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东北骗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听说的,当然只是听说……”抽了一口烟,刘亚南接着道:“当时你被拘留后,关键问题是城管那边损失多少,如果超出法定界限就要追究你刑事责任。”

“这我知道。”

“是曹总找了物价局沟通,最后定损在界限以下……”刘亚南看着苍浩,很小心的说道:“其实这事还真不是姚总做的,不过曹总也只作了这一件事。”

苍浩听到这话,愣在了那里,完全出乎意料。

原来曹雅茹并非真的什么都没做,而是还有一点旧情,可为什么她从来没有提起半个字,难道是不想让自己感觉欠下了什么,或者她只是不愿意跟自己说话。

刘亚南见苍浩没出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没什么……”苍浩回过神来:“你也知道我跟曹总的关系,她挺看不上我的,我没想到她还能给我帮忙。”

“哦。”刘亚南点点头:“说到你跟曹总的关系……其实公司眼下的形式对你挺不利,一是你跟两位曹总之间的关系,不过高管会上已经说清楚,这个倒无所谓了;另一个就是你跟井总之间的事……”

“我能猜到,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说我私生活不检点什么的。”

刘亚南不太好意思的笑笑:“苍总英明。”

“你看,那帮总裁们在外面认了一帮干女儿,从来没人说什么。我跟井总之间有些误会,马上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谈资……”苍浩耸耸肩膀,感慨的道:“其实我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大家一起在公司工作,多数人的资历都比我老,然而我这么快被提拔成总经理,他们心里必然不平衡。于是,他们就要寻找道义优势,证明自己为人比我好。”

刘亚南叹了一口气:“是这么回事。”

“敢坐到这个位子上,我就不怕别人背后放冷箭,问题是我这一次太冤枉……”苍浩把井悦然和李文厚之间的事情说了一遍,非常无奈:“一般来说,别人的感情问题,我都是劝和不劝离,尤其这一次我被搞得太狼狈。可听井悦然的话,对李文厚是真没感情了,否则也不可能搬到我家去住。”

“利用别的男人甩了自己老公,这一招是够绝的,井悦然根本没打算回头。”摇摇头,刘亚南苦笑着道:“这事没人能帮上你,只有你自己想办法。”

“不说这个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我得去拆迁指挥部了。”

其实,苍浩真正要去的地方是多林寺,不信禅师遵照苍浩的指示,开始在市场上寻觅真货古玩。

苍浩的计划是用那些已经洗干净的钱买下这些真古玩,再让罗霸道用天价把古玩拍下来,这样就又有一笔钱洗干净了,当然成本也就高了许多。倒也难怪陈广龙和张玉杰他们不愿意,可在苍浩的强力压制之下,他们最后只得妥协。

到了海山寺,苍浩注意前面有一个又高又胖的人,穿着一件红色的袈裟,肩上有一条黄色的带子,头发剃得光光的,看样是个喇嘛。

喇嘛一直走在苍浩前面,有点像是给苍浩引路。

多林寺的位置比较背静,从海山寺去多林寺,要经过一条狭长的小巷,只见这个喇嘛大摇大摆拐进小巷,看样子竟也是要去多林寺。

广厦是个多元化的城市,可以见到各个民族各个肤色的人,加上海山寺这里本就是宗教圣地,有喇嘛倒也正常。

可是不正常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

喇嘛在前面走着,斜刺里突然跳出来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一晃手中的尖刀:“把钱全拿出来!”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施主你全拿去吧,我不要了。”喇嘛双手合十,口诵佛号,随后呵呵一笑,把钱夹直接丢给了劫匪:“我身上就这么多了,是善人施舍的。”

喇嘛这么大方,倒是让劫匪颇有些吃惊:“这可是化缘得来的,你给的怎么这么大方?”

喇嘛长叹一声:“因果轮回,你我今日如此见面,必有前世之因缘,有彼因才有此果。”

劫匪拿着刀的手在颤抖:“高僧啊!”

“我相信你是善人,只是一念之差,回头是岸啊!”喇嘛半眯着眼睛,怅然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施主三思!”

这番话说的挺有水平,颇有高僧风范,劫匪忙道:“大师可能度我?”

喇嘛微微一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劫匪犹豫一下,随后把钱包还给喇嘛,又把刀子扔到地上,双手合十:“谢谢大师点拨!”

“嗯。”喇嘛微微点了一下头,突然脸色一变,从地上捡起刀子,冲着劫匪比划了一下:“艹你妈的,敢抢我钱,赶紧给我跪下!”

劫匪傻了:“你……大师你……”

“我什么我?”喇嘛不耐烦了,走过去冲着劫匪的膝盖就是一脚,劫匪“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按说,喇嘛应该来自青藏高原或者内蒙边疆,可这位喇嘛却是一嘴地道的东北口音:“跪直溜了,板儿正的,把钱还我!”

劫匪傻眼了:“我……不是把钱还你了吗?”

喇嘛也不废话,直接上前搜身,劫匪差点哭了:“大师……这是我的钱啊……我特么是抢劫的,我怎么被你给抢了!”

喇嘛把劫匪兜里的钱全装自己口袋里,冲着劫匪就是一脚。

这一脚力气不小,劫匪身子往后一仰,咕噜噜滚出十几米远,最后一番白眼昏了过去。

“艹。”喇嘛把刀扔到一旁,点了一下抢来的钱,满意的点点头:“还行,没白折腾一趟。”

也就在这个时候,喇嘛才注意到苍浩一直站在后面,喇嘛把眼睛一瞪:“看什么看?”

“没……没事……”苍浩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大师您先走。”

“嗯。”喇嘛对苍浩的态度很满意,大步走到多林寺门前,抬手拍了拍寺门:“二哥,二哥啊,是我来了,开门。”

马上的,寺门打开,不信禅师从里面跳出来,看到喇嘛就是哈哈一笑:“三弟,你可来了,想死我了。”

喇嘛和不信禅师紧紧拥抱在一起,一时间基情四射,搞得苍浩一头雾水。

一个显宗,一个密宗,竟然以兄弟相称。

不过转念一想,苍浩又觉得没什么不能理解的,不信禅师本来就是个假和尚,这个喇嘛要是真货才见鬼了。

马上的,不信禅师注意到苍浩,急忙对喇嘛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喇嘛看到苍浩就是一愣:“你?”

“是我。”苍浩点点头:“上师你好。”

喇嘛咳嗽两声,正色道:“本上师刚才金刚怒目,惩戒宵小,失主不要对外人说啊……”

“什么上师啊?”不信禅师翻了翻白眼:“孙大宝,你不装B能死啊!”

“别说我俗家的名字!”喇嘛急了:“告诉你,我现在是桑杰法王格桑仁波切,受四方供养,跟你个卖假古玩的假和尚可不一样!”

“艹,孙大宝,我是假的,难道你是真喇嘛?”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格桑仁波切尴尬的笑了笑:“对了,你还没正式介绍……”

“这位就是苍浩。”不信禅师根本没问苍浩和格桑为什么见过面,想来是已经猜到了:“他,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浩哥,我如今的恩主,完全靠着浩哥我才能过得这么舒坦。”

“你好。”格桑,或者说孙大宝,跟苍浩握了握手,转身开始教训不信禅师:“你说你,靠着卖假古玩,总算赚了点钱,前些日子还跑普吉岛潜水去了,你看把你得瑟的。你知不知道,普吉岛我都不稀得去,出国玩不去法国血拼,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出家人。”

不信禅师撇了撇嘴:“你有那么多人供养,我跟你能一样吗!”

“我告诉你,不光是有供养,还有双修呢……”格桑目光有些猥琐,正要往下说,想起苍浩还在旁边,马上又正色道:“佛法无边,你要好好修佛才是,不要想些有的没的的东西。”

“我想过了,当初穿袈裟就是为了讨碗饭吃,如今我在古玩行挺有前途的,也就不往这方面寻思了。”叹了一口气,不信禅师又道:“你没看我这大白天的关着门吗,以后不接纳香客了。”

“随便你吧。”格桑看着不信禅师,有点孺子不可教的意思:“不管怎么说,本活佛决定到广厦发展了,广种福根。这样一来,咱们哥们就能常见面了,想一想还是挺高兴的。”

又聊了几句,一阵悠扬的《大悲咒》想起,格桑从怀里掏出一部土豪金的爱疯5S,走到旁边接了一个电话。

等到放下电话,格桑告诉苍浩和不信禅师:“我有点事,一个供养居士要来接我,你们慢慢聊,咱们改天再聚。”

话音刚落,一辆宝马X5缓缓停在寺门前,开车的是一个年逾四旬的女人。有些胖,身上珠光宝气,看来是位贵妇。

格桑昂首阔步走过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子马上绝尘而去。

苍浩长叹了一口气:“你们不怕遭报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