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大奸似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峰的发言确实很简短,郑跃军的人事任命获得了大家的赞同,这个会议也就结束了。

本来王明春想反对,不愿邹峰继续做大。可仔细想想,他又发现就算反对也没用,经侦支队的人事任命本就不归自己说了算,倒还不如顺水推舟。

走出会议室,王明春跟邹峰用力握了握手,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年轻人,好好干,我很看好你。”

邹峰急忙道:“谢谢王市长,我一定会努力的,以后工作中有不周到的地方,还希望王市长不吝批评指正。”

王明春哈哈一笑:“客气!客气!”

等到散会,邹峰回到自己办公室,脸色变得有些怪异。

李正伦来了,先是一个立正,随后郑重说了一声:“恭喜邹市长。”

“恭喜就免了。”邹峰冷冷一笑:“外人觉得我风生水起,我倒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压垮。”

“全局上下对邹市长都有信心。”

“谢谢你能这么说。”邹峰瞥了一眼李正伦一眼:“李局长啊,说起来,我有些对不起你。”

李正伦一愣:“为什么?”

“当初,我让你和郭林帮我,我说你们两个有资格当局长。”邹峰一摊双手:“可这个局长现在我自己当了,这是组织上面的决定,我也没办法啊。”

这话说实在虚伪,如果不是邹峰早有计划,而且在高层做了诸多工作,没有任何人会主动让他来当局长。

李正伦当然看得穿这一点,但他同时也发觉,邹峰确实比自己更适合:“如果说之前有这个任命,很可能引来很多非议,那么经过这些日子的打黑,现在没有人会怀疑邹市长的工作能力,至少我是心服口服。”

“谢谢你能这么说。”邹峰说着,站起身来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有足够的理由信任你,有些事可以让你知道了。”

李正伦点了一下头:“邹市长请讲。”

“我在英伦的时候认识了几个有用的朋友,他们把英伦大圈帮引荐给我,前些日子,我花了大几百万,把英伦大圈帮请到国内。他们伪造身份,甚至伪装面容,完美的完成了我交代的任务,我能坐到这个位子上他们功不可没。”深吸了一口气,邹峰恨恨不已的道:“可这几天下来他们竟然被杀光了!一个有着传承的帮派,就这样人间蒸发!”

“是苍浩干的吗。”李正伦马上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古怪的枪杀案被邹峰压了下去,像先前推测的一样,邹峰不想让这些人的真实身份曝光。

“苍浩的帐可以慢慢算,现在的问题是我手下无人可用,就算我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摇了摇头,邹峰非常无奈的道:“而往后需要用人的地方还很多!”

“我能做什么?”

“把广厦这座城市的城狐社鼠都给我找出来。”邹峰重又坐下来,看着李正伦郑重的道:“那些混**的大哥,混街头的痞子,小偷小摸还有飞车党,这段时间的打黑让他们全躲了起来。有的去了外地,有的藏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我知道你有他们的行踪线索,让他们出来给我工作吧。”

李正伦有些吃惊:“让……这些人为你办事?”

“我知道他们是人渣。”邹峰的语气耐人寻味:“为我工作,为这座城市的建设添砖加瓦,有可能是他们这辈子干过最有价值的事情了!当然,我不是让他们改邪归正,我没有这本事也没有这个兴趣,你只需要让他们知道给我邹峰办事有钱赚就足够了!”

“这……”李正伦只犹豫了一下,便用力点点头:“明白了。”

“还有一件事,廖家珺在忙什么?”

“按照你的吩咐,我让她忙机场凶杀案,如果红魔那边有动静,就让她去抓红魔。”李正伦笑了笑,有点揶揄的道:“两个案子,还全是大案,忙得她不可开交。”

“好。”邹峰嘉许的点点头:“廖家珺是很不错的警察,但也有一个很严重的缺点。”

“脾气暴躁?”

“这个对我来说倒无所谓。”邹峰缓缓摇摇头:“她太爱管闲事,性子又拗,所以必须让她忙起来,这样才没有精力注意到这座城市正在发生的变化,否则不知道她会做些什么。”

“明白了。”

“其实我想重点培养廖家珺,毕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邹峰说到这里,长呼了一口气:“可就是她这性子让我很头疼!”

李正伦觉得,廖家珺固然是人才,可邹峰想提拔重用的根本原因,只怕还是看上了廖家珺背后的势力。

不过李正伦没把这些想法说出来,只是道:“我全听邹市长安排。”

“好。”邹峰哈哈一笑,旋即面色变得有些阴冷:“我现在还顾不上她,有机会再说吧……倒是这个红魔,我很感兴趣。”

“邹市长想抓到他?”

“不。”邹峰果断摇了摇头:“我对他有兴趣,并不是说打算把他的案子搞成我个人的政绩。什么事情可以干,什么事情不能做,我邹峰心里有数,红魔手上的鲜血太多了。”

“那倒是。”李正伦恨得牙痒痒的:“我很希望能把他绳之以法。”

“还是算了,这案子风险太大,搞不好我们成了红魔下一个牺牲品。”邹峰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想知道,红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会如此神秘。虽然让廖家珺忙红魔的案子,我本没指望会有个什么结果,但如果廖家珺能查出真实身份,只怕要轰动整个国家了。”

李正伦深深点了点头:“我也蛮好奇的。”

这个时候,曹氏地产那边正好散会,苍浩刚走出会议室,刘亚南马上跟了过来:“苍总一起去吃午饭?”

“不了,你们自己吃吧,我要回趟拆迁指挥部。”

刘亚南有些怪异的笑了笑:“哦。”

“你有话说?”

刘亚南看看周围,冲着苍浩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更衣室。

确定更衣室没有人,刘亚南这才道:“看起来,公司的上市进度要比预计的快很多,这样一来姚军辉肯定也会加紧动作。”

“嗯。”苍浩点点头:“你知道就行了,别往外说。”

“可是我觉得……”刘亚南欲言又止。

苍浩皱起眉头:“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有一种感觉,你追随姚军辉其实……其实是另有打算。”

“是吗。”苍浩听到这些,对刘亚南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了,这个人胸中格局很大,能看穿事物后面的本质。对比之下,就彰显出周大宇的无能,他只关心一单生意能抽多少回扣,或者什么时候还可以去盛世荷园吃饭。

很多时候,你必须承认,多数人在这个社会上起点是一样的,一段时间过去之后,有些人风生水起,有些人依然默默无闻,其实这不都是投胎造成的。

“苍总,我很信任你,所以才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刘亚南观察着苍浩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道:“如果你不爱听,就当我没说。”

“你说出来我还是很高兴的。”苍浩拿出一根烟递给刘亚南,然后自己也叼上了一根:“你当我面说出来的想法,总好过你背后散布言论!”

“那么……我猜的对吗?”

“这个问题我不回答,到底是与不是,你自己想。”苍浩说着,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但无论你的想法到底是什么都不要告诉别人。”

“好的。”刘亚南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地道:“既然浩哥这么说,我就再多说点吧……我觉得,姚总有些过分了,平常贪钱也就罢了,如今竟然想把整个公司拿到手里!”

“你听着,如果我要对姚总不利,也绝对不是因为姚总太贪婪,而是肯定有其他原因。”狠狠抽了一口烟,苍浩缓缓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跟你说点事情……咱俩岁数差不多,你比我大一点也有限。但毫不自夸的说,我过去那些年经历的事情,可能是你几辈子都无法遇到的。正是这些经历让我认识到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无所谓对错,并不是黑白分明那么简单,而是处于灰色状态。”

“有道理。”

“每个人都是在利益驱动下做各种事,如果有谁可以摆脱利益束缚,那么就可以涅槃成佛了。可在佛的眼中这却是一个末法时代,连慈善机构都可劲捞钱,我就不相信真有谁心底无私天地宽。当然,你可以说有道德有法律,其实道德和法律有个共同点,那就是统治阶级树立以维护自身利益,两者的区别仅只是法可善变而道德难变。所以,我根本不在意别人表明自己的野心,正相反的是,如果谁张嘴闭嘴都是正能量,终日以高大全的形象展示给别人,那么我可以保证他为人可能更加凶残。”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大奸似忠就是这个道理!”

“让你这么一说……”刘亚南抽了一口烟,寻思片刻这才道:“我马上想到了邹峰!”

“我们不谈邹峰,只谈姚军辉。”苍浩耸耸肩膀:“过去的经历使得我养成一个习惯,我不管一个人做事在外人看来是对是错,我更加关注他对我怎么样。不管姚军辉对公司如何,至少对手下的人还是很够意思的,他那次把我从拘留所捞出来我就一直很感谢他。”

“我理解。”

苍浩冷冷一笑:“正相反的是,这家公司的总裁倒是什么都没做,好像乐不得看着我倒霉。”

“这个……”刘亚南笑了笑:“倒也不能这么说吧。”

这一次轮到苍浩发愣了:“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