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一个很励志的故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子里又没有太阳。”格桑呵呵一笑:“你有什么问题,尽管可以说出来,本仁波切帮你解决!”

“不用了……”苍浩哑着嗓子道:“我没什么问题!”

格桑不乐意了:“怎么你怀疑本仁波切!”

苍浩摇摇头:“不敢。”

孙海璇也有些不乐意了,低声对苍浩道:“大师让你把帽子摘了你就摘了,你长得挺帅的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那我就摘了。”苍浩无奈的拿掉了鸭舌帽:“大宝童鞋,你好,都说大宝天天见,咱俩见的也挺勤。”

格桑看到苍浩就是一愣:“原来是你……”

孙海璇非常惊讶:“你真的认识仁波切?”

“大师,你上次指点我之后,我真是受益匪浅……”苍浩笑呵呵的道:“这一次是专程来向你表示感谢的!”

“你们听到没有!”格桑非常得意的对那帮女人道:“有人现身说法了,本银……本仁波切法力无边,你们无须怀疑!”

女人们又是一番恭维,纷纷送上一个大红包,随后起身告辞了。

孙海璇也掏出来一个红包,却被苍浩一把抢了过去:“你要是想看耍蛇,我也能表演!”

“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苍浩很认真的道:“我真的会变戏法。”

肖芳楠本来也准备了红包,听到苍浩这话,又把红包放回去了。她看看格桑,又看看苍浩,那架势有点像是等着看热闹。

格桑见孙海璇和肖芳楠都没奉上供养,咳嗽两声,暗示:“你们两个……”

“这位大师……”苍浩呵呵一笑:“你应该知道,你二哥不信禅师是我小弟!”

“那又怎么样?!”格桑把眼睛一瞪:“我告诉你,我和他可是不一样,别把我们两个相提并论!”

孙海璇和肖芳楠非常惊讶,一起问苍浩:“你认识活佛的哥哥?”

“不信禅师是摆弄古玩的,这个很有技术含量,他称得上是行家。至于你嘛……”苍浩没理会孙海璇和肖芳楠,只是冷笑着对格桑说道:“你这个戏法变得一点都不稀罕,比起刘谦来差远了,你不如跟你二哥学古玩!”

“谁告诉你我是在变戏法!”

“好,如果真是特异功能……”苍浩又是冷笑一声:“你不是能用意念抓蛇吗,为什么要用盆子扣着呢,让大家亲眼看着蛇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不是更有说服力吗?更重要的是,难道你只能抓蛇,抓不了别的动物吗?要不我指定几种动物,然后你给我去抓来?”

格桑涨红了脸:“我……我抓蛇是有原因的……你凡夫俗子根本不懂!”

“我确实不懂你为什么用蛇,其实四脚蛇也不错啊,或者干脆弄几只仓鼠,爬行动物容易把女士给吓到。”呵呵笑了笑,苍浩又道:“咱们再说说你断蛇复活那招,其实我根本不懂变戏法,不过我知道一定要手快。你表演时一直用手挡着蛇被砍断的地方,所以我猜测了一下,你应该是手里捏着一条完整的蛇,又用两根手指夹着那个断头展示给别人看!”

“你……”格桑霍然站起:“一派胡言!”

“既然你这么磊落……”凌岳往前走了两步,冲着格桑一伸手:“你敢不敢让我搜搜身上?”

格桑急忙后退两步:“你凭什么给我搜身?”

苍浩笑嘻嘻的道:“让我看看你身上是不是藏着蛇!”

孙海璇和肖芳楠都是人精,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看出来格桑的把戏了。

肖芳楠低声对孙海璇道:“你带来的这个苍浩挺有趣!”

孙海璇颇有些得意:“要是没趣,我能理会他吗!”

这边厢,格桑更火了,气得直跳脚:“佛门清净之地,怎能容你惹是生非,你……我给你滚出去!”

“不对啊。”苍浩挠挠头:“这是你的地方,怎么能让你滚呢,应该我们走才对!”

“你……你……”格桑激动之下口不择言,冲过来就要跟苍浩较量:“你信不信,我发个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你!”

说来也巧,这个时候不信禅师来了,看到苍浩就是一愣:“老大你怎么在?”随后他又问格桑:“你这是干什么呢?”

肖芳楠吓了一跳:“怎么又来了一个?”

“好像派别还不一样。”孙海璇笑着摇摇头:“这不是要开无|遮大会吧?!”

肖芳楠笑嘻嘻的问:“你参加过?”

“才没有,只是听说过……”孙海璇白了肖芳楠一眼:“哪像你啊,跟东北银波切双|修!”

“我才没有呢,那是她们……不过我倒是掏了不少供养,算了,就当是花钱买教训吧!”肖芳楠有点怨艾的叹了一口气,旋即提出:“我倒是挺有兴趣跟你带来的那个苍浩双|修的!”

“你想都别想。”孙海璇正色道:“我都没修上呢。”

肖芳楠咯咯笑道:“让他双飞呗,我不介意!”

“那也不行!”

“你说不行就不行啊。”肖芳楠近乎挑衅的道:“我先下手为强,这就勾搭他去,不信他不上我的床。”

“看你那骚|样,多久没被男人喂了?”

肖芳楠叹了一口气:“有些日子了……”

“活该!憋死你!”孙海璇又白了一眼,心里打定主意,决不能让肖芳楠先得手。

桑看到不信禅师,也不知该怎么说了:“他这家伙竟然……竟然……”

不信禅师看这架势,不用问也知道了,肯定是苍浩戳穿了格桑的戏法。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不信禅师对格桑说了一句:“你先坐下。”

格桑倒是很听二哥的话,还真就坐下了:“二哥,你可不能帮着外人啊,咱们才是兄弟啊!”

“我跟浩哥也不是外人啊。”说到这里,不信禅师长叹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我自从跟了浩哥,光是在古玩这方面就赚了多少,而且这钱挣得光明正大。哪像过去到处行骗,饥一顿饱一顿的不说,每天还得提心吊胆!

“我跟你可不一样……”格桑算是看出来了,连二哥都不打算给自己打掩护,自己这真实身份肯定要暴露了:“你知不知道,多少女施主供养我,还……还愿意跟我双修!”

孙海璇轻叹了一口气:“真无耻!”

苍浩笑着对孙海璇道:“这种事吧,都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接着,苍浩又告诉格桑:“你放心,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搞,跟我都没关系,我也没兴趣干预。这一次要不是你搞到我朋友头上,我也不会出来说话的,否则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就戳穿你了。”

格桑一愣:“真的?”

“当然是真的。”苍浩点点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虽然你也是为了讨生活,但不要搞得太过分。做人广结善缘,总是没坏处的。”

格桑一拍光头:“你才是高僧啊!”

不信禅师不以为然的道:“我说,老三,你还是收收心吧,你在古玩这方面懂得也不少,咱们哥们携手并肩肯定能干出一番事业来!”

格桑厚着脸皮道:“双修,古玩,两不误!”

苍浩倒是有些惊讶:“等等,格桑你也懂古玩?”

格桑哈哈一笑:“那当然,我们兄弟三个都是行家里手,不过……水平最高的还是我二哥。”

孙海璇好奇地问道:“你们不会是古玩世家吧?”

“那倒没有。”不信禅师摇了摇头:“我们兄弟三个没什么家学传承,全靠着自学成才。”

苍浩更好奇了:“那为什么你们三个一起对古玩产生兴趣?”

“这有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不信禅师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缓缓说了起来。

原来,他们兄弟三个生活在东北一个小山村里,从小都是孤儿,相依为命。

村里有个老人照顾他们,他们都喊作“爷爷”,因为爷爷事实上就是收养了他们,所以镇里乡里多少会给些补贴。不过爷爷岁数很大,已经没什么收入能力,结果四个人过的还是很辛苦。

从小没也受什么正经教育,兄弟三个长大后走上了不同的路,老大是一条路,不信和格桑则是另外一条路,至于他俩的路到底是什么大家都知道了。

无论如何,兄弟三个长大之后,虽然都没混成大富大贵,至少有了收入能力,日子改善了许多。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爷爷得了一场重病,久治不愈。

临终前,爷爷把兄弟三个叫到床前,拿出了一副筷子给老大,老大接过来就掰断了。

爷爷又拿出来一双筷子给老二不信,不信接过来之后也掰断了。

最后,爷爷拿出来一把筷子给老三格桑,格桑同样掰断了。

兄弟三个哽咽着道:“爷爷,你一辈子没留下什么财产,能把我们照顾大我们已经感恩戴德了。我们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说我们一定要团结。一只筷子很容易掰断,一把筷子就不容易掰断了……”

爷爷嚅嗫着嘴唇说了一句:“那些筷子……是象牙的,是乾隆用过的……”

说罢,爷爷闭上双眼,驾鹤西去。

“所以,你们应该明白了……”不信禅师一摊双手:“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发愤图强钻研古玩技术,就是为了不让爷爷失望,如今我果然成了行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