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曹雅茹早就把两个大耳刮子扇过去:“让你就知道吃!”

曹雅茹强忍着动手的冲动,很尴尬的笑了笑:“我们苍总就是喜欢开玩笑。”

三个女人正为苍浩这个饭桶头疼,一个浓厚的东北腔传来:“哎呀妈呀,这不是曹总吗……付总、孙总也在啊。”

随着话语声,一个肉球滚了过来,仔细一看,是个中年男人,中等身材,有着啤酒桶一般的肚子,胖的脖子都快没了。

苍浩马上就知道他是谁了,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东北老炮子,终日打打杀杀,闲下来就坐到大排档吃串喝啤酒。

苍浩早就注意到,他们有着符合进化学的特征,在常年的厮杀中发现腹部和脖子是弱点,于是就主动把脖子进化没了,然后把腹部向横里发展,这样挨刀比较不容易伤到内脏。

付灵娟打了个招呼:“于总,您早啊。”

“早?比起曹总还算晚的!”于尽国打了个哈哈,说道:“曹总来得真早啊,可惜啊,早起的虫子被鸟吃!”

这话说的不仅难听,还带着一股呛人的酒味,曹雅茹有点不悦的道:“于总喝酒了?”

“早晨起来必须一瓶。”于尽国哈哈一笑:“改天有时间,曹总咱俩喝点?”

“算了,你我是竞争对手,还是少碰面比较好。”

“别这么说。”于尽国又是哈哈一笑,脖子上如同狗链一般粗的金项链来回晃荡,他好像是有意展示一下这根项链,唯恐别人看不到:“曹总这么漂亮,虽然咱们竞拍同一块地,谁知道其他方面是不是能有点什么合作呢。”

这话的内容只是有点暧昧,但从于尽国的嘴里说出来,却是有点恶心。

孙海璇和付灵娟没出声,他们作为拍卖方是中立立场,不想参与竞拍者之间的恩怨。

“时间是不是快到了?”于尽国抖了一下手,有意展示了一下手腕上的那块百达翡丽:“我的时间很宝贵,早点开始,快点结束!”

付灵娟笑了笑:“我们也想尽快结束,不过这不是我们自己决定的,国土资源方面要进行市场推介。”

“真没招……说起来,我跟国土资源那边好几个局长处长都熟悉,不行的话我跟他们打个招呼,市场推介这个程序就缩短吧。”于尽国说到这里,才注意到了苍浩:“这一位是谁啊?”

“我是苍浩,曹氏地产市场部总经理,幸亏,幸会。”苍浩一个劲点头:“您就是大名鼎鼎的于总吧,早就听说过您,顺风撒尿,浇人极广。”

于尽国一瞪眼睛:“你怎么说话呢?”

“我的意思是说您相知满天下。”苍浩急忙笑了笑:“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你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于尽国翻了翻白眼:“你也东北人?”

“祖上是。”

“哦。”于尽国点点头,懒得再理会苍浩,迈步进了会场。

就像之前说过的一样,市场推介只是走个形势,其实是土地招拍挂里的“招”,也就是对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进行招标。

但国土资源部门却用去很长时间,等到推介结束,刚好也到午饭时间了。

浩天拍卖在本公司食堂安排了午饭,虽然只是公司食堂,但装修奢华,饭菜一点不含糊。

于尽国刚一坐下来,就招呼服务生:“给我来两棒子啤酒,雪花,勇闯天涯!”随后他又问曹雅茹:“咱俩一起喝点?”

“对不起,我不会喝酒。”曹雅茹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转而对苍浩说了一句:“不如你陪于总喝点吧!”

于尽国倒是当仁不让,马上给苍浩倒了一杯酒:“松花江边长,喝酒当喝水……来!走一个!”

苍浩只好陪了一杯酒,刚放下杯子,于尽国又举杯提议了:“曹氏地产鼎鼎大名,虽然说,这一次咱们是竞争关系,没准以后就能合作不是。”

菜还一口没吃,苍浩已经跟于尽国喝了一瓶啤酒,苍浩有点无奈的问:“对了,还不知道于总全名怎么称呼?”

“于尽国!”

苍浩一愣:“鱼进锅?”

“是于尽国,尽忠报国的意思,你什么耳朵啊?”于尽国对苍浩多少有点不满,又道:“不过,大师说我五行缺水,所以我的吉祥物是鱼!”

说到这里,于尽国把衬衫纽扣解开两粒,把脖子上那条大金链子拿了出来,众人这才看到原来金链子下面缀着一条纯金打造的锦鲤。

这条金鲤做工精致,但个头实在太大了,更像是工艺美术品。就这样挂在脖子上,看起来端的是俗气无比。

于尽国得意洋洋的道:“这条金鲤用九九千足金打造,请的是香港的名家设计师,妈的花了老子好几十万……”

苍浩嘉许的点点头:“于总五行缺水,叫鱼进锅那就对了。”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我叫于尽国,不是鱼进锅。”

“鱼进国。”

“于尽国。”

“鱼净锅?”

“鱼进锅!”

苍浩很认真的点点头:“你看,我还是念对了,鱼进锅。”

“你找茬是不是!”于尽国霍然站起,指着苍浩的鼻子呵斥道:“小子你是不是找茬,告诉你,要不是看在咱俩老乡的份上,我特么早就让你脑袋开瓢了!”

“开个玩笑,于总别激动……”苍浩急忙陪着笑道:“其实我是为了你好,既然五行缺水……叫鱼进锅当然是不妥当的,因为锅里一般都是放油,不是水!”

曹雅茹摇摇头,强忍着笑说道:“那可不一定,如果是做水煮鱼呢?”

于尽国看着曹雅茹一愣:“你……曹总你什么意思?”

苍浩很认真地道:“如果说于总五行缺水……我觉得更应该叫于香肉丝!”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于尽国真被激怒了,拿起筷子向苍浩扔过来。

苍浩侧头躲过,却偏装作好像被打中了一样,捂着眼睛惨叫了一声:“哎呀!疼死我了!”

孙海璇火了,站起身挡在苍浩面前,一副美人救英雄的样子:“于总你够了吧!”

于尽国气呼呼的道:“他刚才说什么你也听到了!”

“开个玩笑,有什么大不了的!”孙海璇轻哼一声:“于总你未免太没有风度了吧!”

苍浩依然在那喊疼:“哎呀……疼死我了……也不知道眼睛是不是瞎了!”

曹雅茹关切的问:“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苍浩摆明了故意找茬,问题是苍浩装的实在太像了,在座很多人都以为苍浩是真的傻了吧唧。

而且,这个于尽国到场之后,无时不刻都要表现出自己的优越。

当然,他确实是土豪,连听市场推介的时候用来喝水的一次性杯子都是镀金的,但在场的又哪有一个人是穷人。

所以,傻了吧唧的苍浩跟狂拽炫酷的于尽国发生冲突,大家自然而然的站在了苍浩这一边。

众人纷纷过来嘘寒问暖:“苍总没事吧?”

“好点没有?”

于尽国见没人帮着自己说话,只能狠狠的骂了个字:“艹!”

曹雅茹冷冷的道:“于总,在座的都是斯文人,素质多少还是要注意的!”

孙海璇转过身来看苍浩:“你没事吧?”

“没事……”苍浩捂了半天眼睛,最后把手拿开了,时不常还“哎呦”一声,搞得好像真受伤了一样。

大家也以为苍浩是真受伤了,这也说明了,其实真正的土豪是让人讨厌的。

在座的都是事业成功人士,理应讨论点文学或者哲学上的东西,或者昨天晚上听的音乐会如何,又或者最近买到了一瓶好酒。也不管是真懂假懂,反正面子上的事要做足。

带着金链和手表的于尽国却不一样,唠的都是一些小市民的话题,这就好比在高雅的法国餐馆吃饭,却有人送上来一盘雪里红炒豆腐一样不伦不类。

可于尽国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坐在那里一个人生闷气。

曹雅茹趁着于尽国不注意,低声对苍浩道:“虽然说,你把于总气个半死,不过他还是要照常参拍的,如果他价格出的够高该怎么办?”

苍浩只是故意气气于尽国,让于尽国乱了方寸,那里有办法让于尽国放弃参拍。

不过听到曹雅茹这话,苍浩还是说了一句:“别忘了管我喊大爷!”

于尽国还是有两个朋友的,一家小地产公司的老板王科信跟他关系不错,笑呵呵的道:“于总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大?!”

于尽国摆摆手:“被人搞得没心情了!”

“不说别的了,咱们难得见一次,走一个。”

于尽国跟王科信干了一杯酒,放下杯子后道:“我这暴脾气你是知道的,这要是放到平常,敢这样跟我找茬,后果可是相当严重!”

王科信连连点头:“可不是嘛!”

“只不过嘛,大师最近让我注意脾气,否则会有牢狱之灾……没办法,我就只能认了。”

“对了,听说于总最近认识了一个大师,是不是有机会介绍给我?”

“格桑活佛!”于尽国哈哈一笑:“他可是高人啊,有特异功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