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一个没有缝的鸡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怎么会这样……”队长实在气坏了:“还没有查清事实,就在网上胡乱散播言论,我要追究这些人的责任!”

“参与讨论这么多人,只怕你追究不过来的!”陈锐看着队长,冷笑着道:“现在百姓对我们意见本来就很大,你们工作又不注意方式方法。我再说一遍,如果你不接受我的处理,如果真把事情闹大了,就算你们真的是无辜的,只怕到时也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我不服……”队长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我们是无辜的!我们是冤枉的!”

“在我这里,这件事情就这么处理,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向上级反映。”顿了顿,陈锐一字一顿的道:“包括邹峰在内!”

眼看两个警察吵了起来,苍浩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

罗霸道低声道:“这个陈锐好像挺怪……”

苍浩微微一笑:“他不是怪!而是正!”

就在同一时间,除了罗霸道和苍浩之外,还有人在谈论陈锐这个人。

一大早晨,廖家珺就给郭林打去电话提出谈谈,两个人约在了博山咖啡馆。

刚见面,廖家珺急急地道:“今天早晨,警局乱成一锅粥。”

“嗯。”郭林点点头:“禁毒支队这一次惹麻烦了。”

“我有点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郭林看了看周围,低声道:“我估计,应该是邹峰派各个部门去天雨楼找麻烦,而苍浩故意做局引禁毒支队入彀。换句话说,是禁毒支队倒霉,如果昨晚其他部门去了,肯定也是一样的结果。”

“这……苍浩有点太过分了吧!”毕竟都是警察,廖家珺有些义愤填膺:“他怎么能凭空栽赃执法部门?!”

“也不能说是凭空吧……”郭林撇了撇嘴:“如果苍浩不怎么做,各个部门轮流去找麻烦,只怕天雨楼这买卖也干不下去了!”

“那倒是……”廖家珺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我听说,现在苍浩那边闹到警务督察了。”

“所以我觉得苍浩这一招实在高明。”呵呵一笑,郭林意味深长的道:“督察处处长陈锐是个什么人,你廖家珺应该比谁都清楚!”

“那倒是……”廖家珺有些汗颜,她平日里脾气那么暴躁,惹出麻烦往往交到警务督察那边处理:“邹峰把警务系统主要部门领导全都换了,唯独没能动警务督察处长,因为拿陈锐没办法。说起来,邹峰调整领导职位的办法,不过就是找出某个领导身上有些什么毛病,或者逼迫人家主动辞职,或者干脆直接拿下。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偏偏陈锐就是一个没有缝的蛋,他当警察那天起就是做督察,到今天仍然干这份工作。这么多年来铁面无私,没用职权给自己办一点事情,邹峰实在没有理由把人家撤职……说起来,我被陈锐处理过好几次,不过我打心底尊敬这个人。”

“没错。”郭林点了点头:“前一任市局局长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广厦的警务督察工作,没有任何人比陈锐更适合。这一句话,算是给陈锐这辈子的政治命运定了调,一方面是警务督察只能让陈锐干,另一方面是陈锐干这个得罪太多人了,也不可能调到其他部门去了。也正因为陈锐只能在督察处处长位子上等退休,干起工作来就更加无所畏惧了,更不在乎得罪人了!”

“也就是说,苍浩这一次把事情闹到陈锐那里去,还真就是高招。”

“警方暴力执法,苍浩可以去纪检,可以去监察局,甚至可以去信访办。可他偏偏去警务督察,摆明了早知道邹峰对陈锐无可奈何。”郭林又是笑了笑,再次称赞道:“这一招实在高明!”

廖家珺噘起小嘴来:“可无中生有搞出来这么一个案子,我觉得苍浩还是太过分了!”

“你啊,太执拗了,做事,有的时候追求手段正确,但也有些时候追求结果正确。”喝了一口咖啡,郭林缓缓说道:“这一次,苍浩这么一闹,以后各个警务部门都不好再去天雨楼找麻烦了!”

“我们该做点什么呢?”

“你啊,总是那么容易冲动……”郭林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叮嘱道:“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等着看苍浩和邹峰怎么斗法~!”

“邹峰应该已经知道事情了吧!”

“当然。”郭林点了一下头:“这个案子证据确凿,陈锐肯定是要处理的。至于最后会是什么结果,就看苍浩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也要看苍浩如何跟邹峰交锋。”

“邹峰会亲自出面吗?”

“一定会!”郭林回想起这些日子自己惊心动魄的经历,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这个王八蛋!”

一切都让郭林猜对了,同一时间,在邹峰的办公室里,邹峰正不安地走来走去。

周大宇懒洋洋的道:“邹市长,不是我说你,这一次你的办法太拙劣了……”

“你给我闭嘴!”邹峰怒气冲冲的看着周大宇,额头青筋暴起:“你特么以为你是什么,你只是我养的一条狗,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从来没谁见到邹峰发这么大的火,周大宇撇了撇嘴,没再说话,可是看样子,好像没怎么把邹峰的怒气当回事。

郑跃军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道:“邹市长,我也觉得……这一次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邹峰坐下来,剧烈的喘息着:“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说说,该怎么办!”

邹峰的亲信都在,当然也包括李正伦:“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了解陈锐,反正我知道这个人油盐不进……”

邹峰一指自己的鼻子:“他还能不把我这个局长兼市长放在眼里?”

“这并非是否放在眼里的问题。”李正伦摇了摇头:“陈锐这个人认死理,他觉得规定这事怎么处理,那就必须怎么处理,不能打折扣。说实话,他在督察处处长的位子上得罪了不少人,有些本来可以润物细无声的事,他偏要搞的黑云压城城欲摧。但另一方面,因为他的这种为人,警务系统敬重他的人也非常多……”

李正伦似乎有话没说完,邹峰催促道:“继续说啊。”

“邹市长如果你想动他恐怕不太容易,毕竟他的声望实在太好了,跟其他领导不一样……”顿了顿,李正伦颇为小心的道:“所以,就算你以市长兼局长的姿态压他,他照样可以不买账!”

“碰上一个没有缝的鸡蛋了。”邹峰说到这里,不怒反笑:“怎么办?让我向陈锐低头?”

“我觉得你找错了方向,现在你不需考虑陈锐,就算想把他扳倒也是下一步的事情。陈锐遇到这种案子都会居中调解,毕竟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嘛……”李正伦深深的道:“这个案子的关键还是在苍浩身上!”

“怎么讲?”

“如果苍浩放弃进一步追究,陈锐那边也会大事化小。如果苍浩不依不饶,这个案子就要闹大……”李正伦非常无奈的道:“所以邹市长需要做一下苍浩的工作!”

“让我向苍浩低头,那更做不到!”邹峰断然道:“那就把事情闹大好了,等到所有证据都查出来,就能证明禁毒支队是无辜的!”

李正伦摇摇头:“我觉得这只是一种可能性罢了……”

“一种?”

“还有一种可能是,根本找不出来证据,结果这个案子就悬在哪,成了警方的一块心头病。”叹了一口气,李正伦又分析道:“更重要的是,现在网上已经炒作起来了,那些网民根本不管事实真相如何,只是盲目指责我们警方。也就是说,我们依然在舆论上很被动,如果继续拖下去的话,也可能会渐渐消弭无声,毕竟眼下公众注意力转换非常快,但如果将来有一天翻腾出来,只怕就是邹市长你工作成绩上的一个污点。”

邹峰静下心来想一下,觉得李正伦的话非常有道理,自己这么年轻,前途无量,正是积累成绩的时候,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搞出什么状况。

也就是说,尽管这一次邹峰是无辜的,却只能认倒霉,这是为了大局。

刚好在这个时候,宣传部部长张明林打来电话:“邹市长说话方便吗?”

“没外人,你说吧。”

“都知道出了什么事,我也就不绕弯了……”叹了一口气,张明林又摇了摇头:“媒体上今天全是关于警方的不利报道,我让人撤下去不少,不过还有一些仍然见报了。更要命的是,虽然我可以控制纸媒,但网上的舆论我控制不了。”

“你什么意思?”

“对案子本身我没什么意见,我只是觉得尽快解决比较好,现在公众情绪正在发酵,尽快拿出一个说法能平息舆论……”顿了一下,张明林很谨慎的提醒道:“如果这个案子的炒作扩大化,对我们的负面影响太大了!”

“我知道了。”邹峰放下电话,寻思片刻,问李正伦:“禁毒支队队长现在在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