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所有雄性动物的本能/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打击面太大了,显然在井悦然看来男人就没个好东西,苍浩黑着脸道:“李文厚和冯莎是礼貌性上床。”

井悦然立即质问:“没错,或许确实是冯莎先勾引李文厚的,不过追我的人既然这么多,我是不是也可以跟其中某几个礼貌性上床?”

苍浩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

“你不需要回答,只需要理解我。”

“抱歉,我没办法理解你,虽然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打算对曹志鸿下手,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两件事,首先就是曹志鸿不喜欢你这一款,就算你逆袭成功了,曹雅茹也一定会全力打击你,你俩的战争可能会毁掉整个曹氏企业;第二件事情是我有必要给你讲点进化心理学……”

井悦然微微皱起眉头:“什么进化心理学?”

“所有生物都想获得永生,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这又是不可能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繁衍后代就成了生物延续自身生命的一种方法。可雌性动物的受孕是有一定几率的的,没谁知道哪次繁衍行为才能会获得成功,也无从知道自己选择的这个雌性动物是否因为自体原因无法生育,所以尽可能多的寻找交配对象就成了不二选择,也就是说用数量来确保成功。换句话说,所有雄性动物的本能就是尽可能的扩大交配范围……” 顿了顿,苍浩又道:“问题是,为什么这种扩大化仅存在于雄性动物而非雌性动物,其实这不是绝对的,但至少人类是这样。原因同样很简单,因为体力、智力等等诸多方面,使得男人在社会上处于支配地位。你知道吗,第一次允许女性参加的奥运会,不得不另外给女性制定参赛标准,如果按照男性运动员的标准,女性运动员连入围资格都没有。正是社会意义上的主辅关系,在扩大交配范围这方面,男性处于攻势,而女性处于守势。”

“你……这都是什么歪论?”

“我说过,这是进化心理学……”苍浩点上一根烟,自顾自的抽了一口,根本不管井悦然:“继续说,因为女性在体力和治理方面的弱势……对不起,我没有看不起女性的意思,可这毕竟是科学……使得女性往往成为社会生活的次要地位,人类文明发展了几千上万年,母系氏族社会只是短短一瞬,妇女解放更只是最近一百来年的事,可在官员或企业家当中女性比例仍然很低,就足以说明这一点。正由于女性的这种从属地位,使得获得各种生存所必需的资源面临极大的困难,那么通过交配来换取生存资源成为一种可能。说到这里你该明白了,这是**行业存在的基础原因,也意味着拥有更多生存资源的男人可以得到更多的女人,而这是为什么有钱男人总是有很多干女儿的基础原因。”

“照你这么说,真正一夫一妻制不可能存在,除非实现共产主义。”

“冰狗,你答对了,只要有阶级存在,只要有贫富分化,这种现象就不会消除。”顿了顿,苍浩接着道:“那么我说的这些,跟你和李文厚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道理同样简单。我能看出来,李文厚虽然也是个事业不错的男人,但跟你所接触的各类权贵仍然不可同日而语。如果李文厚有钱有势也就罢了,但他没有,却能上了你的闺蜜,难道不是说明他很有本事吗?”

“这……你……”井悦然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口才竟然不如苍浩,这些什么进化心理学根本不是自己能懂的,多年的公关工作看来是白干了。

“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比如姚军辉,大家都认为他玩女人是很正常的。但一个屌丝玩了很多女人,大家却认为是不正常的,正是基于这种社会资源的不公平占有。”耸耸肩膀,苍浩很认真的道:“所以我认为李文厚是个很有出息的屌丝!”

井悦然霍然站起:“你的意思是说,李文厚的这种行为,应该让我感到骄傲?”

“我真正的意思是想说……其实你跟李文厚之间的事情,跟我有个屁关系啊!”苍浩也是霍然站起:“你住在我家里也就罢了,就当我给同事帮个忙,可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我霸占有夫之妇,我何其无辜?!”

井悦然长呼了一口气:“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

“你们两口子之间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更不想介入。但你说跟我谈恋爱,用这种方法甩了你亲老公,要是传出去让大家怎么看我苍浩?”苍浩说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当然事情已经传开了!”

“今天我真的很开眼界。”深吸了一口气,井悦然整理一下情绪:“没想到竟然让你给我上了一节课,还是我过去从来没听过的理论。”

“哥我还有很多精彩的理论,你要是有兴趣,我慢慢讲给你听。”吐了一个烟圈,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不过你首先要把你跟李文厚的问题解决了!”

“我……不想再听你的理论了,我脑子转的慢点,有些反应不过来。”深吸了一口气,井悦然有些回复了平静:“不过我还是可以给你讲讲我的真实想法。”

“你看上了曹志鸿?”

“那倒不是,我只是那么一说,你大可不必当真。”井悦然摇摇头,有些无奈的道:“我自问是静理智的女人,那件事情发生后我曾经深入检讨过,如果我真的深爱着李文厚,不是不可能原谅。问题就在于,其实我不爱他,我俩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我看到他就有一种亲切感。这是亲情,却不是爱情,这才是我决定离婚的更重要原因。”

“原来是这样。”苍浩听到这些,愣在了那里,一时间没再出声。

“你想什么呢?”

“啊?哦!没什么!”苍浩回过神来:“咱俩该出门了,上午还有个会呢!”

曹志鸿回国本是为了见苍浩,但公司形势复杂,这个目的也就变得很隐晦了,于是曹志鸿转而推动上市工作。

上市进行得很顺利,高管们的会也多了起来,就在曹氏地产开会的同时,市政府也在开会。

王明春带着非常复杂的表情,宣布了公安部和市政府刚刚作出的一项决定,任命邹峰担任广厦市警局局长并兼管政法工作。

王明春当时力挺邹峰暂管警务工作,属于紧急形势下的举措,但他慢慢意识到临时任命将要变成正式的了。

原则上来说,一地警局局长,由公安部和本地政府共同决定。如今上面已经发话,广厦警局的正职局长常期空缺,应该有合适的人来担任,而邹峰就是这个人。

再加上其他方面的重重迹象,邹峰的上位已然是板上钉钉,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包括王明春。

广厦的副市长有好几个人,本来邹峰没有分管工作,排名是所有市长中最后的。可当上警局局长之后就是大权在握,排名仅在正职市长王明春之后,跟常务副市长杨远峰并驾齐驱,赫然成为这座城市的实权人物。

同样是直到此时此刻,王明春发觉邹峰似乎从一开始就设了一个局,而大家都成为局中人。

“邹市长暂管警务工作以来,广厦治安得到大幅改善,百姓交口称赞,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在,邹市长的工作成绩既得到高层的高度肯定,正是就任局长也是顺利成章的……”王明春满心不情愿的道:“现在请邹峰给大家说几句。”

“首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广厦能有今天的好形势,绝对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其次,我这个人说话办事都很干脆,过多的客套话和场面话我就不说了,只向大家汇报一下我的工作计划……”邹峰当仁不让的拿过话筒,侃侃而谈:“很多人觉得,一朝天子一朝臣,新领导上任,肯定要在重要岗位换上自己的人马。现在告诉大家,我邹峰不会这么做,警务系统所有领导仍会留任,这一点请大家尽管放心……”

“好。”王明春表面点头嘉许,心里却道:“不是让人家写检讨,就是干脆把科级以上干部免职,既然早都换上你的亲信了,你当然不会再作调整!”

“不过呢,有一个例外……”邹峰看了看会议室里的人,又道:“我决定重新委任一位经侦支队队长,郑跃军同志,他是我从深州带过来的。当时我在国资委,他担任区警局局长,我们有过一些合作,其人品和工作能力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希望他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能大展拳脚。”

“好。”王明春又是点点头,然后腹诽:“经侦支队也是个实权部门,这样一来也被给拿下了,郑跃军显然是邹峰的亲信。这个邹峰真是不得了啊,刚开始不动经侦支队,怕的是树敌太多。现在他已经是局长了,换个手下的领导名正言顺,谁也不敢说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