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闺蜜配狗,天长地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摸了几把,冯莎的屁股很大,很柔软。

也只是让苍浩摸了几下,冯莎就已经娇|喘不停了“好舒服……我不行了……”

苍浩厚着脸皮说道:“还有更舒服的呢!”

冯莎无力地伏在苍浩的肩膀上,高高昂起头:“真的吗?”

苍浩双手把着冯莎的腰,把冯莎放倒在车座上,然后掀起了短裙。

人们常说,过去是翻开内裤找屁股,如今是翻开屁股找内裤。

这句话在冯莎身上得到了体现,过了一会,冯莎提出换个姿势,跪趴在那里,鞋子也掉到了一只,不断的哼哼着。

苍浩双手分开了冯莎雪白修长的双腿:“难怪李文厚这么留恋你………”

冯莎嘿嘿一笑,不规则的蠕动,实在xiaohun。

苍浩抱住冯莎的右腿,在这条美腿上尽情抚摸着,惹得冯莎又是一阵尖叫:“啊……喔……美……美……”

等到云消雨散,冯莎喘着粗气:“李文厚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苍浩看了一下时间:“我还有事,回头联系!”

“艹!”冯莎不屑的翻了翻白眼:“完事就特么走人,你还真特么是个嫖|客!”

苍浩很郑重的道:“我跟你属于礼貌性上床!”

下午在拆迁指挥部忙过,苍浩接到了孙海璇的电话。

说起来,这个孙海璇有些日子没联系苍浩了,苍浩权当她对自己的兴趣消失了,早就抛到脑后。

刚看到孙海璇的号码,苍浩心中就是一惊,担心拍卖出事了。

果然,苍浩接起电话后,孙海璇第一句就是:“说话方便吗?”

“方便,你说吧。”

“苍总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出了什么事?”

“这段时间,我们在各地的拍卖公司,连续几次突然被临检。警察也不说到底要做什么,只是带着专业人士,仔细检查了你们曹氏地产的拍卖品然后就离开了。”顿了顿,孙海璇接着道:“联系到上一次经侦支队的突然袭击,用行话来说,你们这是被点子给点了。”

“反正我们的古玩都是真的,怕什么。”

“那倒是。”孙海璇点点头:“如果发现一件假古玩,我们拍卖方无责,但人家只怕要在你们身上做文章了。”

“国家规定,有几种古玩是不许买卖的,比如刚刚出土的,又比如青铜器。我近期拿出的古玩,不仅全是真的,还都符合国家政策,防的就是有人搞事。”冷冷一笑,苍浩又道:“让他们查吧!”

“聪明。”孙海璇嘉许的道:“加上有我在,暗中配合你,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那可要谢谢你了。”

“你怎么感谢我?”

“这……你说。”

“等我消息。”孙海璇嘿嘿一笑,挂断了电话,这态度有点像是绑匪。

准备好钱,等我消息,我会告诉你怎么办。

苍浩回到家里,登时吓了一跳,家里更乱了。

不只是丝袜多了好几双,地上还摆出了十几双各式高跟鞋,苍浩无聊的数了一下,发现竟然还出单数了,有几只鞋子找不到配套的另一只。

再说井悦然,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画指甲,偶尔吃一口小点心。

“你回来了?”井悦然望了一眼苍浩:“把房间收拾一下!”

“你在自己家也这样吗?”

“对啊。”井悦然倒是很诚实:“不过,我每周都要找三次钟点工,哪像你这么懒?”

“我还懒?”苍浩欲哭无泪:“这么大的房子都是我一个人收拾,你好好回忆一下,你搬进来之前我这里是什么样!”

“那你是责怪我给你弄乱了呗?”井悦然妩媚的乜斜了苍浩一眼:“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让我过去住,都没有机会!”

“那些人让你去住,是想和你住一张床上,不是让你回房间之后就把门锁得牢牢的!”苍浩此时有点惊讶,平常井悦然光鲜照人,没想到日常生活竟然一塌糊涂。这就印证了一个道理,美女的背后往往是猪窝,她要是有时间收拾屋子,也就没精力收拾自己了。

井悦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怎么着,你还想跟我睡一起?”

“不说这个……”苍浩黑着脸道:“我打算有空找李文厚谈谈,让他老实跟冯莎过日子,别再来骚扰你……”

“其实你更想要的是我别再来骚扰你。”井悦然冷冷一笑:“可惜,李文厚不会轻易放过我,冯莎又不会轻易放过李文厚!”

“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冯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等苍浩回答,井悦然接着说道:“她在我们老家那里……怎么说呢,用大城市的说法,她是有名的外围或脏蜜。给她睡过的男人太多了,不管她跟人家睡觉为了什么,是生理需要也好,是物质需要也罢,反正她的名声不怎么好。眼下,她岁数也不小了,继续干这一行的时间所剩不多,也就必须找个人老老实实嫁了。问题是谁肯娶她呢?”

“我明白了。”苍浩点点头:“男人是可以把情感和生理分开的,男人会跟一个女人睡觉,未必会娶这个女人。”

“冰狗。”井悦然又是冷然一笑:“再说李文厚,虽然说在广厦,他这样的人不算什么,但在我们老家却也算个高帅富。有车有房,收入不低,工作是主持人,有名气有地位,冯莎能找这么个老公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原来如此。”

“再说李文厚,如果在老家娶了个女人,一辈子也就窝在那个小城市。而我呢,这些年在大城市打拼,有了社会地位也有了一定资本,是他转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撇了撇嘴,井悦然又道:“只可惜啊,当局者迷,结婚前我没看穿这一点,还是李文厚出了那事之后才突然明白。”

听到这些,苍浩算是彻底懂了,其实冯莎未必有多爱李文厚,只是认为李文厚是个不错的老公人选,所以她追李文厚的同时还跟自己上床。

至于李文厚自己,其实想法跟冯莎差不多,所以才会追井悦然到广厦。毕竟他跟井悦然两个一起长大,连井悦然都没产生爱情,估计他见到井悦然也就像见到亲人一样。

“其实,如果李文厚明白这一点,能够横下心来,完全能甩掉冯莎。”井悦然摇了摇头,有点鄙夷的道:“可惜啊,李文厚总是管不住自己下面那东西,再加上性格又比较懦弱,自然会被冯莎缠上!”

“她缠李文厚无所谓,问题是……”苍浩望了一眼井悦然白嫩嫩的小脚,没说出来自己最头痛的是井悦然缠着自己。

“还是那句话,表子配狗,天长地久。”井悦然站起身来,直接回了自己房间:“不跟你说了,我有点累了,先睡了,晚饭不用等我。”

井悦然倒是走了,吃的乱七八糟的点心留在沙发上,搞得苍浩语无无泪。

如此这般,用不了多久,家里就变成蟑螂窝了。

必须让井悦然走人,于是第二天,苍浩就联系了冯莎。

然后,苍浩在快捷酒店开了两个相邻的房间,用手钻打通中间的墙,安装了针孔摄像机。

冯莎也来了,咯咯一笑:“你这主意真好!”

“没什么。”苍浩才不会告诉冯莎,自己当初正使用类似的方法,搞定了王富彪。

冯莎咳嗽两声,让声音听起来沙哑一些,然后拨通了李文厚的电话:“你在哪?”

“你管我在哪。”李文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不过没对冯莎发火:“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咱俩在一起根本就是个错误,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我要跟悦然好好过日子……”

“你觉得井悦然还会跟你过吗?”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李文厚好像快要哭了:“我求求你,不要再联系了好不好,这要是让悦然知道,我更说不清楚了!”

“就是要让你说不清楚。”冯莎哼哼了两声,听起来像是在哭:“我告诉你,你马上过来找我,否则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了!”

李文厚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冯莎怆然一笑:“你说呢?”

冯莎留下酒店地址和房间号,就挂断了电话,随后告诉苍浩:“他一定会来的。”

“你确定?”

“我太了解他了!”

“如果他不来了,真决定跟你一刀两断呢?”

“如果是这样,我俩彻底没戏了,我只能彻底放弃。”

“我也这么想,人家连你死活都不管,你还何必折磨自己。”苍浩说着,在心里暗暗祈祷,李文厚一定要心软。

如果李文厚一时心硬,这场三角恋就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而自己家和公司就是战场。

这种日子想一想都头疼,苍浩决定了,如果李文厚真的不管冯莎死活,自己就故技重施找个女学生搞定李文厚。

不过冯莎显然很有信心:“我回房间准备了。”

苍浩点点头:“嗯。”

冯莎白了苍浩一眼:“让你看好戏了,真是的……”

苍浩很认真:“你身上有什么地方我没看到过吗?”

冯莎嘿嘿一笑:“你还想再看看嘛?”

“你说呢?”

冯莎暧昧的一笑,主动给苍浩解开腰带,然后掀起自己的裙子,直接坐到苍浩身上。

很快的,房间里充斥着冯莎的喘息声:“对……就是这样……”

然而,苍浩这一次却没那么享受,反而为李文厚感到悲哀。

真的娶了这么一个老婆,以后李文厚的日子会非常爽的,天天出门都定这个王八盖子,绿过西瓜皮,赛过邮政局,如同青草地。

冯莎不管苍浩怎么想的,只顾着专心享受,可以说她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