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青梅竹马,没好下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下班,苍浩收拾一下东西,给井悦然发去一条短信,告知今天晚点回去。

随后,苍浩走出了公司门,从斜刺里突然跳出来一个人。

是李文厚,其实他长相倒是挺帅,只是被折腾得狼狈不堪,表情看起来相当猥琐。

“一天没出现,这时候冒出来了。”苍浩看着李文厚:“你要干什么?”

“我没恶意……”李文厚高高举起双手,非常诚恳的道:“我就是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

“难道……你不想知道我跟悦然到底是怎么回事?”

苍浩确实想知道,看了一下时间,告诉李文厚:“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

“好。好。”李文厚连连点头:“咱俩先找个地方喝点吧,你喜欢吃什么?海鲜?川菜?”

李文厚倒是大方,问题是苍浩没时间:“就近找个小馆子吧,我等下还有事,没太多时间。。”

“好,好。” 李文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把苍浩领去了丁胖子拉面馆,苍浩哪里知道之前曹雅茹刚来过。

点了两碗面,要了两个菜,又要了两瓶啤酒,李文厚怆然道:“等你有时间的,我请你吃点好的,喝点好的……我李文厚可不是不舍得花钱的主!”

苍浩耸耸肩膀:“吃喝倒是次要,你最好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

“我求求你,你放过悦然吧……”李文厚一把抓住苍浩的胳膊,看样子像是要给苍浩跪下来:“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

“你先放开我再说话……”苍浩紧张的看了看周围,唯恐被人看到这一幕:“你这样子好像我霸占你了媳妇似的!”

“难道不是吗?”

“是个屁!”酒已经送上来了,苍浩倒了一杯,一饮而尽:“你知不知道,是井悦然霸占了我家,我现在吃不好喝不好睡不好,我求求你赶紧把她领走吧!”

李文厚一愣:“怎么会这样?”

“对啊,怎么会这样,我还问你呢!”苍浩不耐烦的道:“赶紧说你俩怎么回事?”

李文厚长呼了一口气,把事情娓娓道来,苍浩这才知道原来他跟井悦然还真算是青梅竹马。

他俩本是高中同学,两个人住的非常近,所以经常来往,后来又一起上大学,似乎是自然而然就成了情侣。

等到大学毕业,李文厚成了老家电台的主持人,井悦然则来广厦打拼成了公关经理。

大企业高管有相当部分基于各种原因做了隐婚族,井悦然就是这样,她从来不提及自己的感情,外界也对她的个人生活猜测纷纷。

上一次,井悦然请了一个月的长假,还真让陈广龙给猜对了,这就是回老家去跟李文厚完婚。

只不过她作为隐婚族,没把真实原因说出来,全公司上下只有曹雅茹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曹雅茹毕竟是她的顶头上司。

一切都很顺利,就在结婚前两天,却发生了意外。

李文厚把井悦然的闺蜜给上了,正被井悦然给堵了个正着。

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和自己的闺蜜,在自己的婚床上滚来滚去,井悦然二话不说,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就只身回了广厦。

苍浩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那天在高尔夫球场看到井悦然,好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当时井悦然是去散心,因为心情不好,也就没马上回公司上班。

说起来,这种事情对人的打击确实太大,就算是男人碰上了也受不了。

你就比如一个男人在结婚前夜,跟自己哥们在床上滚来滚去,未婚妻看见了肯定崩溃。

“我说你啊……”苍浩歪头看着李文厚,有些哭笑不得:“你知不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你知不知道井悦然是个多么要强的女人?”

“我错了……”李文厚擦了一下眼泪,又道:“苍经理,我对天发誓,明明就是冯莎先勾引我的……我要是有一句谎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我也是一时没把持住,就跟他发生关系了!其实我是出于礼貌,真的,苍经理,你也是男人,应该能懂的!”

冯莎显然就是那个闺蜜的名字,这让苍浩很感慨,这件事说明两个道理,一是闺蜜之间的恩怨真是很难说,二是青梅竹马好像都没好下场。

也难怪井悦然始终不说,自己的闺蜜跟自己的未婚夫发生这样的事,井悦然实在是脸上无光。

见苍浩正在出神,李文厚咳嗽两声:“苍经理……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我还有个问题,你昨天背个笤帚干什么?”

“负荆请罪呗。”

“哦,是吗,那我告诉你哈,我跟你老婆是清白的,她自称是我女朋友,其实就是让你死心。这是最常用的手段了,也是非常管用的手段……”苍浩长叹了一口气:“我现在非常希望井悦然从我家里搬出去!”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我找机会让你俩谈谈吧,但是……”苍浩着重强调道:“不许再去我家,也不许再来公司,你不嫌丢人我还要脸呢!”

“行!没问题!”李文厚急忙点点头,给苍浩倒了一大杯酒:“咱俩浮一大白!”

高管会议后,苍浩被李文厚拉出来喝酒,其他人却在做着其他事情。

张培顺一瘸一拐去杨旭飞的办公室,拿出厚厚一摞**放到桌上:“杨哥,帮个忙……”

“我艹,这么多,得有二三十万吧?”杨旭飞有点不满的道:“老张,你这个月都报了三十来万的费用了,也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开的全是办公用品。你这些办公用品不得用到下辈子,上面这要是查账起来,怎么交代啊?”

“杨哥,帮个忙吗,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张培顺嘿嘿笑了两声:“账目上面随便动点手脚,弄出区区几十万还不跟玩一样!”

“好吧。”杨旭飞无奈的摇摇头:“放我这吧,我给你想想办法。”

“谢了,杨哥。”眼珠转了转,张培顺换了话题:“今天开会曹董事长说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哪些话?”

“整了半天他过去跟苍浩是邻居。”

“谁家没两个穷亲戚穷朋友,这倒也正常。”杨旭飞说到这里,微微皱起眉头:“不过,曹雅茹总是对苍浩敌意满满,这可让我不太理解,难道苍浩过去欺负过曹雅茹?”

“那就只有他俩知道了。”咽了口唾沫,张培顺兴冲冲的道:“公司上市步伐加快,我们的机会可就来了,指望这个发大财呢!”

“嗯。”杨旭飞点点头:“你要知道,姚军辉那边也会有动作,到时大家又是一番明争暗斗,就看谁的综合实力更强了!”

“杨哥你是搞财务出身的,玩股票还不玩死姚军辉?”

“我说了,靠的是综合实力,就算我水平比姚军辉高又怎么样,我们没有姚军辉有钱啊。”无奈的摇了摇头,杨旭飞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觉得需要找一个有力的外援!”

“杨哥你看着办吧,我绝对相信杨哥。”

“走,跟我出去一趟……”杨旭飞站起身来:“听听今天姚军辉都说了些啥!”

杨旭飞以家里人的名义,在外面开了一家皮包公司,姚军辉办公室里窃听器的接收终端就放在其中一间办公室,有专人负责。

杨旭飞见到管窃听器的人,直接就问:“姚军辉今天都说啥了?”

“奇怪,今天一天没声音,偶尔有点动静,好像是在搞卫生。”

“怎么会这样?”杨旭飞有些吃惊:“姚军辉一天在办公室没出门,怎么可能一句话都不说?”

简直就像为了解答杨旭飞的疑问,这话刚落地,窃听器里面有了动静,一个男人扯着嗓子喊道:“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艹!”杨旭飞骂了一句:“姚军辉疯了,说的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

“等等。”张培顺听了出来:“这个好像是……这不是《最炫民族风》吗?”

这首歌是清唱,接下来的就有伴奏了,一首女声的《受伤的玫瑰》马上响起。

“艹!太特么难听了!”杨旭飞一个劲的骂:“姚军辉特么受了什么刺激,这在办公室离开派对啊?!”

《受伤的玫瑰》之后是《吉祥三宝》,唱得更难听,一连听了十几首歌,全都这种风格的,简直就像草原民歌大会。

杨旭飞气呼呼的道:“我找个借口,去趟姚军辉办公室,倒要看看这老小子在搞什么。”

管理窃听器的人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杨总,我倒觉得吧……咱们这个窃听器可能是在KTV里呢。”

“什么?”杨旭飞一愣:“怎么会在KTV?”

“因为……被人发现了呗。”

杨旭飞听到这话,倒吸了一口凉气,跟张培顺面面相觑。

过了良久,张培顺说了一句:“杨哥,咱们露馅了……我看你应该好好检查一下你的办公室。”

杨旭飞一时间没明白:“检查我办公室干什么?”

“你能在姚军辉办公室做手脚,姚军辉在你那当然也可以。”

杨旭飞拔脚就跑,第一时间赶回办公室,却又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窃听器是什么东西。

没办法,他只好把专业人员找来,最后果然在台灯下找到一个纽扣电池一样的东西。

“完了。”杨旭飞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傻傻的道:“我的话……姚军辉全听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