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这一次你必须被我讹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就是得意了……”苍浩哈哈一笑:“你把录音放一遍,大家一起听听,刚才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邹峰倏地一愣,这才意识到苍浩刚才一直在跟自己打擦边球,换句话说,苍浩虽然是在就这件事情本身进行谈判,但每一句话从字面上都挑不出来毛病。

刚才邹峰诱导苍浩说出如何栽赃,可苍浩一旦面对这样关键的问题,就必定装糊涂。

邹峰白白偷录了,只得尴尬的收起了录音笔:“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刚才说的很清楚了,就这两个条件,缺一个不可!”苍浩伸出两根手指,在邹峰面前晃了晃:“一般来说,我做事惯于给别人留一线,将来好相见嘛。不过我知道,就算我息事宁人了,邹市长你也不会放过我。”

突然,罗霸道惊讶的说了一句:“什么时候进来一个人?”

会客室原本只有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客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站在三个人不远处。

这个人举止斯文,面带友好的微笑,看着在座的三个人。

苍浩瞥了一眼这个人,心中倏地一惊,自己的警觉性够高的了,然而却丝毫没有觉察到这个人。

“他是我的手下……”邹峰淡然道:“我有什么事他都知道,你们不用紧张!”

“邹市长,看你这话说的,我们才不紧张呢!”罗霸道哈哈一笑:“现在需要紧张的是你!”

邹峰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没有妥协的余地?”

“就这两个条件,你不高兴也得答应。”苍浩说着话的同时,目光始终乜斜着那个男人:“这一次你必须被我讹诈。”

“好。”邹峰哈哈一笑,刷刷开出一张支票:“邹某人这一次认栽了,五十万,医药费外加其他损失,够不够?”

“够了!”苍浩接过支票用手指弹了一下:“区区五十万,你邹峰又不差钱,不算什么。不过,这笔钱能让你自掏腰包,说明你做事倒是很讲究。”

“手下是帮我做事,出了麻烦,我当然不能让手下破财。”邹峰轻哼一声,不屑的道:“区区五十万,就当买了条名贵的狗,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有这个心态是不错的。”苍浩笑着点点头:“只不过嘛,给你当狗崽子也是挺辛苦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霉!”

“你是不是没有别的要说的了?”邹峰霍然站起:“如果没有我就要回去了!”

“你是不是应该跟陈锐打个招呼,关于通报批评的事情?”

“邹某做事说一不二,既然答应了让步,就不会反悔。”丢下这句话,邹峰回到了陈锐办公室。

苍浩和罗霸道也要过去,那个男人却突然挡在两个人身前,罗霸道火了:“咋的?你想找茬?”

男人依然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别误会,我不想找茬……至少不是现在!”

“我擦!挺狂啊!”罗霸道伸手就要把男人推开,这个男人倒是不躲闪,稳稳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倒是罗霸道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苍浩往前走了一步,用胸口抵住这个男人的胸口,两个人的胸口紧紧贴在一起。

同时,苍浩低着头,冷冷的看着对方,冰冷无情的目光好像随时要把对方撕碎。

在这样的对峙下,对方的姿态有些软了,轻轻往后退了一步:“我知道你是谁。”

“是吗。”苍浩冷冷一笑:“恭喜你,学会抢答了。”

“我叫短斧手,希望你记住这个名字。

“短斧手?没听说过?”苍浩掏了掏耳朵:“等等……我特么现在已经忘了你叫什么了!”

短斧手突然又往前走了一步,同样用胸口抵住了苍浩,一副毫不退让的样子:“我期待和你较量的那一天!”

苍浩突然轻松的一笑:“跟我较量?你确定自己够格?”

“够不够格试试才知道!”短斧手死死盯着苍浩,喘息变得剧烈起来,好像非常的激动:“我一定要亲手砍下你的头,这会给我的职业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

罗霸道一个箭步冲过来,抓住短斧手的衣领:“艹!你吹什么牛B呢!”

短斧手一把抓住罗霸道的手腕,用力一拧,罗霸道登时一声惨叫。

不过,罗霸道也不是省油的灯,抬起一脚向短斧手小腹射过去。

短斧手急忙放开罗霸道,后退两步,才躲了过去。

“艹你妈找死是不是!”罗霸道狂怒之下,又要向短斧手冲过去。

短斧手表情变得非常疯狂:“来啊!放马过来啊!”

“等等!”苍浩拦住了罗霸道:“不要跟他动手,至少不是现在,不是这里!”

罗霸道上来了狠劲,巴不得现在就跟短斧手拼个你死我活,根本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管后果如何。可是看了一眼苍浩,他不得不冷静了下来:“艹!算你走运!”

短斧手恢复了平常的斯文样,冲着苍浩和罗霸道轻轻一笑,转身去找邹峰了。

这个时候,邹峰已经跟陈锐谈过,陈锐点点头:“既然邹市长认同我的处理方案,那就是最好了,通报批评我这里会做,至于赔偿方面你们自己解决。”

邹峰笑了笑:“已经解决过了。”

陈锐根本不问这笔赔偿到底是谁掏的钱,想来多少已经猜到了:“那我就更省事了。”

禁毒支队队长还是气呼呼的:“邹市长,就这么算了?承认错误?”

“我说了,有问题回去再说,不要在这里吵。”邹峰瞥了队长一眼,又笑着对陈锐道:“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等等。”陈锐拿出一样东西:“按照规定,有见证人也就是我在场的情况下,双方必须签署和解协议。”

邹峰非常无奈,只好又跟苍浩签了和解协议,又问了陈锐一句:“这一次没事了吧?”

“一般来说,像这种难以界定责任,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可以采用双方和解的方式,这个不违反规定。”陈锐面无表情,看了看苍浩,又看看邹峰:“和解协议只要你们双方认可就行,至于具体条款我不方便介入……”

“够了吧?还需要继续做科普吗?”邹峰面带微笑,强忍着怒火:“我可以走了吧?”

陈锐点点头:“再见。”

邹峰再不说话,带着支队长和短斧手转身出去,陈锐在后面又喊了一声:“欢迎邹市长经常来视察工作!”

罗霸道走过去,笑嘻嘻的对陈锐说了句:“哥们,谢谢了……”

“别跟我攀交情!”陈锐不耐烦地打断了罗霸道的话:“这个案子背后是不是有鬼,你自己非常清楚,多的我就不说了,只送你一句——别得了便宜卖乖!”

罗霸道挑衅似的问道:“就算案子有鬼,你为什么还这么处理?”

“在我这里,只是负责处理你们的投诉,我只针对你们的证据说话。”陈锐看着罗霸道,冷冷的道:“至于你们背后搞什么鬼,我不关心,也不归我管!”

“你这性子……”罗霸道眼珠转了转:“我喜欢!哈哈!”

跟苍浩离开警务督察,罗霸道哈哈一笑:“陈锐这个警察有点意思!”

“他是一个只认规则的人,一切都按照规则办事,哪怕他觉得这件事情有问题,如果符合规定也会按照规定处理!”苍浩耸耸肩膀:“或许,很多人认为他做人太认死理,我倒觉得如果这个社会一切都按照规则做事那就太美好了!”

“不能这么说吧,他这样虽然说是帮了咱们,但如果从中立角度来说,他既然觉察到案子有问题,就应该深入调查把真相挖出来。”

“这只是主观思维,而主观必然会犯错。”摇摇头,苍浩接着道:“这一次他认为案子有问题,当然确实是有问题。下一次,如果他也认为案子有问题,事实上却没有问题,按照你的见解,他会把大量时间精力用来做无用功,反而本职工作扔到了一旁。更重要的是,他还会给真正管这个案子的人制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结果就是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乱管,这不是乱套了吗!陈锐很清楚其中利弊,所以只按规则做事,不该管的一概不问!”

“好像……你说的挺有道理。”

“一个合理的制度,固然也可能会犯错,但几率比普通人犯错的几率要低得多,所以陈锐尊重制度办事恰好是他最大的优点。”

“你好像很了解他啊。”

“否则我为什么把案子闹到警务督办了?”

“你就是冲着陈锐来的?你早知道陈锐是什么人?”

“难道你平常不看新闻?”

“看啊,可这跟陈锐有什么关系?”

苍浩又问:“那么你跟警察打了那么多交道,总应该知道警务督察是干什么吧?”

“这个当然知道,可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其实很简单……”点上了一根烟,苍浩缓缓说道:“从打黑开始,邹峰就着手调整警务系统内重要部门的领导人选,等到他正式兼任警局局长,这种调整更加激烈,几乎全换上了他自己的人马。”

罗霸道点点头问:“这个当然,然后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