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浩哥你太坏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正在这卖力的气张培顺,病房门一开,曹雅茹进来了。

手下高管入院,曹雅茹作为最高领导,肯定要表示一下关怀。

她走进病房,看到苍浩也在,竟然没跟张培顺说话,而是质问起了苍浩“你怎么来了?”

“听说张总住院了,我过来探望一下……”苍浩干笑着道:“毕竟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

“你倒是好心啊。”曹雅茹表情怪异看着苍浩:“不是你干的吧,苍浩,真的不是你?”

“井总一直跟我在一起,可以作证,我是无辜的。”苍浩急忙举手做发誓状:“我不是那样人!”

“跟井总在一起……”曹雅茹耐人寻味的笑了笑:“看来你们两个感情发展迅速啊!”

“这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苍浩没料到,曹雅茹竟然会从这个角度发难,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否认苍井恋,抑或承认,似乎都不太妥当。

“你说说我想的是哪样?”没等苍浩回答,曹雅茹又道:“按说呢,公司员工的个人生活,我是不应该干涉的。很多企业明文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曹氏地产也没有类似的要求,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两个注意一下,不要在公司大庭广众之下就卿卿我我。”

苍浩感觉很委屈,摆明了井悦然是利用自己,可偏偏没办法解释:“不管怎么说,你相信不是我下黑手就好,我今天专程过来探望张总,是希望他早日康复!如果被我抓到主使者,一定把他脑瓜子削放屁了!”

“那我要替张总谢谢你了。”曹雅茹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你是不是挺忙,请回吧,这里有同事们就可以了。”

曹雅茹这是代替张培顺下了逐客令,苍浩没办法留下去,只得跟张培顺道了声:“再见。”

张培顺非常开心,因为曹雅茹教训了苍浩,是帮自己出了一口恶气。这样一来,他对苍浩倒也客气了许多,一个劲点头:“谢谢你能来。”

苍浩带着刘亚南多少有些狼狈地离开了病房,来到医院门前,苍浩掏出一根烟递给刘亚南,自己也点上了一根:“到底是什么人把张培顺给打了?”

刘亚南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大真不是你干的?”

“没有外人,我跟你说句实在的,我确实讨厌张培顺,不过我要是这么沉不住气,也就坐不到今天总经理的位子上。”

“我想也是。”刘亚南点点头:“这个张培顺必然得罪了很多人,可在这个时候把他给打了,大家一定会怀疑到你!”

苍浩叹了一口气:“是啊。”

“还有,你怎么戳了曹总的肺管子了,刚才说话每句都针对你。”

苍浩板着脸道:“不提这个。”

这个时候,一个身材不太高的小伙子,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颠颠的往医院这边跑来。

苍浩和刘亚南一起招呼了一声:“文小海!”

文小海是市场部的职员,也就是苍浩的手下,为人有点野心,但没什么背景。

看到苍浩和刘亚南,文小海一愣:“你们怎么在?”

苍浩随口问了一句:“你来医院干什么?”

文小海干笑两声:“我……来探望一个亲戚!”

“你这个亲戚叫张培顺吧?”

文小海一愣,倒是没否认,马上有些尴尬的承认了:“被浩哥看出来了……我听说张培顺被人打了,就过来看看。”

苍浩点点头:“哦。”

“浩哥你……不会生气吧?”

“我为什么生气?”苍浩呵呵一笑:“你知道吗,你已经来晚了,病房里到处都是咱们公司的人。”

“我知道,浩哥你跟张培顺不太对盘,你不会生气吧?”

“怎么说呢……”苍浩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挺理解的,作为普通打工仔,谁没点向上爬的决心。张培顺是管人事的,虽然不干人事,但他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大家的前途,所以借这个机会拉进一下关系是可以理解的。”

文小海松了一口气:“谢谢浩哥这么说!”

苍浩耸耸肩膀:“其实我也是来探望张培顺的!”

“是吗。”文小海眼珠转了转,一转身,把手里拎着的水果和营养品全丢进了垃圾筒。

苍浩有点意外:“你这是干什么?”

“浩哥把话说得这么实在,让我想明白了,跟浩哥混不会有错!”文小海轻描淡写的拍了拍手:“让张培顺去死吧!”

“你去探望张培顺,我真不会生气的。”苍浩笑了笑:“我没那么小气!”

“不行。”文小海一副一仆不侍二主的忠贞样子:“浩哥都跟我交心了,我还去讨好张培顺,那还是人吗?”

“今天,有一位高人跟我说了一句话,人生如戏,演戏都是给别人看。”吐了一个烟圈,苍浩很感慨的道:“真是至理名言啊!”

“浩哥的意思是……”

“该演戏还得演,既然你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苍浩淡然道:“如果张培顺足够信任你,没准你还能有机会帮我打听些消息出来!”

“可……东西我都扔了!”

“正是因为扔了,才要捡回来,原样给张培顺送过去!”

“我懂了。”文小海哈哈一笑:“浩哥你太坏了。”

文小海从垃圾桶里捡回那些东西,颠颠的去探望张培顺。

刘亚南还有事,也跟苍浩告辞了。

苍浩想到井悦然今天不在家,本来想回去休息一下,熟料却接到了不信禅师的电话:“浩哥,是我啊,我回来了。”

“擦,你比我大那么多,怎么还管我叫哥!”

“管你叫哥有肉吃。”不信禅师嘿嘿笑道:“怎么样,有没有生意关照?”

“你现在多林寺吗?”

“是啊。”

“我去一趟,见面再说。”挂断了不信禅师的电话,苍浩马上给罗霸道打了过去:“马上去多林寺。”

不信禅师出去云游,结果就是洗钱暂停下来,罗霸道也不知道苍浩是怎么想的,终日有些忐忑不安。

接到苍浩的电话,罗霸道急急忙忙赶去多林寺,跟苍浩会合之后直接去找不信禅师。

一段时间不见,不信禅师更胖了,皮肤也白了,不管怎么看,这个大白胖子都不像出家人。

罗霸道不住的摸着不信禅师的光头:“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好,过得非常好。”不信禅师笑呵呵的道:“每天游山玩水,吃饱喝足之后做个大保健,这日子,美啊!”

罗霸道对这种生活也是非常向往,不过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现在赶紧回来开工赚钱吧!”

不信禅师当即道:“全听浩哥吩咐!”

“假古玩,你可以继续做,不过……”苍浩没有不信禅师和罗霸道这么开心,很郑重的道:“近期到市场上去给我淘一批真古玩回来!”

“浩哥啊,这事可不是你想得这么简单……”不信禅师非常为难的道:“搞收藏,总是有人说,在什么地摊花很便宜的钱买到很贵的东西,换句话说是捡了大漏了。其实都是故事,地摊上想搞到好东西,几率不比中五百万彩票更高。如果真那么容易,我的日子能过的那么艰难吗,上次浩哥你碰上那件铁龙生实在是运气使然。”

“我没说要捡漏。”苍浩摇摇头:“就按照真品买,不怕多花钱,当然,价格能讲下来一些终归是好的。”

罗霸道狐疑的道:“虽然说,真品拿到市场上也能拍出高价,但这样一来洗钱成本可就高太多了!”

“没办法。”苍浩摇了摇头:“安全起见。”

“上一次经侦支队没找到任何证据,难道还会再来找麻烦?”

“凡是以防万一。”苍浩很郑重的道:“古玩洗钱事,眼下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前些日子我把周大宇踢走了。我们现在搞得这么大规模,一个不小心就会从预想不到的地方搞出麻烦,所以还是要谨慎点。”

“谨慎倒是对的,反正我怎么这都行。”罗霸道很小心的提醒道:“关键是你的说服曹氏地产那帮高管!”

苍浩沉重的点了点头:“没错。”

说来也巧,当天下午,姚军辉就在盛世荷园搞了个小聚会。

他有个朋友从法国带回来几瓶红酒,本意是想让大家品尝一下,可这也正好给苍浩提供了机会。

酒倒在杯子里,苍浩没喝,而是缓缓说了一句:“我建议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洗钱全部用真古玩!”

陈广龙当即就火了:“苍浩你又胡搞什么?”

苍浩冷冷一笑:“这是为了安全。”

“安全不应该有问题了吧。”张玉杰懒洋洋的道:“上一次,经侦支队什么都没查到,我倒觉得咱们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

“诸位,这些钱的数目太大了,任何人都有贪念。单不说别人,就张培顺和杨旭飞那里,会轻易罢手把这块肥肉送给我们?”事实上,苍浩最担心的是邹峰,不过当着这些人的面没必要说出来。否则他们一定会责怪苍浩,因为个人原因给大家添麻烦。

张玉杰和陈广龙互相看了一眼,没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