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搞破鞋的都这么说/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总,你听我的,没错。”吕嘉琦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如果你这一次联合了严月蓉,那么等到扳倒邹峰之后,严月蓉看在你帮过忙的情分上,也会给你做不少事情的,你俩仍然是坚强的同盟。你好好想想,有了这样一个市长帮你,以后你的事业想不花开富贵都不容易。”

“你跟严月蓉是什么关系?”

“算是世交吧。”吕嘉琦嘿嘿一笑:“我在官场上很多朋友的,可惜啊,你从来不问!”

“问什么问,你赶紧回公司吧……”苍浩白了吕嘉琦一眼,心里倒是觉得,这个小秘书挺有用的。

跟吕嘉琦分开后,苍浩去了拆迁指挥部处理工作,等到下班就直接赶去了盛世荷园。

井悦然果然来了,姚军辉非常高兴,先是招待大家品酒,然后又一起吃饭。

井悦然始终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不怎么说话,无论别人问什么,都只是点点头。

“井总今天能来真是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姚军辉对井悦然的态度有些无奈,于是设法让井悦然开口:“不知道井总以后是不是……”

井悦然依然是一脸程式化的微笑:“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我是希望以后井总能经常赏光,看来是很难了。”姚军辉尴尬的笑了笑:“毕竟能请动你这个级别的美女很不容易!”

“那倒也不是。”井悦然终于多说了几句话,可内容却让姚军辉等人很尴尬:“主要是公司现在形势微妙,高管之间如果往来频繁,引起曹总的注意就不太好了。尤其是公司面临上市,这个时期更应该避嫌。”

“是吗。”姚军辉面色有些难堪:“不过,我请井总出来,实在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联络下感情罢了,毕竟大家共事这么久。”

陈广龙打了一个圆场:“姚总啊,你这就糊涂了,以后苍总只要来,井总肯定也会来的。”

张玉杰笑哈哈的道:“可不是吗。”

“我觉得有些话应该说明白比较好了……”井悦然轻叹了一口气:“事实上,是我的未婚夫李文厚背叛了我,我想要甩掉李文厚,就装作是跟苍总谈恋爱。其实苍总是无辜的,被我给利用了,我对此很抱歉。”

“是吗。”姚军辉冷冷一笑:“我倒觉得,如果你跟苍总的事情是真的,那倒好了。”

井悦然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呢?”

“因为这样你就能跟我们一条战线了。”

随着姚军辉这句话说出口,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因为看起来姚军辉要打算把话明白说出来了。

姚军辉冲着其他人使了个眼色,陈广龙的人纷纷起身告辞,假称有些事情要处理。

最后,整个房间只剩下苍浩、井悦然和姚军辉三个人。

井悦然看了看苍浩,又看了看姚军辉:“现在没外人,姚总到底有什么话,还是明白说出来吧。”

“好。”姚军辉点点头:“我希望你把张兴昱介绍给我。”

“他是做投行的,你想认识他,只会有一个可能……”井悦然看着姚军辉,冷冷说道:“你打算在公司股价上做文章!”

姚军辉给井悦然倒了一杯红酒,没回应这句话,只是道:“我这个人做事原则很简单,你好,我好,大家好,有钱一起赚。”

“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把你的这个打算告诉曹雅茹,今后我就可以在曹雅茹那里获得重视。”

“曹雅茹一直很重视你,或者说,公司这几年来经过历次变动,每一任领导都很重视你。”呵呵一笑,姚军辉意味深长的道:“正因为你被太多的领导所重视,再加上你有拥有太多的社会资源,那么曹总就不可能给你更多的新任。你当然可以出卖我,不过最后结果未必如你所愿,曹总依然不会留着你。”

“你确定?”

“每一个人的信任都是有额度的,给予别人的信任是这样,获得别人的信任也是这样。井总你是一个聪明人,已经过度透支了自己的信任……”喝了一口酒,姚军辉悠然说道:“曹总迟早会对你下手,应该说,公司这帮老人,曹总会一个不留,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虽然说,拿掉我的原因跟拿掉你是不一样的,可你我仍会殊途同归。”

“继续说。”

“举个例子,朱元璋杀功臣是出名的,太子朱标曾对此有异议,朱元璋就把一根荆棘扔在地上让朱标捡。但荆棘上面全是刺,朱标没有办法下手。朱元璋就告诉他,因为你怕刺不敢拿,所以我把刺拔掉了给你。”姚军辉说到这里,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我们就是这堆刺!”

井悦然一时无语:“这……”

“井总,你太聪明了,在派系斗争中从不站队。”深吸了一口气,姚军辉一字一顿的道:“但现在的形势要求你必须站队!”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知道自己早晚会被拔刺,所以最后捞一笔走人!”

“我没这么说,随便你怎么理解。”姚军辉一摊双手:“重要的是你能支持我!”

井悦然看了苍浩一眼,但见苍浩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叹了一口气,井悦然试探着问道:“你认为自己能成功?”

“做人很多时候都要拼搏一下。”姚军辉自信的一笑:“我姚某人一个穷二代,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靠什么,我总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有冒险精神。”

“我知道姚总你运气一直不错,我希望你不要赌光自己的运气。”说到这里,井悦然沉重的点点头:“我可以把张兴昱介绍给你。”

姚军辉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井总。”

“看在我的面子上,张兴昱一定会见你,但他是否愿意加入你的计划,还要看你是否有足够有说服力。”

“我懂。”姚军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冲着井悦然举了一下杯:“合作愉快。”

姚军辉很高兴,喝了很多酒,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些醉意朦胧了。

苍浩和井悦然回到家里,井悦然见房间有些乱,直接吩咐苍浩:“收拾一下。”

苍浩听到这话有些恼火,这里明明是自己家,如今被井悦然鸠占鹊巢不说,井悦然竟然开始吩咐自己干活了。

苍浩越想越恼火,满心指望井悦然快点搬走:“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李文厚和解?”

“我不是说了吗,我要离婚。”井悦然踢掉高跟鞋,赤足盘腿坐在沙发上:“什么时候李文厚签署离婚协议,什么时候我就搬走。”

“靠!”

“你说什么?”

“没什么。”苍浩黑着脸道:“我就是觉得吧,你利用我甩掉李文厚,这一招虽然好事,但咱俩的事情传了出去,以后你井悦然再嫁也难了。”

“是吗?”井悦然乜斜了苍浩一眼:“不客气的说,以我井悦然的身份,只要愿意,就会有成群结队的男人跑来给我当备胎和千斤顶,而且他们根本不在意我到底谈过几次恋爱!”

苍浩觉得这话说的倒也没错,如今这年头女多男少,据说未来将会有几千万光棍,这就直接造成女性的市场价格不断上扬。

有钱人又这么多,如井悦然这种姿色,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能卖个好价钱。

苍浩正在心里大发感慨,井悦然又道:“我知道,这些日子给你添了麻烦,我很感谢。”

“别客气……”苍浩开始考虑是不是管井悦然要点房租。

“我告诉你点事情吧……我的私事很少对别人说。”井悦然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卸妆水开始卸妆:“今天早晨,冯莎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说她跟李文厚是真爱,希望我能放手成全他俩……听到没有,他俩是真爱。”

“搞破鞋的都这么说。”苍浩有点佩服冯莎了,这小三当的够霸气,直接跟人家正方谈判。

“总之你应该知道了,别说我根本就不爱李文厚,就算是有那么点爱情,在这种情况下也得成全人家的真爱,祝他俩破鞋搞得愉快吧。”说到这里,井悦然轻哼一声:“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这么说必须要李文厚同意离婚,你才肯搬走?”

“苍浩,我老实告诉你,你也把我给连累……”井悦然放下梳妆镜,冷冷看着苍浩:“这也算是我这些日子住在你家付出的代价!”

“我连累你什么了?”

“今天吃饭的时候你也听到了,我一直都在各个派系之中努力保持平衡……”井悦然说着,无奈的苦笑起来:“当然,姚军辉说得对,曹雅茹肯定会拔刺,但未必会拔到我这里。”

“你确定?”

“我一个公关经理,除了有些招待费可以支配,还得经过杨旭飞的审批,无权无势的为什么曹雅茹要拔我?”井悦然一摊双手:“我跟姚军辉他们不一样,这帮人个个手握实权,曹雅茹当然不会留着他们。但只要我把关系理顺,完全可以继续留在曹氏地产,我一个女人,坐到这个位子上已经很满足了,不像姚军辉他们还有更大的野心……只是当时顾忌大家的颜面,我没把这些公开说出,也就顺着姚军辉的意思了。所以你应该明白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今天根本不会去盛世荷园。现在我站队跟姚军辉一起,你让杨旭飞怎么看我,让曹雅茹怎么看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