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竖子不足与谋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说,警察突然出现,搞出了很大一场麻烦,不过没耽搁太多时间。

回到拍卖行,这件事情成了一个插曲,很快就过去,拍卖继续,最后鸡血石雕刻以二百万四十万成交。

买家还不是罗霸道派来的人,而是来这里的普通客人。

法律没有规定拍卖行必须负责卖品的真伪,所以拍卖行里的东西就像古玩市场一样,充斥着各种赝品。

既然警方鉴定说这个鸡血石雕刻是真的,那么肯定是真的,很多人趋之若鹜。

拍卖师说,如果再拖上几天,还能拍出更高的价格。

离开拍卖行,姚军辉很惊讶的道:“这个不信禅师也太神奇了吧,竟然能做出来真的古玩!”

苍浩深深一笑:“真正神奇的不是他,而是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姚军辉马上有些明白了:“是不是你预料到,有人会向警方透露信息,就先做了一个假古玩钓鱼,然后再把真古玩拿出来?”

“没错。”苍浩点点头:“那个鸡血石雕刻确实是真的,之前我从国外带回来的,其实当时很便宜,我看着好看就买回来了。后来不信禅师鉴定了一下,说我捡了一个大漏,于是我就有了个主意。我一直担心,身边有人会出卖我,就让不信禅师做了一模一样的假货,故意拿出来给人看到。再然后,我让孙海璇在拍卖前,把假货掉包成真货,等着看会不会有鱼上钩!”

“结果还真有鱼上钩了。”姚军辉哈哈一笑:“这条鱼到底是谁?”

苍浩没有正面回答:“本来,我就知道这个人不能商议大事,竖子不足与谋也。但我还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出卖我……”

姚军辉已经有了答案:“是周大宇!”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姚总不用担心。”

“我倒不在乎周大宇,我现在担心的是其他方面,不信禅师那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出去云游几天。等他回来,就算警察找到他,他也不会承认给我们做过假古玩。”耸耸肩膀,苍浩无所谓的道:“当然,不信禅师确实做假古玩,这个很容易就能查到,不过作假古玩这种行为本身并不犯法。”

姚军辉点了点头:“只要跟我们没关系就行了!”

“至于已经拍出的假古玩,全都敲碎扔到海里去了,那些参拍的人都回了东南亚,这个案子警方根本无从查起。”说到这里,苍浩长呼了一口气:“当然,凡事总有意外,我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死,也许在某个没预料到的环节上又会出现问题!”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你处理的太好了,我现在对你做事完全放心!”说到这里,姚军辉打量了苍浩一眼:“只不过嘛……”

“怎么?”

“苍浩啊,我突然有点担心,如果有一天你转身对付我又该怎么办?”

“不会有那一天的!”

“不。”姚军辉摇了摇头:“世上的人和事都在变,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有些人和事永远不会变。”苍浩听到这番话,却是心中一跳,怀疑姚军辉是否觉察到了什么。另一方面,姚军辉对自己真的很够意思,等到摊牌那一天,苍浩担心自己可能不忍心下手。

“好了,不说这个了……”姚军辉长呼了一口气:“你去哪?”

苍浩淡然回答:“回公司。”

苍浩到公司的时候,刚好是下班时间,苍浩直接找到周大宇:“你晚上没事吧?”

周大宇一愣:“老大你有事?”

“晚上有个饭局……”苍浩看了看周围,故作神秘的对周大宇道:“公司几个高管都会去,可能有重要的事情宣布,你跟我一起!”

“好。”周大宇急忙点点头,不禁满心欢心。苍浩让自己出席这个饭局,不管是对自己恢复了信任也好,还是可以拿到张培顺那出卖情报也罢,对他而言都是好事一件。

两个人去了停车场,苍浩坐上了周大宇的车,周大宇问:“咱们去哪?”

苍浩随便说了个地方,周大宇当真了,发动车子一路狂奔赶了过去。

可等到了地方,周大宇却有些惊讶,因为这里是一条背静的小巷,不像有高档食府或者私人会所的样子。

周大宇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咱们去哪吃饭?”

“我骗了你,今晚根本没饭局,我找你有其他事。”苍浩拿出一张纸,扔到周大宇面前:“把这个签了!”

周大宇吓了一跳:“辞职申请?”

“签了这份东西,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曹氏地产的人了。”顿了顿,苍浩又道:“原则上来说,你要包赔公司违约金,不过我会想办法帮你搞定!”

“可是……为什么?你凭什么让我辞职?”周大宇急急地道:“浩哥,总不能你当上总经理,就过河拆桥吧?!”

“你太抬举自己了,你根本算不上是桥,我拆你的原因你自己应该很清楚。”说到这里,苍浩冷冷一笑:“你知道今天下午我干什么去了吗?”

“不知道啊。”周大宇傻傻的摇摇头,眼下,苍浩和张培顺双方,都不把自己这边的打算告诉他,他知道张培顺会对苍浩的古玩下手,却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时候。

“我去拍卖了,拍的就是上次你见到的那个鸡血石雕刻,然后你猜怎么着……”苍浩乜斜着周大宇,似笑非笑的道:“经侦支队突然赶到,说我们利用古玩洗钱,认定我的古玩是假货!”

“浩哥……这……跟我真的没干系,我什么都没对别人说过!”周大宇一个劲摆手,拼命否认:“参与事情的人好几个,你凭什么怀疑到我头上?”

“我告诉你,其他人在这件事情中有很大的利益,他们出卖我会让自己也倒霉,只有你暂时没什么利益;还有,你这段时间多少对我有些不满,我已经看出来了;更重要的是,你跟小娜去五星级酒店开房一次,相当于你三个月的薪水,你一只平日只吃不拉的貔貅,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方,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有了一笔横财。咱们同事这么久,你有什么来钱的路子我很清楚,而你最近根本没有来钱的路子,那么这笔横财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收买你……”点上一根烟,苍浩缓缓说道:“你老实承认了,这件事情也就算了,你要是顽抗到底……”

苍浩没把话说下去,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周大宇怆然一笑:“好,我承认……是我向张培顺透露了消息,可我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我帮着你爬上总经理的位子,你有什么好处都不分给我,你让我怎么办?”

苍浩微微一挑眉头:“你真以为自己很本事不是?”

“你以为你怎么当上总经理的!”

苍浩突然抓住周大宇的头发,用力磕在方向盘上。

“啪”的一声,周大宇掉了一颗牙,鼻血哗哗的流淌下来。

苍浩下了车,绕到驾驶室这里,打开车门把周大宇从车上拖了下来,冲着周大宇的腹部就是一脚。

周大宇一声惨叫,捂着腹部跪倒在地,苍浩提起膝盖冲着面门又是一下。

周大宇的身子骨哪里经得住苍浩的暴打,瘫倒在地,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躲闪反抗了。

“你听着,如果你真觉得自己有本事,今天坐到总经理位子上的人就是你。你帮了我很多,我很感谢你,这也是我今天不杀你的理由,但这不意味着你有权出卖我。我老实告诉你,就凭你的头脑和人品,如果不是我力保,姚军辉早就踢你出局了。”轻哼一声,苍浩缓缓又道:“做人不要总是抱怨生活不公,有时也应该想想自己欠缺什么。”

“对不起……浩哥……”

“我告诉你什么是脑力……”苍浩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我觉察到你被人收买,故意用一个假古玩钓鱼,而你果断上钩!这个结果,才是我能当上总经理,而你只是一个打工仔的真正原因!”

“浩哥,浩哥,我错了,你原谅我啊……”周大宇抱着苍浩的大腿,不住的哀求道:“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

“我告诉你,有的错误可以原谅,有的错误不能原谅,否则还特么要死刑干什么!”苍浩一脚把周大宇踢开:“我劝你主动辞职,这对你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你不辞职,在曹氏地产也混不下去了,因为你的这个举动影响了太多人的利益,他们肯定会报复你!你不要以为张培顺能保护你,你对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他只会在旁边看热闹!”

“浩哥……我……”

苍浩懒得再说什么,拿过那张辞职书扔到周大宇面前:“签字!”

周大宇知道,苍浩说的一点都没错,曹氏地产自己依然待不下去了。长叹了一口气,周大宇哭哭啼啼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跟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我对你真的很失望。”苍浩看了一眼签名,摇了摇头道:“不过,我并不惊讶,因为过去几年里,我已经充分见识到人性是个什么玩意!”

就在苍浩教训周大宇的同时,另一场较量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地方,无声的展开。

郭林下班,接到一个电话:“喂,老郭啊,有没有时间撒,一起出来打两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