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这马屁让和珅也得自惭而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故事……”苍浩挠挠头:“还真挺励志啊!”

“是挺励志。”孙海璇用力点点头:“没想到……你们这些高僧,背后有着这么沧桑的故事!”

“什么高僧啊,还不是一帮骗子。”肖芳楠轻哼了一声,她皈依格桑仁波切比别人都要快,但骗局戳穿之后比别人更鄙夷。

不过,事到如今,格桑也无所谓了,叮嘱肖芳楠和孙海璇:“你们两个的供养,我可以还给你们,只是……我的事情不要对外面说!”

肖芳楠妩媚的一笑:“我才不愿多管闲事呢!”

说着,肖芳楠冲着苍浩一个劲的抛媚眼,孙海璇注意到了,急忙挡在她跟苍浩之间。

不信对格桑说了一句:“我说,你那些耍蛇的把戏太OUT了,是不是应该换点新鲜的?”

“别人就信这个……”格桑气呼呼的道:“你知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来我这,没准过一会就来个贵客呢!”

过了一会,果然来个贵客,这让苍浩怀疑格桑可能还真有点灵异。

这个贵客是邹峰。

禁毒支队搜查天雨楼的较量,邹峰摆明了已经输了,虽然他总是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但周围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他最近很不开心。

李正伦想找点事情让邹峰开心一下,于是提出:“我带你去见一位活佛吧。”

邹峰皱起眉头:“什么活佛?”

“最近广厦来了一位活佛,很是神秘,据说颇有些灵通。”李正伦用很低的声音说道:“听说很多领导干部私下都去他那里看命破事……”

“哦。”邹峰懒洋洋的道:“我是唯物主义者。”

“这我当然知道。”李正伦其实就是想找点有意思的事情让邹峰分散一下注意力:“我就是想但你过去逛逛,如果这家伙有行骗迹象,咱们就把他拿下!”

“这种人基本都是骗子,不过……”邹峰眼珠转了转:“你说的对,反正今天没什么事,就当是解闷了!”

于是,李正伦带着邹峰,赶到了格桑这里。

当时,苍浩、两个美女跟不信、格桑聊得火热,外面突然跑进拉一个小喇嘛:“市长要来。”

这个小喇嘛也是假的,本是街头谋生的乞儿,被格桑收养之后,剃了个光头充作助手。

格桑听到这话急忙站起来:“什么市长?”

“邹峰。”

孙海璇和肖芳楠听到这话,互相看了一眼:“怎么市长都来了……这骗子还真有本事!”

格桑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对苍浩道:“我这里常有领导来,但他们不太愿意让人知道来过这,所以……”

“我明白,我们回避一下。”苍浩点点头:“你这有没有僻静的房间,可以听到你们说话?”

“有。”格桑急忙把苍浩和两个美女带到里间,不信禅师也不想留下,跟着也进来了。

苍浩冲着几个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都别出声。”

孙海璇用力点点头:“嗯。”

肖芳楠则觉得这里的事情越来越好玩了:“我倒要看看邹峰市长来这里干什么!”

“我不知道他来干什么,不过……”苍浩呵呵笑了笑:“格桑的那点小把戏肯定蒙不住邹峰!”

不信当时就急了,果然是打虎亲兄弟,虽然他看不上弟弟的作为,却也不想让弟弟被人当面戳穿:“那可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

没等苍浩把话说完,不信就急急忙忙往外冲:“不行,我得告诉老三一声,不能接待市长!”

“你放心。”苍浩拦住了不信:“既然邹峰都能来,说明你家老三这个地方,在本地官场上有些名气了!”

“那又怎么样?”

“官场上的人,有些确实很昏庸,但他们却也有聪明的一面,否则爬不到今天的位子上……”顿了顿,苍浩又道:“我估计,已经有很多人看出耍蛇的把戏了,不过他们都没戳穿,邹峰又何必多此一举?”

不信松了一口气,可又感到有些奇怪:“他们为什么不戳穿?”

苍浩再次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回头再说!”

再说格桑,急匆匆跑出别墅,发现附近已经被封路了。

虽然附近看不到警察,但有一些身穿便衣的人,个个神色紧张的观察着周围。

过了一会,一辆普通的帕萨特开过来,车门打开,戴着一副硕大太阳镜的邹峰下来了。

格桑双手合十,口诵佛号:“欢迎邹市长。”

邹峰没马上跟格桑说话,而是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闲杂人等,这才道:“不要称呼我市长,还是叫我先生就好。”

“明白,明白。”格桑连连点头:“先生想要保密。”

“我今天来这里的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明白。”格桑又是一番点头,随后把邹峰请进别墅,又差助手给市长奉上香茗。

邹峰拿过茶杯,提鼻子一闻,嘉许的点点头:“上好的明前龙井,大师倒是懂得享受。”

格桑呵呵笑了笑,倒还真有点高僧风范:“都是信徒自愿供奉,其实若依着我的本意,粗茶淡饭足矣。”

邹峰笑了笑:“信徒如此敬仰大师,说明大师是德高望重啊。”

两个人正在这互相恭维,助手又来汇报:“大师,有贵客到……”

格桑一愣:“邹市长都在这了,还有什么贵客?”

“来的人叫金凤国。”

“是他啊。”格桑叹了一口气,对邹峰道:“今天我闭门谢客,我这就把他打发回去。”

邹峰问了李正伦一句:“这个金凤国是什么人?”

李正伦笑了笑:“他在咱们广厦很有名……”

“有名?我怎么没听说过?”

李正伦由于其工作关系,对社会上有些名气的人,大都了若指掌:“他是广厦市新农村建设委员会主任、广府省动态调查委员会秘书长、国家公共关系联合会秘书长、科学发展万里行组委会主任……”

李正伦一口气说出了十几个头衔,这些头衔个个惊人,可邹峰却是一个都没听说过。

所有这些冠以国家和省市名头的组织,没有一个是真正官方承认的机构,说白了就是草台班子。

邹峰深谙官场之道,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年头很多人钻法律的漏洞,注册一些名头看起来很大的组织。其实登记的真实性质只是企业或者民间团体,但他们采用一些诱导性措辞和方式,让别人误以为自己是政府部门。

按照李正伦列出的这些头衔,这个金凤国只怕是国家领导人级别了,实际上他连一个小科长都不是,邹峰怎么可能听说过他。

这样一来,邹峰还对这个人有了些兴趣,急忙对格桑道:“既然人家都来了,就不要奉上闭门羹了。”

“那么……市长需要回避一下吗?”

“不用。”邹峰摆摆手:“让他进来吧。”

“好。”格桑马上出去接金凤国。

这个金凤国刚一来,就被便衣堵在门外。

不管他说些什么,哪怕把自己的头衔全抖搂出来,便衣却根本不理会,只是打发他赶紧走。

如果格桑不出去接他,只怕他就要被撵走了。

一进门,金凤国就不住的道:“格桑大师,你今天这里有什么贵客啊,怎么搞得这么严肃?”

格桑笑了笑:“进来你就知道了。”

进到客厅,金凤国看到邹峰在座,先是一愣,随后一路小跑冲过来,点头哈腰对邹峰道:“原来是邹市长啊,原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看金凤国这样,就差拿根尾巴出来摇一摇了,邹峰感觉有些好笑:“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你何必出来迎接呢!”

“说的也是……”金凤国一拍额头:“你看,我一见邹市长,太激动了,都忘了这里是格桑大师的地方!”

邹峰摇摇头:“我又不是明星,见了我有什么可激动的。”

“不能这么说。”金凤国非常认真的道:“邹市长年轻有为,人又长得英俊潇洒犹如一树梨花压海棠,早已经是广厦万千市民心目中的偶像,可比那些只会唱歌演戏的所谓明星强太多了!”

这番马屁拍的实在凶猛,孙海璇在里间听到,轻叹了一口气:“和珅若是能活到今天,怕是也得自惭而死!”

苍浩嘘了一声:“别说话,好好听着就行。”

邹峰叹了一口气:“你倒是挺有文采啊!”

格桑在旁边说了一句:“金先生当然有文采了,他可是一位诗人,还是书法家。”

“哦?”邹峰颇有些兴趣:“我对书法也颇有兴趣,不知道你是学碑,还是学贴呢?”

书法在宋代出现分野,形成两大理论派系,就是碑学和帖学。

金凤国听到这话一愣,显然是根本不明白。

邹峰又问:“不知道你学哪位名家呢?”

“草圣王羲之,他的《兰亭集序》,我从三岁起就开始临摹了。”

“草圣……好像是张芝吧,他的笔锋流利,刚柔相济。王羲之被称为书圣,他自认草书不如张芝。”

“邹市长大才啊!”金凤国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冲着邹峰挑起大拇指:“邹市长在书法上竟然也有造诣,实在让我万万没想到,更是望尘莫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