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合租?情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天地产只是广厦一家中等规模的地产企业,排名勉强能挤进前二十。

惩治海天地产本身倒没什么,但发生在南德地产之后,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曹雅茹看着邹峰,缓缓问了一句:“你到底要干什么?”

“全面打黑。”邹峰果断回答道:“我知道,社会上对我的作法有很多争议,但我认定是对的就要做到底。这一点,我和苍浩的观点不同,苍浩认为黑暗中自有公正,我则是要把公正带到黑暗中。”

“苍浩?”曹雅茹愣住了:“你们两个怎么碰见了?”

“哦,偶然遇见,随便探讨了一下。”咳嗽两声,邹峰岔开话题:“你自己刚才也说了,过去的临海路是市民休闲的好地方,这些年却渐渐被**垄断,成了宰客的地方。正是我大力打击,才扭转了这股不良歪风,现在任何人都可以放心来临海路消费,再不用担心被宰!”

“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曹雅茹缓缓摇了摇头:“我不关心临海路如何,只关心这个行业,因为会影响到我的公司!”

“好吧,那我不怕老实告诉你,不是没有人举报说曹氏地产涉黑。”顿了顿,邹峰强调道:“尤其是棚户区拆迁项目上!”

曹雅茹冷冷一笑:“然后呢?”

“然后我把举报挡了回去。”叹了一口气,邹峰缓缓说道:“希望你明白,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

“别!用不着!”曹雅茹马上摇摇头:“涉黑这事,我曹雅茹问心无愧,谁惹出来的麻烦到时谁自己摆平!”

“可曹氏地产毕竟是你的企业,出了麻烦总归对你不好!”

“谢谢你的好心了,只不过嘛……”曹雅茹看着邹峰,似笑非笑的道:“你能因为我们两个人的交情,就把举报给挡了回去,说明你也不是铁面无私吗!”

“世上没有真正铁面无私的人,至少我不相信有,历史上的海瑞倒可以做到,所以这种人不该存在人间。”喝了一口酒,邹峰凛然道:“我有自己的做事原则,我不被世俗定见束缚手脚,我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这就足够了!”

“好,抛开曹氏地产的事情不谈,至少你打黑所动用的这些手段,我曹雅茹实在不敢苟同!”

“做非比寻常之事,自然要用非比寻常之手段,碍于常规的话就不会有任何成绩,否则广厦不会一乱这么多年!”一摊双手,邹峰颇为自得的道:“现实证明了我的做法是正确的!”

“没错,广厦治安确实得到扭转,但你的作法带来的是长远的危害。没有约束的权力是可怕的,所以不管任何事情,手段正确至关重要。”深吸了一口气,曹雅茹义正词严的道:“今天,你可以打着结果正确的旗号,去使用错误的手段。明天,你就可以用错误的手段,去制造错误的结果。”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些,我们求同存异,OK?”不等曹雅茹回答,邹峰接着道:“我现在想说的是我们两个……”

“我们两个有什么好说的?”

“我对你是什么心思,难道你还不明白?”

“我一直拿你当朋友。”曹雅茹当然明白邹峰的心思,却只能装作不明白:“对不起,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事,我得马上回去了,谢谢你的晚餐!”

说罢,曹雅茹起身离去,只留给邹峰一道靓丽的背影。

星期六早晨。

苍浩一边打着哈欠,拖沓着脚步来到餐厅,发现井悦然已经等在这里了。

这一次,井悦然没化妆,而是在拆快递包装。

苍浩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东西?”

“我在淘宝上买的东西。”井悦然拆开快递,里面全是各种零食。

苍浩非常惊讶:“你在淘宝上买东西,都留我这里的地址了?”

“对啊,我住你这里,不留你的地址留谁的?”井悦然懒洋洋的吩咐:“赶紧做早饭吧!”

“你是不是有点过了?”苍浩终于忍不住了:“你住在我家里也就罢了,还天天逼着我给你做饭吃,我要是把你给睡了也行,可我跟你只是普通同事关系,你没必要这么慷我之慨吧?”

“你……”井悦然看着苍浩,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我遇到点事情,在你家里借住几天,你要是不欢迎……”

井悦然说着,就要起身离去。

苍浩最怕看到女人流泪,只好拦住:“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到底哪个意思?”井悦然哽咽着道:“你要是不欢迎我,我就走,大不了露宿街头!”

“没有,我很欢迎你住下来,正好给我做个伴,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苍浩非常无奈的解释:“其实我的意思是……我真的不想做饭了,你要是饿了就自己买点吃的吧,平时我自己都是随便对付几口。”

“其实吧……”井悦然嘿嘿一笑:“我已经给你做了早餐,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你来了就对人家这么凶!”

“有早餐吃?”苍浩一愣,突然心头感到一阵温馨,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可不就是在早晨的时候,能有心爱的人送来热腾腾的早餐吗。

“来喽。”井悦然转身回到厨房,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回来了,看起来卖相还真不错。

“谢谢。”苍浩颇有些感动,同时发现井悦然的泪水已经不知所踪,这女人简直就是演技派,眼泪说来就来,说没就没。刚才那眼泪,仅只是为了让自己把她留下来。

“好了,赶紧吃吧。”井悦然站在旁边看着:“不许说不好听的话,必须夸奖我,听到没!”

苍浩还真不饿,可人家都做好了,自己当然乐的享受。

一边吃着,苍浩一边赞叹:“这面条……哦,鸡蛋面是吧,真好吃啊,是我吃过最好的鸡蛋面……”

“真的吗?”

“真的!”苍浩愁眉苦脸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悦然啊,麻烦你以后zuoji蛋面的时候,少放点鸡蛋壳……我肠胃不太好,消化不了!”

说着,苍浩往桌上吐了一大堆鸡蛋壳,也不知道井悦然之前有没有洗过,反正苍浩是不敢去想“鸡蛋”这种物体是从鸡身上的哪个器官出来的。

井悦然笑着点点头:“好滴!”

“对了……”苍浩瞥了一眼井悦然,试探着问道:“你刚才说,你家里有点事情,所以才要来借住?”

“啊?”井悦然故作糊涂:“我说过这话吗?我怎么不记得?”

看起来井悦然是不打算说了,苍浩也懒得问,只是盘算着什么时候能把井悦然送走。

吃过了鸡蛋面,苍浩伸了一个懒腰:“我要去上班了!”

“今天周六。”

“我这几天不是在公司尽职调查吗,拆迁指挥部那边的工作耽误了,我只有周末过去处理一下。”苍浩笑了笑:“晚上等我回来吃饭!”

两个人看起来好像很温馨,有点合租情缘的意思,只是井悦然这个房客根本不掏房租,两个人之间也没有情。

不过,苍浩其实根本没去工作,只是不想在家待着罢了。

跟美女同住一屋,讨不到任何便宜不说,还被当佣人支使来支使去,这种滋味可不好受,苍浩只有眼不见心不烦。

苍浩也不知道该去哪,只好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着,也就在这个时候,丁晓红的电话打了过来。

也不用丁晓红问什么,苍浩直接就道:“最近姚军辉没什么举动,我没任何情报可以提供!”

“哦。”丁晓红的心思根本不在姚军辉身上,问了一句:“你在哪呢?”

“逛街呢!”

“逛街?”丁晓红眼珠一转:“正好,我也要去逛街,你等我,我过去找你!”

苍浩实在不想见到丁晓红,可对丁晓红带来的紧窄舒爽又很难忘,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索性就答应了。

苍浩说了一个地址,过了足足一个小时,丁晓红才开着宝马来了:“上车!”

苍浩坐到副驾驶上:“去哪?”

“我一个朋友去秀湖路的LV专卖店工作了,能内部价拿到限量版,我过去血拼!”

苍浩随口道:“你倒是挺有钱的吗。”

“不是我挺有钱,而是你挺有钱!”

苍浩没明白:“什么意思?”

“跟我出去逛街,你好意思让我买单吗?”

“什么?”苍浩终于明白了:“你找我出来逛街,就是让我给你买单?”

“不然怎么样?”丁晓红乜斜了一眼苍浩,理直气壮的道:“说起来,咱们两个也有肌肤之亲了,你还没送过任何东西给我呢!”

“可我又不是你干爹……”

丁晓红打断了苍浩的话:“你白白在老子身上占便宜了?!”

“可是……”

“没有可是。”丁晓红重重哼了一声:“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我哄高兴了,我就把咱俩的事情告诉我干爹!”

姚军辉已然把丁晓红送给苍浩免费白玩了,苍浩现在还真不怕丁晓红把事情说出去,但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否则会影响到后续很多事情。

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可我没钱啊……”

苍浩的隐忍,让丁晓红自以为拿住了苍浩的短处,马上又把姚军辉抬了出来:“得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拆迁的勾当,你这个总经理要是连几万块都拿不出来,我看我得劝我干爹赶紧换个亲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