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谎言的天堂和现实的地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希望井悦然是在开玩笑,没想到下班的时候,井悦然竟然主动找到市场部办公室:“苍总,你今晚没事吧,是不是可以去你家里做客?”

没等苍浩说话,非常八卦的吕嘉琦跳了出来:“你就是公关经理井悦然吧,姐姐你真漂亮,比传说的更漂亮!”

井悦然微笑着点点头:“谢谢小妹妹这么夸我!”

吕嘉琦马上又说了一句:“所以我觉得你配浩哥实在太委屈了!”

苍浩黑着脸对吕嘉琦道:“你忘了我是你领导了?”

吕嘉琦翻了翻白眼,权当没听到苍浩的话。

倒是井悦然笑着告诉吕嘉琦:“苍总很不错的,你要慢慢发现优点,不能这么早下定论。”

“小吕秘书,地板脏了,你赶紧去拖一下。”苍浩一把推开吕嘉琦,随后正色对井悦然道:“井总,首先声明,我不是随便的人……”

“你随便起来不是人,这是老段子了,别说了。”井悦然打断了苍浩的话,看了一下时间说道:“下班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看起来,井悦然不只是要跟苍浩同居,还有逼婚的架势了。

在正常情况下,跟这样的美女啪啪一下,一定爽翻天,尤其抬手在电臀上拍两巴掌,更刺激。

但井悦然越是这样主动,苍浩越肝颤,有了先前丁晓红的教训,苍浩不想重蹈覆辙:“我不是跟你讲段子,我想说吧……我这个人真的很传统,怎么说两个人也要媒妁之言,下了三媒六聘,然后敲锣打鼓娶回家……”

苍浩正滔滔不绝讲述自己对传统婚礼的认识,突然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的。

苍浩走到旁边接通,邹峰的声音马上响起:“苍总,方便聊聊吗?”

苍浩冷冷一笑:“有事?”

“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邹峰笑呵呵的道:“我现在博山咖啡馆,希望你来一趟,咱们见面谈。”

苍浩接电话,井悦然自然不好跟在旁边,但井悦然在旁边看着,明显能够发觉苍浩似乎变了一个人。

苍浩目光凶狠,表情阴冷,当真如同蛰伏的猛虎。

收起手机,苍浩快步走了出去,本来井悦然想要跟上去,可看到苍浩的表情却又不敢。

结果,井悦然只能自己回了家,公司同事原以为能看到拉郎配的好戏,可这个结局未免显得有些诡异。

苍浩来到博山咖啡的时候,邹峰已经等在这里了,一个人悠然的品着咖啡。

苍浩坐下来直接就问:“你到底有什么要说的?”

“当我最初知道你身份的时候非常惊讶,第一反应是想让你过来帮我,可你拒绝了,OK,这也无所谓。”邹峰说到这里,冷冷一笑:“但是,你帮着我的对手,这好像有点过吧?”

苍浩明知故问:“你的什么对手?”

“别装糊涂,现在我要拿下郭林,如果不是你帮忙,我怎么可能失手?!”

“前些日子你打黑,可以说是因为广厦治安太过恶劣,但郭林又做错什么值得让你下黑手?”

邹峰很简单的说了一句:“因为他有问题!”

“据我所知,郭林是一个很不错的警察,就算他有问题也不是为人的问题,仅仅因为做了一些你不喜欢的事情!”

“我这么跟你说吧,苍浩,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做大事有的时候必须要牺牲一些无辜的人!”邹峰最近抽烟很勤,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又给苍浩递过去了一根:“如果我不拿下郭林,他就会危及到我的地位,进而威胁到这座城市!”

“说到底一切仅仅因为你对郭林不满!”苍浩没抽邹峰的烟,而是自己掏出了一根:“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觉得广厦这座城市的未来跟你紧密联系在一起,其实你只是这座城市的一个匆匆过客。话句话说,你把自己当伟人了,这是一种病,得治。更重要的是,你以冠冕堂皇的的口号,满足个人的权力欲,进而打倒所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这跟独裁有什么区别?”

邹峰一摊双手:“不管我用什么手段,只要这座城市获得长治久安,这就足够了!”

“我倒觉得更重要的是制度,只要制度建设跟上去了,就算眼下乱点,一点点也能得到根治。但如果实行人治,一个强力领导上台,罔顾法治和工作纪律,短时间内就算搞好了,带来的长远危害却要更大。”吐了一个烟圈,苍浩缓缓说道:“这个道理很简单,人是靠不住的,只有制度才靠得住。如果你可以破坏法治,意味着别人也可以,好人可以破坏,坏人同样可以破坏,更重要的是谁敢保证好人不会变坏。这才是人治的真正危害,更何况邹市长你根本谈不上是好人!”

邹峰有些火了:“你为什么不问问广厦百姓怎么看!”

“我就是百姓,我就是这么看的,我不需要也没兴趣去搞民意调查。你说的这话很搞笑,有些人张嘴闭嘴说百姓如何,等到百姓真出来说话了,就大手一挥把人家开出百姓的行列。”冷冷一笑,苍浩又道:“离开那个血腥的世界之后,我常常想这是怎样一个时代,我现在找到了答案。这是这样一个时代,权贵用谎言编制了天堂,用现实铸造了地狱,你邹峰就属于其中。”

“那就是没得谈了?”

“我告诉你,郭林,我罩定了!”苍浩斩钉截铁的道:“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好。”邹峰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离开这座咖啡馆,我同意你罩郭林!”

“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你同意?”苍浩说着,拿出手机,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玩了起来,实际上又是通过那个不常用的微博发送了一个定位。

“我告诉你,今天我是有备而来的,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大家花开富贵。否则……”说到这里,邹峰的表情变得非常阴冷:“你不会离开这座咖啡馆!”

“我经常约人来这里谈事,因为这里很背静。”瞥了一眼邹峰,苍浩淡然道:“从这里出去,想要进入闹市区,有条很长的小巷。我要是没说错,你会在小巷里动手。”

“果然是当兵的出身,对环境观察细致入微,这对你是个考验。”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邹峰:“离开雇佣兵生活之后,我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经常需要服用药物才能维持理智。当我开始了普通人的生活,我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状态,现在已经很少吃药了。”

“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任何人想要打破我的宁静,都要付出沉重代价!”

邹峰缓缓站起身:“那就让我看看当年的雇佣兵之王是不是名不虚传。”

丢下这句话,邹峰信步走了出去,留下苍浩一个人。

苍浩深吸了一口烟,掐灭了烟蒂,随后继续喝咖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苍浩却一动都没动,好像时间在苍浩这里凝固了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咖啡已经喝光了,苍浩长呼了一口气:“空气里好像有股血腥味啊!”

结过账,苍浩走出咖啡馆,来到了那条小巷。

周围传来一阵“刷刷”的响动,很快的,冲过来八个穿着风衣的人,从不同方向把苍浩包围了起来。

随后,这些人掀开衣襟,从衣襟下露出了黑洞洞的枪管。

“如今还是这样一个鲜血淋漓的时代……”苍浩呵呵一笑,缓缓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南美丛林到处都是鲜血,人跟野兽没什么区别。在都市丛林里,每一个人内心都潜伏着野兽,依然是鲜血淋漓。”

一阵轻微的“咔嚓”声传来,是这些杀手打开了枪的保险,下一秒钟,他们就会扣动扳机。

苍浩身上没有任何武器,其实就算是有,此时也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要苍浩稍有动作,就会被打成筛子。

周围也没有行人,换句话说,整件事情没有任何目击者。

邹峰果然够阴毒,不仅有备而来,而且挑选在这样一个地方下手。

此时此刻,邹峰已经不知道去了哪,或许正远远地看着。

“邹峰!”苍浩高喊了一声:“我要你永远记住这一刻!”

就像苍浩猜测的一样,邹峰在远处用望远镜看着,他猛然间发现,苍浩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变得非常狰狞。

不知道为什么,他倏地打了一个冷战,一种惧意从心底蔓延到了全身。

“看什么看,快开枪!”邹峰忙不迭的吩咐道:“别再让他说话了,我要让他死,马上死在我的面前!”

这句话刚出口,枪声响了,非常微弱。

但这枪声却不是从邹峰的杀手那里传来,而是从远处,几乎也就在同一时间,一个杀手的脑袋爆成血花,迸溅的到处都是。

紧接着,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上上,鲜血从脖腔里汩汩涌出,在地面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邹峰傻住了:“怎么回事?”

苍浩依然没动,高高举着双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