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苍浩你这一次玩的太大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终得到的笔录,与之前笔录完全相同,队长非常无奈的对苍浩道:“我觉得今晚的事情我们得好好谈谈!”

“是需要谈谈。”苍浩点点头:“不过不是跟你谈,我们要去警务督察谈。”

罗霸道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现在该上班了,咱们正好去那边吧。“

队长深吸了一口气:“苍浩你这一次玩的太大了!”

“更大的我都玩过。”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小,直接离开病房,而队长和其他警察也没阻拦。

有一个很年轻的警察非常不服气,问队长:“咱们就这么看着?”

“不然怎么样?”队长压低了声音道:“这件事跟咱们本来没关系,只有认倒霉了!”

话音刚落,一大帮记者突然冲了进来,手里举着摄像机和麦克风冲向病人:“请问你是被警察给打了吗?”

“能不能讲讲具体经过!”

队长正想躲开,却不料被几个记者挡住:“请问你是当事警察吗?你对这起暴力执法有何感想?”

队长也不回答,阴沉着脸快步离开,有的警察想把记者撵走,队长立即丢过去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至于苍浩,早就问清楚警务督察在哪,在路上,罗霸道不放心的道:“咱们来医院的时候,禁毒支队队长没跟来,而是后到的,我估计可能是跟邹峰汇报情况去了。”

苍浩笑了笑:“你倒是聪明。”

“也就是说邹峰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这么麻烦的事,邹峰当然会知道。”苍浩轻哼了一声:“何况整件事情本来就是他搞出来的!”

“可警方现在是邹峰控制的,警务督察也是警方自己的人,咱们去投诉有用吗?”

苍浩没有正面回答:“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有准备工作,至少弄明白你所接触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进了警务督察的大门,迎接苍浩和罗霸道的是一个年轻的女警察:“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我们是天雨楼的老板,投诉禁毒支队暴力执法,在天雨楼殴打客人,影响我们正常营业。”苍浩说着,拿出笔记本,播放起了那段视频。

女警察登时脸色苍白,急忙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报告领导……”

两分钟后,女警察回来,把苍浩和罗霸道引去了一间办公室:“我们队长要见你!”

警务督察,说穿了就是管警察的警察,作为警务系统内部的一个职能部门,主要负责纠正警界纪律和工作问题。

办公室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中等身材,面色冷峻:“你们好,我是警务督察处长陈锐,我已经听说了你们的投诉,希望你们把事情经过如实说出来。”

苍浩立即讲了一遍,跟客人的笔录完全呼应,随后又拿出了事发经过的书面材料。

陈锐看着苍浩,冷冷的问道:“你是说,被打的两个客人已经做了笔录,而且是禁毒支队给做的?”

“没错。”

“你倒是聪明,让那么多人在场监督,如果让禁毒支队单独做笔录,这份笔录会是什么样子就很难说了。”顿了顿,陈锐深沉的一笑:“笔录现在哪里?”

“在禁毒支队那里!”

“好。”陈锐走出办公室,用个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正是打给禁毒支队的。

过了不到五分钟,禁毒支队队长就来了,他知道苍浩和罗霸道要来这里,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事情经过,大家都清楚了,两方当事人都在场,我也就不废话啰嗦了……”陈锐看看苍浩和罗霸道,又看看队长:“这个指控是非常严重的!”

队长当即就道:“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殴打客人的警察属于我们支队!”

“但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不是。”陈锐瞥了队长一眼:“至少到目前为止,所有证据都对你们支队不利,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队长一时无语:“我……”

陈锐拿出一个录音笔,打开来放到桌子上,缓缓说道:“从现在开始,大家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所以我希望你们说话都注意措辞。”顿了顿,陈锐对队长发问:“你是不是已经给受伤的客人取了笔录!”

“没错。”

陈锐一伸手:“拿出来。”

队长撇了撇嘴,很不情愿的把笔录交给了陈锐,而陈锐根本没看上一眼:“你知不知道你的做法不符合程序?”

队长一愣:“怎么?”

“既然案子涉及到你们禁毒支队,那么受伤人员的笔录就不能由你们来做,而是交给属地派出所或者我们警务督察。”顿了顿,陈锐一字一顿的道:“首先你在程序上就有问题!”

“我当时不觉得这个案子跟禁毒支队有关,因为正好我们在场,就直接取了笔录。”看着陈锐,队长试探着问道:“既然程序有问题,那么这份笔录是不是可以不算数?”

这份笔录对禁毒支队太不利了,陈锐本来想找个没人的地方销毁,可又怕这样一来自己更加理亏,没办法才带到禁毒支队。

之后,他又想篡改一下,可是每一页笔录都有所有见证人的签字和手印,苍浩留给他的时间实在太少,他根本来不及。

让队长非常失望的是,陈锐却摇了摇头:“虽然程序有问题,但这份笔录还是最重要的证据,因为毕竟是事发现场的第一手材料。”

随后,陈锐把这份笔录缓缓念了一遍,当然被录音笔全部记录下来。

陈锐把笔录放到一旁,缓缓问道:“我刚才的宣读都听清了吗?”

大家点点头,陈锐又问:“你们之前已经看过笔录,我念的有什么错误吗?”

大家又摇了摇头,陈锐缓缓说道:“从这份笔录体现的内容来看,禁毒支队的执法过程确实有瑕疵,但当事客人无法辨认打人的警察到底是谁,也就是说,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打人的警察确实属于禁毒支队,那么这也就存在一种可能,有其他警察甚至普通百姓冒充禁毒支队打人。”

“对啊。”队长长呼了一口气:“我们从没有打人,根本是被栽赃的。”

“你好像只听到了我的后半句话!”陈锐不满的瞥了队长一眼:“我重复一遍,你们禁毒支队的工作有瑕疵,首先、就在你们进行临检的同时发生打人事件,而且打人警察还是跟你们一起出现的,这个时间和地点就耐人寻味;其次、你们发现打人这种行为后,不但没能及时制止,反而还放跑了打人的警察,令你们在整件事中更加被动;再次、就是这份笔录,不应该你们来取证,你们却越俎代庖……”

队长再次无语:“我……”

陈锐一字一顿的道:“你要明白,正因为你们工作上的瑕疵,如果有人想要栽赃嫁祸你们,就完全可以充分利用这个机会。”

罗霸道听到这里,有些不明白了,低声问苍浩:“这个陈锐到底是帮着谁说话?”

苍浩面无表情的道:“他不帮着任何人,只是就事论事。”

“听出来了……”罗霸道叹了一口气:“他是两边各打八百大板!”

这个时候,陈锐提高了声音:“综上所述,一方面,禁毒支队工作确实有瑕疵,另一方面,又没有更加直接的证据证明打人行为确实与禁毒支队有关,所以我建议这件事情还是内部处理比较好。”

队长当即质问道:“怎么内部处理?”

“禁毒支队,警务系统内部公开通报批评,受伤客人的医疗费用由当天出警所有警员共同承担。”陈锐淡淡的道:“就这样吧!”

“凭什么!”队长霍然站起,不服气的道:“我们的工作没有任何问题,根本是被人栽赃!通报批评也罢了,为什么让我们负担医疗费?这样以后谁还敢干工作?”

“那么我只能说算你倒霉。”陈锐淡然看着队长,说道:“你要庆幸,现在没有更加直接的证据,如果真的锁定了打人行为就是你手下的某个警察,那么轻则关禁闭,重则可能撤职!你作为队长也要负领导责任!”

“我不管什么证据不证据,我的兄弟们我了解,这个案子根本和我们没关系!”队长非常激动,越说声音越大:“我要汇报给邹市长……”

“别拿邹局长来压我!”陈锐也火了,一拍桌子:“我告诉你,警务督察工作就是我陈锐负责,任何人都无权干涉!你要是认为我的处理方式有问题,欢迎你向上级检举揭发!”

队长颤抖着手指着陈锐:“我要是检举揭发,你这个处长也别干了!”

“你确定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陈锐冷冷一笑,指了指录音笔:“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被记录下来,这恐怕会对你相当不利!”

“陈锐啊陈锐……”队长气得浑身发抖:“咱们是同志,你……你竟然帮着外人说话!”

“我的职责是为事实说话!”陈锐冷笑着道:“我告诉你,我们警务督察的职责,就是协调警民关系,清除警队的害群之马!我现在是在把事情往下压,如果没有我,只怕你们要更加被动!”

“我怎么被动了?”

“我要是没说错,网上现在应该已经有消息了……”陈锐冷笑一声,打开电脑调出微博页面,果不其然,满网都是昨晚警察暴力执法的传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