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屠戮/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可能!”李志彬断然摆了摆手:“我从来不给任何人当小弟,从出来混的那天起就是老大!”

邹峰又喝了一口酒:“那么我就是老大的老大!”

一个叫万兆清的老大发言了:“邹市长能说出来这样的话,让我们可是吃惊不小啊,我们本来以为你一身正气呢,没想到这份野心竟然比所有这些人加起来都大!”

“每个人的野心是不同的,同样的野心在不同的人这里更不一样,我相信在座的人都有一统地下世界的野心……”邹峰点上一根烟,悠然抽了一口:“但是,你们全做不到,就算是做到了,对这个城市也是一场灾难。我却不一样,我可以用这份野心做更多的好事,给这个城市带来安宁和祥和。”

“够了!”李志彬有些听不下去了:“过去,这座城市确实有些乱,但在我们的统治之下,多少还有些规矩可讲。如今你邹峰来了,可倒好,在街头看别人像痞子就要抓回去讯问一番,这算是哪家子规矩?”

“这算是我邹峰的规矩。”邹峰呵呵笑了笑:“我们之间价值观不同,没有讨论的必要,你们只要听我的命令就行!”

“你休想!”李志彬霍然站起:“你把广厦原本格局搅合的七零八落,然后现在又跳出来想当扛把子,做梦也没有这么做的!”

邹峰冲着李志彬吐了一个烟圈:“可这个梦我还真就要做了。”

孙斜眼轻哼了一声:“邹峰,虽然你大权在握,可我们这些人要是联合起来,只怕你也不是对手吧!”

“没错。”杨宝利的态度依然温和:“邹市长,过去广厦地下世界内斗不断,但如果面临强大的外来压力,不是没有可能团结起来,邹市长你帮我们做到了过去一直没做到的事情!”

“有唱红脸的,有唱白脸的,你们事先商量好了吧?”邹峰看看杨宝利,又看看孙斜眼:“我再说一遍,我今天来这里,只是让你们服从我!我不会跟你们商讨任何问题,也不会跟你们讨论价值观上的分歧,你们更不需要把你们的观点说出来,我懒得关心你们是怎么想的!换句话说,你们只有一个选择,明白没有?”

杨宝利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如果我们放弃这个选择呢?”

“那么你们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邹峰说着,打了一个响指:“可以了!”

在座的老大都没搞明白邹峰这句话是对谁说的,也就在这个时候,正在给孙斜眼倒酒的短斧手突然间脸色一变,抄起酒瓶直接砸在了孙斜眼的头上。

“啪”的一声,酒瓶粉碎,混合着鲜血迸溅的到处都是。

孙斜眼的眼睛直了过来,脑袋倒是一斜,昏死过去。

短斧手的身上绑着一个皮套,里面带着一把半臂长的短斧,平常被西装遮盖着根本看不到。

他把手摸向后腰,抽出短斧,直直的劈向孙斜眼的手下。

这一斧头力气太大,把这个手下上半身直直劈砍开,连着脑袋的一侧歪到了一旁,一股鲜血如同喷泉一样射到了天花板上。

就像所有老大一样,孙斜眼带了两个手下。

短斧手抬脚踩住他的胸膛,把斧子抽了出来,转身劈向另一个手下,这个手下还没反应过来,当即人头落地。

场面一时间大哗,其他五个老大和他们的手下不断嘶喊怒骂着,一个一直没出声的老大愤怒的指着邹峰:“你……你……你竟然杀人灭口!”

“我没什么事情怕你们说出去,不需要灭口!”邹峰轻轻弹了一下烟灰:“只是你们对我来说没什么利用价值!”

这个老大的两个手下已经抽出砍刀扑向短斧手,而短斧手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半点都不紧张。

等到两个手下来到面前,短斧手突然弓腰一记扫堂腿,把其中一个放倒在地。

随后,短斧手举起斧头狠狠劈下来,正中另一个手下的胸膛。

这个手下的胸膛就像爆裂开来一样,肋骨从体内翘起,上面挂着碎肉和内脏。

短斧手不补刀,抽出斧子砍在地上那个手下的脖颈上,脑袋当时就被劈了下来,咕噜噜滚到了一旁。

其他老大的手下要围堵短斧手,却不料短斧手跳到桌子上,直奔那个指责邹峰的老大而去。

这个老大没料到短斧手速度这么快,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短斧手来到他面前,去突然转回身去,猛地一挥手,短斧脱手而出,劈在了李志彬的额头上。

这一招回马枪实在凶狠,登时李志彬**迸现,都没来得及吼上一声,当即死于非命。

紧接着,短斧手跳到这个老大的身后,双手扳住他的脑袋用力一拧,随着“咔嚓”一声,他的颈椎断掉了。

这个老大和李志彬的手下看到老大死得这么惨,就像疯了一样,掏出了枪。

他们很多人身上都带着枪,只是考虑到邹峰毕竟身份特殊,所以不到关键的时候不想拿出来。

但此时他们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哪怕用尽各种办法,他们也要让短斧手死于非命。

这个短斧手看起来文质彬彬,他们几乎没加以任何防备,可突然之间,短斧手却变了一个人,如此凶残狠毒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短斧手不是人,而是一头野兽,他们甚至忘记了邹峰,完全把注意力放在短斧手身上。

然而,短斧手的表现出了更快的速度,就地一滚,躲到了万兆清的身后。

而这些老大和手下根本来不及调转枪口,马上的,“啪啪”的枪声接连响起,万兆清很无辜的成了人肉盾牌,胸口暴起一朵朵的血花。

也就在与此同时,短斧手又是一个就地翻滚,回到李志彬尸体这边,伸手收回了自己的短斧。

不过短斧手没有站起来,而是躺在地上用力猛挥短斧,一个手下被扫中双脚,当时脚踝被劈裂开来,惨叫着躺在了地上。

短斧手一斧头劈在他的脖颈上,同时伸手抢过了他的枪,对着其他帮派手下连连扣动扳机,三个手下当场被爆头。

房间里枪声一响,周大宇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的拔腿就想要溜走,可是看到邹峰仍稳稳地坐在那里,又只能弓着腰跑回来。

子弹乱飞,周大宇又想抱头躲到桌子下面,可邹峰仍安然坐在那里,抽一口烟,品一口酒,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血腥的杀戮。

一转眼工夫,一个老大被短斧手爆头,而短斧手拿着的枪也打光了子弹。

短斧手把枪扔向一个手下,这个手下急忙侧头躲开,随后他刚想好重新瞄准短斧手,却惊讶的发现短斧手已经冲到自己面前了。

“呀呵!”短斧手怪叫了一声,跳起来把斧头劈下,正中这个手下的天灵盖,白色的**混合着红色的血液飞溅的到处都是。

短斧手一伸手,接住了他的枪,反手扣动扳机,把其余三个帮派手下全部打死。

只是几分钟过去,硝烟还没有散尽,所有帮派老大和手下只有杨宝利一个人还站着。

“我……这……”杨宝利傻眼了,急忙哀求邹峰:“以后我全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啊……不要杀我……”

短斧手看向邹峰,邹峰轻轻摇摇头:“废物一个,留着无用!”

短斧手立即狞笑着向杨宝利冲过去,杨宝利根本不敢跟短斧手对抗,转身逃开,噗通一下跪在邹峰面前:“求求你……饶了我吧……”

短斧手追上来,挥舞起斧子劈下来,正把脊椎骨从正中劈开。

一股鲜血喷射而出,不过没落到邹峰身上,邹峰只是哈哈大笑起来:“短斧手你果然有两下子!”

短斧手拿起斧子,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上面的血迹,哈哈狞笑几声:“杀人真特么是件痛快事,我喜欢杀人!”

就在这个时候,孙斜眼悠然醒了过来,他满头满脸是鲜血,不过性命仍在。看了看满屋的尸体,孙斜眼怆然一笑:“邹峰……你……够狠……”

“我当然够狠!”邹峰走到孙斜眼面前,昂首傲然看着孙斜眼:“你以为我会跟你们讨价还价吗,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更简单直接一些的方式,那就是我只要把你们全部干掉,在我前期工作的基础之上,我就可以顺利接管所有帮派!”

“你……”孙斜眼气愤无比,冲着邹峰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你这个伪君子……”

“我是真小人,不是伪君子!”邹峰的面色阴沉下来:“我讨厌别人这么说我!”

短斧手走过来,把斧头递给邹峰:“想亲自试试嘛?”

“好啊!”邹峰哈哈一下,挥起斧头向孙斜眼身上劈了下去。

邹峰的力气没有短斧手大,角度掌握的也不好,可是这一斧头的杀伤力仍然惊人,孙斜眼的胸口被劈开一条手指宽的口子。

孙斜眼惨叫一声,鲜血汩汩从口子里涌出来,邹峰却很是不满意:“为什么没有鲜血喷射出来的效果?”邹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的血迹,问短斧手:“你是怎么做到的?”

“杀人是一门学问,你必须砍到要害上,并确保准确的切开了动脉,才会有你期待的效果!”短斧手谆谆教诲道:“其实,很多杀手不愿这样做,因为被弄上一身血会很麻烦。但我不一样,我就是喜欢看到鲜血四溢,这样才够刺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