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相见不如怀念/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轮到曹志鸿摆手了:“我也不想和你说苍浩的事,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一切让时间决定吧!”

“你终于开明了!”

“我一直都很开明。”深吸了一口气,曹志鸿非常郑重的道:“但我绝对不赞同你跟邹峰在一起。”

“我知道了……”

“哪怕普通朋友都不能做,你和他必须保持距离。”曹志鸿打断了女儿的话:“就算不考虑人品问题,他做的事太危险,可能会影响到你。”

“我有分寸。”曹雅茹不愿继续这个话题:“说点别的吧,那块地马上开始竞标了,我之前要带苍浩一起去。现在还必须带他去了,因为拍卖是浩天负责的,他跟浩天那边关系不错。”

“好!”曹志鸿立即点点头,他倒是不怎么在意那块地,更希望苍浩能有更多的机会跟女儿单独在一起。如果两个人的接触加深,或许会回到童年那时的样子,而这是曹志鸿非常想要看到的。

拍卖当天,曹雅茹叫上苍浩,早早的就出发了。

曹雅茹平常出行很低调,不过有高档公务用车,是一辆灰色宾利欧陆,挂在公司名下。

有重大活动的时候,曹雅茹就会坐这辆车,公司指派专门司机。

坐在车子里,享受着奢华的内饰,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甚至都没有看对方,简直像陌路人一般。

曹雅茹穿着超薄黑色丝袜的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时常变换一下姿势,看得出来内心很紧张。

等到快到了浩天拍卖,曹雅茹才终于打破了沉默:“这一次拍卖是付灵娟负责,孙海璇助理,你对她们两个已经很熟悉了。”

苍浩当然很熟,跟孙海璇都熟悉到炕上了,当然这不能对曹雅茹说出来:“拍卖这回事,谁喊价高谁就能拿到,人际关系也没什么用,至多也就是能顺利协调一下。”

“但这终归是你表现的机会……”

苍浩不耐烦地打断了曹雅茹的话:“小时候,你总是问我,这个应不应该做,那个怎么做才对。如今你果然长大了,现在开始教我做事了,我很欣慰。”

曹雅茹最担心的就是跟苍浩单独在一起时提起童年的往事,现在苍浩果然提起了,她的表情有些尴尬:“人都是会变的,你变了,我当然也变了。”顿了顿,曹雅茹又道:“你也知道,你爬到总经理的位子上,公司很多人对你心怀不满,你只能也必须用更多的工作成绩来证明自己,这也有助于你能获得更高的职位……”

“这种场面话还是留着给新员工洗脑的时候用吧。”苍浩不耐烦地摆摆手:“我能当上总经理,归根到底还是攀上姚军辉这棵大树,否则就算我当牛做马一辈子也未必能当上总监。这年头,不管你想在哪方面做出点成绩,要么就是投胎正确,要么就是上面有人,归根到底都是拼背景。大家心里清楚这一点,没谁真特么以为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忽悠涉世不深小屁孩的话就别在我面前说了。”

“好啊,苍浩,既然你把话说开了,那么我也要说了。”重重哼了一声,曹雅茹缓缓说道:“你过去吊儿郎当,把工作搞得一塌糊涂,我已然不计较了。你明明知道姚军辉安得什么心思,不帮我也就罢了,铁了心跟姚军辉混,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们之间是青梅竹马。”苍浩懒洋洋的道:“在国外那些年,我经常的会想起你,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很多人和事,相见不如怀念!”

“说的有道理。”曹雅茹用力点点头:“对我来说,记忆里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今天的苍浩完全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原话奉还。”苍浩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你对我的偏见已经形成了,应该说从我家移民的时候就形成了,这跟我投靠姚军辉其实没半毛钱关系。”

“你要是能证明自己,我就修正我的偏见!”

“怎么证明?”

苍浩说的一点都没错,偏见的形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曹雅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嘴来了一句:“你今天要是能拿到这块地,既能证明你有足够的能力,也能证明你确实为了公司好,而不是跟姚军辉蝇营狗苟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要是舍得出钱,拿到这地没问题!”

“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曹雅茹狡狯的笑了笑:“这一次参与竞标的大都是小公司,但我们有一个强劲的对手,金波地产的于尽国。这个人是东北人,用东北话说原来是个老炮子,赚了钱之后就开始漂白自己,跑到广厦投资房产生意。”

“然后呢?”

“说起来,你也算是东北人,对东北人的性格应该很了解。”轻哼一声,曹雅茹多少有点鄙夷的道:“这个人没什么教养,但出手非常阔绰,又非常爱面子。之前,他已经放出话去,一定要拿到这块地,是我们这一次投拍的最大对手。”

“我明白了,这个于尽国有的钱,而你又想用最小的代价,把这块地拍到手里,对吧?”

曹雅茹点点头:“没错!”

“这怎么可能?!”苍浩差点气笑了:“只要于尽国有竞拍资格,没有人能阻止他往上喊价,除非你找个杀手干掉他!”

“我要是需要动用杀手,要你干什么?”曹雅茹觉得自己难为到了苍浩,冷笑着道:“你果然没能力!”

“好,如果我让于尽国退出竞标,那又如何?”

曹雅茹像小女孩怄气一样说了一句:“我在公司三鞠躬管你叫大爷!”

“一言为定。”苍浩说的斩钉截铁,心里却是没有半点主意,要是前一天曹雅茹说这么一番话,自己找个机会把于尽国打成残废就得了,现在竞拍马上就要开始了,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可另一方面,就算于尽国去住院了,还可以让手下人继续竞拍。

自己没有异能,无法改变别人的意志,这一次曹雅茹还真把自己给难为住了。

两个人到了浩天拍卖,第一时间就见到了孙海璇和付灵娟。

付灵娟穿着一身修身小西装,腿上是修身型的长裤,脚上是黑色短丝袜和漆皮高跟鞋。她先是热情的跟曹雅茹打了个招呼:“曹总你好。”随后有点尴尬的对苍浩说了一句:“你好,苍总……”

孙海璇穿着一件有点像是制服的蓝色连衣短裙,腿上是黑色的连裤网袜,先是跟曹雅茹打了一个招呼,随后调皮的冲着苍浩挤了挤眼睛。

虽然两个人啪啪了好几次,却没有成为男女朋友,似乎关系还跟从前一样,没发生任何变化。

这是一个快餐时代,一切都是快餐化的,包括男女之间那回事。

大家都是外乡人,孤身在这座大城市打拼,难免生理和生理上都有需求。那么互相满足一下,不谈感情,把性和爱分开,实在很正常。

那天苍浩从孙海璇家离开之后,孙海璇就一直没联系苍浩,估计也是在忙。

但是,苍浩和孙海璇两个当事人虽然淡定,付灵娟作为当时的旁观者却一直都很尴尬。

曹雅茹善于察言观色,马上注意到三个人之间微妙的气氛,不过完全当做没注意到:“我一直知道,我们公司很多高管通过浩天拍卖古玩,没想到这一次我们还有机会进一步合作。”

“是啊。”孙海璇咯咯笑了几声:“社会上传闻,曹氏地产强拆发现了曹操墓,否则怎么可能拿出来那么多古玩。”

“毕竟是一种高雅爱好,既能投资又能保值,高管们热衷此道也是很正常的。”曹雅茹说着,恶狠狠的刮了苍浩一眼,那意思明显就是告诉苍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在洗钱。

苍浩装作没注意到,面无表情的问付灵娟:“今天是怎么安排的?”

“上午是推介,国土资源部门会派人过来,对这个地块进行一下介绍,同时阐明参拍资格。这个都是走个形式,没什么实际意义,因为大家早都清楚了。”顿了一下,付灵娟接着介绍道:“下午才是正式拍卖,中午的时候,我们浩天公司会安排午餐,略备薄酒。大家能合作就是有缘,哪怕要在会场上竞争,认识一下总是好的。”

付灵娟说的都是场面话,苍浩却比较注意实际问题:“这么说你们不管早饭?”

付灵娟愣了一下:“啊?”

“我一大早晨就赶过来参拍,还没吃饭呢……”苍浩揉着肚子,可怜兮兮的道:“据说,连续七年不吃早餐准得糖尿病,我已经六年半没吃早餐了,接下来的半年可得注意。”

付灵娟发现苍浩是个吃货,很奇怪孙海璇怎么能看上苍浩,只能不太好意思的道:“这个吗……我们没有准备早饭,苍总你就只能自己找地方对付两口了。”

“早餐很重要,可不能对付。”苍浩很认真的道:“早餐要吃好,全天身体好……”

“够了!”曹雅茹有点火大:“等到推介结束,我请你吃早饭。”

苍浩摇摇头:“那时候已经是午饭了,浩天拍卖负责,不如曹总的这顿早饭暂且记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