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钱难挣,屎难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苍浩苦口婆心劝告今野不要太高调的同时,周大宇一个人踯躅在街头,一副落魄的样子。

一个小时之前,小娜跟周大宇分手了。

周大宇被苍浩暴打一顿,又丢了工作,带着满身伤出现在小娜面前的时候,得来的并不是关怀备至的问候。

知道事情经过之后,小娜怒气冲冲质问:“你怎么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

周大宇很委屈:“我怎么知道苍浩觉察到了……”

“你办事不能小心点嘛?”

“已经够小心的了!”周大宇哭丧着脸道:“是你知道我有钱了,非要上五星级酒店开房的,否则苍浩能怀疑我吗。再说了,投靠张培顺,当初也是你的注意……”

“我是让你开房了,可让你告诉别人了吗?”小娜勃然大怒,转身离去,再不理会周大宇。

之后几天的时间里,小娜一点音信都没有,也不接周大宇的电话。

直到一个小时前,小娜才主动给周大宇打了个电话,声音冰冷的说了一句:“我考虑过了,这件事情一出,你以后再地产圈就很难混了。我现在正在创业,日子过得本来就很难,希望有个男人能帮我分担压力,实在没有精力照顾你。”

“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分手吧,祝你好运!”说罢,小娜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把周大宇拖进了黑名单。

人家是爱情事业春暖花开,自己落个爱情事业鸡飞蛋打,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就是想多赚点钱,结果被苍浩暴打一顿不说,工作也没了。周大宇想起古人有云:“钱难挣,屎难吃。”

一时间,周大宇的世界崩塌了,几乎有了轻生的念头。

冷静了一会,他意识到,小娜说的没错,自己参与的这些事一旦传出去,没有任何一家地产公司会聘用自己。

因为自己揭穿了圈子里的潜规则,其实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人家反戈一击,自己这边完全惨败。

想来想去,周大宇觉得只有一个人能帮自己,那就是张培顺,毕竟自己落到今天的地步,张培顺也有责任。

于是他一直暗中跟着张培顺,见张培顺下班后去了一家饭店,就一直耐心等在外面。

到了晚上十点来钟,张培顺才从饭店出来,同行还有几个人,一个个都是醉醺醺的。

周大宇本来想跟张培顺单独谈谈,但张培顺握着这些人的手就不撒开了,也不知道聊些什么,反正热络得很。

最后,周大宇实在没有耐心了,快步走了过去:“张主管……哦,不,张总……”

张培顺看到周大宇就是一愣:“怎么是你?”

“张总……”周大宇哭丧着脸道:“我工作没了,苍浩把我给炒了,你可不能不管我……”

“我靠!”张培顺听到这话就火大:“你不说还好,要说这事咱俩得好好唠唠,你说苍浩用古玩洗钱,我让我朋友去查了!结果古玩是真的,你知不知道我朋友怎么骂我的,认为我耍他,跟我断绝了来往,我这损失大了去了!”

“我哪知道苍浩把事情搞的虚虚实实!”

“你干什么吃的?我给你那么多钱,就为让你提供假消息?”张培顺圆瞪双眼看着周大宇:“我告诉你,周大宇,没有金刚钻你别揽瓷器活,没有金箍棒你就别穿小豹纹!你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到主动送上门来了!”

“不管怎么说,张总,我可是尽心尽力给你办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你别跟我说这个!”张培顺用力一挥手:“给你那笔钱,我也不要了,就当是打麻将点了个炮!你赶紧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有多远滚多远!”

周大宇眼睛布满血丝:“我是因为你才落到这个地步的,你竟然不管我?”

“你让我怎么管?把你弄回公司工作?”张培顺哈哈大笑起来:“我倒是可以这么做,问题是你已经没利用价值了!”

周大宇颤声问道:“原来你一直在利用我?”

“人活于世,就是互相利用,你不也是在利用我吗,否则你管我要钱干什么!”张培顺轻声一声,非常不屑的道:“你特么要是愿意跟我搞基,我对你还没兴趣呢!”

周大宇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张培顺我艹尼玛!”

“敢跟我动手!”张培顺马上迎了上去,不过,周大宇虽然身子弱,对付张培顺却还不在话下。

周大宇一记右勾拳,张培顺没躲开,一颗后槽牙光荣下岗。

“我艹……”张培顺抬脚踢向周大宇的肚子,却被周大宇抱住了腿,用力往后一拽,结果张培顺一百八十度劈叉坐到了地上,随着“撕拉”一声,裤子也开档了。

情急之下,张培顺也没了套路,索性用指甲去挠周大宇。

周大宇当然不让,抓住张培顺的手,张嘴就咬。

两个人撕扯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掏裆挖眼各种手段全用上了。

周大宇是一个人来的,张培顺却有很多朋友,这些朋友看着两个人如同农村老娘们一般的表现,当时全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他们才回过神来,急忙把两个人拉开,然后冲着周大宇一阵拳打脚踢。

只是他们喝了太多的酒,有的人一拳打出去,还没等碰到周大宇,自己先把晚饭全吐出来了。

不过,周大宇仍然很狼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全是灰土和血渍。

“滚!让他滚!”张培顺嘶哑着嗓子喊道:“再出现在我面前,活活打死!”

张培顺的朋友抬起周大宇,一用力,把周大宇扔到了草丛里。

周大宇躺在那里,浑身疼痛,不住的哼哼着。

路人以为是酒鬼,也没理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大宇感觉疼痛好了许多,踉跄着脚步回了自己租住的地方。

就在租住屋楼下,停着一辆帕萨特,看到周大宇走过来,邹峰从车上下来了:“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邹市长?”周大宇一愣:“你找我?”

“是啊。”邹峰为笑着点点头:“你的情况呢,我多少听说了一些,深表同情。”

周大宇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怆然一笑:“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邹峰缓缓摇了摇头:“你我之间没有利害冲突,我不是猫,你更不是鼠。”

“我……”周大宇听到这话,倏地一愣,觉得邹峰说的没错,自己遇到的所有这些确实跟邹峰无关。

“毕竟我们也有一面之缘,所以知道了你的事情,我过来看看你。”说到这里,邹峰长叹了一口气:“我觉得苍浩这一次做得太不地道了!”

周大宇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我不过就是把一些事告诉了张培顺,他竟然这么对我,枉我们还是兄弟!”

“他做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利用古玩洗钱……”周大宇撇了撇嘴:“警察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假古玩竟然变成真的了!”

邹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

周大宇警惕的打量着邹峰:“你不会也是想利用我做什么吧?”

“你看你说的。”邹峰呵呵笑了笑,拿出两摞钱递到周大宇的手里:“我这人就是喜欢交朋友,无论贫富贵贱,也从没想过利用朋友做些什么。我邹峰年纪轻轻,能坐到今天的位子上,靠的正是广结善缘。”

周大宇看着钱愣住了:“你这是……”

“我知道你当下比较困难,这点钱拿来应急,将来有钱你就还我,没有的话就算了。”邹峰这话说的很大度,也给周大宇留了面子,随后他道了声:“再见”就乘车离开了,果真没对周大宇提出任何要求。

再说苍浩,早晨到公司上班,发现同事们拿着报纸热烈的讨论着什么。

苍浩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是这样的,报纸上说,即日开始,全市将展开全面打黑。”吴朝辉摇了摇头,又道:“看来之前的扫黄和打黑都只是序幕!”

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看来真正的戏码来了!”

刘亚南也说了一句:“我们刚才在讨论,邹峰这种雷霆手段,到底对不对!”

吴朝辉马上表明态度:“只要能打掉黑帮就是好的,我不理解,怎么就不对了呢?”

杨倩倩过来送文件,听到这些,也参与了讨论:“以前,我们女孩子去关外的地方,都不敢带项链,唯恐被飞车党抢走。现在治安好多了,不管带什么项链,都可以大摇大摆去任何地方。”

“我倒觉得邹峰的手段太极端了。”刘亚南一个劲的摇头:“我前几天跟朋友吃饭,听说最近抓了很多人,有的确实该抓,但有的其实没证据,只是怀疑。不按程序办事,这怎么能行呢?!”

就像是为了印证大家的讨论,外面很快传来警笛声,片刻后,渐行渐远,不知道开去了什么地方。

苍浩正要说话,手机响了,是高雪轩发来的短信,内容非常简短,只是一个地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