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女人最大的敌人就是闺蜜/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报应?你以为只有我们这么干嘛?”不信禅师翻了翻白眼:“千年古刹,大张旗鼓做生意,开光烧香明码标价,想烧头香更是天价。至于那些去烧香的,其实连一本完整的佛经都没看过,无外乎就是求个福报。给佛祖烧柱香,佛祖保佑我升官发财,其实这不是信仰,这是交易。大家都已经商业化了,既然别人做得,为什么我们做不得?”

苍浩有点吃惊:“别说你还挺有见地的吗!”

“真正信佛的人,修的是来世,修的是他人。这样的人早已破我法二执,做事不流于形式,心存善念,广种福根。”顿了顿,不信禅师又道:“凡是修现世,修自己的,其实都是在做交易,有需求必然就有供给,这是最起码的经济学规律。”

“给失足妇女开光,陪贵妇双修,凡事只谈钱……”苍浩摇摇头:“换句话说,你不骗,也有别人骗,对吧?”

“至少我是有真本事的。”不信禅师拿过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两个精致的黄色小瓶:“如果我没本事,能找来这么好的乾隆珐琅彩人物橄榄瓶吗!”

“多少钱?”

“五十二万。”

“好。”苍浩毫不犹豫的开了一张支票:“话说你抽了多少回扣?”

不信禅师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真没有。”

“这个可以有。”苍浩瞥了不信禅师一眼:“只要东西保真,我不反对你多赚点,别太过分就行。”

“妥了。”不信禅师拿过支票,兴冲冲的道:“跟着浩哥有肉吃,放心好了,我这人不贪!”

“那就好。”苍浩点上一根烟,随口问道:“对了,格桑刚才管你叫二哥,这么说你们还有个大哥?”

“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光屁股娃娃,后来成了拜把子兄弟。反正都在外面混,就是混得门路不一样,格桑密宗,我显宗。”不信禅师说到这里,表情变得很郑重:“但我们大哥可不一样,那是真正的高人……高人啊!”

“什么样的高人?”

“几句话说不清楚,有时间我介绍给你。”

“这个人现在哪?”

“格桑过去混京城,问题是京城的仁波切太多了,就跑来广厦开辟新天地。既然我们哥俩已经聚到一起,估计大哥过不了多久也会来……”顿了顿,不信禅师很郑重的又补充了一句:“我大哥真的是高人啊!”

不信禅师对大哥称赞不绝,让苍浩对这个人产生了些兴趣。

但不信禅师对自己大哥的事情却也知道不多,不管苍浩怎么问,也再说不出来什么,只是认定大哥料事如神。

离开多林寺,苍浩刚回到观海名邸,一辆帕萨特停在苍浩前面。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女孩,一袭秀发如瀑布般倾泄到腰际,眼睛上戴着一副硕大的太阳镜。上身是红色露背吊带衫,脖颈大半露在外面。肚脐上镶着一颗钻,也不知道怎么弄上去的。

太性感,太诱人,苍浩有点怀疑是不是东莞那边过来的。

女孩冲着苍浩微微一笑:“你就是苍浩苍经理吧?”

“你是哪位?”苍浩不住的寻思,自己只做过一次大保健,这女的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我叫冯莎。”

“是你……”苍浩一愣,原来她就是井悦然的那个闺蜜,李文厚的婚前泡友。

“方便聊几句吗?”

“好啊。”苍浩大大方方上了车,顿感车里有着浓郁的香味,这个冯莎在身上泼了太多香水。

冯莎斜眼看着苍浩:“我想和你聊几句,方便吗?”

苍浩微微一笑:“我都上了你车,你说方便吗?”

“我差点听成‘我都上了你’……”冯莎咯咯笑了起来:“太暧昧了。”

苍浩觉得,不是自己的话太暧昧,而是冯莎擅长玩暧昧。

两个人刚见面,冯莎只是几个眼神和几句话,就搞得苍浩有些蠢蠢欲动,也难怪李文厚把持不住。

苍浩耸耸肩膀:“真正干了这事的不是我,而是李文厚。”

“看起来你知道所有事情了。”冯莎突然脸色一变:“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个。”

“你想说什么?”没等冯莎说话,苍浩又问道:“你先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

冯莎反问:“李文厚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那我告诉你,井悦然在广厦有套房子,李文厚知道地址。但井悦然搬去了你那里……”顿了顿,冯莎又道:“井悦然在淘宝买东西,留的是你家地址,李文厚有她的密码能登陆进去。”

“原来是这么回事。”苍浩有点无奈,只是一个很小的细节,竟然暴露了自己的家庭住址,本来这是自己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

“李文厚追踪井悦然来了广厦,我追踪李文厚也来了。”叹了一口气,冯莎接着道:“李文厚不知道我来了,我直接过来找你是想谈谈,不管你跟井悦然之间的事情是真是假,反正我是支持你俩在一起的。”

“那我倒要谢谢你了。”苍浩有点惊讶的看着冯莎:“你能这么说,难不成是因为……你打算跟李文厚假戏真唱了?”

冯莎再次反问:“你也是男人,我很想听听你的意见,你怎么看我跟李文厚的事情?”

“其实吧,知道了井悦然和李文厚的事情之后,我也反思过……”苍浩也不管冯莎,自顾自的点上了一根烟:“如果我跟小三上了床,被老婆抓了个正着,我应该怎么办。这个问题挺头疼,我思索了好几个小时,饭不吃觉没睡,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问题是我特么首先得有个老婆!”

“你真逗!”冯莎哈哈笑了起来:“原来你是单身!”

“我一直都是单身。”苍浩吐了一个烟圈:“所以,虽然同样是男人,我并不理解李文厚!”

“那好吧,我告诉你,你别说什么假戏真唱,我俩从一开始就是真的。”冯莎看着苍浩,非常认真地说道:“我是真的爱李文厚,我相信他也爱我,只是他跟井悦然在一起时间太长了,双方家里人早就把婚事给定下来,他们两个不结婚已经不行了!”

“你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苍浩发现,李文厚跟冯莎之间只怕不是突然的放纵,而是一直都勾勾搭搭,只是碰巧在婚礼仪式之前被井悦然发现了。事实上,他们两个到现在应该还有联系,否则不可能冯莎会追踪而来。

“我知道你很不理解……”

“我没什么不理解的。”苍浩打断了冯莎的话:“科学调查表明,大多数女人都对闺蜜的男人有那方面的兴趣,超过一半左右的女人甚至想要跟闺蜜的男人上床,其中多数没得手仅仅是因为没找到机会。所以我特别理解你跟李文厚一定是你情我愿,问题是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想让你帮我。”冯莎立即道:“你跟井悦然在一起,让李文厚彻底死心,这就行了!”

“我有什么好处?”

“能跟井悦然这样的大美女在一起,你还想要什么好处?”

苍浩乜斜了冯莎一眼:“你也是大美女啊!”

冯莎微微一笑:“怎么你对我有兴趣?”

“你说呢?”

“看你表现了。”冯莎撇了撇嘴:“无论如何,还是那句话,我一定要跟李文厚在一起!”

“祝福你俩。”苍浩说着,打开车门:“我回家了。”

冯莎微微点点头:“再见。”

苍浩回到家里,井悦然正在修指甲,苍浩走过去直接说了一句:“女人最大的敌人就是闺蜜。”

井悦然先是一愣,随后重重哼了一声:“这倒是实话。”

“所以嘛……”

“所以你要当我男闺蜜?”

“别开玩笑。”苍浩黑着脸道:“我只是觉得你以后选择闺蜜的时候要慎重一些。”

“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你跟冯莎之间的事情……”

“冯莎,我已经把他在朋友圈里拉黑了,我相信她是真的喜欢李文厚,我衷心祝他俩幸福。”井悦然斩钉截铁的道:“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你想让李文厚跟冯莎在一起,冯莎也想让李文厚跟自己在一起,问题是李文厚只想跟你在一起。”苍浩无奈的长叹了一声:“而我只关心你到底什么时候从我家搬走!”

苍浩不知道的是,从在多林寺开始,一辆黑色轿车一直远远的跟在自己身后。

开车的人是周大宇,他带着一台长焦照相机,把苍浩的一举一动全部拍摄下来。

当然,他没进多林寺,也没进观海名邸,不过却知道了苍浩家在哪:“苍浩啊,我真没想到,原来你住在这么豪华的地方,我说怎么从来不请我们去你家玩!”

看着镜头里的苍浩,周大宇的表情非常阴冷:“你对我不仁,也就别怪我对你不义了!”

就在苍浩回家的同时,周大宇去了邹峰的办公室,直接把那些照片交给了邹峰。

邹峰拿着相机,把照片从头到尾翻了一遍,问道:“这些能说明什么?”

“邹市长不明白?”不知道为什么,周大宇的嘴角一个劲的抽搐着:“苍浩去多林寺了,肯定是找那个老和尚,给自己做假古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