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我一定要让曹雅茹管我叫后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野晴做了个鬼脸,一溜烟的逃走了。

苍浩去找井悦然,想把李文厚的事情问清楚,熟料刚一敲门,井悦然就在里面说了一句:“是你让我回房的,我今晚不打算再出去,晚饭你就自己吃吧!”

井悦然还真是说到做到,这一晚上就再没出门,苍浩也没机会把事情问清楚。

同一时间,曹雅茹回到家里,进门就看见父亲板着一张脸。

“你跟那个邹市长怎么回事?”

“没什么怎么回事……”曹雅茹坐下来,无精打采的道:“他可能对我有点意思,毕竟他是一方大员,我也没法完全回绝。”

“我们做生意的,跟官面上必须搞好关系,但要有一个界限。”曹志鸿看着曹雅茹,深深的道:“别人接近我们都是有目的性的,邹峰也不例外,你要搞清楚!”

曹雅茹撇撇嘴:“我知道。”

“还有,跟邹峰不能把关系搞僵,可更不能走得太近。”顿了顿,曹志鸿叮嘱道:“我听说了邹峰的一些事情,他玩的游戏很危险,我们最好别参与。”

“爸,我已经是大人了,这几年我在商场上算是成功。”曹雅茹看着曹志鸿,略有些不满的道:“你不要总拿我当孩子一样教训!”

“我是怕你走错路。”看了一眼女儿,曹志鸿叹了一口气:“今天,我吼你,你是不是生气了?”

“你是我爹,我哪敢生你的气!”

“你这么说就是生气了。”曹志鸿摇了摇头:“可能我当时确实措辞太激烈,但我确实非常失望!”

“我知道你失望,我也失望,没想到苍浩变成今天这样。”曹雅茹一摊双手:“现在的他简直让我想不起来当年的那个小浩!”

“说说他都干什么了?”

“爸你也知道,姚军辉一伙图谋公司,只是目前计划还不清楚。”曹雅茹愤愤不已的道:“苍浩一天到晚跟姚军辉在一起鬼混,他什么意思?又想要干什么?”

曹志鸿深深的一笑:“你认为苍浩帮着姚军辉侵吞公司财产?”

“当然。”曹雅茹把拆迁补偿和洗钱的事情说了一遍,又道:“这已经太明显了,今天的苍浩不是你当年的干儿子,你不要对他抱有半点期望!”

“我倒觉得,有时接近对方搞清楚对方的真实目的,就必须做出些实质性的事情获得对方的信任。”

曹雅茹一愣:“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曹志鸿没解释,只是道:“我相信小浩不会出卖我的!”

“你还真是有信心吗,只不过嘛,你只有一个亲女儿,没有干女儿送给他!”

曹志鸿微微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姚军辉有个干女儿丁晓红,这你也知道,苍浩把丁晓红给……给睡了。”

“是吗。”曹志鸿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片刻后突然展眉一笑:“小茹,你说实话,丁晓红勾引苍浩是不是你指使的!”

“我知道姚军辉有这个干女儿,当然要下番功夫,探听一些消息了。”

“那么你也就是承认了。”曹志鸿轻哼一声:“小浩今天说,长大之后,大家都变了。这个没错,小时候的小浩很懦弱,但如今我从他的眼中能看到刚毅。但是,还有一些东西是从不会改变的,那就是小浩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被轻易引诱的人。”

曹雅茹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没说什么。

“我要是没说错,你应该是让丁晓红用了一些特殊手段,才把小浩弄上床的。”曹志鸿深深地望了女儿一眼:“没错吧?”

“不是我让丁晓红这么做的。”曹雅茹轻哼一声:“我只让丁晓红勾引苍浩,可苍浩一直都不上钩,后来丁晓红自作主张给苍浩下药了。”

曹志鸿轻哼了一声:“我果然没说错。”

“不管怎么说,苍浩碰了其他女人,这就很恶心!”

“如果你很讨厌苍浩,他是不是碰了其他女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曹雅茹怔住了:“我……”

“混迹官场商场,很多事情都是超乎想象的,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大,我的承受能力也越来越强,过去无法接受的很多事情如今也不再觉得肮脏。”曹志鸿掏出一根雪茄,用火机点燃了:“我不反对你用这些手段对付别人,但你现在对付的是苍浩,这让我很失望!”

“就算他跟丁晓红之间没那档子事又能怎么样?”曹雅茹想起今天的事情,不由得火冒三丈:“你来的时候也看见了,公司的井悦然已经有合法丈夫了,苍浩偏偏跟井悦然搞得不清不楚,人家丈夫现在闹到公司来,这影响实在太恶劣了!”

“我不知道这事的真相,也没兴趣知道……”抽了一口雪茄,曹志鸿悠然说道:“不过,作为一个事业成功的男人,身边必然围着很多女人。”

“可是……”曹雅茹不得不承认,父亲作为男人,在这种问题上不会跟自己达成一致:“人家是有夫之妇,苍浩这么做,至少道德有亏吧?”

“苍浩再怎么笨,也不会往这种坑里跳的,我倒觉得他可能是被井悦然给利用了。”曹志鸿说到这,轻哼了一声:“井悦然毕竟是搞公关出身的,利用别人是长项!”

“不管谁利用了谁,这件事给公司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高管们把个人生活搞成这样,让下面的员工怎么看?”

“就算是没有这件事情,你以为下面的员工就不会议论纷纷吗,只不过到时议论的是别的事。”摇了摇头,曹志鸿又道:“记住,作为一个领导者,背后一定要被各种非议各种八卦。就算是你听到看到了,也要权当不知道,作为领导去参与这些非议和八卦,本身就是一种很没品的行为。”

“我……”

“不要再跟我提井悦然的事情,我相信苍浩一定能处理好!”曹志鸿摆了摆手:“至于姚军辉那边吗……”

“我来公司之前,已经做好准备对付姚军辉了,却没想到苍浩竟然会加入姚军辉的阵营。”

“现在我们对姚军辉不好做什么,只能看苍浩能挖出来多少信息了!”

曹雅茹还是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我听说,从明天开始,你在公司对苍浩要一如既往。”呵呵笑了笑,曹志鸿缓缓说道:“我要是没说错,你过去对苍浩是冷冰冰的,充满敌意。以后要维持这个状态,让公司所有人都觉得,你很讨厌苍浩。”

“给姚军辉那边造成错觉?”曹雅茹终于有些觉悟了:“爸你不会是说苍浩在姚军辉那边是卧底吧?”

曹志鸿没正面回答:“苍浩和丁晓红双管齐下,我们搞定姚军辉不是问题,只不过丁晓红只怕发挥不了太大作用。”

“为什么?”

“你能想到利用丁晓红,难道姚军辉就不会防备你利用丁晓红?”曹志鸿又抽了一口雪茄:“我要是没说错,你让丁晓红去勾引苍浩,也是因为丁晓红从姚军辉那里挖不出来什么,反而苍浩越来越被姚军辉信任。”

“是的。”曹雅茹无奈的发现,不管什么都瞒不住父亲。

“姚军辉的事情先不谈了,总之只有拿下这帮腐败的高管,曹氏地产才能迎来真正的未来。”叹了一口气,曹志鸿有点无奈的道:“只不过嘛,有的时候腐败要适度存在,如果人家捞不到钱又凭什么给我们工作。所以棚户区拆迁那事,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曹雅茹点点头:“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关键还是苍浩……”曹志鸿弓了一下腰,俯身看着女儿:“他父母罹难,让我悲痛了好几天,至少他现在回来了,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我们一家团圆了。”

曹雅茹马上道:“你和他是一家人,我不是。”

“你到底要我怎么说才明白?”

“是爸爸你要让我说多少次?”曹雅茹站起身来:“当初他们举家移民,我就已经决定了,这家人跟我再无关系!”

“你……”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曹雅茹不再跟父亲说什么,回自己房间了。

早晨。

苍浩起床准备了早餐,正准备一个人享用,井悦然走了过来。

“我还以为你再不打算出来了呢。”

“为什么不出来?”井悦然嫣然一笑:“现在老曹总来了公司,我!非常高兴!得早早去上班!”

“你有什么可高兴的?”苍浩瞥了一眼,惊讶的发现井悦然竟然已经化好妆了,而且今天的妆容要比往日更加精致。

“曹志鸿,曹氏企业董事长,多年前丧妻后一直未续弦。”井悦然拿出小镜子照了一下,还是觉得有些不满意,拿出口红重新涂了一下:“这可是钻石级王老五啊!”

苍浩吓了一跳:“你……不会是去打算勾引曹志鸿吧?”

“看你这话说的,怎么能是勾引呢,是吸引。”井悦然白了苍浩一眼:“吸引你懂吗?”

“你不会是打算给他当干女儿吧?”

井悦然又瞪了苍浩一眼:“谁说要当干女儿了?”

“难道当亲女儿?”

“难道我不能成为正房。”井悦然轻嗤了一声:“我一定要让曹雅茹管我叫后妈!”

苍浩正在喝汤,听到这话,一口喷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