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你这么幽默家里人知道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警务督察那里处理案子,苍浩他们也在……”李正伦很小心地问道:“邹市长你的意思是?”

“你们都回去忙吧。”邹峰站起身来,冷冷的道:“我现在去警务督察,跟苍浩,还有陈锐,好好谈谈!”

郑跃军急忙问:“我们不用去吗?”

“去的人太多了反而麻烦,也太给苍浩面子了!”邹峰说着,一指悄立一旁的短斧手:“你跟我去就行了!”

半个小时后,邹峰赶到警务督察,此时禁毒支队队长和陈锐还在争执,而苍浩和罗霸道还在旁边看热闹。

“陈锐……”队长刚说出口,觉得措辞还是礼貌些好:“陈处长,咱们先不说有没有证据,你这么处理难道不怕让队里的兄弟心寒?!”

“我告诉你,陈锐自从坐上这个位子开始,就从来不怕得罪人!”陈锐看着处长,淡然道:“我还是那句话,在我这里,一切都要按规定处理。如果你有新发现的证据,可以证明你们支队确实没有责任,我欢迎随时拿过来。”

“好!”队长用力点点头:“到时候你别哭!”

“我为什么要哭?”陈锐轻哼一声:“你这话莫名其妙,好像我很高兴看到自己同志犯错误似的,你以为我愿意你们来给我添这些麻烦?”

正在这个时候,邹峰已经来了,他本来满面阴沉,可就在走进陈锐办公室前的一刻,脸上却变得阳光明媚。

看了看办公室里的人,邹峰笑着道:“我不打扰你们吧。”

陈锐不卑不亢的问道:“邹市长这是来视察工作吗。”

“可以这么说。”邹峰坐了下来:“主要是我听说禁毒支队出了点状况,所以过来看看,现在网上炒得太凶了,如果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然是最好的了。”

陈锐当即说了一句:“我不知道邹市长的‘化’是什么意思,从现有证据看,禁毒支队的工作确实有瑕疵。”

邹峰作为这里所有警察的顶头上司,刚进门就被顶撞了一句,如果不是来之前已经知道陈锐是什么人,这会肯定要怀疑陈锐是吃错药了

“我知道案子涉及到天雨楼,幸好我跟天雨楼两位老板也有几面之缘,所以我想跟他们谈谈……”邹峰说到这里,瞥了一眼苍浩和罗霸道:“如果他们同意和解,这件事也算画上圆满的句号,就没必要往下追究了。”

陈锐点点头:“这倒可以。”

但禁毒支队长却不乐意了:“为什么和解?我们没有任何错误,难道要任凭别人讹诈?”

邹峰一字一顿的对支队长道:“不要吵,这里交给我处理,有问题回去再提。”

队长低下头去,不再说什么,不过仍然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邹峰对陈锐提出:“我希望能跟天雨楼两位老板单独谈谈,陈处长能不能把办公室借我用用?”

“这里是我个人的办公室,怎么能随便往外借。”陈锐的态度依然不卑不亢:“如果你们想谈什么就去会客室吧!”

“好……好……”此时此刻,邹峰对陈锐不仅不高兴,还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以顶头上司的身份,竟然连办公室都借不来,如果陈锐平日对所有上级都是这样的态度,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这个处长的。

陈锐叫来手下,吩咐带苍浩、罗霸道和邹峰去会客室,三个人正要出门,陈锐突然说了一句:“邹市长,虽然你是我的上级,但我按照职责也有必要提醒你,不能对当事人进行任何恐吓或要挟。”

邹峰差点想要问问,就算我恐吓或要挟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不过,话到嘴边,邹峰还是咽了下去,这样说太没有风度了,于是邹峰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支队长仍然留在办公室,冷笑看着陈锐:“陈处长你好大的威风啊,竟然把市长都给撵出去了!”

“这不是威风,而是规矩。”陈锐坐下来,淡然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尤其我们是纪律队伍,更要讲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人都是活的,要懂得变通。”支队长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有些同情陈锐了:“我知道你性子倔,过去这样倒也罢了,没人跟你一般见识。不过邹市长可不同于过去的领导,陈处长你接下来何去何从,可要想清楚。”

“我知道邹市长是什么人。”陈锐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又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歪,一切按规定做事,不怕别人给我穿小鞋。”

“好,好,好。”支队长连连点头:“你高大上,你是当代焦裕禄,我们全是尸位素餐,这么说你满意了吧!”

“我倒是想做焦裕禄,希望你也做焦裕禄!”

“你……”支队长脱口而出:“你是不是有病啊!”

“你能治啊?”

“算了,我不跟你吵……”支队长摆摆手,不再理会陈锐,而是寻思邹峰会跟苍浩和罗霸道怎么谈判。

说起来,邹峰倒也没用什么手腕,刚进了会客室,就直接对苍浩道:“看来我低估了你!”

“看来我高估了你。”苍浩坐下来,掏出烟抽了一根:“本来我以为你能用点什么高端手段,没想到这么下作的方法都用的出来,派人不断去我那里骚扰。”

“那么你就可以栽赃警务人员?”邹峰冷笑着道:“你我都知道真相,你故意设局栽赃禁毒支队,然后又跑到这里来恶人先告状!”

苍浩摇摇头:“我不明白你说些什么!”

“事情是非常明显的,禁毒支队根本没打人,是你找人冒充警察!”

苍浩冷冷一笑:“事情确实很明显,各个部门不断去天雨楼找麻烦,肯定是受人指使。”

“没错。”罗霸道马上道:“过几天,消防去检查我们的消防设施,再过几天,卫生检疫去检查我们的食品是不是合格,技术监督局去检查我们的酒水是否掺假……我们这买卖还怎么干!”

邹峰当即道:“检查是正常的!”

苍浩针锋相对:“可这么频繁的检查却是不正常的!”

“就算检查的频繁了一些,你也不能设局栽赃!”

苍浩摇摇头:“我还是不明白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现在不明白不要紧,等下如果查出来证据,几罪并罚,你知不知道你要承担什么样的代价!”

苍浩一摊双手:“那么证据在哪?”

“你……”邹峰咬了咬牙,又道:“你别着急,我一定会查出来的,到时不但天雨楼要关门,你们两个的下场也会很惨!”

“哎呦,我好怕呦!”罗霸道哈哈大笑起来:“邹市长你这么幽默家里人知道吗?”

“我等着你的证据……”苍浩也笑了起来:“跟你多说一句,我苍浩敢干这样的事,就不怕你邹峰找后账!”

“先不说这个……”邹峰岔开话题:“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我建议你见好就收!”

“见好就收的前提是见到好处,问题是我现在没见到任何好处!”耸耸肩膀,苍浩长叹了一口气:“警方天天去我那里扫荡,搞得我们没办法正常做生意,然后又把我们的客人给打了!你知不知道我们直接或间接的损失有多大,你现在说算了就算了,我们白白吃亏了?”

“那你想怎么样?”

“陈锐提出的方案,我认为非常好,一是内部通报批评禁毒支队,二是包赔被打客人的损失。”顿了顿,苍浩斩钉截铁的道:“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办法!”

“苍浩你不要太过分!”

“你更不要太过分!”这一次,苍浩算是锋芒毕露:“我不怕跟你摊牌,就算这次我放了你一马,你也同样不会放过我!咱俩的仗有得打,我现在是否过分,都不会影响到你对我的态度!”

邹峰让了一步:“赔钱可以!”

“反正你不差钱!”苍浩冷冷道:“通报批评也需要!”

“为什么?”邹峰同样冷笑回看着苍浩:“批评这回事,不疼不痒的,批与不批的你干嘛这么在乎!”

“通报批评是必须的,这个不容讨价还价!”苍浩冲着邹峰吐了一个烟圈:“邹市长是聪明人,不会不明白其中道理!”

“我还真就不明白。”

“那好,我告诉你,有了这个通报批评,以后其他部门来天雨楼找麻烦就得好好寻思一下。”苍浩说到这里,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虽然说,通报批评确实不疼不痒,但这个震慑作用却是其他任何方式都取代不了的!”

“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就让百姓都出来说理……”苍浩坦率地告诉邹峰道:“下一步,我打算把这件事扩大化,而且展开讨论。往小里说,执法部门不给合法商人保驾护航倒也罢了,反而天天这样去找麻烦到底对不对;再往大里说,邹市长这段时间打黑搞得轰轰烈烈,虽然说舆论上似乎很有好评,但非议只怕也不少。我们可以借这个机会讨论一下,用黑打的方式来打黑,到底是不是法治社会应该存在的现象!”

“我不想跟你谈论法治问题,你也不配!”邹峰毫不犹豫的道:“总之通报批评之不可能的!”

“邹市长倒是有情有义啊,不想让手下给自己背黑锅,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也由不得你了!”

“由不得我同样由不得你!”邹峰说着话,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录音笔,在苍浩面前晃了晃:“刚才咱们两个的谈话,我已经全部录音了,苍浩你别太得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