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最可怕的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凡重要的人事任命,报纸上都会有公告,于是我注意到,警务督察这么重要的部门竟然纹丝不动……”顿了顿,苍浩接着道:“然后我通过一些渠道,打听一了下警务督察处的主管领导,这才知道陈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原来如此。”罗霸道非常惊讶:“老大,我太佩服你了,没想到你平常观察的这么细致。”

“我就是靠着细致入微的观察才能活下来。”

“你过去到底干什么的,那个短斧手说知道你!”

苍浩冷冷一笑:“别说我,还是说说短斧手吧,这个人有点意思!”

“什么J8短斧手,从来没听说过,广厦道上没这么个人!”

“你没听说过的人多了,真正的狠人都藏在水面以下。”

“不管他到底什么人,我艹他妈,够狂的啊!”罗霸道气呼呼的问:“老大你打算怎么收拾他?”

苍浩不答反问:“你知道最可怕的事是什么吗?”

“老大你说。”

“最可怕的事是,对手了解你,你却对对手一无所知。”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罗霸道挠挠头:“上哪能打听到这个短斧手是什么人?”

“你回天雨楼吧,这事我来处理。”长呼了一口气,苍浩若有所思的道:“这么一闹腾,以后警方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罗霸道得意的笑了:“可不是吗!”

就像邹峰指责的一样,整件事情确实是苍浩指使罗霸道搞出来的,也不知道罗霸道从哪找来了几套警服,让手下小弟穿上冒充禁毒支队。

真正的禁毒支队刚一进来,这些假警察就跟客人发生冲突,狂殴一番后趁乱溜走。

至于那几个被打的客人,同样是罗霸道找来的,不过不是霸道帮的小弟,否则警方一查底细就露馅了。

棚户区活跃着一帮碰瓷犯,有时为了讹诈别人不惜给自己弄伤甚至弄残,罗霸道把他们找来演苦肉计最合适不过。

苍浩叮嘱罗霸道:“给那几个碰瓷犯一笔钱,伤养好了就滚到外地去玩两天,等风声过了再说。”

罗霸道点点头:“我懂。”

“还有,这件事情说大不大,但真要严格追究起来,只怕责任也不小。所以所有相关人员必须把嘴巴封得严严的……”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不能让人抓到把柄!”

罗霸道大大咧咧的道:“放心好了,善后交给我。”

“我出去办点事,有事电话联系。”苍浩没告诉罗霸道,有一个人或许会知道短斧手是什么来头,那就是高雪轩。

但是,苍浩同样不知道这个高雪轩又是什么来头,所以对罗霸道来说最好还是别陷进去,很多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苍浩来到盛世荷园,里面一派静谧,处处透着一丝诡异。

迎接苍浩的是一个高大魁梧的西装男,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十多,他板着脸告诉苍浩:“高女士不在。”

“那我在这里等他。”

“你等不到他。”西装男摇摇头:“她去外地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她去哪了?”

“你问的太多了。”西装男依然面无表情,一指大门:“你可以走了。”

苍浩不想自讨没趣,走出盛世荷园之后,长呼了一口气:“这个高雪轩……还真神秘。”

说起来,苍浩对高雪轩有一些猜测,她跟自己虽然是同一类人,却肯定不会是雇佣兵,否则苍浩一定会听说过这个人。

从她能够准确掌握英伦大圈帮的行踪来看,应该跟道上有些关系,但似乎又不太像。

罗霸道曾经说过,广厦的所有帮派和老大,包括哪些风头正劲的、已经落网的或垮台的,亦或是金盆洗手的,互相之间都存在着某种联系。

换句话说,整个所谓“黑|道”其实就是一张巨大的网,而高雪轩并不在这张网中。因为之前的打黑根本没触及到她,盛世荷园这里依然如世外桃源一般。

苍浩正在寻思着,手机铃声响了,刚起来,严月蓉的声音传来:“干得漂亮!”

“你都知道了?”苍浩冷冷一笑:“你的消息渠道倒是灵通啊!”

“信息时代吗,信息就是一切。”严月蓉微然一笑:“你这一计算是彻底杀了邹峰的威风!”

“凡事有利有弊,这样一来,不但我跟邹峰的梁子越来越大,只怕警方也有很多人恨透了我!”苍浩无奈的笑了笑:“我好像树敌太多了,可我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至少在眼下,你还是有个更好的选择的,那就是跟我合作。”

“帮你搞掉王明春,只要你能当上市长,就可以压制邹峰……”呵呵一笑,苍浩缓缓说道:“你这个计划倒是不错,不过你自己也可以实施,没必要非得让我出手!”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做事,首先要有一个圈子或者团队支持,既然不是上帝自然就不能摆平一切……”顿了顿,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我希望你能成为我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而不是手下,你这个待遇倒是不错啊!”

“因为我很看重你,就算我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根钉,还是需要借助于你这样的人才,王明春的事情我相信没有人比你更合适!”深吸一口气,严月蓉郑重的道:“当然你不是白白给我做事……”

“我知道你要许给我很多好处!”苍浩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严月蓉的话:“我对你的好处很感兴趣,可对自身安危更感兴趣,我不想卷入你们的麻烦之中。我跟王明春没有任何接触,他是死是活跟我都没关系,可我还是得拒绝你!”

“不要决定太匆忙,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严月蓉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再说邹峰这一边,离开警务督察之后,经侦支队队长在一路上不住地说:“邹市长,明明是他们故意栽赃我们,我们为什么要认错?”

“小不忍,则乱大谋。”长叹了一口气,邹峰多少有点无奈的道:“苍浩把理抓得死死的,我们没有办法不让步!”

“那赔偿方面……”

“我自掏腰包。”邹峰断然道:“你们是给我做事的,出了麻烦,总不能让你们自己解决,我当然要把事情扛下来。”

“这一次事情没办法好,对不起邹市长……”

“别这么说。”邹峰摆摆手:“必须承认,我们的对手棋高一着,就算昨天去的不是你而是其他部门,只怕同样要摊上这样的麻烦!”

“妈的……”支队长恨得牙痒痒的:“向苍浩这班人低头,我真特么不甘心!”

“我也不甘心!”邹峰冷冷一笑:“有帐不怕算,都在一座城市,大家的交集多了,今后有的是机会算总账!”

“我也这么想!”

“这一次委屈你了……”邹峰瞥了一眼支队长:“这个通报批评,我控制不了,是陈锐说了算。不过你可以放心,过几天我安排机会,让你立功两次,不但能把通报批评的影响平衡下来,或许对你今后的仕途还会有帮助。”

“那就有劳邹市长了。”

“你记住,给我邹峰做事,不会吃亏的!”邹峰打发走了支队长之后,回了自己办公室,面色更加阴沉。

周大宇一直等在办公室,看到邹峰急忙问了一句:“怎么样?”

邹峰冷冷一笑:“你大概没料到苍浩有这样的手段吧,你不是自称很了解他吗?”

“我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可能时刻掌握他的想法。”周大宇听到这些,不用问也能知道,这一轮是邹峰输了。

“小人不则乱大谋。”邹峰一再重复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别人听,还是在安慰自己。

短斧手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不如让我直接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吧!”

“我倒是希望这样,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邹峰摇了摇头:“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更重要的事?”周大宇刚问完就后悔了,担心邹峰可能会发火,又指责自己管的太多。

不过邹峰却很平静:“都是自己人,虽然周大宇你,是被苍浩驱逐出来又被我收留下的,但你既然想要打倒苍浩,跟我也就是利益共同体……”顿了顿,邹峰缓缓说道:“那么我就不妨说出来,很多人认为我邹峰的目标就是当个市长兼任局长,他们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前一阶段的打黑,只是我计划的第一步,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展开第二步。”

周大宇试探着问:“第二步是什么?”

“昨天天雨楼的事情一出,网上出现很多评论,有个别人甚至直指我打黑有问题,还说什么城头不断变换大王旗……”哈哈一笑,邹峰冷冷的道:“这些言论其实挺有道理,从某些方面来说,黑势力有存在的合理性。这批黑帮干灭了,谁敢知道过段时间是不是崛起一些新的,过去的都是已经吃饱的老虎,新崛起的这些却是饥肠漉漉的豺狼,只怕更加贪婪凶狠!”

周大宇微微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