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你知道文章出轨了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嘉琦今晚很忙,跟同事喝一会酒,就在场子里逛上一圈,然后又回来喝酒。

在京城的时候,她的家教非常严,很少有机会出入娱乐场所。

如今来了广厦,她算是自由了,可以充分见识到过去没见过的种种。

吕嘉琦这般转来转去,刚好经过这个神秘女人的身边,刚刚走过去又马上倒退着回来了,侧着头打量这个神秘的女人。

吕嘉琦来来回回的走,动作跟个机器人似的,引起了这个神秘女人的注意:“你……是吕嘉琦?”

“严姐?”吕嘉琦也认出来对方了:“你怎么在这?”

“嘘。”严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坐下来说话。”

吕嘉琦马上拽过来一张凳子,坐到了严姐的身边,兴冲冲的道:“严姐啊,早听说你要回广厦了,我爷爷还想让你照顾我呢。”

“吕部长给我打过电话,我知道你来了广厦。”严姐伸手摸了摸吕嘉琦的小脑袋瓜:“不过,我的挂职锻炼还没正式结束,所以这一次回来是悄悄地。”

“那你什么时候正式回来述职啊?”

“快了。”严姐掐了一下吕嘉琦的脸蛋:“说起来,有些日子没见了,你更漂亮了。”

“谢谢。”吕嘉琦颇有些得意:“对了,严姐,你还没回答我你,你怎么会来这?”

“我听说这里的老板是个牛人,过来看看。”顿了顿,严姐问道:“你还真是离开吕部长身边,能出来海阔天空了,竟然泡夜店!”

“严姐你误会了……”吕嘉琦干笑两声:“这里是我老板开的,我是过来捧场的!”

“你老板?”严姐眼珠转了转:“我想起来了,吕部长说你在曹氏地产打工,直属上司是苍浩,这里就是苍浩的买卖。”

“对啊。”吕嘉琦急忙点点头:“严姐,你说这里的老板是个牛人,该不会说的也是苍浩吧。”

严姐没有正面回答:“我在外面挂职的这段时间,这座城市真是风起云涌啊,邹峰异军突起,转眼成为实权人物!”

“是啊。”吕嘉琦无奈的点了一下头:“他现在是这座城市二把手,我担心要是再没人制约他,他会越爬越高。”

“他野心不小。”严姐看了看周围,目光变得格外深沉:“只怕这座城市都容纳不下他的野心。”

“那该怎么办,严姐,你可不能不管啊。”

“先不说这个。”严姐瞥了吕嘉琦一眼:“知道你来了广厦,本来我想给你打个电话,后来又觉得还是等我回来再说。没想到在这里碰见,咱们姐妹还真有缘,你在广厦生活怎么样?”

“有爷爷的那帮学生罩着,还不错!”吕嘉琦揉了揉鼻子:“可惜我老板不知道我是个能人!”

“是吗。”严姐哈哈笑了起来:“你确实很能啊,就是有待被发现!”

“我一直都这么想。”

“你生活上要是有问题,及时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知道了。”吕嘉琦自觉生活不错,更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眼下形势:“严姐,你回广厦之后,有什么打算啊?”

“不说这个。”严姐看了看周围,低声道:“这里人多眼杂不方便,我明天还在广厦,咱俩出来谈。”

吕嘉琦用力点点头:“嗯。”

刚好,苍浩从外面回来,经过这里看到了吕嘉琦:“你遇到熟人了?”

“没啊。”吕嘉琦急忙站起来,装作不认识严姐:“我就是帮你问问,客人对这里有什么意见!”

“你还真是多事!”

“我是为了你好。”

“那你问出什么意见了?”

“什么也没问出来。”

“所以我说你多事。”苍浩翻了翻白眼:“小吕秘书,你连秘书工作都没做好你,就别管其他了!”

“哦。”吕嘉琦也不敢犟嘴,低着头跟在苍浩身后,回到了同事们这边。

苍浩在天雨楼一直待到半夜十二点,因为第二天还要起来上班,就只好回家了。

刚到小区门前,冯莎的车子不约而至,直接让苍浩上车:“井悦然呢?”

“不知道……”苍浩打了个哈欠:“估计还在泡夜店吧。”

“哦。”冯莎又问:“李文厚呢?”

“没见着。”

冯莎气呼呼的道:“喂,你说过,要帮我的。”

“我可没这么说过。”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再说一遍,我实在不想卷入你们的感情纠纷,我拜托你别再来烦我了!”

硬的不好使,冯莎的态度立即软化了:“我一看你就是好人,你就当帮个忙,好不好?”

苍浩苦笑两声:“好人帮你去拆散别人的家庭?”

“我说过,李文厚和井悦然其实没有感情,只是李文厚现在迫于家里和单位的压力,不得不来劝井悦然回去完婚。”冯莎很认真的道:“我跟李文厚才是真爱!”

苍浩低声嘀咕了一句:“搞破鞋的都这么说……”

也不知冯莎有没有听清这句话,自顾自的道:“你知道吗,文厚曾经答应我,只要有机会就把事情跟井悦然说清楚。他保证跟我共度一生,给我一个女人能拥有的最大幸福……”

苍浩突然问了一句:“你看新闻没有?”

“没有,怎么了?”

“文章出轨,跟姚笛开房了!”

冯莎不明白苍浩的意思:“然后呢?”

“我要说的是,世上天长地久的诺言实在太多了,最后结果都如何了呢……”嘲弄的笑了笑,苍浩说道:“周迅曾经说,李亚鹏满足了我对男人所有幻想;刘烨曾经说,我非谢娜不娶;姚晨曾经说,最适合我的人是凌潇肃;文章说,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我女人叫马伊俐……这些诺言句句掷地有声,扔在地上能摔成八瓣,最后都如何了呢? 仔细回想一下,这些年来,其实唯一没骗人的就只有我们搞房地产的了,我们从来告诉客户:‘你尽管放心,房价肯定涨不会跌。’然后就是这些年里,但凡听了这句话去炒房的人,全都赚到爆了!”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也要说……”点上一根女士香烟抽了一口,冯莎冷笑着道:“谢霆锋和张柏芝结婚,一帮人高呼我相信爱情了。张柏芝和陈冠希那些事被曝出来,还是这帮人高喊我不相信爱情了。再过几天,一个男明星娶了一个女明星,这帮人高呼我又相信爱情了……明星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跟你是不是相信爱情有什么关系?演艺圈本来就是睡来睡去,一切都是戏,你要是把这些当真是不是太幼稚了?”

苍浩一时无语:“我……”

“我再跟你说一遍……”冯莎看着苍浩,很认真的道:“李文厚和井悦然领了证,结婚前一天,是我勾搭李文厚上床的。而且我明知道井悦然回来,故意就是要让井悦然看见,看见我们两个在她的婚床上滚床单!”

“是吗。”苍浩原来觉得李文厚太不男人,听到这些才知道,原来李文厚没说谎。

说起来,一个男人睡了一个不应该睡的女人,然后说这个女人主动勾引自己,实在是很没品的行为。

就比如某个著名动作片明星,把人家给睡怀孕之后,跟自己老婆痛哭流涕自称被骗炮,然后放着自己亲生女儿十几年不闻不问。看他在荧屏上一副正派的硬汉形象,生活里能干出这种人渣事,一瞬间就丢掉了头上所有光环。

“他们两个在一起时间太久了,其实根本没有爱情,全是亲情。”冯莎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李文厚很清楚这一点,但他是个很懦弱的男人,迈不出这决定性一步。”

“然后你帮他迈出来了?”

“对啊。”冯莎说起这个事来竟然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事情发生后,井悦然取消婚宴,只身回了广厦。李文厚在亲戚朋友那里遭遇巨大压力,连单位领导都找他谈话,如果家里的事情处理不明白就别回去上班,李文厚这是没办法才回来找井悦然了。”

“然后你就追上来想把李文厚找回去!”

“我是想让他俩彻底离婚!”冯莎斩钉截铁的道:“如果他俩能把事情说清楚,那么不管单位还是亲友那里,就都能有个交代。”

“而且你俩也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没错。”冯莎用力点点头:“我确实爱李文厚,既然李文厚这么纠结,我就只能主动一些。”

“你确实很主动。”苍浩叹了一口气:“不过,你想让我帮忙拆散人家两个,只怕……”

冯莎直截了当的问:“你想要什么好处?”

“我想要你!”苍浩随口说了一句,提出这么一个过分的要求,或许冯莎就会打消念头。

冯莎暧昧的一笑:“你想要我什么?”

“我想要你的人。”苍浩满不在意的道:“你那两条大白腿,扛在肩膀上啪啪啪,一定非常爽!”

“我还很紧呢!”冯莎咯咯笑了起来:“你真想见识一下?”

苍浩心中一动:“不行吗?”

“行啊。”冯莎说着,把手搭在苍浩的大腿上,轻轻地来回抚摸着:“只要你帮我拆散井悦然和李文厚,我这个人就是你的,你想怎么玩都行!”

“可是……”苍浩有些吃惊:“你不是深爱着李文厚吗?”

“我的精神爱他,或许身体也爱,虽然他性格懦弱导致缴枪也太快……”井悦然满不在意的问了一句:“只不过精神和身体难道一定要联系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