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我一定先得到苍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起来,邹峰倒也算是雅士,如果遇到书法高人,倒是愿意切磋讨教。

可看到金凤国这样子,邹峰当然兴趣寥寥,只是笑了笑。

格桑善于察言观色,看出来邹峰对金凤国不屑,急忙打了个圆场:“会说不如会练,金先生,我这里有文房四宝,不如你当场为邹市长作诗一首,如何?”

金凤国当仁不让:“好!”

格桑倒是很懂得追求文化品位,旁边就有长条桌案,上面备着文房四宝。

金凤国挥毫泼墨,当即写了一首诗,且不说字写的怎么样,邹峰看了一下内容差点笑出声来。

金凤国慨然念了起来:“邹家自古多贤良,锋芒毕露民敬仰。英雄自古有厚德,明礼诚信国事兴。”

格桑忙不迭的介绍道:“这是一首藏头诗,把每句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邹峰英明。”

邹峰拍了拍手:“写得好!”

格桑显然很了解金凤国,又道:“邹市长大概不知道,金先生最擅长写藏头诗了!”

邹峰一指李正伦:“那就给他也写首吧!”

金凤国对官面上的人倒是熟悉,可刚才全把注意力放在邹峰身上,直到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李正伦也在:“哎呀,这不是李局长吗……”

李正伦微微点点头:“你好。”

“你好,你好。”金凤国急忙跑过来,紧紧握住李正伦的手:“你可是大英雄啊!”

今天一天见到这么多高官,金凤国实在太激动了,双腿一个劲的打颤,苍浩从门缝里看到有点担心他会尿裤子。

不仅双腿打颤,金凤国双手也打颤,好不容易稳了稳心神,这才提起笔来再度挥毫泼墨。

格桑站在长条案旁念道:“李家自古出圣贤,正大光明多磊落。伦理纲常民生系,福成广厦主万方……连起来就是李正伦福。”

李正伦是老刑警,没有邹峰的幽默感,看在眼里脸色铁青,那样子简直就像被金凤国骂了一顿。

金凤国试探着问李正伦:“你满意吗?”

“还行……”李正伦瘪了瘪嘴:“你随便吧!”

邹峰笑呵呵的问金凤国:“我有个朋友,能否给他也写首诗?”

金凤国一拍胸膛:“当然可以!”

“他是两字名,你也写四句诗,但最后两句连起来要是‘英雄’二字。”

金凤国急忙问:“不知道你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邹峰一字一顿的回答:“苍!浩!”

格桑听到这个名字登时愣住了,片刻后,下意识往里间看看,发现那里始终静悄悄的,苍浩一伙人始终躲着没出来。

这个时候,格桑心里打开鼓了,搞不懂邹峰为什么认识苍浩,但苍浩却对邹峰避而不见。

金凤国哪里知道苍浩就在里间,更不知道期间的恩怨情仇,酝酿片刻后便奋笔疾书,马上一首诗又写好了:“苍茫大地谁做主,浩瀚苍穹有伟才。英明神武下九州,雄霸四方真好汉……连起来就是苍浩英雄!”

“好!好!”邹峰连连点头,走到长条案前,拿起了一支毛笔:“苍浩,苍茫浩渺之意,如此霸气的名字,其主人当然是英雄了!”

金凤国一个劲点头哈腰:“我很想拜会一下这位英雄!”

邹峰没理会金凤国,自顾自的道:“如果把这首诗看做一副楹联,还缺一个横批……”

李正伦明白了邹峰的意思,马上道:“不如邹市长给加一个吧!”

邹峰略作沉吟,随后提笔在这首藏头诗上写了四个大字:“苍浩凌绝。”

纵然格桑不懂书法,看在眼里却也能发觉,邹峰这书法水平甩出金凤国十万八千里。

但很奇怪的是,这“凌”字的偏旁,既像是两点水,又像是三点水。多出来了那么一个点,跟整个字的主体若有若无的连着,显得非常突兀。

格桑觉得这是邹峰的笔误,在座的人也全都这么认为,不过没有一个当面指出来。

金凤国一个劲的拍巴掌,胖乎乎的脸蛋兴奋的通红:“好啊!妙啊,画龙点睛呀……这首诗我一定要裱起来,拿回家供奉!”

“不行。”邹峰笑着摇摇头:“我是让你帮我写诗,所以这副字是我的!”

“哎呀,邹市长竟然收了我的礼……”金凤国更兴奋了,脑瓜子一个劲的在那点着:“好!好极了!”

“你别误会,我不是自己留着,要送人……”邹峰拿出一张便签,刷刷写了一个地址,正是曹氏地产市场部,随后告诉格桑:“我很忙,没时间专门处理一副书法的事,这个就麻烦你了。”

格桑急忙问:“我怎么做?”

“找个快递,把这副字按照个地址发过去就行,发件人不用留任何姓名地址。”

格桑用力点点头:“好,好,没问题!”

邹峰掏出手帕擦了擦手,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好像一分钟都不愿再多看到那副字:“对了,大师,我听说你颇有些神通,能否让我们开开眼界?”

“好啊。”格桑忙不迭的开始表演,又是之前那套抓蛇和死蛇复生的把戏。

邹峰笑眯眯的看着,时而点点头,最后说了一句:“大师果然是高僧!”

“客气,客气。”格桑笑哈哈的道:“邹市长太抬举我了!”

“今天认识大师很高兴。”邹峰看了一下时间,又道:“可惜,我还有公务,就先告辞了。”

金凤国一个高跳起来:“市长我送您出去!”

邹峰跟李正伦离开格桑这里,上了车之后,车子发动起来,李正伦回头看了一眼在后面仍然劲点头哈腰的金凤国,很小心的说了一句:“邹市长,你刚才那副字……好像错了一个字。”

“早就告诉过你,多读点书……”邹峰呵呵笑了笑:“那个字我是故意写错的!”

“可是什么意思呢?”

邹峰没有正面回答:“苍浩是个聪明人,他会明白我的意思的,如果他不能明白……这种人又怎么配做我的对手!”

李正伦没有再问:“是!”

“再说这个格桑……”邹峰颇为不屑的道:“一个江湖骗子罢了!”

“可是现在很多人信他!”

“多加注意吧……”邹峰看着车外的街景,淡然道:“如果他成了气候,当斩不斩,反受其乱。”

“明白!”

“再说说正事吧……”叹了一口气,邹峰把目光回到李正伦身上:“我考虑过,第二步计划必须尽快展开,时不我待。”

“为什么突然这么着急?”

“我们之前忽略了一个人……”顿了顿,邹峰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严月蓉!”

“是啊……”李正伦皱起眉头:“之前我们做事,好像还真把她给忘了。”

“我也是看到组织部的一些材料才想起,她在外面挂职锻炼快结束了,不久后就要回广厦。”轻哼一声,邹峰缓缓说道:“她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女人一旦有野心,比男人更可怕……”

“是的。”

“王明春和杨远峰那帮庸才,已经不能把我怎样,但严月蓉肯定要跟我一较高下。”顿了顿,邹峰一字一顿的道:“所以我必须提早做准备!”

“第二步计划我能做什么?”

“你主管刑事侦查工作这么多年,但凡广厦道上有点名气的老大,你都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联系到他们。”邹峰的表情变得更加阴险:“我要你广发英雄帖,把他们召集起来开个会!”

“没问题。”李正伦已经预料到邹峰会这么做,广厦的事情是由那些大大小小帮派决定的,而这些帮派的事情又是老大们决定的,邹峰想要一统**就必须搞定这些老大。

再说格桑这一边,把邹峰送走了之后,金凤国一个劲的恭维:“大师,你真牛,连邹市长都成为你的座上客。”

格桑已经隐隐觉察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妙,所以表现的并不开心:“人家只是过来看看,也没说要做什么。”

金凤国又给格桑拍了一番马屁,然后告辞了,等到格桑回到家里,苍浩一干人等已经从里间出来了。

肖芳楠笑嘻嘻的问苍浩:“你是怎么认识邹市长的?”

苍浩深深的一笑:“偶然,十分偶然,非常偶然。”

“邹市长夸你是英雄呢。”肖芳楠轻轻拍了拍苍浩的肩膀:“真不知你做了什么,让邹市长这么赏识!”

本来孙海璇想对苍浩说这些话,却没料到被肖芳楠抢了先,她不由得狠狠的瞪了一眼肖芳楠。

肖芳楠权当没看到孙海璇的白眼,又对苍浩道:“真不知道你都在哪些方面够英雄……”

这话有点暧昧,不过苍浩此时没心思暧昧,走到长条案前欣赏起了那副字。

肖芳楠和孙海璇对书法没兴趣,在那里斗嘴起来,孙海璇低声斥责肖芳楠:“你是不是想知道人家在床上是不是够英雄?”

“是啊。”肖芳楠撇了撇嘴:“怎么的,不许人家在你肚皮上逞英雄,还不允许趴我肚皮上来吗?”

“且!”孙海璇重重哼了一声:“你没机会了,我一定让苍浩先爬上我的肚皮!”

肖芳楠挑衅的问道:“你有我紧吗?”

“管得着吗!”孙海璇非常鄙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淘宝上买的药?!”

几个男人没听到这番争执,不信和格桑跟在苍浩身旁,不信指着那副字说道:“这里好像有个字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