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鸠占鹊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在做最后的努力:“你听我说,这不是我耿直与否,也不是我好客与否,而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我一女孩子都准备好了,你还有什么不能准备的?”

苍浩呆呆的看着井悦然,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或许管井悦然要房租是个好办法。

“哎呀……”井悦然看着苍浩,突然抬起手捂住小腹:“我肚肚痛……”

“太好了。”苍浩强忍着喜悦,提出:“我送你去医院。”

“不是那个了……是那个啦……”

苍浩糊涂了:“哪个是哪个?”

“我是来那个了……”

“什么?”

井悦然轻叹了一口气:“我大姨妈来了。”

“哦。”苍浩木讷的点点头:“最近车票不太好买吧?”

“我是说,我来例假了,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井悦然有点火了:“赶紧去帮我买卫生巾!”

“你说什么?”苍浩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让我,去给你买卫生巾?”

“喂,你知不知道这是多私密的事情,很多人想帮我去买还没机会呢!”

“我求求你,把这个机会留给别人吧,不能让我一个人独占了。”苍浩哭丧着脸说道:“我现在送你回去吧。”

“喂,我上你家做客,现在肚子疼得厉害,你不帮忙也就罢了,还要一脚把我踢出去?”井悦然捂着肚子,一个劲的唉声叹气:“什么人啊这是!”

“我……”

“我跟你讲,我有点痛经的毛病,你让我折腾来折腾去,搞不好身体会落下病的。”井悦然说着,脸色竟然真变得有些苍白了。

“那好吧,你休息一下,我……”

还没等苍浩说出自己要干什么,井悦然马上道:“我让你帮我买卫生巾,你要是再不帮我买,要是弄得你家沙发上全是血,你可不要怪我!”

“你……”苍浩突然间发现,平日里在公司高不可攀的白富美,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换句话说,丫的就是个女无赖。

“我怎么样?”井悦然狡黠的眨了眨眼睛:“你要有男人风度,也要尽地主之谊!”

苍浩张嘴说了一个字:“艹!”

井悦然一点都不恼怒,可怜巴巴的道:“你就算是想艹我,也得等我完事再说。”

苍浩听到这话,愣在了当场:“其实……可以走后门吗!”

“滚!”这一次,井悦然还真怒了,拿起一个靠垫用力砸向了苍浩。

苍浩确实有点担心会在沙发上留下一摊血迹,虽然说自己这辈子没少见到血,但这种从特定器官产生血和其他血不一样,苍浩过去还真没见过。

万般无奈,苍浩只好出门左转,去了小区服务中心的超市。

卖货的是个笑容可掬的女孩:“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苍浩嘟囔了一句:“无声金……”

女孩没听懂:“什么?”

“就是……”苍浩硬挤出一丝笑容:“就是你们女孩子,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需要那个啥……”

女孩依然笑容可掬:“哪个啥?”

深吸了一口气,苍浩鼓足了最大的勇气:“我要买卫生巾?”

“请问是您自己用吗?”

“你有病啊?”苍浩圆瞪双眼:“我自己用那玩意干什么,当然是帮别人买的!”

“哦。”女孩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这边来,我帮您挑选。”

苍浩本来以为,男人买卫生巾是个非常尴尬的事情,却不知道其实很常见。

这年头,很多男人对女人关怀备至,恨不得连拉屎都代劳了。就比如周大宇,对卫生巾的了解程度,远远超过小娜。

只不过,刚才苍浩那句“你有病”却惹火了女孩,女孩把苍浩带到货架前,高声问道:“请问,你要夜用型,还是日用型?”

“一样来一包。”苍浩急忙道:“你小点声。”

女孩好像根本没听到苍浩的话:“我们这里还有超薄型,加长型,带护翼的……你要哪种?”

“你能不能小点声?”

女孩的声音依然很高:“先生,我建议您考虑环保和健康,这一款卫生巾无荧光剂,采用可降解材料制作,戴上以后非常舒服的,您可以试一下!”

苍浩哭笑不得:“我试这个干什么?”

“还有,先生,您是不是替别人买的?”

“你觉得我用的上这东西吗?”

“那我不知道您给多大年纪的人买,如果是年轻漂亮的女孩,我向您推荐六度空间这个牌子。包装漂亮时尚,卫生巾表面有印花工艺,很受年轻女孩的欢迎啊。”女孩诡笑看着苍浩,说道:“如果是中老年妇女的话,普通卫生巾就可以了!”

整个服务中心的人,全都向苍浩这边看过来,搞得苍浩很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样来一包,别废话,赶紧给我打包……”

苍浩拎着一大堆卫生巾回到家,井悦然看在眼里,却有些不满:“怎么买这么多,我一年都用不了。”

“你要是不需要,我就自己用了。”

“你自己怎么用?”

苍浩随口道:“我有痔疮。”

井悦然当真了:“是吗,那真可怜。”

“我胡说的。”苍浩长呼了一口气:“大姐,没事了吧,没事的话……”

“我困了。”井悦然打了一个哈欠:“客房在哪,我直接去睡了,晚饭不用叫我。”

苍浩只好把井悦然带去客房,如果是平常,或许苍浩会想方设法半夜敲门溜进去看看,当然苍浩的目的只是为了确定井悦然是否安全,不会因为什么事情寻短见。

不是偷窥,绝对不是偷窥,反正苍浩是会这么解释的。

可苍浩被卫生巾的事情搞得非常狼狈,根本没这个心思,同样没吃饭,回房休息了。

早晨起床后,苍浩拖沓着脚步来到餐厅,发现井悦然已经等在这里了:“早餐吃什么?”

“你没做饭?”

“我是客人,你好意思让我做饭?”

其实苍浩好意思,可看井悦然这样子,平日里肯定是不干家务的主。

没办法,苍浩只有自己忙活起来,井悦然则坐在旁边化妆。

苍浩做的是三明治,一层又一层的往面包里加东西,井悦然则一层又一层的往脸上抹东西。

最后,井悦然脸上抹的各种化妆品,层数比三明治还要多。

苍浩把东西端给了井悦然:“吃吧。”

早晨很简单,是西式的,味道不错,井悦然一个劲点头:“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手艺!”

苍浩有气无力的道:“我只会做这几样。”

“不会别的了?”

“嗯。”苍浩厨艺确实不错,可确实只会做很少的东西,这是当年行军打仗养成的习惯,不管做什么吃的都要简单快捷。

吃过了早餐,井悦然开车载苍浩去上班,井悦然去公关部之前,非常亲切的对苍浩说了一句:“晚上等我哈!”

苍浩懒得理会,回了市场部,刚进门,众人就纷纷问:“井总昨天是不是住在你那里?”

“苍井恋到底是不是真的?”

“昨晚过的xiaohun吗?

“闭嘴。”苍浩铁青着脸道:“上班时间,都不用工作吗,在这里传八卦!”

众人不敢再出声了,苍浩盘算着,自己这几天干脆别来公司,躲在拆迁指挥部,让井悦然根本找不到自己。

没想到,夏明琪来送文件,直接告诉苍浩道:“曹总刚才吩咐,最近一周时间,你就不要去拆迁指挥部了,反正那边工作已经步入正轨!”

苍浩傻住了:“为什么?”

“公司不是要上市吗,岭南证券要对所有高管进行尽职调查,你当然也在其中。”夏明琪看着苍浩,表情古怪的道:“苍总吩咐,你就正常上下班,有需要你的工作自然会通知你!”

“好吧……”苍浩脸色惨白,搞不明白井悦然运气这么这么好,或者说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对了,我听说……”夏明琪转了转眼珠,怪笑着问道:“井总昨天住你那里了?”

苍浩的脸色由白转红:“连你都听说了?”

“是啊。”夏明琪轻哼一声:“别说,你们两个进展挺快啊,转眼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苍浩的脸色又变成铁青:“不是我们进展得快,而是八卦传得太快!”

“祝你们幸福哈。”夏明琪说着,有意无意摆弄了一下那件铁龙生头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暗示什么,随后扭着肥嫩的屁股离开了。

市场部的人面面相觑,想开苍浩的玩笑又不敢,想深挖同样不敢。

倒是吕嘉琦说了一句:“夏秘书是不是吃醋了?”

“你!闭嘴!”苍浩等着吕嘉琦,额头青筋暴起:“你是不是还没擦地呢?你要是继续玩忽职守,别说我告诉你爷爷!”

吕嘉琦撇了撇嘴,转身离开了,不过还是没去擦地。

就在这个时候,吴朝辉看着报纸说了一句话,让整个办公室的气氛为之一变:“南德地产的老总被抓起来了!”

南德地产是广厦赫赫有名的地产企业,规模要比曹氏地产大很多,只是历史没有那么悠久。

报纸上说,南德地产老总勾结**,侵吞国有土地,而且建筑质量极差,扰乱市场正常经营秩序,已经被正式立案侦查。

报道里还提到了一些具体事例,曹氏地产这边多少也听说过,南德地产曾有一块地缺乏合法手续,却直接盖起了楼盘。

很多人在那里买了房子后发现,由于房产商手续不完备,根本办不下来产权证,于是就在小区门前抗议。

当时南德地产东用**力量,对购房者进行殴打,伤了许多人。

虽然有人报警,却也不了了之。

类似的事例其实还有很多,算是房产业的一种潜规则,只是直到今天才被捅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