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苍井不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当过兵?”郭林对苍浩的事情有些耳闻,不过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不说这个。”苍浩没有回答,又展示起了其他东西,都是融入了最新科技和巧妙构思的装备,足够把郭林从上到下武装起来。随后,苍浩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帮助郭林躲避别人的跟踪和监视,最大程度上确保郭林的安全。

苍浩决定给郭林帮忙,已经是冒了很大风险,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而苍浩自然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郭林。

所以,苍浩能做这些,郭林已经非常感谢了。

同一时间,在邹峰的办公室里,李正伦非常尴尬的道:“对不起,邹市长,我是安排手底下人联络郭林的老乡,撺掇郭林一起去打麻将的……实在没想到,郭林竟然去参加同学聚会,治安支队那边扑空了!”

“你的疏忽之处在于,没有明确掌握郭林的行踪。”冷冷一笑,邹峰不疾不徐的道;“你连郭林当天有什么行程安排都不知道,冒然做局,郭林溜走的几率当然很高。”

“对不起……”

“李局长啊,你可是个聪明角色,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叹了一口气,邹峰不满的道:“不需要任何小事都得让我亲自来教你怎么做吧?”

“当然不用。”李正伦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我现在就去安排,这次一定把郭林拿下。”

“免了吧。”邹峰轻哼了一声:“你这个局,痕迹太明显,郭林又不傻,肯定已经觉察到什么。你再想下手,难度成倍增加。”

“那……我该怎么办,请邹市长明示。”

“监视郭林,搞清楚他每天在干些什么,包括他几点上班几点下班,吃饭喜欢吃些什么……等等诸如此类,总之事无巨细,越细越好。”顿了顿,邹峰一字一顿的道:“只有关注细节,才能找到这个人的弱点!”

李正伦马上去做了,然而三天时间过去,却一无所获。

郭林正常上下班,但日常生活就跟鬼魂似的,难以捉摸,踪迹全无。

李正伦让人安装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刚装上就被郭林拆下来,派人跟踪,又总是能被郭林甩掉。

李正伦只得很无奈的汇报给了邹峰:“很显然,就像你说的一样,郭林已经觉察到什么了……”

邹峰的表情非常阴冷:“他觉察到什么不要紧,重要的是谁在保护他!”

“我……不明白邹市长的意思。”

“作为警察,多少具备一些反侦察反跟踪能力,不过郭林没在基层干过,他是搞法学理论出身的高材生,怎么会有这样的技能?”深吸了一口气,邹峰意味深长的道:“所以我肯定有人在暗中帮助郭林!”

“等等……郭林有个同学叫唐志宏,是曹氏地产的法务经理。”李正伦试探着问道:“会不会……是苍浩?”

“苍浩之前遇到一些麻烦,比如在天雨楼被扫黄,是唐志宏帮忙摆平的。而唐志宏肯定走的是郭林的关系,这也就是说苍浩确实可能投桃报李。”邹峰点了一下头:“你分析的很对!”

“如果苍浩铁了心站到你的对立面,那也就是逼着我们下狠手了!”

“你以为苍浩是那么容易对付的?”邹峰似笑非笑看着李正伦:“我告诉你,苍浩来自这样一个地方,那里充斥着杀戮和血腥,远离我们所生活的文明社会。在那样一个地方,充斥着你闻所未闻的残忍,无论你是杀人强坚还是被杀被强坚,都没有人理会。那是一个胜者为王的世界,苍浩能在那种地方混得声名赫赫,你觉得就凭你们这些安享太平生活一个个养得大腹便便警察能对付得了?”

李正伦一时无语:“这……”

邹峰长呼了一口气,吩咐道:“苍浩的事情你不要介入,我自有分寸!”

无论邹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事风格如何,他都不愿正面跟苍浩发生冲突。

在英伦留学的那些年,他听说了太多杰罗德的传奇故事,所以他决定先找苍浩谈谈。

而苍浩也知道会有这样一场谈判,不过没放在心里,该干什么照样干什么。

早晨,苍浩刚到公司,准备跟初晴打个招呼。

初晴总是早早的来,很晚才走,堪称典范员工。

今天,初晴穿着一条深蓝色牛仔裤,上身则是工作套装。虽然大白腿没露在外面,可凹凸有致的线条,依然让人喷血。

还没等苍浩张嘴说话,一个同样靓丽的身影走了过来,穿着一条紫红色露肩连衣裙,肩部只有细细的两根肩带,滑如凝脂的肩头和玉臂全露在外面,前胸那里是低开叉,几乎可以看到里面怒耸的极品花蕾。

是井悦然,果然回来上班了,她看到苍浩就问候了一句:“早啊,苍总。”

“早啊,井总。”苍浩点了一下头,又要跟初晴打招呼。

熟料,井悦然径直走了过来,非常亲热的挽住了苍浩的胳膊:“你不是答应帮我挑件铁龙生吗,什么时候?”

“啊……有时间的,最近比较忙。”苍浩有些手足无措,井悦然对自己表现得太过亲热,还当着公司这么多人的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吴朝辉和刘亚南一起走进来,看到这一幕登时愣住了,随后悄悄溜到一旁探着脑袋看着。

井悦然不依不饶:“给个具体时间。”

“那个……”咳嗽两声,苍浩有些尴尬的解释:“其实,我对珠宝玉器也不懂,那件铁龙生是一个朋友帮我挑的。现在他在外地,所以……”

“哦。”井悦然轻哼一声,一脸的怨艾:“夏秘书那里,你随手就送了,但我这边,你却强调各种困难。”

“不是,我真不是这个意思……”苍浩明确感觉到,很多双火辣辣的眼睛落在自己的身上,尤其一些年轻未婚的男屌丝,恨不得把自己当场撕碎。于是,苍浩把井悦然拉到一边,低声问:“井总你到底要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井悦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公司不是传说有苍井恋吗,咱们不能让大家失望!”

苍浩吓了一跳:“你……打算把苍井恋变成真的?”

井悦然反问:“不可以吗?”

“我……”在短短的一秒时间里,苍浩的内心经历了巨大的波澜起伏,先是感到惊喜,全公司第一美女竟然主动对自己投怀送抱。接下来非常得意,瞥了一眼其他眼巴巴看着的男员工,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成为屌丝逆袭的范本。再然后,苍浩确实有些犯疑,井悦然对自己的感情来得太快了,这种主动表白也完全不是井悦然的作风。

“对了,苍浩……”马上的,井悦然又说出一句话,让苍浩惊掉大牙:“公司好像没人知道你住在哪,今天是不是可以带我去看看?”

“我……”苍浩冷汗直冒:“这是要同居的节奏吗?”

井悦然似笑非笑:“不欢迎?”

“那个……井经理啊,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直说。”苍浩越发认定,井悦然的投怀送抱是一个阴谋,急忙把井悦然的柔荑从胳膊上拉开:“你不需要这样!”

“我这样怎么了?”井悦然重又用手挽住苍浩的胳膊:“如果你想让苍井恋成真,就应该拿出点实际性举措。再说了,你家有什么可保密的,怎么从来没见你请谁去过?”

苍浩又要去拉井悦然的柔荑:“你先把手拿开咱俩再说……”

两个人正在这拉拉扯扯,刚好曹雅茹走了过来,当时脸色就铁青了;“你们在干什么呢?”

“早啊,曹总。”井悦然依然挽着苍浩的胳膊:“你这条项链真好看。”

曹雅茹对井悦然的恭维无动于衷,语气非常冰冷的说了一句:“上班时间,请你俩注意形象。”

丢下这句话,曹雅茹转身离去,显然非常不高兴。

在员工们看来,美女之间互相讥讽敌视很正常,其实曹雅茹并不是针对井悦然。

曹雅茹上一次跟父亲通电话,曹志鸿言里言外透着对曹雅茹的不满,因为曹雅茹没把苍浩回国的消息及时说出来。

而且,曹志鸿也始终不认同曹雅茹对苍浩的评价,曹雅茹多次想要说出苍浩跟丁晓红之间的事,只因为丁晓红是受自己指使,最后才没说出口。

曹雅茹打算等到曹志鸿回来,至少也要说出苍浩曾在天雨楼做大保健,结果被警方扫黄了。上一次没提,因为她一生气,给忘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纵然苍浩确实有一定工作能力,至少生活作风上问题很大。

果不其然,苍浩竟然搞到公司来了,怎么能让曹雅茹不火大。

可也就在火大的同时,曹雅茹内心深处有点酸酸的感觉,说不清从何而来。

说起来,曹雅茹当时不出声还好,如此当众训斥苍浩和井悦然,马上就在公司里传开了。

由于苍浩和井悦然之间实在没什么来往,更没有暧昧的表现,再加上井悦然总是有意无意撇清跟苍浩的关系,所以苍井恋的传闻渐渐也就淡了下来。

如今,两个人公然卿卿我我,甚至激怒了曹雅茹,大家马上认定原来苍井不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