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先叫我三声大爷/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听到这个名字,眼珠一转:“有了!”

曹雅茹不明白:“什么有了?”

“你就老老实实准备在公司开会的时候喊我三声大爷吧!”苍浩说罢,站起身,来到食堂外面打了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正是格桑:“老大有什么吩咐?”

“你是不是有个徒弟叫于尽国?”

“那个搞房产的土豪啊。”格桑哈哈一笑:“也不算是徒弟,就是他皈依我了,愿意给我供养!”

“你不会也跟他双修吧?”

格桑急忙道:“怎么会!”

“他信不信你?”

“当然信了。”格桑非常得意的道:“也就老大你才不信我。”

“好。”苍浩点点头:“你现在给他打个电话,按照我说的来……你先问他是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了!他会很糊涂,告诉你说,他在竞拍土地!然后你再告诉他,这块土地五行属土,而于尽国五行缺水,土能克水,他要是把这块地买下来以后就过不好日子了!”

格桑哈哈一笑:“土地的五行当然属土了!”

“少废话,就按我说的做!”

格桑是个聪明人,马上明白苍浩要干什么了:“老大,我把他骗走,有啥好处?”

“我让你继续在这座城市招摇撞骗,算不算好处?”苍浩不耐烦的道:“你要是跟我讨价还价我就让你下半生再也没法双修!!”

格桑吓了一跳:“好!老大放心,我马上去办!”

苍浩收起电话,回到食堂,此时气氛已经恢复正常,大家都在热络的聊着感兴趣的话题。

毕竟都是场面上的人,早就习惯做事不动神色了,虽然很多人讨厌于尽国,但不妨碍跟于尽国套近乎攀交情。

曹雅茹低声问苍浩:“你干什么去了?”

“准备管我叫大爷吧!”

“你胡说些什么!”曹雅茹有点火大:“你知不知道,这块地保守成交价也在两亿一千万,在这么重要的事情面前,你还有心情胡扯!”

“我没胡扯。”苍浩非常淡定的道:“我打赌,过一会于尽国就会接到电话,然后宣布放弃这次土地竞拍。你只需要记住刚才跟我打过什么赌就行,我不管这块地最后多少钱成交,反正我让于尽国退出了!”

曹雅茹本能认为苍浩在吹牛,可是拍卖马上就能见到分晓,苍浩又有什么理由吹牛。于是曹雅茹又觉得苍浩一定是发疯了:“有病!”

熟料,话音刚落,于尽国的手机果然响了。

于尽国走到一旁接起来,过了一会回来,表情沉重地说了一句:“诸位,不好意思,这一次竞拍我不参加了!”

付灵娟怀疑自己听错了:“于总不是说一定要拿下这块地吗?”

于尽国摆摆手:“个人原因,这块地我不要了!”

从拍卖公司的角度出发,按照成交金额比例抽成,当然希望成交价越高越好,付灵娟急忙挽留道:“于总,你可要考虑好,这块地可能涉及到市政府下一步的城建规划,升值空间可是非常巨大的!”

“不用多说了。”于尽国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没办法,对不起了,下一次有机会合作再说吧。”

丢下这句话,于尽国走人了,留下一桌子的人面面相觑。

曹雅茹吃惊无比的问苍浩:“你不会是把他的老婆孩子给绑架了吧?”

“我能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吗。”苍浩耸耸肩膀:“我的手段可是相当高明了。”

“你到底怎么做的?”

“先管我叫大爷,我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你……”曹雅茹恶狠狠地瞪了苍浩一眼:“懒得理你!”

接下来的时间里,曹雅茹果然没再跟苍浩说话,可心里却是一个劲地打鼓。

苍浩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就让于尽国放弃竞拍,曹雅茹想破脑袋都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午,竞拍照常进行,曹雅茹如愿以偿拿下了这块地。由于少了一个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成交价就是事先估算的两亿一千万。

离开拍卖公司之后,曹雅茹心中五味陈杂,也不知道该跟苍浩说点什么。

很快的,苍浩主动开口了:“你看,曹总,你总觉得我烂泥扶不上墙,其实我那是低调奢华有内涵。我跟你讲,我真愿意做点什么的话,出一出手就能让别人抖上三抖……”

“够了!”曹雅茹沉着脸打断了苍浩:“或许……于尽国只是碰巧有点事情离开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要是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苍浩叹了一口气:“就算我准确预言了于尽国能离开,这也是本事啊,曹总要是不服就也给我预言个什么事!”

“我又不是神棍!”

苍浩神秘的一笑:“曹总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利用了神棍,才让于尽国离开的!”

“难道……”曹雅茹难以置信的看着苍浩:“真的是你让于尽国放弃竞拍的?”

“要我说多少次你才相信,你要是想知道详情,就先叫我三声大爷!”

曹雅茹给苍浩丢过去一个卫生球眼:“无聊!”

“曹总作为公司的最高领导者和所有者,如果食言自肥,以后如何领导这么大的公司?”顿了一下,苍浩一本正经的道:“下班前有个高管会,是曹总你表现诚信的机会!”

两个人回到公司后,正好高管会马上开始,曹雅茹从来都是这样,做事把时间控制的非常严。

所有高管落座,没等曹雅茹说话,苍浩先来了一句:“曹总有重要事情向大家宣布,让我们用热烈掌声欢迎一下!”

大家哪里知道曹雅茹要说什么,反正领导讲话用掌声欢迎就对了,而且越热烈越好。

尤其是张培顺和杨旭飞一伙,最近在公司比较失势,更要给曹雅茹拍一下马屁,两个人把手掌都拍红了。

接下来,大家就发现,曹雅茹板着一张脸,面色时而发青,时而发白,就是不说话。

喊“大爷”这事,本来是她情急之下说出来的,怎么可能真的这么做。如果真的这么作了,以后在高管们面前如何为人,那时自己将不再是总裁,而是要羞愧自裁了。

结果,大家开始纷纷猜测,苍浩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又激怒了苍浩。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又道:“看来曹总一时还不太想说,想把这个好消息留到后面宣布。”

曹雅茹恶狠狠地看向苍浩,只怕苍浩一旦说出“大爷”的事情,曹雅茹就要当场暴走。

不过苍浩并没说:“大家知道,今天曹总跟我去参与土地竞拍,结果出人意料的顺利,我们以两亿一千万的价格成功拿下了这块地!”

这倒确实是个好消息,高管们又爆发出一阵掌声,张培顺和杨旭飞急忙恭维起来:“曹总英明神武啊,这块的有人认为要炒到四个亿,真不知道曹总怎么这么便宜拿下了!”

曹雅茹懒得理会张培顺和杨旭飞,颇有些惊讶的看着苍浩,却见苍浩很认真的在那鼓掌,时不常的还点点头。

曹雅茹松了一口气,心道:“这个苍浩……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接下来的会议内容都是日常工作,等到会议结束,曹雅茹打算把苍浩找去自己办公室,问清楚于尽国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苍浩却被井悦然给拉走了,井悦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丝毫不顾及,拉着苍浩的胳膊去了休息室。

“哎呦?”张玉杰呵呵一笑:“这么亲密,看来苍井恋要再度燃烧了!”

苍浩也有点担心,难道井悦然离婚之后想通了,不仅要钓个二代当夫婿,对贞洁这回事也不是看得那么重,看自己在会上表现的这么好,春情难耐打算跟自己在公司啪啪几下。

苍浩倒是很想试试办公室激情,不过也有顾虑,进了休息室之后马上就道:“我身上没带套。”

“什么套?”井悦然却是一愣:“你乱讲些什么呢,我找你有正经事!”

“啊?什么?”

“张兴昱,也就是我表哥,中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今天晚上有时间,愿意见见你们。”

“你去跟姚总说啊,跟我说干什么?”

“你是姚总的亲信。”井悦然双手抱肩,冷冷的打量了一番苍浩:“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卷进这件事里?”

“好,是我对不起你,我感到万分抱歉并且开始怀疑人生……”这确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苍浩马上走到一旁,用手机给姚军辉打了一个电话。

本来姚军辉今晚有应酬,可是听说张兴昱要见自己,马上推掉所有事情,准时赴约。

姚军辉想请张兴昱去盛世荷园,可张兴昱是个很有性格的人,根本不接受姚军辉的安排,只说出时间地点,那意思简直就是你爱来不来。

张兴昱约的地方是一家叫梅香会的私人会所,下班之后,苍浩、姚军辉和井悦然分头离开,然后在梅香会这里会合。

同样是私人会所,比起盛世荷园的清雅,梅香会就有些俗艳了。

所有内部装修只求最贵,根本不考虑格调问题,苍浩觉得实在有愧于“梅香”之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