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井悦然的丈夫/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井悦然看到这个男人,先是一愣,随后冲苍浩喊了一声:“我不认识他!让他出去!让他滚!”

说罢,井悦然随着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塔塔”声,急匆匆跑回屋了。

这个男人一个劲嚷:“悦然,别走啊,我是文厚!厚啊,是厚来了,然你跟厚说句话啊!”

嚷着的同时,这个男人就要往别墅里冲,被苍浩用力推到外面:“你谁啊?”

“你又是谁啊?”男人这才注意到苍浩,上下打量着问道:“你为什么跟悦然住在一起?”

“我们是同事。”苍浩同样狐疑的打量着男人:“这位文厚同志,你跟井悦然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老公。”文厚同志气呼呼的道:“你说,为什么你跟悦然在一起,你给我老实说,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

“不是跟你说我俩是同事了吗。”苍浩用力摇摇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因为文厚同志这番话的信息量太大了。

井悦然是单身,至少公司的人是这样认为的,她一直以单身姿态示人。

可突然之间,休了一个月的假回来,井悦然竟然有老公了。

苍浩突然意识到,当时陈广龙的戏言是歪打正着,只怕井悦然真是回家结婚去了。

不过转念一想,苍浩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上次在高尔夫球场遇到井悦然,一副伤心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回家离婚去了。

苍浩一时搞不懂怎么回事,但无论如何,这是自己家,不能让文厚同志进来:“你给我出去!”

“我凭什么出去!”文厚同志跳着脚喊道:“这是悦然家,也就是我家,你凭什么撵我走!”

“什么悦然家?”苍浩火了:“你问问井悦然,她买得起这样的房子吗,这是我家!”

文厚同志愣住了:“那你为什么跟悦然住在一起?”

“等等,事情有点乱……”深吸了一口气,苍浩从头开始说了起来:“你突然杀到我家门前,说是井悦然的丈夫……这真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文厚同志拿出一个结婚证给苍浩看,上面赫然是井悦然跟他的合影,民政局的钢印清晰可见。

“一个证件能说明什么!”苍浩摆摆手:“满大街的小广告都能做这个……不过做结婚证的好像还真不太多!”

“那这个呢,也是假的?”文厚同志拿出手机点开相册,里面有很多张合影,都是井悦然跟他在一起。井悦然笑得很开心,洋溢着浅浅的幸福,看起来两个人还真像夫妻关系。

苍浩又摆摆手:“PS的!”

“你到底要怎么才能相信?”没等苍浩回答,文厚同志再次质问:“你还没说清楚呢,为什么你跟悦然在一起,这套房子真是你的?”

苍浩懒洋洋的问:“要不要把产权证给你看看?”

“这……”文厚同志看着苍浩的目光有些畏惧,很显然,住在这种地方的人,那是地地道道的土豪。

就在这个时候,井悦然去而复返,不像刚才那样惊慌失措。她来到苍浩身边,亲热的挽住了苍浩的胳膊,然后告诉文厚同志道:“李文厚,你听好了,咱俩完蛋了!”

“完……完蛋了?”

“对啊。”井悦然说着,把螓首搭在苍浩的肩膀上:“我告诉你,我已经想明白了,我要找个有钱人!”

“有……有钱人?”

“他,苍浩,就是土豪。”井悦然轻哼一声:“看到这套房子了吧,就是他的,放着这种男人不要,难道我还找你这个混球?”

苍浩算是听出来了,这个李文厚跟井悦然还真有关系,两个人到底是不是夫妻还有待考证,很显然的是井悦然决定甩了李文厚。

这也就是说,苍浩被拿来当枪用了,一时间,苍浩终于明白了井悦然为什么死乞白赖非要住在自己家里。

“悦然啊悦然……”李文厚看了看苍浩,又看了看井悦然,眼泪汪汪的摇了摇头:“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人都是会变的!”井悦然一挑眉头:“过去不是这样的人,以后我就是了!”

“那个什么……悦然啊,我看你们两个……”苍浩本来想说,你们两个出去把问题解决,别在我家里闹。

但井悦然根本不给苍浩开口的机会:“亲爱的,今晚你给我吃什么,昨天的法式焗蜗牛棒透了,不过总吃也腻啊!”

苍浩哪里会做什么法式焗蜗牛,很想说一句:“我给你吃个J8。”

这个时候,李文厚又说话了:“悦然,我……我也爱吃法式焗蜗牛,可你们两个真不能在一起,他不适合你!”

“你又不了解他,怎么知道他不适合我?”井悦然重重哼了一声:“就算他不适合我也肯定比你这个渣男强!”

“悦然我错了……”李文厚扑通一声,竟然跪了下来:“悦然,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井悦然斩钉截铁的道:“有的错可以再给机会,有的不可以!”

“悦然,现在亲戚朋友都知道了,单位领导都找我谈话了,我是家也散了事业也遇到危机了……”李文厚说着,竟然真的吧嗒吧嗒往下掉眼泪:“你这口气也该出了吧?!”

“我这么跟你说吧……”井悦然轻叹了一口气,多少缓和了语气:“其实,出了那事之后,我也反思过。如果我足够爱你,可能也就原谅你了,问题就是我不爱你。”

李文厚愣住了:“你……不爱我?”

“我们认识的时间太久了,彼此之间又太过熟悉,当初一起上学一起毕业,后来又一起走上社会,发展自己的事业。接下来,咱们两个结婚也是情理之中的了……”井悦然说着,又叹了一口气:“可我现在意识到,我对你非常亲切,却是一种亲情。亲情和爱情是不一样的,我不能因为感到亲切就跟你走进婚姻殿堂,不管对你还是对我自己这都不负责任。”

李文厚终于哭出了声:“不管怎么说,咱们毕竟认识这么多年,结婚证都已经领了……”

“离婚吧。”井悦然断然道:“这几天,我们就起草离婚协议,不过咱俩的财产都属于婚前的,该是谁的就还是谁的,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划分上的问题。”

苍浩听得一头雾水,看来井悦然和李文厚确实是夫妻关系,也就是说井悦然请假回家还真是为了结婚。不过苍浩搞不懂,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井悦然如此决然的要离婚。

咳嗽两声,苍浩插了一句:“你们两个是不是……”

苍浩还是想让两个人出去解决,可井悦然还是不给苍浩机会:“亲爱的,你放心,这几天我就把事情处理好,然后咱们两个比翼双飞!”

苍浩实在哭笑不得:“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李文厚蹭的从地上跳起来,冲过去就要把井悦然从苍浩身边拉开:“不行!绝对不行!悦然,这个男人不适合你,你不能跟他在一起!”

苍浩一把把李文厚推开:“要闹出去闹!”

“我们都是斯文人,别动手,有话好好说!”李文厚还真是挺斯文,半点没有跟苍浩动武的表示,只是致意要把井悦然从苍浩身边拉开:“你们两个不能在一起!”

“你让开!”苍浩又把李文厚推开,随后质问井悦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亲爱的我回头跟你解释。”井悦然冲着苍浩嫣然一笑,旋即一脸阶级斗争的告诉李文厚:“我最后说一遍,咱俩完蛋了,你要是再来骚扰我,别说我跟你没完!”

说罢,井悦然用力摔上了门,大步回了自己房间。

李文厚在外面一个劲的砸门:“悦然啊,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苍浩跟在井悦然身后,一个劲追问:“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井悦然翻脸无情,对苍浩根本不像刚才那样热情,摆明了就是演戏给李文厚看。她回了自己房间,用力关上房门,不耐烦的喊了一声:“我累了,要休息了。”

苍浩站在门外喊道:“喂,说好了的,你不是给我说清楚吗?”

井悦然高喊了一声:“别烦我!”

“你不能这样不讲信义啊,你利用完了就把我给甩了,我可是无辜的啊!”

“闭嘴!”井悦然显然非常不耐烦:“不是告诉你了吗,我累了,别来烦我,你该干嘛干嘛去!”

苍浩讷讷的提醒了一句:“这好像是我家吧?”

井悦然倒是没否认,可无论苍浩再怎样敲门怎样追问,她在房间里面就是一句话不说。

与此同时,李文厚还在外面砸门:“悦然啊,你听我说啊,给我十分钟解释一下就行啊……”

“烦死了!这特么都哪跟哪啊!”苍浩直接给物业打去电话:“有人在我家闹事!”

高档小区的物业管理就是好,四个膀大腰圆的保安立即赶过来,抓着李文厚的四肢就给拖走了。

让苍浩万万没想到的是,过了半个小时,李文厚又来砸门了:“然啊,你听厚解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