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这是一种礼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冷冷一笑:“你又让鸡怎么看,鸭怎么看,狗仔队怎么看……我连累了你,我很抱歉,但我觉得你未免太过自信了!”

“哦?”

“时至今日你还看不出曹雅茹的为人?”苍浩微微一挑眉头:“如果她看你不顺眼,决定炒掉你,不完全取决于你是否手握实权。换句话说,曹雅茹是一个比较情绪化的人,她刚接掌公司时没直接把大家全炒掉,我觉得已经是生命的奇迹了。”

井悦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有道理啊。”

“不说了……”苍浩摇摇头,迈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我累了,先休息了。”

“喂,你还没收拾一下呢,多乱啊。”井悦然不满的道:“你看着也舒服?”

苍浩权当没听到,回了自己房间,闷头就睡。

第二天早晨,井悦然非常难得的又下厨了,跟苍浩一起吃过早饭,一如往日开车上班。

到了公司,把车子停好后,两个人正准备进公司,李文厚不知道从哪跳了出来:“然……”

井悦然乜斜着李文厚:“干嘛?”

“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李文厚哭丧着脸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道歉……”

“你确实不知道,说来说去都是这几句,这证明你其实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轻哼一声,井悦然冷冷的道:“我祝你跟冯莎天长地久!”

“然啊……”李文厚都快哭了:“单位领导又批评我了,说我放着这么好的媳妇不珍惜,竟然把你给气跑了。如果我不能把你追回去,单位就要正式给我停职……”

这话不说还好,井悦然一听登时更怒:“原来你不是真的想让我回去,只是怕丢掉了工作!”

“不是……我……”

“不是什么不是!”井悦然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文厚,突然非常亲热的挽住了苍浩的胳膊:“我再次告诉你,我跟苍先生在一起很幸福,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好好珍惜你的冯莎吧!”

李文厚悲怆的向苍浩看去,却发现苍浩探头看着天空,对井悦然的亲热表示无动于衷。

“他不适合你……”李文厚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道:“悦然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倒觉得我们两个很适合。”井悦然说着,胸脯在苍浩肩膀上蹭来蹭去。

看着自己老婆胸前两个大肉|球都快给苍浩打奶泡了,李文厚的脸先是惨白,随后惨绿。李文厚万般无奈,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苍浩的良知上:“苍先生……你说句话啊,悦然毕竟是我老婆啊。”

苍浩没出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井悦然捅了苍浩一下:“你倒是说句话啊,告诉李文厚,咱俩在一起很幸福……”

井悦然说着话,冲苍浩一个劲使眼色,希望苍浩能配合自己。

熟料,苍浩只是说了一句:“今天的天很蓝啊,看来没有PM2.5……空气这么难得这么新鲜我还真不太习惯!”

井悦然也不指望苍浩能配合自己了,索性再不理会李文厚,直接拖着苍浩进了公司。

公司保安发现李文厚又来了,立即虎视眈眈的走了上来。

李文厚打了个哆嗦,没敢跟着进公司。不过他也没离开,这些日子以来,他就如同鬼魂一样,在公司和苍浩家附近转来转去。

等到上了电梯,井悦然长呼了一口气,这才松开了苍浩的胳膊:“我说你又呆又萌的想什么呢?”

“啊?”苍浩回过神来:“没想什么。”

“你别总是这么发呆,好像提前得了阿尔茨海默综合症,我跟你说的事情你有没有记住?”

苍浩一愣:“什么事?”

“把房间收拾一下,太乱了,简直跟猪窝一样。”

“不对吧,严总,房间是你搞乱的。”苍浩感觉非常委屈:“沙发靠背上搭着六条丝袜,各种厚度,各种颜色,都是没洗过的,难道是我穿的吗?卫生间洗手池子里三条胸罩,难道也是我的?还有那一大堆卫生巾和化妆品空瓶,跟我也没有关系吧?”

“你……”严月蓉有些脸红,注意到电梯里没有其他人,这才放松下来:“我这么漂亮,你舍得让我干家务吗?”

“那你也不能当花瓶啊!”

“花瓶是不能赚钱养家的,但我是可以付房租的。”

苍浩眼睛一亮:“真的?”

“给你。”井悦然掏出二百三十一块钱,也不知道这钱是怎么来的,竟然还有零有整,一股脑塞给了苍浩。

井悦然买瓶护肤霜都要一千多块,苍浩本以为井悦然对自己能大方点,却没想到得到一堆零钱:“这算什么?”

“不想要?那算了!”井悦然直接把钱拿了回来,刚好电梯门开了,她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出去。

“二百块钱也是钱啊。”苍浩很想追出去把钱要回来,虽然说少点,雇个钟点工简单打扫一下房间还是够的。

熟料,张培顺进来了,嘿嘿一笑:“你跟井总……你俩不会电梯激|情呢吧?”

“你这个人的思想吧……对,没错,我俩是在激|情。”苍浩很郑重的点点头:“没想到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刚才苍浩一直出神,这可不是在卖萌,而是真的在想事情,那就是严月蓉。

苍浩的态度一如既往,不愿卷入官场上的争斗,就算严月蓉用什么事要挟,自己照样可以不买账。

不过,吕嘉琦的分析却也是对的,如果自己真的想要有所作为,官场上的关系必不可少。更何况邹峰一直虎视眈眈,多一个盟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所以苍浩有些纠结。

苍浩不知道的是,就在与此同时,严月蓉又去了博山咖啡馆。

但严月蓉这一次不是见苍浩,而是另一个人,郭林。

郭林穿着很寻常的衣服,快步走了进来,看了看周围没其他客人,直接坐到了严月蓉对面:“严市长你好。”

“郭局长你好。”严月蓉微微一笑:“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过一个小时,我就得回去了。”

“好。”郭林点了一下头,开门见山的道:“当下广厦的形势你应该有所耳闻了,如果让邹峰任意妄为,大家最后都得倒霉。”

“我的观点和你一样。”严月蓉喝了一口咖啡,又道:“所以,我们必须结成同盟,把邹峰拉下马。”

“没问题。”

“我知道你因为一句话得罪了邹峰。”严月蓉说着,观察了一下周围是不是有人:“等我回广厦之后,郭局长你的安全就有保证了,至于眼下你就要多加小心。”

“我应该没什么问题的。”郭林笑了笑:“我一个老同学帮我找了一个人,他教给我一些方法,基本可以躲避邹峰的追踪。眼下,除了正常工作之外,没有人知道我在哪里做些什么。”

“那就好,至少在工作时间和你上下班路上,邹峰是不敢怎么样的。”顿了一下,严月蓉有些好奇的问:“能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严市长未必听说过,他叫苍浩。”

“他?”严月蓉出声的笑了起来:“我不但听说过他,对他还多少有些了解。”

“严市长知道苍浩?”

“我知道邹峰非常恨这个人,自然要多关注一下。”严月蓉轻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你竟然认识他……”

“谈不上认识。”郭林讲了一遍自己如何认识了苍浩,然后试探着问道:“严市长是不是想拉拢他?”

“是。”严月蓉坦然承认了:“不过好像不太成功。”

“我觉得,苍浩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如果严市长想获得他的支持,最好还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顿了顿,郭林很认真的道:“你强硬,他更硬!”

“是吗?”严月蓉深深的一笑:“我相信你的观点,你当了这么多年警察,识人是很有一套的。”

再说苍浩这边,上午在公司的工作结束后,下午要去拆迁指挥部跟王富彪交接一些文件。

刚刚走出公司大门,冯莎的车子开了过来,直接招呼苍浩:“上车!”

“干嘛?”苍浩大大咧咧坐了进去:“要跟我来一炮?”

“你真想?”冯莎乜斜了一眼苍浩,咯咯笑了起来:“你要是能做到我说的事,我不介意出于礼貌跟你上次床!”

“没问题,我答应你。”

冯莎有点意外:“你真的帮我拆散李文厚和井悦然?”

苍浩想起沙发上的丝袜,洗衣机上的胸罩,还有一大堆用过和没用过的卫生巾,当即毫不犹豫地告诉冯莎:“说到做到!”

“你打算怎么做?”冯莎把车子开到内河边一条没人的小路上,又道:“苍浩,我可告诉你,你别忽悠我!”

苍浩把嘴附到冯莎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

冯莎听罢,哈哈大笑:“好主意!”

“那你看咱俩……”

“你说呢?”冯莎说着,把手摸向苍浩的腰部,拉开腰带往里面伸了进去。

很快的,冯莎身子软绵绵的靠到苍浩身上,她今天穿着一条很短的裙子,没穿丝袜。只是往下一坐,大白|屁股就露出了一半,可以看上面紧绷着非常性感的小丁字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