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这是最起码的契约精神/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棚户区拆迁,我们是冒了风险的,因为所有钱都把握在罗霸道的手里。如果罗霸道起了贪念,卷钱跑路也不是没可能。”顿了顿,苍浩又道:“不过罗霸道没这么做,而是全力配合我们把钱洗干净,归根到底有两个因素,一是罗霸道这个人做事很讲究;二是罗霸道心里很清楚,如果他真的这么干了,在座这些人就算追杀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不会放过他。”

陈广龙马上点点头:“没错!”

“我想说的是,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我们冒了太大风险,当然,付出是有所得的,我估计这一次大家拿到的钱是历次最多的,同时又是成本最低的!”

陈广龙又点点头:“也没错。”

“既然如此,我们不能冒更多的险。”苍浩抬手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眼下,如果走错一步,就满盘皆输!”

这一次,陈广龙没点头:“话虽这么说,但你要是在经侦支队查抄之前这么说,我肯定认同。现在经侦支队都有了教训了,见了咱们曹氏地产绕路走,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张玉杰帮腔道:“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苍总你做事倒是有水平,就这胆量实在不敢恭维。”

“二位,警察所接触过的各种案件,只怕是你们闻所未闻的。虽然上一次我们把经侦支队搞得很被动,但他们未必一定会放弃……”苍浩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道:“如果真的有人铁了心严查这个案子,我们该怎么办?”

陈广龙当即就道:“到时再想办法!”

“到时就来不及了!”苍浩越发觉得,陈广龙和张玉杰还真是贪得无厌,有点要钱不要命的架势。姚军辉领导着这么两个人竟然还一直没翻船,这不只是运气能解释的,不得不承认姚军辉做事确实有两下子。

“我说苍浩你怎么回事?”陈广龙对苍浩越来越不满了:“最近你总是唧唧歪歪的,似乎不是嫌给你那份太少了?”

“如果我嫌钱少,就会在一开始提出来,事情已经进行这么久了,我就必须认可先前的决定,这是最起码的契约精神。我们华夏人最欠缺的就是契约精神,往往是说了不算,算了不说。但在这个世界上,你缺乏契约精神一定会付出沉重代价,这个话题我不展开讨论,只希望这些代价不会落到我们头上。”喝了一口酒,苍浩悠然道:“接着说眼下的事,我实实在在是为了在座诸位考虑,不希望先前的努力付之一炬。”

陈广龙:“你这话说的倒是很动听,但我还是不太理解,你这样再三强调困难没有其他用意?”

“确实没有其他用意!”苍浩霍然站起,斩钉截铁的道:“你们相信我苍浩,让我来主管棚户区工程,那么就请你们信任到底!这段时间以来,几千万的钱已经通过古玩洗干净了,接下来的天雨楼项目可以正常运作!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做事还是尽量谨慎一些,至少等到天雨楼正式开门营业,再考虑其他!”

苍浩的态度异常强硬,房间里暂时没人说话,陈广龙和张玉杰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

“没错,古玩洗钱成本确实很低,到时我们收益水涨船高。但风险与收益成正比……”冷冷一笑,苍浩接着说道:“既没有风险,又保持高收益,诸位觉得天底下的便宜都能被自己给占了吗,只怕大家没那么好命吧?!”

张玉杰呲了呲牙;“你这话说的有点难听!”

“忠言逆耳。”苍浩乜斜了一眼张玉杰:“我可不想等到出事的那天,大家一切全都前功尽弃。既然这么多钱已经拿出来了,我看我们可以往外吐一些,就当求个平安了。”

姚军辉这时说话了:“我支持苍浩的提议!”

所有人的目光立即落到姚军辉身上,姚军辉缓缓说道:“我们都不是貔貅,不可能只吃不拉,适当的时候应该拿出来一点。”

苍浩马上点点头道:“我有两个建议,一是未来几次拍卖全部用真品古玩,二是大家拿点钱出来打点一下各路神仙,总是没有坏处的。”

姚军辉赞同:“好主意!”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苍浩的目光缓缓在房间里每个人的脸上掠过:“你们既然相信我苍浩,让我负责这么重要的工作,最好就把这份信任保持到底。古玩拍卖这事,我越来越不放心,如果你们坚持先前的作法,我希望你们另请高明,我苍浩退出!”

这话说得够重的,棚户区的工作自始始终都是苍浩负责,苍浩对情况的了解比任何人都清楚。

一旦苍浩撂挑子不干,就算陈广龙和张玉杰有更合适的人选,也难以马上接掌过来,至少这位新人跟苍浩之间的工作衔接肯定出问题。

做大事,最切忌的就是临阵换将,苍浩准确抓住了陈广龙和张玉杰的软肋。

陈广龙的语气马上软了下来:“苍总啊,我们只是内部讨论,你犯不上用辞职来要挟吧。”

“这可不是要挟。”苍浩缓缓的摇摇头:“而是我确实非常的担心,也不想再冒这个险,既然你们不认同,我就只好不玩了!”

陈广龙望了一眼姚军辉,而姚军辉依然是力挺苍浩:“我觉得苍总说的有道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我们选择了苍浩,理应信任到底。”顿了一下,姚军辉又对苍浩说道:“不过,陈总说的也没错,毕竟是内部讨论,求同存异吗。苍总用不着搞得辞职这么严重,我相信大家会理解你的一片苦心。”

“是啊。”张玉杰出来打圆场:“我相信能找到更好地方案。”

“我重复一下,最好的方案,就是我刚才说的办法。”苍浩毫不妥协的道:“这个没有商量的余地!”

苍浩自从加入了姚军辉的这个团队,一直都努力寻求各派之间的平衡,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旗帜鲜明的亮出自己的观点。

可能也正是因为苍浩第一次这么强硬,陈广龙和张玉杰反而强硬不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俩看着苍浩竟然感到一丝惧意。

苍浩冷冷的问道:“诸位还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苍总都这么说了……”寻思片刻,陈广龙让步了:“那就按照苍总说的办吧,姚总说的没错,既然选择了苍总,就要信任到底!”

苍浩叹了一口气,缓和了语气:“大家可以放心,等到这个风头过去,我们可以继续把假古玩拿出来!”

张玉杰耐人寻味的问了一句:“苍总啊,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不会是你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搞得有人要动曹氏地产,你才这样紧张吧?”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如果不是决定跟邹峰开战,苍浩也不会这般谨慎小心。

说起来,这帮子高管还真是人精,否则也坐不到今天的位子上,张玉杰一眼就看穿了事情的真相。

苍浩笑着反问:“你说呢?”

张玉杰呵呵一笑:“我怎么知道。”

姚军辉再一次出来力挺苍浩:“大家行走社会,肯定交了很多朋友,但也难免得罪一些人。我相信在座的多多少少都有些仇人,谁敢肯定这些仇人下手的时候会有原则?对你们个人,还是针对公司,对他们来说没差别!”

张玉杰马上质疑:“难道苍总在外面真有仇人?”

张玉杰都猜到的事情,姚军辉当然也看出来了,他没有帮苍浩否认:“这不是当前最重要的!”

“没错。”陈广龙深深点了一下头:“确实不是最重要的,既然苍浩是我们当中的一员,有人对付苍浩自然就是跟我们做对了!”

“这么说就对了嘛。”姚军辉笑吟吟的举起杯子:“工作都是一时的,友谊才是一世的,今后就算大家离开曹氏地产,也依然是一个小圈子里的人!来,让我们共同举杯,为我们这份友谊走一个!”

这次酒喝得很开心,陈广龙和张玉杰终于让步了,而苍浩既然能让他俩让步,在这个小圈子里的地位无疑又提升了许多。

苍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刚好井悦然也回来了。

井悦然身上带着一股酒气,看来也是没少喝酒。

苍浩想起昨晚的事情,有点担心井悦然会失身。

“对了,那个洪妙雪……”井悦然看到苍浩,没问别的,直接提起那个古怪的女孩:“今天联系你没有?”

“没有。”苍浩面无表情的摇摇头:“你问她干什么?”

“我觉得这个女孩有点怪异……”井悦然费解的道:“她喜欢打听别人的生活,对自己的生活却绝口不提,还有,她跟咱们不是很熟,可说在这里住就住,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

“你才反应过来啊……”苍浩叹了一口气,井悦然这位公关专家,也有反应慢的时候。

两个人是在门前说话的,也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苍浩打开门,发现外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米八十多的个头,长得倒是挺帅,就是有点油头粉面。

苍浩问了一句:“你找谁?”

这个男人越过苍浩的肩膀,刚好看到了井悦然,根本没理会苍浩,立即喊了一声:“悦然!我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