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东北银波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峰满面狰狞:“既然注定有人要做恶人,那么这个恶人不妨让我来做!”

邹峰把话说到这里,态度已经非常明白了,而周大宇也听明白了。

邹峰根本就是要一统广厦黑|道势力,这跟网上的言论没有半毛钱关系,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的。

这让周大宇心中不免一惊,邹峰心思深沉、所图甚远,谁知道接下来没有野心更大的第三步、第四步计划,自己追随邹峰左右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早晨,苍浩的家里。

今天休息,苍浩本来想多睡一会,可早晨八点钟,孙海璇就打过来电话:“太阳都晒屁股了,起床,懒蛋。”

苍浩打了个哈欠:“什么事啊……”

“我今天休息。”

“哦,恭喜你,不过这点事不用跟我汇报……”苍浩又打了个哈欠:“我再睡会。”

“喂!你怎么回事!”孙海璇有些不满:“别忘了,是我一直给你那些假古董打掩护,难道你就不能对恩人态度好点!”

一听孙海璇拿这事要挟自己,苍浩还真就精神了:“你有什么吩咐!”

“放心,我不是要勒索你……”孙海璇轻轻的笑了笑:“只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对我表示感谢!”

“那是必须的……”苍浩不太放心的补充道:“不过,名车豪宅什么的,我可以送不起!”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洗干净的钱拿来投资了天雨楼,那里生意可是好得很。”轻哼一声,孙海璇又道:“不过我这个人没那么大胃口!”

“你到底要干嘛!”

“也不干嘛,就是今天很无聊,找你出来陪我逛街!”

“好吧!”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一般来说,女人是这样的,哪怕已经累得只剩半条命,只要进入商场也会瞬间获得美国队长的力量和蜘蛛侠的速度,体力稍差点的男人都跟不上她们血拼的步伐。

何况孙海璇体力充沛,更重要的是,她确实很无聊。

这段时间,孙海璇一直很忙,好不容易有了两天假期,突然间闲下来却又不知道做什么。

一个上午的时间,也不知道她进出了多少家商场,逛了多少家专卖店,买了一大堆东西。

不过,她倒是没让苍浩花钱,全都是自己刷卡,像她这种白富美也不屑于花男人的钱,苍浩只负责替她拿东西就行了。

中午,两个人一起吃饭,孙海璇去了一架法国餐厅,笑嘻嘻的告诉苍浩:“看在你这个上午很辛苦的份上,你喜欢吃什么,我请客。”

“那我不客气了……”苍浩直接吩咐侍者:“意式浓鲜奶油糖、法式焗蜗牛、澳洲小牛排要七成熟……”

主菜和配菜加上饭后甜点,苍浩足足点了三十多样,孙海璇非常惊讶:“你能吃得下吗?”

马上的,苍浩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孙海璇更惊讶了:“你也太能吃了!”

就在这个时候,孙海璇的电话响了,孙海璇走到一边接起来,过了一会回来告诉苍浩:“下午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好玩?”苍浩不太明白,孙海璇所谓的“好玩”会是怎么样一种情况。

“我的姐妹呢,偶然认识了一位从青藏高原来的活佛,今天下午去拜会一下。”

“哦。”苍浩点点头:“我又不是信徒,就不去了!”

“去了对你有好处。”孙海璇很认真的道:“这位活佛,也就是仁波切,他很灵验的,能看穿一个人的祸福,指点你的未来发展,我的很多朋友都皈依了。”

“怎么皈依?”

“定期给仁波切送上供养,获得仁波切的指点,福慧双修。”

“你怎么知道他很灵验?”

“我的朋友们说他看事看人都非常准!”

“看人这个很容易,只要经的多见的广,谁是什么样的人在老江湖眼里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至于所谓‘看事’吗……”苍浩笑了笑,又道:“心理学上有一种巴纳姆效应,也就是说人们往往会相信,一种似是而非并且非常抽象含糊的评价,对自己非常适用。其实所谓的星座学说就是利用了巴纳姆效应,说出来的那些东西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如果真的具体到你这个人自身却又对应不上。”

“我不懂什么心理学,不过格桑仁波切可不是骗子,至少我知道他有特异功能。”

“特异功能?”苍浩愣了一下:“等等……你说格桑仁波切?”

“是啊。”

“是不是一嘴东北口音?”

“你怎么知道?”

“他真名叫孙大宝,去没去过雪域高原我不知道,不过确实是地道的东北人,跟我也算是老乡。”苍浩叹了一口气,又笑着摇了摇头:“人吧,有信仰是好事,所有信仰不管是什么教,都是劝人向善的。但你要知道,很多人从信仰中获得了温暖和力量,却也有很多人借助信仰谋财图利。这种人好听点说是骗子,难听点说……算了,我不想当你面骂人。”

“喂!你都没见过格桑仁波切,凭什么说人家是骗子!”孙海璇非常不满:“再说了,特异功能会是假的吗?”

“好,反正下午没什么事,我就陪你去见见这位东北银波切!”

孙海璇结账之后,开车带苍浩来到一座高档小区,距离海山寺不太远。

这里全都是TOWNHOUSE,孙海璇来到其中一栋门前,按了一下门铃,随后告诉苍浩:“这个住处,是一个居士捐赠给仁波切的,也是供养的一种。”

“是吗。”

“听说……”孙海璇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这位居士还跟仁波切双修呢,那可是功德无量啊,一般人没有这个造化……”

“这个居士不会就是你的朋友吧!”

“那还好。”苍浩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你们也算商界女强人,可不能被人骗财又骗色!”

这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打开了门,长得很漂亮,保养得也非常好,形象比较风马蚤,肤色白嫩。

她的头发染成暗红色,烫了大波浪,脸上化了浓妆,身穿一件粉红色雪纺连衣裙。一对鸭梨式胸脯,拱起形成两座山丘。

女人打量着苍浩,笑着问孙海璇:“哎呦,海璇,这是谁啊,你朋友?”

“我来介绍一下……”孙海璇指着那个女人,告诉苍浩:“这位就是我刚才跟你提起的,我的朋友肖芳楠。”

肖芳楠热情的跟苍浩握了一下手:“很高兴认识你。”随即告诉孙海璇:“快点进来吧,大师已经开始讲法了。”

这栋TOWNHOUSE有一间很大的客厅,里面布置得古香古色,坐在正中的果然是格桑仁波切,穿着一身红色袈裟,眼睛微闭正在说法。

所谓“法”,不过就是告诫大家要多行善事,而这所谓的“善事”就是要多给大师拿些供养,大师可以保佑大家升官发财合家康泰。

苍浩在路上的时候买了一顶鸭舌帽,戴在头上,把帽檐往下压了压。

孙海璇很奇怪:“你这是干什么?”

苍浩低声说了一句:“孙大宝认识我。”

房间里有十几个女人,从十几岁到四十来岁都有,从穿着打扮来看都是家境比较宽裕的。

等到讲法结束,女人们报以一阵热烈的掌声,肖芳楠试探着问道:“大师能再给我们表演一下神通吗,有人没见过。”

“没问题。”格桑坦然答应了,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个盆子,倒扣在地上后在上面点着了几张黄纸:“现在,我要用意念去后山,抓几条蛇回来。”

格桑闭上双眼,嘴里念念有词,突然,一声厉喝,用力把盆子掀开,只见下面竟真的游出了几条蛇。

女人们是一阵惊叫,随后又是一阵掌声。

孙海璇更是非常惊讶:“这……这也太神奇了!”

“再看!”格桑突然哈哈一笑,抽出来一把匕首,随着手起刀落,把其中一条蛇的头砍了下来。

一抹鲜血喷射在地板上,没了头的蛇身在地板上不住的翻滚,场面倒是有点骇人。

肖芳楠吓了一跳:“大师……你们出家人,怎么能杀生呢!”

“能杀它,我就能活它!”格桑冷哼一声,用一张黄纸盖住蛇头和蛇身,又是一番念念有词。过了一会,格桑把黄纸一揭,只见这条蛇竟完好无损,跟砍断头之前完全一样。

格桑双手合十:“佛法无边!”

孙海璇悄悄捅了捅苍浩:“看到没有……你看到没有……”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又不瞎,当然看到了。”

肖芳楠也低声对苍浩道:“你事业生活上要是有什么沟沟坎坎,可以请大师给你破一下,大师真的很灵验。”

格桑听到这边有人说话,高声问了一句:“你们聊什么呢?”

“没什么。”孙海璇急忙双手合十,非常恭敬的对格桑道:“我带来个朋友,引荐给大师。”

这一次是苍浩捅了捅孙海璇:“我可不想见什么大师,用不着你引荐!”

整个房间只有苍浩一个男的,当然是除了格桑之外,听到孙海璇这句话,格桑对苍浩留意了:“这位施主,天这么热,你为什么要戴帽子呢?”

“我……怕太阳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