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曾经/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雅茹整理了一下情绪,问道:“邹市长有什么事吗?”

“我本来是想请你吃饭的……”看了看曹志鸿,邹峰有点尴尬的道:“不过,曹总刚从国外回来,你好像不太方便吧……”

“不,方便得很,我非常方便。”曹雅茹立即站起身:“上次是你请我,今天应该我请你了,咱们走吧!”

“这……”邹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对曹志鸿说道:“那么,曹总,我们先去了。改天,等我有时间,一定好好招待曹总。”

“你们去吧。”曹志鸿微微一笑:“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就不参与了。”

邹峰和曹雅茹很快离开了,邹峰什么也不说,带着曹雅茹直接驱车来到一个地方。

曹雅茹不想跟父亲吵架,这才跟着邹峰出来,等到邹峰把车停下来,才想起问:“来这干什么?”

“送你一样东西。”邹峰微微一笑,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盒,打开来里面是一条非常漂亮的金项链。

金子这年头不太值钱,尤其是曹雅茹这样的身份,带金项链似乎俗气了一些。

不过,这条项链却胜在巧夺天工,把金子抽成非常细的丝,累叠一起形成玫瑰花的形状。周围还配了两片绿叶,材质是玻璃种的翡翠,几乎像玻璃一样透明,湛清碧绿,看起来赏心悦目。

曹雅茹一愣:“你这是干什么?”

“我说过了,送你点礼物……”邹峰又是笑了笑:“前几天逛街,看到这条项链,觉得非常适合你,就买下来了。”

“无功不受禄。”曹雅茹摇摇头:“我没有理由接受你的礼物。”

“你看,这只是朋友间的普通馈赠,没有别的意思。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完全可以回礼给我吗。”顿了顿,邹峰又道:“更重要的是,我送你这条项链,是让你陪我做一个试验。”

“什么试验?”

“你先收下,我再告诉你。”

曹雅茹犹豫了一下,最后同意了:“好吧。”

邹峰立即拿起项链,亲自给曹雅茹戴在脖子上,不住的称赞:“太漂亮了,简直就像为你定制的一样……当然,小茹你不管带什么都漂亮!”

“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要做什么试验?”

邹峰下了车,来到副驾驶位子上,打开车门后告诉曹雅茹:“能陪我一起逛逛吗?”

“好。”曹雅茹下了车,看了看周围,发现比较落后,完全不像市中心那样繁华。

“早些年,广厦是经济特区,这里是特区之外的广厦辖区,统称为关外。这些年虽然没有了经济特区这个概念,但关内关外的说法一直延续。”指了指周围,邹峰继续介绍道:“一个历史概念之所以能延续至今,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治安问题,你是广厦本地人,不用我说也应该知道,关外的治安有多么混乱!”

“我知道。”

“关外的飞车党非常猖獗,女孩子上街通常不敢戴金银饰品,否则很可能从身后冲来一辆摩托,上面的人伸手就把饰物抢走。东西丢了倒是可以再买,往往人也会因此受到伤害……”邹峰指了指脚下这条街,一字一顿的问道:“现在,咱俩从这边走到那边,看看是不是有人抢你。”

“这就是要做的试验?”

“你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曹雅茹自信的一笑:“我还真没见过飞车党什么样呢!”

两个人肩并肩,慢悠悠的沿着街边走了起来。

这条街不太宽,却非常繁华,到处人声鼎沸,时常还会有摩托从身边开过。

刚开始,曹雅茹有些紧张,担心真的遇到飞车党。

但走出了一百多米远,传说中的飞车党并没出现,过往的人只是注意自己眼前的路,没有人在乎曹雅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尽管那条项链是如此的醒目。

“我很高兴你能陪我做这个试验。”长呼了一口气,邹峰意味深长的道:“我们这么做,多少有点冒险,本来我也不想这样。不过转念一想,如果我邹峰对自己都没信心,百姓凭什么相信我?”

曹雅茹点点头:“你说得对。”

“所以,如果你今天在这里受到半点伤害,我邹峰立马辞职走人,再不出现在广厦这座城市,也再不见你曹雅茹。”瞥了一眼曹雅茹,邹峰试探着道:“但如果我们没出什么状况,希望你能给我一些信心!”

曹雅茹低下了头去,有些不太自然的“嗯”了一声。

一条长街,两个人从这边走到那边,没出任何意外,这让邹峰和曹雅茹全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一个老太太步履蹒跚的经过,看到曹雅茹脖子上的项链,呵呵笑了笑:“细路女胆好大。”

这是一句广府方言,邹峰没听懂:“您说什么?”

曹雅茹在旁边翻译:“她的意思是说,我这小女孩,胆子真大。”

邹峰明知故问:“为什么?”

曹雅茹充当翻译,老太太缓缓说道:“这条街,过去飞车党很厉害的,女孩子都不敢走这里。不过现在好了,一个个全抓起来了,你们可以放心了。”

邹峰笑了笑:“是吗。”

“感谢邹市长啊。”老太太长呼了一口气:“可要是邹市长调走了,也不知道这里又会变成什么样,女孩子还是要多加小心。”

邹峰微笑冲着老太太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大步向前走去。

曹雅茹急忙追上来:“你怎么了?”

“高兴。”邹峰哈哈一笑:“但是呢,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会不会调走,甚至也有可能被人搞垮,所以我没法回应老人家的话。”

“是吗。”曹雅茹点点头:“今天咱俩的冒险,让我对你有了个新的认识。”

邹峰似笑非笑:“什么样的新认识?”

“先前我不认同你的手段,但我现在觉得,有些时候或许手段真是次要的,结果才最重要。”长叹了一口气,曹雅茹略有点感慨的道:“你确实改善了广厦治安,让百姓放心的生活,相比之下种种非议都是过眼云烟。”

“你能这么说,我非常高兴。”

曹雅茹看了一下时间:“我饿了,我们吃饭去吧。”

“好啊,你不是说请我吗,我看你请我吃什么?”

“我来开车。”曹雅茹当仁不让,拿过邹峰的车钥匙,直接驱车回到CBD,来到一间面馆。

这间面馆夹在两栋高楼之中,面积很小,也不知道算不算违建。

邹峰抬头看了一眼破旧的招牌:“丁胖子拉面?”

“你以为只有你能打赤膊吃烧烤?”曹雅茹呵呵一笑:“我也会吃路边摊的!”

这里的老板人如其名,是个姓丁的胖子,看到曹雅茹就急忙招呼:“曹总想吃点什么?”

“两碗拉面,韭叶细,你再看着来点小菜。”

“好咧。”丁胖子马上去忙活了。

邹峰有点好奇:“这里的老板认识你?”

“是啊。”曹雅茹叹了一口气:“有的时候工作太忙,来不及吃午饭,就在这里随便对付一口。别看店小,味道很不错的。”

“那可要好好尝尝了。”邹峰拉开架子准备大吃一顿:“人们常说最好吃的东西就在路边滩。”

“不。”曹雅茹立即否定了邹峰的说法:“路边摊固然好吃,但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并不在这里,我之所以吃路边摊有两个原因,一是方便,二是……怀念当年的感觉。”

“当年什么感觉?”

“小时候家里很穷,偶尔有点零花钱,就会跟同学跑出来吃拉面。”叹了一口气,曹雅茹有点怆然的道:“如今七块钱一碗的拉面,在那时简直就是无上美味。”

“原来是这样。”

“不过,那时虽然穷,却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天空是那么的蓝,好像等待你展翅翱翔。你喜欢绘画和音乐,有很多了不起的理想。那时,你有很多宝贝,或许只是不值钱的玩具或小石子,你却很小心的藏到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许多年后,吉他的弦生锈了,画笔落满了灰尘,灰蒙蒙的天空充斥着PM2.5,你住在豪宅里看着一屋子的名牌服装和香水却总是感觉一无所有,经常坐上飞机疲于奔波到处去骗人或者被骗……”哈哈一笑,曹雅茹的语气有些悲凉:“真想喝点酒以纪念再也回不去的曾经。”

邹峰觉得,曹雅茹今天的情绪不太对,似乎特别的感慨,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

他又哪里知道,曹雅茹刚才所谓的“同学”其实不是复数,而是单指某个人,也就是苍浩。

邹峰觉得气氛有点怪异,换了一个话题:“对了,曹总,也就是伯父,怎么突然从国外回来了”

“处理点公司的事情。”

“为什么苍浩也在?”

曹雅茹有点不耐烦:“不是告诉你处理公司的事情了吗,苍浩就是公司的人。”

“哦。”邹峰不敢再问。

曹雅茹和邹峰吃着拉面的同时,曹志鸿在办公室里怅然说道:“这几年,我也不怎么管教小茹,搞得她越来越任性!”

“其实我能理解……”苍浩也不管这是曹雅茹的办公室,点上烟猛地抽了一口:“这么多年过去,我们都变了,我回到广厦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无法面对岁月带给大家的种种改变。”

曹志鸿指了指自己:“你干爸我是不会变的!”

“那因为你是长辈,而我们还年轻,一直都在变……”耸耸肩膀,苍浩怆然说道:“小时候,觉得天高任我飞,我有很多了不起的理想可以实现。长大以后才知道,人的成长是这样一个过程,你的理想在不断缩水,你的性格越来越没有棱角,你许多的爱好最终全变成跟别人勾心斗角。”

苍浩和曹雅茹都不知道,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环境之下,竟然说出了相仿的两句话。

或许是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在这一刹那产生了心灵上的共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