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们无法再见到明天的太阳/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PS:前两天我抱怨有人投凹票,很快的,五六百张凸票砸了下来,大家的这种支持是我把这个不怎么赚钱的写书事业坚持到今天的重要原因。如果大家还有贵宾票,也请一并投下来吧。

“浩哥,这些人虽然不是特牛的,可也都是有头有脸的老大!”罗霸道很认真的道:“这一次你救了他们,他们以后就得跟你混。”

“好。”苍浩点了点头:“邹峰加快了步伐,我们也要扩充自己的势力,否则靠什么跟邹峰斗!”

不信禅师感慨地说了一句:“空气中好像有一股血腥味啊。”

“是啊。”苍浩深深的一笑:“你们知道吗,我对这种味道很熟悉,而且……每次闻到都会有发疯的感觉!”

“邹峰……邹峰……”罗霸道的胸口剧烈起伏着,不住的喘着粗气,也不知道是因为惊惧,亦或是愤怒:“我特么跟你没完!”

“交手的机会有的是,就算你想放过邹峰,邹峰也不会放过我们!”

“我还是想不通……”罗霸道用力摇了摇头:“既然你明知道邹峰会干什么,难道自己就不做点什么吗?”

苍浩反问了一句:“你觉得我能做什么?”

“既然你担心如果知道的人太多,会导致邹峰重新调整计划,那么咱们干脆彻底破坏邹峰原有的计划。”顿了一下,罗霸道一字一顿的道:“既然告诉三个人了,再告诉三十人也无所谓!干脆,把所有人都救出来,这样有了全体广厦黑|道的支持,不管邹峰搞出什么新花样我们都不在乎!”

苍浩笑了笑:“你在道上混了这么久,好像对人性的认识还不够深刻啊!”

罗霸道一愣:“怎么讲?”

“你有三个光屁股的发小,但只有两个愿意来给你帮忙,这说明什么?”没等罗霸道回答,苍浩自顾自的道:“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奋斗,而不是别人!这也就是说,如果他们认为利益需要,完全可以把你这个好兄弟一脚踢开!”

“这……”

“没错,按照你的建议,我们确实可救很多人,但你觉得这些人会对我们感恩戴德?”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他们不背后捅我们一刀就不错了!”

罗霸道有些冒冷汗了:“好像……还真有这个可能!”

“如果他们中有的人本来已经决定投靠邹峰,或者,可能会出卖我们做过什么;又或者,假意跟我们联合,实际上把我们一举一动报告给邹峰……这还只是一种情况,甚至更有可能,他们会挑拨我们跟邹峰斗得更凶,然后坐收渔人之利。”重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苍浩缓缓说道:“连你这个发小,他们都不放在眼里,我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救命恩人又算个屁!”

哀叹了一声,罗霸道不得不承认:“你说得对!”

“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一切,还是建立在他们相信会发生屠杀的情况下。问题就是,很多人根本不相信没有亲眼见到的事情,在他们的意识中只要自己闭上眼睛世界就不存在。他们会认为邹峰对他们的屠杀仅只是一种可能,而我们又拿不出来任何证据证明他们如果去开会就必死无疑,那么他们会进而怀疑我们是在挑拨跟邹峰的关系。”一摊双手,苍浩非常无奈的提醒道:“到时候我们两头难做,不但做不成好人,可能还要面对更多的对手!”

不信禅师用力点点头:“浩哥的分析很有道理!”

“从过去这些年的经历,我学到了一个道理——廉价的善心等同自杀!”冷冷一笑,苍浩又道:“有的人可以帮,有的人绝对不能帮,做人,必要的时候必须冷酷,不是因为我们真的想要冷酷,只是不希望自己死得太冤!”

“好吧……”罗霸道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好像瘫痪了一样:“那么我们就只有等着看了……”

第二天,苍浩早早的去拆迁指挥部上班,知道今天必定是不平常的一天,苍浩打算早点结束工作去跟罗霸道会合。

刚刚处理好今天的事,有人给苍浩打来电话:“好像我们两个没有缘分啊,总是不能碰到一起。”

“高女士?”苍浩心中一动,急忙道:“为什么你不能直接打电话给我?”

“我不太喜欢使用电话,就算是当面谈话都隔墙有耳,任何现代通讯手段更是都存在被窃听的可能。”叹了一口气,高雪轩悠然问道:“你找我这么急到底有什么事?”

没等苍浩回答,高雪轩道:“我现在盛世荷园,你抓紧时间过来吧,见面再说。”

说来也巧,苍浩去了盛世荷园,正好是邹峰约定的时间。

在那所农家乐外面,停着上百辆各式车子,不乏各种豪车,不过更多的则是小型客车,上面都装满了人。

这些人随时可能冲下来展开血战,可所有这些车此时偏偏静悄悄的,透着一股诡异的宁静。

一辆帕萨特开过来,邹峰从车上下来,看了看这场面就是呵呵一笑:“这还真打算跟我摊牌啊!”

周大宇冷笑着道:“他们不敢得罪你,知道你分分钟就能灭了他们,摆出这样的阵势只是展示一下肌肉罢了!”

“你越来越聪明了!”邹峰瞥了一眼周大宇:“可是,如果他们真被逼急了,可能会狗急跳墙的!”

“没错。”短斧手点了点头:“如果他们跟你谈不拢,干脆就在这里下手把你干掉,然后推出去几个小弟顶罪。虽然说,这么做太过冒险,却是一劳永逸。”

“短斧手说的才对。”邹峰又瞥了周大宇一眼:“你还是不够聪明,还有太大的进步空间。”

周大宇尴尬的笑了笑:“以后还需要邹市长多多指导。”

邹峰不再理会周大宇,直接问短斧手道:“对方人很多,你有信心吗?”

“杀掉他们就像玩一样。”短斧手微微一笑:“如果今天我表现不能让你满意,那我可不是赔几千万给你这么简单,我相信你再也不会让我在这座城市出现。”

“我越来越欣赏你了。”邹峰嘉许的点点头,随后看向农家乐里面,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广厦有名的老大们,今天邹某人来会会你们,如果你们不识时务……那么你们无法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说罢,邹峰迈步走进了农家乐。

这里虽然名为“农家乐”,内部装修却很奢华,开会的地方是一处专门的会议室,偌大的八仙桌旁边摆着几把圈椅,四壁的多宝格上摆着很多古玩。

有几位老大没来,到场的有六个,加上他们带的手下,也就是总共十八个人。

就像这些老大一样,邹峰也只带了两个助手,就是周大宇和短斧手。

走进会议室后,邹峰坐了下来,周大宇站在邹峰身后。

短斧手却没跟上来,而是先把会议室的门关上,拿出一套水晶杯摆在每个人面前,又打开一瓶红酒给每个人倒上。

短斧手的这种举止,让很多人以为是这里的服务生,只是这个服务生的举止太过斯文了。

“大家都互相认识了,你们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们在座每一个人……”邹峰分别指了指几个老大,又道:“互相介绍就免了,大家也不用客套,直接谈正题吧!”

一个外号叫孙斜眼的老大抢先发话:“邹市长,很高兴你今天请我们过来,我们本来也想跟你好好谈谈。”

“是吗。”邹峰笑着点点头:“你想说什么?”

“你刚一上任没多久,把广厦搅得翻天覆地,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孙斜眼气呼呼的道:“当然,你想给自己搞些工作成绩,也可以理解,但兄弟们也要吃饭啊!”

另一个叫李志彬的老大用力点点头:“邹市长你砸了太多人的饭碗!”

“哦?”邹峰脸上笑意更深:“那又如何呢?”

有个叫杨宝利的老大说话比较温和:“邹市长,咱们把话说开了,黑|道,你是打不绝的,不如让兄弟们吃口饭。经过前些日子的折腾,我们也知道邹市长的厉害了,以后肯定要小心谨慎。”

邹峰喝了一口酒:“这就够了?”

几个老大互相看了一眼,杨宝利叹了一口气:“每个月三十号,我们自然有一份心意奉上,只是希望邹市长胃口也别太大,毕竟我们还得养活手底下很多小弟!”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这句话性质是什么?”邹峰斜睨着杨宝利,一字一顿的道:“你这是试图贿赂我!”

杨宝利干笑两声:“不能说贿赂吧,过去我们对……”

“够了!”邹峰突然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打断了杨宝利的话:“我不管你们过去什么样,更不管你们跟谁有交易,现在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你们不要以为可以用过去的方法来对付我邹峰!”

杨宝利叹了一口气:“邹市长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嘛!”

邹峰冷冷的道:“我要让你们所有这些人,只听我邹峰一个的!”

孙斜眼轻哼一声:“听起来,邹市长你这是要当盟主啊,你这一统黑白两道的野心还真不小!”

“野心是推动人类发展的动力!”邹峰看着孙斜眼说道:“你说对了,这才是我真正要做的,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