有头有脸的,这样以来,我等于落了把柄在人家手里,你让我以后工作还怎么做?”

“不会的……有问题,我帮你铲平……”咽了口唾沫,张培顺很小心的道:“他们的假古玩,都是海山寺一个叫不信的和尚做的,你们去问问不信也知道怎么回事。”

刚好,另外一个警察走过来,附在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这个警察当即就对张培顺道:“我的同事刚从海山寺回来,那里确实有个不信禅师,但这几天出门云游去了!”

张培顺彻底傻眼了:“啊……怎么会这样……”

“你还是先把自己的问题铲平吧!”警察不耐发的打断了张培顺的话:“哦,我想起来了,你们公司内部一直有人事争斗,这个姚军辉跟你不和!你行啊,张培顺,利用警方力量办人情案,给你个人出火撒气,就凭你这种行为,我现在可以追究你的责任!”

警察的话完全说对了,张培顺打了个哆嗦:“别……你可别这样,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老同学!”

“你知道是老同学,你还这么对我,这不是打我脸吗?”警察重重哼了一声,又道:“正因为是老同学,我才放你你一马,不过,以后大家也别来往了,我跟你这种人交不起。”

“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张培顺差点哭了出来:“他们确实作假古董,借此洗钱,这古董怎么就变成真的了呢……”

“你问我,我问谁?”警察更加不耐烦:“算了,就当我白折腾一次,得罪了人还没落下好处!还是那句话,以后大家别来往了,我不指望你能给我办任何事,你别来添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罢,警察挂断了电话,气鼓鼓的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念叨:“该死的张培顺,白活了好几十岁!”

事实上,这个警察猜测到,张培顺的举报有可能是真实的,那个鸡血石雕刻其实被人给掉包了。

至于怎么掉包的,警察一时间想不到,因为雕刻打上封条之后就一直在警方手里,苍浩一伙根本找不到机会。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一次突击行动,既然没找到人家洗钱的证据,那么案子也就没法办下去了。以后就算明知道人家是在洗钱,警方也不可能再去调查,毕竟警方理亏。

现在的形势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对这种几乎谈不上证据可言的案子,一定要远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