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其实我只是一个备胎/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结束战斗后,冯莎整理了一下衣服,匆匆去了另外一个房间,故意没有关门,敞开了一条门缝。

她倒了两杯红酒,在其中一杯里放了催情类药物,然后又在房间里点上一圈蜡烛,关掉了房间的灯,把氛围搞得非常浪漫。

随后,冯莎弄乱了自己的头发,拿出两个空药瓶丢在地上,自己则躺倒在床上。

做完这一切后,刚好李文厚就来了,看到这场面吓了一大跳:“小莎,小莎你怎么了,你回答我啊……”

“我不想活了!”冯莎睁开眼睛,怆然笑道:“你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别说傻话……”李文厚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我马上报警……不对,打120,你可要坚持住啊!”

“别胡说……”冯莎无力的笑了笑:“我只是吃了几片帮助睡眠的药……没什么大事的!”

“你……真的吗?”

“我只是想要睡……”冯莎深情地看着李文厚:“如果你不来,我就会一直不停的吃下去,直到再也醒不过来!”

李文厚带着哭腔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傻?”

“因为……我爱你,我不想离开你!”

“你……你真的没必要这样。”

“我知道,你喜欢井悦然,希望跟井悦然在一起,井悦然能带给你人生的改变……”幽怨的叹了一口气,冯莎拿过那杯下了药的红酒:“我不想再勉强你了,勉强没有幸福,至少……你可以最后陪我喝一杯酒!”

李文厚拿过杯子一饮而尽:“其实,冯莎……我不是不喜欢你……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然后呢?”

“然后……”李文厚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知道吗,我也很爱你,从见到你第一天起就爱上你了……”冯莎说着,伸出手抚摸着李文厚的下面,过了一会,解开腰带,直接把手伸到两条裤管汇合处。

“冯莎……我……”李文厚的目光渐渐变得茫然,因为冯莎的用药量太大了,足够干翻一头大象。

很快的,李文厚失去理智,把冯莎推倒在床上,疯狂的撕坏了衣服,然后长驱直入。

苍浩在隔壁看在眼里,颇有些同情李文厚,因为李文厚正在用的那个地方是自己刚刚用过的。

无须怀疑,在李文厚和冯莎今后的生活当中,这种情还会一再发生。说起来,这个冯莎耐受能力真够强的,能在短时间内见识这么多男人的家伙竟然毫无违和感。

就像冯莎说的一样,李文厚缴枪速度很快,躺在那里喘了半天粗气,马上再次提枪上马。

一夜时间,两个人折腾了好几次,最后李文厚累的躺在床上起不来,冯莎却仍有些意犹未尽:“亲爱的,再来一次吗……”

“不。不行了。”李文厚无力地摆摆手:“我还要去找悦然……”

“事到如今了,你还打算找回井悦然?”冯莎一个高从床上跳起来:“你别以为把我上了可以不用负责任!”

李文厚非常惊讶:“可是……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啊。”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冯莎冷冷一笑:“刚才我让你上我了吗?”

“我……”

“我告诉你,李文厚,你这婚离定了!”冯莎重重哼了一声:“否则老娘饶不了你!”

李文厚也不傻,马上明白这是中圈套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你离了婚娶我。”冯莎飞快的穿起衣服:“我现在就去找井悦然谈谈。”

“你……别去啊……”李文厚想要起身拦住冯莎,无奈刚一动,就眼前飞金星,只能无奈的又躺倒下来。

其实冯莎没去找井悦然,而是来了苍浩的房间。

苍浩把刚才一番激战刻成光盘,交到了冯莎的手里:“接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然。”冯莎非常兴奋,用力在苍浩脸上亲了一口:“要不要再来一炮?”

“不要,算了,免了。”苍浩急忙摆摆手,自己可不想用别人刚用过的东西。

第二天早晨,苍浩和井悦然刚到公司,初晴就把一份快递交给井悦然:“这是你的。”

“什么东西?”井悦然看了一眼,也没当回事,直接回了自己办公室。

过了半个小时,井悦然拎着一台笔记本找到苍浩,直接就道:“跟我去见李文厚!”

苍浩明知故问:“干嘛?”

“保护我。”井悦然脸色通红,情绪有些激动:“这婚……我离定了!”

“那就好吧。”苍浩乐得看热闹,跟在井悦然身后,一起出了公司。

井悦然看了看周围,高喊了一声:“李文厚!”

“在!”李文厚从旁边一个树丛跳出来,满面尴尬:“悦然,你终于同意见我了……”

“是啊。”井悦然微微一笑:“今天早晨,我收到了一份快递,想要跟你分享一下。”

李文厚脸色苍白:“什么快递?”

井悦然打开笔记本,里面马上开始播放视频,正是昨天晚上那场激战。而视频的右下角,清清楚楚表明了拍摄时间,井悦然冷笑着问:“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李文厚一屁股坐到地上,嘴唇嚅嗫着道:“悦然……我是被骗了……上当了……事情真不是你想的这个样子!”

“一次上当,两次都是被骗?”井悦然冷笑看着李文厚:“如果说,上一次在婚床上那事,是你真的一时没把持住。现在,就在昨天,你俩又搞到一起去了,我要是不成全你俩的真爱那简直是天理不容啊!”

李文厚的眼泪一个劲往下掉:“悦然你听我解释啊……”

“我不想听,也懒得听。”井悦然打断了李文厚的话:“离婚,明天就去办手续,李文厚,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好聚好散,以后还可以做朋友!你在老家也算是个公众人物,要是非得让我闹到法庭上去,你这人可丢大了!”

李文厚目光呆滞,面色更加苍白,一时没说话。

“明天就买票回老家。”井悦然一字一顿的道:“我这辈子从没像现在这样下定决心做一件事,你不要再有任何侥幸心理了,明白没有?”

“我……”李文厚终于意识到,不仅井悦然早就已经铁了心,昨天这件事情更让最后的机会彻底消失,自己继续争取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最后同意了:“好……我离婚……”

井悦然说到做到,请了三天假跟李文厚回去办手续,苍浩有些不放心:“他不会对你不利吧?”

“放心。”井悦然满是信心的道:“我在老家很多朋友,李文厚不敢把我怎么样,他也不是那样的人!”

“好吧。”送走了井悦然,苍浩一蹦三尺高:“欧耶!”

终于自由了,苍浩回到家里,把井悦然的所有东西都收拾好,集中放到了两个大箱子里。

虽然说,看到那些性感的丝袜和小内裤的时候,苍浩隐隐的有些冲动。可是想起满地的垃圾,卫生间里的卫生巾,还有冰箱里各种过期食物,苍浩觉得井悦然还是早点走人比较好。

刚刚做完这些,门铃响了,苍浩打开门一看,竟是洪妙雪。

这个洪妙雪很神秘,平常没有电话或短信,突然就会找苍浩出去玩,苍浩实在想象不到这个女人到底是做什么的。

“你有空吗?”洪妙雪说着,探头探脑往房间里面看去:“我来找你们玩。”

“你是来找井悦然玩吧。”苍浩当即就道:“她已经搬走了。”

洪妙雪非常惊讶:“为什么?”

“前些日子,她家里出了点事,所以在我这里借住几天。”说到这些,苍浩禁不住满脸的喜悦:“现在事情处理完了,她当然要搬走了!”

洪妙雪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有那方面的关系呢!”

“其实我只是一个备胎!”

“那你倒是挺值得同情……”洪妙雪眼珠转了转:“不过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有吗?”苍浩强忍着笑意:“你看错了,其实我很难过……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小备是很悲催的!我们的女神从一个高帅富胯下,钻到另一个官二代的枕头边,我们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不。”洪妙雪缓缓摇了摇头:“井悦然不是这样的人。”

“你又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洪妙雪当即就道:“她还是处女呢!”

“什么?”苍浩吓了一大跳:“你知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

“知道啊。”洪妙雪很认真的点点头:“领证了,可举行仪式前,他老公上了她的闺蜜,她现在正在闹离婚呢!”

“你怎么知道的?”

“她告诉我的!”

“原来是这样。”苍浩很无奈,自己过了好多天才知道的真相,原来洪妙雪早就知道了,看架势井悦然是把洪妙雪给当成新闺蜜了。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搞笑,尽管女人之间最大的敌人是闺蜜,但偏偏闺蜜之间又是无话不谈的。

“悦然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一直都没跟男人发生过那种关系……”洪妙雪很认真的道:“就算对自己的丈夫,她也觉得必须领证之后,再正式举行了仪式,才算是真正的夫妻了,到那时才能有那种关系!”

“是吗。”

“所以我很喜欢她。”

“看出来了。”

“话说你知不知道她住哪里?”

“不知道。”苍浩摇摇头:“如果你想去找她,最好还是亲自问她。”

“也对。”洪妙雪点点头,很快就起身告辞了。

送走了洪妙雪,苍浩破有些感慨,没想到井悦然如此洁身自好,这也难怪她搞了这么久的公关工作,却从来没有闹出过什么绯闻。

三天后,苍浩正在独自享用晚餐,门铃响了。

打开门,井悦然站在外面,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赶得上吃晚饭吧?”

“晚饭好说,你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苍浩决定了,只要井悦然说出已经离婚,自己就大出血请井悦然吃海鲜。

然而,井悦然却非常沮丧的说了一句:“婚没离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