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狙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杀手也愣住了,一是没顾上苍浩,紧张地四下观察着。

马上的,第二声枪响传来,子弹准确命中一个杀手的腰部。

巨大的冲击力带着杀手的身体飞起,重重撞在墙上,然后才落下来。

再看这个杀手,身体被拦腰斩断,成了两截。

“这……”邹峰的额头冒汗了:“这是怎么回事?”

第三声枪响,又放倒了一个杀手,比先前两个更惨,整个胸膛完全炸开,内脏混合着鲜血迸溅的到处都是。

邹峰嘶喊了一声:“快开枪啊!”

那些杀手没找到狙击手,马上调转枪口要对付苍浩,然而枪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他们还没来得及扣扳机就全部殒命。

地上到处都是鲜血和碎肉,已经分不清楚哪块肢体属于哪个人。

苍浩安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受伤,倒是被溅了一身的血。

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随后向远处一栋高楼望了一眼:“这死丫头总是喜欢用这么大威力的枪!”

就在那栋高楼顶部的天台上,趴着一个女孩,个子不高,大概也就一米六多一点。但她的身材却非**爆,臀部浑圆高高撅起,胸前两堆肉压在地上,就像充气垫一样倒是可以起到缓冲作用。

上身是一件紧身灰色T恤,下面穿着蓝色牛仔热裤,腿上套着超薄的黑色丝袜。脚上的黑色板鞋脱下来放到了一旁,两条腿来回举起晃悠着,样子非常调皮。

她身下是瑜伽垫,身前支着一挺巴特雷M82反器材狙击步枪,顾名思义,这种枪口径很大,是用来破坏器材的,因而威力也大。

巴特雷M82硕大的枪身,与女孩纤弱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枪有着巨大的后坐力,让人难以想象她怎么受得住。

所有杀手都已毙命,女孩从地上站起来,邪邪的一笑:“呦西!”

她长得非常漂亮,几乎堪称不可方物,樱唇红润亮泽,弯弯的秀眉下一对大大的美眸,带着梦幻般的霞彩。头发留着一抹斜刘海,从额头一直垂到下巴,遮住了半边面庞,平添了几分调皮。

虽然个子不高,身材比例恰到好处,宛若天成,丝毫都不可增减。

看起来,她只有十七八岁,倒是传说中的童颜巨孚乚。

只不过,她却始终带着不同常人的异样感觉,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只能是“邪恶”。

她从容的穿好鞋子,熟练的把巴特雷拆解开来,装进了一个特制铝合金箱子,又很细心的把瑜伽垫收好,一起装了进去。

巴特雷的退弹口上面套着袋子,把所有弹壳都装了进去,也就没留下痕迹。

等到这个女孩收拾完,现场干干净净,根本看不出来曾发生过什么。

看着苍浩的方向,女孩又是邪邪的一笑,随后迈着轻快的步伐拖着箱子离开了。

女孩弹无虚发,一枪消灭一个,却给苍浩带来不少的麻烦。

苍浩把外衣脱下来,内里朝外系在腰上,这才挡住了血迹。

看了看地上的鲜血和尸体,又看了看周围没有目击者,苍浩从容的踩着血迹走出巷子,拿出手机给邹峰拨了一个电话:“感觉如何?”

“你……你……”邹峰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你怎么开的枪?”

“我没开枪。”苍浩呵呵一笑:“邹峰,不要以为只有你有手下,我也有兄弟。区别在于,手下是为了钱办事,兄弟是可以死相报。”

邹峰傻住了:“你……兄弟?”

“我走了那么多地方,打了那么多年的仗,没有兄弟能活下来吗?”冷冷一笑,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很高兴看到我当年的团队跟你雇佣来的这些杀手PK一下!”

邹峰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片刻后质问:“苍浩你这是铁了心要跟我抗衡到底了?”

“我说过,郭林这个人,我罩定了,浩哥说话吐个唾沫都是钉!”抽了一口烟,苍浩又道:“这一次,我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希望你牢牢记在心里!下一次,我也不敢保证子弹会射到什么地方,我也不想把事情搞成这样,但你迫使我不得不这么做!”

“好,苍浩,咱们回头再见。”

“让人来收拾一下现场吧,我知道你手下的人,干这个很有水平。”呵呵笑了笑,苍岳满不在乎的道:“当然你也把这些尸体曝光,然后当成打黑要案来处理!”

邹峰没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苍浩这番话带给他的不只有震惊,还有纠结,一方面,他确实想把案子搞大,利用国家机器直接搞死苍浩;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苍浩与这些尸体有关,苍浩至多只能算个目击者。从头到尾,苍浩没有任何举动,更没有携带凶器,他连到底是什么人开枪都不知道。

换句话说,邹峰没办法把这个案子坐到苍浩头上,正相反的是,眼下广厦治安大好,如果再爆出这么一起血腥枪案,对邹峰来说未必是好事。反对邹峰的人肯定借机发难,用这个案子证明让邹峰主管治安是个错误,邹峰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舆论基础就会被动摇。

邹峰思来想去,权衡利弊,最后的只得吩咐手下:“立即打扫现场,不能让任何人看到!”

苍浩不管邹峰怎么收拾清理,拦了一辆计程车,直接赶去盛世荷园。

刚好,高雪轩就在藕香榭,正在指挥佣人打扫卫生,见到苍浩进来就是微微一笑:“你满身杀气,身上还有血迹,这是干什么去了?”没等苍浩回到,高雪轩又道:“今天,姚总没在这里安排局子,你应该是为别的事情来的吧?”

“确实是有事。”

“换个地方说话。”高雪轩走在前面,也不招呼什么,苍浩自觉的跟上。

在藕香榭后面有一片竹林,穿过竹林间的小路,有一栋两层的传统中式建筑,上面悬着一块匾“雪轩”。

入口两侧有一副楹联,上联“玉兰蕾茂方逾栏,欲拦余览”,下联 “清艳荷香引轻燕,情湮晴烟”倒是雅致得很,只是行文间透着一股幽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雪轩受过情伤。

就像藕香榭一样,雪轩的布置同样典雅大方,每一个角落都相当考究。

“这里是我的住所,以我的名字命名。”高雪轩冲着苍浩笑了一下:“你在这里等一下。”

苍浩坐在沙发上,也不管高雪轩是否同意,直接点上了一根烟。

过了一会,高雪轩回来了,换上了一身华丽的晚礼服,裙裾高开叉,一双浑圆白嫩的大腿大半露在外面。

高雪轩年纪并不大,身材相貌又都是一流,偏偏相当成熟,气场更是强大,让人看着那双大腿却不敢起轻慢之心。

她手里拿着一套衣服,扔给了苍浩:“换上。”

“不用……”

“用。”高雪轩打断了苍浩的话:“你身上有血迹,刚才计程车司机没报警,已经算你走运了,我可不想你这般面貌出现在我这里。”

苍浩没办法,只好进了客房,换上这套衣服。

这是一套休闲西装,看起来有人穿过,但没穿过几次,跟新的几乎一样,只是上面的标签已经被摘掉。仔细一闻,还能发现上面有淡淡的古龙水味,可见原本主人的生活相当考究。

衣服很合身,当苍浩走出来的时候,高雪轩就是一笑:“简直是定做的一样。”

“这是谁的衣服?”

“我怎么可能有男人的衣服,他原本的主人已经不在了。”高雪轩的脸蛋变得有些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动:“如果你有什么忌讳的话可以换下来……”

“当年在战场上,我也经常从死人身上缴获战利品……”

高雪轩立即皱起眉头:“这是什么话?!”

“对不起,开个玩笑……”苍浩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也就是这句错话,让苍浩发现这套衣服原本的主人高雪轩关系不一般。

“这套衣服,在他离开之后,再没有人穿过。我能拿给你,是对你的信任,也是欣赏……”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一时间,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满室皆春:“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高雪轩的表情看在苍浩的眼中,心神登时一阵激荡,马上道:“我知道了。”

高雪轩带着苍浩去了车库,坐进了一辆灰色的宾利雅致,车子很快发动起离开了盛世荷园。

苍浩也算见过世面的人,倒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做这样高档的车,这车子处处透着奢侈和讲究,却又不显俗媚,就跟高雪轩的住处一样。

不过,苍浩没心思享受,直接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就算我不想让你说,可也拦不住你啊。”高雪轩的美眸里抹过一丝调皮,还有一丝促狭,娇声轻笑道:“看来你今天是闯祸了!”

苍浩身上的血迹,绝不是“闯祸”这么简单,但高雪轩偏偏说的这样轻描淡写。

苍浩只能报以苦笑:“我跟邹峰开战了!”

“哦。”高雪轩丝毫没感到惊讶:“预料之中。”

“你没什么要说的?”

“这是你们两个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高雪轩乜斜了苍浩一眼:“我不明白你来找我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