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婚外恋闹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欲哭无泪:“你们两个有完没完?”

“苍浩你说什么呢!”井悦然拧眉瞪眼看着苍浩:“事情是因你而起的,你难道就不能大大方方告诉这个男人,咱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吗?”

“可咱们两个没在一起……”

井悦然显然是急了,提高声音喊了一声:“现在你告诉大家,苍井恋是真的!”

苍浩连连摆手:“苍井恋从来都不是真的,然后恋才是真的!”

“不行!你俩不能这样!”李文厚背着笤帚从地上跳起来:“悦然,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刚离开我这么几天,怎么能转身就投进别人的怀抱?!”

井悦然反问:“我怎么就不能?”

苍浩也问:“对啊,她怎么就不能?”马上的,苍浩又解释道:“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井悦然投到别人的怀抱跟我也没关系啊!”

李文厚质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跟我真没关系!”

“胡说八道!”李文厚义正词严的指责:“井悦然住在你家,我昨天看到了,你们两个都同居了,还敢说没有关系?!”

井悦然冷笑着问:“我俩还就是同居了,你能怎么滴吧?!”

“别忘了,咱俩的婚姻关系还在,你俩的关系是不正当的!”李文厚眼泪汪汪的道:“这是非法同居!”

“那你就起诉啊!”井悦然一挑美丽的眉毛:“正好咱俩离婚了!”

“然,我相信,你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李文厚泪汪汪的一个劲摇头:“你不会跟着有钱人,抛弃了青梅竹马的厚!”

“那是过去,我傻,我现在想明白了!”重重哼了一声,井悦然说道:“我是做公关工作的,平常见到那么多高帅富和官二代,我从来都没动心。因为我相信爱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选择跟你李文厚在一起,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年拒绝了多少人的追求,从曹氏地产能一直排队到你李文厚的老家!”

“对不起,悦然……”李文厚看着井悦然,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淌:“我错了,我一时糊涂,我真不该那样……”

“不,你没错,真正错的是我。”井悦然缓缓摇了摇头:“我重新思考了咱们两个的关系,发觉咱俩实在是不合适,而且我恨自己太傻!从一开始,咱俩在一起就是个错误,放着那么多可以选择的男人我为什么偏偏要挑你呢?”

“悦然,你听我说,我可以向你证明,你的挑选是没有错误的!”李文厚指了指身后那把大笤帚:“你看我这不是来向你负荆请罪了吗!”

苍浩又打算要溜走了:“你们两个慢慢唠,我去处理工作了!”

“你不能走!”井悦然抓住苍浩的衣领,气呼呼的道:“你告诉李文厚,咱们两个在一起了,我跟他已经是不可能的!”

“可是咱们两个根本没……”

没等苍浩把话说出来,李文厚喊了一声:“悦然你不爱他!”

“不管过去爱不爱,反正现在爱了,再说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井悦然越说越气,像是为了证明苍井恋的真实性,用力在苍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发出“啪”的一声。

一时间,举座皆惊,大家都被井悦然的举动惊呆了。

苍浩也惊呆了,捂着脸傻傻的道:“你……你的牙咬到我了!”

“我……我跟你们这对狗男女拼了!”李文厚终于斯文不下去了,从地上跳起来就要跟苍浩拼命,身后仍然背着那把大笤帚。

这个时候,根本用不着苍浩动手,刘亚南高喊了一声:“保安呢!保安在哪!”

两个保安立即冲过去,架住李文厚的肩膀就往外拖。

李文厚拼命挣扎:“你们放开我,我是你们井总的丈夫,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井悦然冲过去,抬手给了李文厚一记耳光:“我说过了,咱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你听不懂是不是!”

保安终于把李文厚拖出去了,苍浩看了看周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

苍浩一脸黑线的喊了声:“都看什么看,赶紧滚去工作!”

井悦然走过来,略有点歉意的对井悦然道:“对不起,苍总,我以为李文厚能有点底线,实在没想到竟然闹到公司来了!”

“不管李文厚有没有底线,这件事情都跟我没关系,你干嘛把我牵扯进来!”苍浩哭丧着脸道:“你让大家怎么看我?”

“对不起,我没想太多……”井悦然怨艾的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只想尽快摆脱李文厚,开始一段新生活!”

本来以为李文厚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众人笑嘻嘻的讨论着刚才的场景,正准备各回各的办公室。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又传来李文厚破锣一般的声音,这一次他没哀求井悦然,而是直接开唱:“明明白白我的心,渴望悦然真感情……”

众人向外面看去,发现李文厚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个大喇叭正放声高歌。

一曲《明明白白我的心》过去,李文厚无限深情的道:“我决定,用歌声取得悦然的原谅,今天我准备了一百零八首歌,全都是精挑细选悦然最喜欢的!”

马上的,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开始了,歌词同样经过篡改:“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悦然代表我的心……”

新任安保经理王恒宇赶过来,看了一眼后,不耐烦的催那些保安:“赶紧把他撵走!”

“你们别过来!”李文厚往后跳了一步:“我没进你们公司,我在你们公司外面,你们不能撵我走!”

王恒宇颇有些脾气,冲过去就要开打:“你特么耍无赖是不是?”

李文厚固执的道:“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死给你看!”

这样一来,事情从公司里面闹到了公司外面,引无数路人竟围观。

王恒宇看了看周围,也没真出手揍李文厚,而是低声对井悦然道:“井总,你赶紧想办法解决吧,这么闹下去对公司声誉也有影响啊!”

井悦然深吸了一口气,来到李文厚面前:“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

“悦然你到底要我怎么道歉才能原谅我?”

“我已经说过了,我早就原谅你了,我根本不生气,因为我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井悦然一转身,抓住了正准备溜走的苍浩:“我们两个在一起很幸福,你应该衷心祝我们幸福,我也相信你能找到更好的!”

“悦然,你……真的为了钱,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井悦然果断点了点头:“没错!”

“我就不相信了,这世界还没地方说理了……”李文厚悲愤交加:“明明我们才是合法夫妻!”

说起来,曹氏地产这帮员工虽然名义上是白领,骨子里却跟街头的老头老太太没区别。

看着三个人闹到公司外面,他们刷的一下冲了出来,跟围观群众混成一排,兴冲冲的看着。

现场聚集了足足有二三百人,苍浩望了一眼,发现已经分不清楚哪些是公司员工,哪些才是路人,哪些又是附近企业的。

“这人丢大发了……”苍浩哀叹了一声,目光无意间一扫,登时打了一个寒战。

不知道什么时候,曹雅茹来了,一脸阴沉看着眼前的闹剧。

“够了没有?”曹雅茹缓缓走上前,看了看周围的人:“工作时间不工作,全都在这看热闹,我看你们是不想好好干了!”

“刷”的一下子,公司员工全都溜走了,不过没有真的回去工作,而是躲在公司门里继续张望。

李文厚愣住了:“你是……”

曹雅茹懒得理会李文厚,直接吩咐保安:“赶紧把这个人给我弄走,否则你们全给我卷铺盖走人!”

有了曹总发话,这些保安再无顾忌,抓着李文厚拖走了。

曹雅茹又问井悦然:“到底怎么回事?”

井悦然有些慌了:“这个……曹总啊,我是可以解释的……”

“你不用解释,我大致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你个人生活上有问题能不能不要闹到公司来?!”曹雅茹是真生气了,声音不仅非常高,还有些沙哑。

“曹总,我……”

曹雅茹瞪了井悦然一眼,随后又质问苍浩:“还有你,跟着凑什么热闹,闲的没事干是不是?”

苍浩急忙解释:“这跟我没关系……”

“跟你没关系为什么人家捉奸捉到公司来?你知不知道这场婚外恋闹剧会长时间被人津津乐道?”曹雅茹不耐烦地打断了苍浩的话:“苍浩,刚当总经理才几天啊,我看你是不知道怎么得瑟才好了!放着公司一大堆工作你不好好干,卷入这种桃色纠纷,找个别的女人倒也罢了,你知不知道井悦然是有夫之妇?”

苍浩很诚恳的道:“我不知道啊!”

“你要是不知道,干嘛跟人家老公在这里吵吵闹闹,这么多人看着成何体统?”

“我没打算吵闹……”苍浩急忙看向井悦然,希望井悦然能帮自己解释几句。

熟料,井悦然侧过头去,竟然哼起了小曲,好像没听到曹雅茹的话。

“苍浩,既然你不想好好干了,那我成全你!”曹雅茹把银牙咬得咯咯直响,片刻后说道:“我看曹氏地产这座小庙容不住你这尊大神……”

眼看曹雅茹就要当场解雇苍浩,也就在这个时候,躲在门后的员工们突然发出一阵吵嚷:“曹总,曹总来了,快来看啊!”

曹雅茹不耐烦的喊了一句:“什么曹总,我不是已经在这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