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如此复杂/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林没回答廖家珺的问题,只是说道:“我今晚找你出来是想告诉你,邹峰的真实面目已经逐渐暴露,暂且不谈其他,这个人独断专行。谁要是忤逆了他的意思,他肯定要下黑手除掉!”

廖家珺恨恨地咬了咬牙:“看出来了!”

“事到如今,整个广厦警局,没几个人值得我信任……”说到这里,郭林苦笑着摇摇头:“邹峰日渐势大,我随便说点什么,可能只是转身的功夫就传到他那里。但廖家珺你不一样,虽然我们过去没太多接触,但我对你这个人一直都有耳闻,我相信你的人品和正直!”

廖家珺深深的点了点头:“谢谢。”

“我知道,你家里很有势力,但远水救不了近火。”郭林又是缓缓摇了摇头:“以你的性子,早晚会跟邹峰发生正面冲突,我劝你提早做好准备。”

“谢谢提醒。”廖家珺虽然性子暴躁,却不代表没有政治敏感性,否则也不会成为队长。她知道,今天郭林此行是为了争取盟友,他现在广厦警界是孤军奋战,能多一个人支持总是好的。

虽然说,廖家珺的级别往多说也就是个中层干部,不过郭林看上了廖家珺的背景。

而对廖家珺自己来说,与郭林结盟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这座城市眼下波云诡谲,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凡正直一些的人只能抱团取暖。

“邹峰啊……”郭林不住的摇着头:“我现在非常后悔,当初不应该站队他那,从孙勇的案子开始我一直错到现在……”

“说句郭局长可能不爱听的话,其实当时你怎么站队,并不重要!”

郭林先是一愣,随后无奈的笑了:“一点都没错……”

“邹峰已经获得了李正伦的支持,而李正伦是个实权人物,加上邹峰的头脑和手腕,扳倒孙勇一点都不是问题。”说到这里,廖家珺苦笑起来:“对孙勇充当黑社会保护伞,我早就有耳闻,我对这个人也一直有些不满,但现在看起来孙勇还算是不错,至少行事风格比邹峰磊落多了!”

“孙勇跟谁有矛盾,会当面破口大骂,但骂过之后也就算了……”深吸了一口气,郭林心有余悸的道:“这个邹峰可是不得了,竟然用出这种手段来!”

“我也很不认同他的手段!”

“我现在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至于廖队你……对了,你最近在忙什么?”

“两头跑。”廖家珺一摊双手:“一边是机场凶案,另一边是红魔现身,哪边有线索就跟哪边!”

“不对啊,抓捕红魔是禁毒支队的工作,怎么落到刑事侦查局头上了?”

“我也不太明白,李正伦交代这么做,我就只好听命!”

“有文章。”事到如今,郭林只会摇头了:“你要多加小心。”

“我会的。”

“李正伦是老刑警出身,从参加工作开始是刑警,后来当上局长还是管刑警工作。像他这种人有一个性格特点,就是对自己的任务绝不怀疑。”郭林点上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邹峰让他当亲信,肯定是经过慎重选择的,而他又是你的直接上级,想搞点什么事情整一下你简直太容易了!”

廖家珺不想太多谈及自己的工作,突然想起刚才郭林的一句话:“对了,你说有高人保护你?”

“这个人你应该很熟,是苍浩,我的老同学介绍给我的!”

“哦。”廖家珺本来很担心郭林的安全,得知苍浩已经出手就放心了许多:“如果这场战争,发展成苍浩和邹峰之间,那可会相当有看头!”

“话说这个苍浩到底是什么人,听说他在国外有很复杂的经历?”

“这个你还是去问他本人吧。”廖家珺不愿谈及别人的私事,岔开话题问道:“邹峰野心太大,你还有其他消息吗?”

“有两个,一是邹峰这段时间在京城的活动很有成效,铁定要坐上警局局长的位子;二是邹峰好像对曹氏地产的曹雅茹很有兴趣,经常约曹雅茹出来吃饭……”轻哼一声,郭林缓缓说道:“根据我了解,这一次邹峰为了坐上局长的位子,前后大几百万已经投进去了。他是不是真喜欢曹雅茹,我不知道,但他家就已经够有钱的了,如果再加上曹雅茹家族的财力,以后在仕途上还不是平步青云?!”

“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廖家珺觉得郭林的这个分析一点都没错,或许邹峰对曹雅茹的追求正是基于这种现实考虑。不过,男女之间的事情,外人实在说不好,也很难插手做什么。

郭林显然不是这么想:“我觉得当下应该阻止曹雅茹跟邹峰在一起!”

“我对曹雅茹不了解,你还是去问问苍浩吧,毕竟那是他老板。”摇了摇头,廖家珺有点费解的道:“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严月蓉会有什么反应!”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严月蓉的挂职锻炼快结束了,估计过段时间就会回广厦来!”

“真是好戏连台啊……”廖家珺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去:“进入警队这些年来,我专心工作,专心办案,却从不知道原来政治是如此的复杂……我要感谢邹峰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不知道你听说没有……”咽了口唾沫,郭林急急的道:“最近市里发生好几起枪案,死了不少人,但没立案,媒体上也没报道,有人把这些案子给压了下来!”

“我怎么没听说?”廖家珺非常惊讶:“这种枪案应该是刑事侦查局负责,可从来没人提起过,局里也没侦办!”

“我寻思过,有本事把这么多命案压下来的人,只有邹峰了。”

“我觉得也是。”思忖片刻,廖家珺缓缓说道:“如果是邹峰把这些案子压下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不希望这些死者的真实身份曝光!”

“从机场凶案到几起黑帮火拼,都是邹峰暗中策划的,这些都意味着邹峰需要有人来执行……”重重哼了一声,郭林庆幸的道:“也不知道是谁行侠仗义,把邹峰的狗腿子全干掉了!”

廖家珺马上猜到,有可能是苍浩干的,不过没说出来。

又聊了几句,郭林告辞了,廖家珺则回了自己的家。

第二天是星期日,尽管是休息日,廖家珺却不休息,而是赶回刑事侦查局继续处理案卷。

尽管明知道破案遥遥无期,可廖家珺还是不放弃希望,尽量从案卷中寻找蛛丝马迹。

真相已经很清楚了,机场凶案就是邹峰干的,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案子不可能真正侦破。廖家珺之所以不放弃,是寄希望于找到足够的证据,将来能用来扳倒邹峰。

一天的工作刚刚开始,让廖家珺吃了一惊的是,已经有一个人等在自己办公室了,正是邹峰。

“邹市长有什么吩咐?”廖家珺勉为其难的笑了笑,她毕竟是一个直性子姑娘,不会对别人装出好感。

“我刚好过来检视一下工作,想起了你,就过来看看。”

“不知道一普通刑警有什么值得邹市长费心的。”廖家珺一直觉得,邹峰不会注意到自己,现在看起来错了,可能郭林的判断会提早发生。

“有一件事情你是不知道的……”呵呵一笑,邹峰缓缓说道:“我在英伦留学的时候,有一次去马来西亚度假,跟当地几个朋友玩。当时朋友将令尊引荐给我,虽然只有短短一面,但令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廖家珺一愣:“你见过我爸?”

“令尊做人话不多,但每一句都深刻入骨,对我这种年轻人有很大的启发。”又是一笑,邹峰缓缓说道:“我觉得他的女儿也差不了!”

廖家珺脸色有些尴尬:“谢谢夸奖。”

“本来,我很想再去拜访令尊,不过官身不自由,恐怕很难有机会了。”叹了一口气,邹峰很认真的道:“请替我向令尊问好!”

廖家珺的父亲平常应酬很多,作为一方显赫,认识邹峰这么个富二代倒也正常。只是,廖家珺从不跟家里提起自己的工作,所以也不知道邹峰原来认识父亲,结果眼下被搞得非常被动:“以后……会有机会的。”

“我这次来还是想告诉你,我对你的工作作风素有耳闻,虽然说不免暴力了一些……”邹峰说到这里,冲着廖家珺挑起大拇指:“但我却很欣赏!”

廖家珺又是一怔:“欣赏?”

“做非常之事,就要用非常之手段,不能被常规手段束缚手脚!”邹峰说着,站起身来:“希望你能好好工作,我非常看好你的前途!”

“谢谢邹市长。”

“我先回去了,如果你遇到什么问题,是我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不吝开口。”邹峰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再见!”

“再见。”廖家珺送走了邹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郭林的担忧并没有兑现。看起来,邹峰比郭林预计的更加聪明,这一次邹峰来是要拉拢自己。

同一时间,在苍浩的别墅,苍浩踉跄着脚步来到餐厅,坐在那里发傻。

昨晚洪妙雪非礼井悦然,倒也是让苍浩开了眼界,这类事情过去只是听说,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亲眼看到。

结果苍浩一夜都没睡好,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起床后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马上的,洪妙雪出来了,已经穿好衣服洗漱完毕,看起来精神头十足,比昨天更开心:“早啊。”

“早……”苍浩说着,打量了一眼洪妙雪的胸部,虽然说像两个青涩的苹果,不过弹性和形状都是上乘。

洪妙雪诡笑两声:“昨晚……你都干什么了?”

苍浩面无表情:“没干什么啊,为什么这么问?”

“没事,就是问问……”看起来,洪妙雪是有点担心,昨晚的事被苍浩看见了。不过苍浩太淡定了,洪妙雪没觉察到什么异样,于是笑着道:“我们两个美女住在你家,怕你有什么不轨的企图!”

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不轨没关系,就怕出轨,然后又被撞到。”

“不管怎么说吧,昨天玩的真开心。”

“我也开心……”苍浩点点头:“话说,你一整夜不回家,你家里人也不担心?”

“拜托,我都是成人了,有自己的生活和圈子。”撇了撇嘴,洪妙雪很无所谓的道:“我家里人很开明的,不会对我干涉太多!”

“是吗。”

“以后有空我会常来玩的。”

“什么?”苍浩吓了一跳,要是隔三差五给自己表演昨晚的精彩节目,自己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这可使不得!”

“看你这小气劲!”

“你怎么不请我去你家玩?”

“这个吗……”洪妙雪眼珠转了转:“咱们也认识了,以后就是朋友,我当然会请你去我们家玩的!”

苍浩对洪妙雪越来越好奇了:“具体什么时候?”

“不跟你说了。”洪妙雪看了一下时间,说道:“本来想请你吃饭的,不过我有事要去做,下次吧!”

苍浩觉得,有事其实是借口,洪妙雪就是不舍得花钱请大家吃早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