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然后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打开门冲了出去:“你特么怎么进来的?”

李文厚见苍浩来势汹汹,紧张的后退两步:“我……翻墙进来的!”

“我警告你!”苍浩指着李文厚的鼻子,呵斥道:“这是我家,你们有什么事出去解决,别来打扰我的生活!”

“我也不想打扰你,可悦然住在你这里,让我怎么办?”

苍浩很想把井悦然撵出去,于是告诉李文厚:“你等着!”

关上房门,苍浩转身回到客房,又开始敲门了:“井悦然你出来一下!”

这一次,井悦然马上把门打开了,结果苍浩吓了一大跳,因为她已经换上了一套粉红色的睡衣。

井悦然扭动着的被薄薄睡衣包裹着的胴|体来到苍浩面前:“你有什么事?”

“我有什么事?”苍浩一指外面:“你老公过来找你了,在外面一个劲砸门,你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啊?”

“我有什么办法可想?”

“那毕竟是你老公!”

“我郑重说一句,我们两个已经没有关系了,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是我老公!”井悦然正色看着苍浩:“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苍浩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后又道:“不对,我明白什么,你在我家里住着,给我带来麻烦这可不行……还有就是你穿这么一件性感睡衣干嘛?”

“勾引你,行吗?”

“行……”苍浩差点又要点头:“不对,不行,你是有老公的人,而我是有原则的人……”

“不管你到底有什么,我说了,我要休息会,李文厚就交给你对付了。”井悦然冲着苍浩嫣然一笑:“辛苦你了!”

说完,井悦然关上门,苍浩傻傻的站在房门前,半天没回过神来。

明明这里是自己家,井悦然现在鸠占鹊巢,苍浩根本没辙。

于是,苍浩又回到大门前,打开门告诉李文厚:“井悦然不愿意跟你谈!”

“可我是她老公啊,她不跟我谈,跟谁谈?”李文厚又仔细打量起了苍浩:“话说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两个……”苍浩暧昧的一笑:“你说呢?”

“好啊,这个JIAN女人……”李文厚一脸悲愤:“刚刚跟我领证结婚,还没等拜堂呢,就跑到其他男人家里了……”

“你既然知道她是这种女人就别搭理她了!”苍浩叹了一口气:“华夏儿女千千万,实在不行咱就换!新一代的洗衣粉新一代的人,新一代的大姑娘上床不当事……井悦然这种女人多得是!”

李文厚一把抓住苍浩的衣领:“不许你这样污蔑悦然!”

苍浩冷冷一笑:“哎呀呵,你要动手?”

这个李文厚还真斯文,马上把手松开,不情愿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不管怎么说,悦然是我的老婆,不能跟你在一起!”

“听着,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为什么刚刚刚领了证,井悦然就要离婚。听井悦然的话,好像你是干了什么坏事,反正我不关心……”苍浩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井悦然现在毕竟住在我这,你们两个有矛盾就换个地方解决,别在我家里吵吵闹闹行吗?”

“我也不想在你这吵闹,可悦然她不肯出来!”李文厚眼珠转了转:“不如你让我进去跟她谈!”

“那怎么能行!”苍浩一把把李文厚推开了,不为别的,单看李文厚这架势,要是井悦然不跟他走,只怕他也要在自己家住下来。纵然自己家里面积够大,可也没地方招待这些闲杂人等,搞不好过段时间他们就该说这房子是他们的了。

李文厚依然不放弃,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然啊,厚来了,你跟厚谈谈吧!”

苍浩没办法,只好又给物业打电话,而物业又派保安把李文厚扔了出去。

熟料,半个小时后,李文厚竟然又回来了,依然拍着大门高喊:“然啊,出来见见厚吧!”

苍浩火冒三丈,抓着保安的衣领质问:“我每个月交的物业费比我的薪水都多,你们特么怎么做事的,连这么点麻烦都解决不了?”

“对不起,苍先生……”保安一脸的无奈:“咱们小区的院墙够高的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回事,竟然轻松就能翻进来!”

“把他腿打折!”要不是看李文厚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苍浩早就亲自动手了。

“不行啊……”保安依然很无奈:“小区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他要是投诉我们,该怎么办?”

苍浩圆瞪双眼:“那你说该怎么办?”

保安很小心地提出:“我看……不如报警吧!”

苍浩只有同意:“好吧!”

十几分钟,属地派出所就来了,这样一来,李文厚还真得到机会进入苍浩家里。

很简单,警察要了解情况,就把李文厚带了进来。

一进门,看着里面奢华的装修,李文厚欲哭无泪:“果然是有钱淫啊……”

这一次,井悦然也没躲着,穿着睡衣款款来到客厅,坐下来后直接就道:“警官先生,事情是这样的,我跟这位李文厚先生呢,前些日子确实领证登记了……但是中途出了一些事情,使得我很怀疑李文厚的人品,所以我决定离婚!这几天,我借住在朋友这里,让我没想到的是,李文厚竟然上门骚扰!我也没办法,你们看着办吧!”

井悦然不愧是搞公关的,三言五语就把事情说清楚了,虽然回避了最重要的问题。

警察看向李文厚:“是真的吗?”

“这倒是真的,不过……”李文厚咽了口唾沫:“你们听我解释,其实真相是……”

“够了!”警察不耐烦地打断了李文厚的话:“我们不想听你解释,也不关心真相什么样,这种事我们不想管也不能管!我希望你们当事人能找到合适的方法解决,只不过,李文厚,你这样在人家这里闹腾,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别人的正常生活!我们给你一次机会,马上离开,否则追究你治安责任!”

苍浩长呼了一口:“谢谢警察同志!”

李文厚没再说什么,起身垂头丧气的走了。

苍浩送走了警察,回过头来就问井悦然:“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刚才不是说清楚了吗!”井悦然白了苍浩一眼,回了自己房间,再就没出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苍浩一如既往准备好早餐,而井悦然一如既往的出来吃饭。

至于井悦然的表情,也是一如既往,看不出来半点伤心,就像在苍浩家里借住这段时间一样。

吃过饭,井悦然开车送苍浩去上班,绝口不提昨天李文厚的事情,而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

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情已经可以肯定,苍井恋是假的,然后恋才特么是真的。

进了公司,初晴马上起身打招呼:“曹总早啊……”

她上身穿着一件修身小西装,下面是黑色紧身热裤,两条丰腴的大白腿大半暴露在外面。

苍浩咽了口口水:“你也早啊。”

这个时候,初晴注意到井悦然,有些尴尬的问候了一声:“井总早。”

“嗯。”井悦然只是冲着初晴点了一下头,连话都懒得说上一句,倒是派头十足。

初晴又说了一句:“对了,井总,有人找你。”

井悦然不耐烦的问:“谁大清早的来公司找我?”

话音刚落,李文厚从旁边的会客室冲了出来,身后还背着一把大笤帚:“然,是厚啊,厚来跟你赔礼道歉了!”

李文厚噗通一声跪在井悦然身前,伸手就要抱井悦然的大腿:“然你听厚解释啊!”

“我听什么听?!”井悦然连连后退几步:“李文厚,你太过分了,竟然闹到我们公司来了!”

苍浩非常奇怪:“你哪弄来的笤帚?”

李文厚急忙道:“是你们公司的!”

“哦。”苍浩点点头:“你们两个继续,我去上班了!”

井悦然和李文厚在公司不管搞出什么事,都不关苍浩的事,苍浩非常庆幸自己终于脱身了。

可井悦然偏偏不让苍浩脱身, 一把抓住苍浩的胳膊:“亲爱的你别走!”

苍浩挣扎了起来:“我不是你亲爱的!”

李文厚跪着往前走了两步:“然,你真的决定跟土豪在一起,你真的要抛弃青梅竹马的厚吗?”

“李文厚咱俩完蛋了,你赶紧给我滚!”井悦然有些失态了:“看到没有,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苍浩干笑两声:“你们两个慢慢说,我还有事……”

“苍浩你别走!”井悦然固执的抓着苍浩的胳膊:“事情都是因你而起,你怎么能说走就走,你是不是男人?”

井悦然摆明是吃定了苍浩,要利用苍浩摆脱李文厚,可苍浩何其无辜:“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正是上班时间,员工们纷纷走进公司,看到眼前这一幕,津津有味的围观起来。

刘亚南后来的,低声问吴朝辉:“怎么回事啊?”

“好像是井总的男朋友来了……”吴朝辉兴冲冲的道:“听起来,像是苍总跟井总有染,人家男朋友不干了!”

“我擦!”刘亚南吓了一跳:“捉奸捉到公司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