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端午节的粽子扔到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来电话的是郭林的一个老乡,也是麻友,经常在一起玩麻将。

“今天不行啊。”郭林叹了一口气:“晚上有个同学聚会,改天的吧。”

“那好吧。”对方有些失望:“三缺一撒,今天玩得又大,可你没时间,那就没得办法了!”

挂断电话,郭林没当回事,直接去赴同学聚会了。

这次聚会规模不大,唐志宏也在,他跟郭林关系非常好。

所以,曹氏地产只要有事,他大都会请郭林帮忙。

同学聚会,无外乎三件事,聊聊最近各自的事业生活,扯一下过去的男女八卦,再回忆一下考试作弊的趣事。

觥斛交错间,一个小时过去了,郭林接到了一个电话,听罢,脸色登时变得苍白。

唐志宏关切的问:“老郭,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我……”又愣怔了片刻,郭林收起手机,把唐志宏叫到一旁:“出事了……出大事了……老唐你可要帮我想想办法!”

“出什么事了?”

“今天晚上,有人找我去打麻将,我这不是参加同学聚会来了吗,就没去……”

“然后呢?”

“然后,刚才有人打电话告诉我,他们那边正打着麻将,治安支队突然去把场子给抄了。”

“我擦!那你可挺幸运!”唐志宏有些惊讶:“不过,不管怎么说,你是副局长,就算被自己人抓到,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不,你错了,这不是幸运,而是有人下套!”费力地咽了口唾沫,郭林胆战心惊的道:“平常我打麻将,也就是几十一百的,他们今晚玩的都是几千块,现场抄出来几十万的现金。还有,打麻将的地方是我一个老乡的家,治安支队怎么得到消息赶过去的?”

听到这些,唐志宏也不禁汗毛倒竖:“这么说还真是有人做局整你!”

“没错。”郭林苦笑了两声:“我,警局副局长,聚众参赌,这要是被人抓个现行,丢官免职都是轻的……”

“可什么人会对你下手这么狠,你平常也没得罪什么人啊。”

“邹峰……”郭林纵然懦弱,心思却很缜密,否则不可能坐到副局长这么高的位子:“前几天,我在李正伦面前发了一些邹峰的牢骚,李正伦现在是邹峰的铁杆亲信,肯定把这些话告诉邹峰了!”

“我说,老郭,不是我批评你,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你说话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当时也没想太多,随口一说罢了……”长呼了一口气,郭林面如死灰:“说别的没有用了,关键是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已经彻底得罪了邹峰,他绝不会放过我的!”

“邹峰在这座城市的势力越来越大,老郭啊……我觉得你斗不过他!”

“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斗不过他!”郭林说着,苦笑了几声:“你知道今晚抄赌的为什么是治安支队吗,虽然这个工作本来就是他们负责,但更重要的是,这个部门原本是孙勇派系。孙勇倒台之后,邹峰进行了彻底整顿,全部换上了自己的人马!再加上李正伦的刑事侦查局,就凭这两个部门,想搞死我一个没实权的副局长,简直跟玩一样!”

形势很明显,郭林已经是倚天绝壁,自身力量不足,同时却又找不到有力的盟友。

思忖片刻,郭林提出:“别的,可以从长计议,现在当务之急是你必须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我怎么保证?”没等唐志宏回答,郭林马上道:“妈的,明天开始,我出门带枪!”

“这个不够……应该有人帮你才行!”

“可是谁能帮我啊……”哀叹了一声,郭林突然想到:“等等,或许……你们公司的苍浩,他可以!”

“他?”唐志宏很是意外:“打架倒是挺厉害,可他怎么帮你?”

“邹峰有两次提起这个人,我明显能感觉到,邹峰的神情跟提起其他人时不一样,既有些佩服又有些畏惧……”

“不会吧。”唐志宏更是意外了:“他就是一普通企业高管,虽说打架有两下子,可也不值邹峰敬服吧?”

“不管这么多,我找机会跟苍浩谈谈……”长呼了一口气,郭林黯然道:“希望他能帮帮我!”

“好,如果有需要,我帮你牵线。”

“谢谢。”郭林不放心的叮嘱道:“今晚的事情,务必保密,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出来!”

唐志宏用力的点了一下头:“放心好了!”

再说苍浩这边,第二天早晨上班,帮周大宇办理了辞职手续。

对大家来说,周大宇的辞职比较意外,因为之前没有任何迹象。

苍浩只是推说,周大宇有急事需要回老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就只有先辞职了。

大家倒是也没追问什么,倒是刘亚南看出了一些名堂,不过佯装不知道。

处理好了周大宇的事情,苍浩就想回拆迁指挥部了,因为不想碰见吕嘉琦。

熟料,吕嘉琦偏偏一跑一跳的过来了,青春无限,散发出的活力让苍浩倒是有些心动。

苍浩面无表情的问:“你有什么事?”

“苍总,我跟爷爷说了,我已经正式上班了。”吕嘉琦想要挽住苍浩的手臂,表示一下亲热:“我爷爷说,以后你就是我的领导了,以后去京城就上他那喝茶!”

苍浩急忙躲开:“这个……我最近很忙,估计没什么机会去京城的。”

“我问你个问题,端午节快到了,传统习俗是什么?”

“吃粽子饮雄黄。”

“准确的说,应该向汨罗江里扔粽子,不让鱼虾吃屈原的尸体。”

“端午节的典故大家都懂。”

“但是呢,鱼虾根本不吃粽子,而且这么多年屈原的遗体也早烂没了,往汨罗江里扔粽子怪可惜了的,我觉得应该扔到鸭绿江里。”

“别说哈,你这个想法挺有创意,不过这跟你爷爷的茶水有什么关系?”

“同样一件事情,在不同的地方做就可能是愚蠢,也可能是聪明。”吕嘉琦说着,又要去拉苍浩的手:“别人的茶可以不喝,我爷爷的茶你要是喝了,可以结识很多有用的朋友。”

“你的心意我领了……”苍浩触电似的躲开吕嘉琦的小手,干笑着问道:“那个……,先别说粽子问题了,琦琦啊,你今天的工作做完了吗?”

“苍总啊,我不是说过吗,你可以叫我小吕,或者吕秘书。”吕嘉琦睁大的眼睛,潜台词就是,你这种人记性这么差,怎么当得了老总。

“哦,小吕秘书,你今天的工作做完了吗?”苍浩好脾气,对于这种纠正从来都是从善如流,没等吕嘉琦回答,接着又道:“打扫卫生,看起不起眼,但很重要的!”

吕嘉琦脸上浮出花一样的笑容:“你猜?”

“我猜……你今天还没工作呢!”

吕嘉琦跳了起来,兴奋的说道:“苍总,你真聪明呀,你就是个天才啊,我的确还没干活呢!”

“一个上午了,你一点工作没做,这可不太好。”苍浩觉得自己确实是个天才,只是可惜天妒英才,竟然碰上了吕嘉琦这么个下属:“吕秘书你知不知道作为秘书最重要的是什么?”

“贞洁!”吕嘉琦脸都不红一下。

苍浩咳嗽了一声:“其实……我想说的是责任感,不能等我交代工作,你才想到去工作,你要意识到自己肩上担负着多大的责任!”

“打扫个卫生有什么责任可言!”吕嘉琦笑了起来,铃铛一般清脆的声音:“你看你,紧张的什么似的,我都不紧张呢。”

吕嘉琦什么都不干,只顾着给苍浩制造麻烦,当然不紧张了。

苍浩觉得这嗑没法唠下去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廖家珺的声音响起:“十分钟后,你公司附近博山咖啡屋,不见不散。”

说完,廖家珺就挂断了电话,也不问问苍浩是不是有时间,这架势倒像是把苍浩当成了秘书。

这样一来,苍浩还得感谢自己的秘书吕嘉琦,如果不是她说了一大堆废话拖住自己,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在去拆迁指挥部的路上了,那样的话还得往回赶。

“你看着随便干点什么吧,我还有事,不跟你说了!”苍浩落荒而逃,半分钟都不敢面对吕嘉琦,直接赶去了博山咖啡屋。

很快的,廖家珺也到了,她今天穿了一套不同往日的衣服,紧身提臀牛仔裤,上身是短袖紧身T灰色T恤,风格有点朋克。

苍浩看在眼里,恨不得立即把头埋进那两座高耸的山峰里。

廖家珺戴着一顶鸭舌帽,见到苍浩之后也没摘下来,只是问道:“喝点什么?”

苍浩张嘴就道:“我想喝奶。”

“哦。”廖家珺哪里知道,苍浩想喝的是自己胸前的奶,她招呼服务员:“一杯鲜奶,一杯卡布奇诺,谢谢。”

没有人乃,只能牛奶凑数,苍浩叹了一口气:“你找我出来什么事?”

“邹峰又有新动作了……”紧张的看了看周围,廖家珺接着道:“他控制了孙勇原本派系之后,又整顿了其他几个部门,势力越来越大。还有,他最近经常往京城跑,有的时候当天去当天回,我估计是去活动关系了。这也就意味着,用不了多久,邹峰可能正式就任广厦市警局局长。”

“这本来就是他的目标,现在方方面面条件都已经具备,只能说是水到渠成。”耸耸肩膀,苍浩有点无奈的道:“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廖家珺急忙道:“他这种人阴狠歹毒,眼看着掌握大权,难道你就没点正义感吗?”

“这个世上不公平的事太多,我们管不过来的。”苍浩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一种感觉。过去,自己跟邹峰就是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但现在空间发生扭曲,两条线有交叉撞击的趋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