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知道比知道要好/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井悦然带路,三个人来到“青梅小筑”套房,进门之后看到一个男人,抱肩站在那里正看着电脑屏幕上的K线图。

他身高中等,略微有一点胖,梳着油光水亮的背头,苍浩觉得这模样有点像是卖保险的。不过这个人的气场格外强大,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充满了自信。

“表哥……”井悦然轻唤了一声:“姚总和苍总都来了,我来介绍一下……”

“不用了。”这个人转过头来看了看苍浩和姚军辉,先是跟姚军辉握了一下手:“姚总,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不过我可是久仰大名。”随后他又跟苍浩握了握手:“年轻人,有前途,好好干吧!”

姚军辉笑道:“张总,尽管第一次见,我可是久仰大名啊。”

“客气。”张兴昱的声音略有些沙哑:“悦然跟我提起,说你想见我,按说我应该第一时间安排。只可惜,前些日子实在太忙,直到现在才抽出时间来。”

“我听说了,张总前些日子成功狙击子阳工业,现在该公司已经宣告破产。”

“看来你很关心我的工作吗。”

姚军辉笑了笑:“否则我会选择跟张总合作吗?”

“跟我合作可是有难度的。”张兴昱说着,非常有风度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坐下说话。”

四个人落座,张兴昱和姚军辉面对面而坐,苍浩和井悦然则分别坐到两个人身边。

张兴昱拿出两根雪茄,切去头,给姚军辉递上一根:“我知道姚总喜欢雪茄,尝一下这个,不错的。”

“好。”姚军辉也非常客气,拿出火柴给张兴昱点上。

“我这个人做人比较直接,客套话就不说了,我们直接切入正题。”吐了一个烟圈,张兴昱缓缓说道:“我得知你要和我见一面,多少猜到了你的用意,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姚军辉点了一下头:“请讲。”

“曹氏地产正忙着上市,你想联合我狙击股价,对吧?”

“没错!”

张兴昱直接来了一句:“我没兴趣!”

姚军辉略有些尴尬:“为什么?”

“说几句你不爱听的,吃里扒外的高管有的是,他们利用自己的信息优势,跟游资合作操纵本公司股价。换句话说,这种事情实在太多,我又有什么必要跟姚总合作?”张兴昱说起话来非常尖锐,丝毫不留余地:“今天我见你这一面是出于礼貌,当然也是给我表妹一个面子,但合作的事情就不要谈了!”

“张总对曹氏地产不感兴趣?”

“我张兴昱出手凶狠毒辣,甚至可以损人不利己,所以外面很多人骂我。但不管怎么骂我,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我的技术手段和资金实力远远超过他们。我现在追求的已经不再是钱,而是一种满足感,看着自己可以决定这么多人的命运而感到满足。也正因为如此,愿意跟我合作的人太多了……”顿了顿,张兴昱一字一顿的道:“除非你能提出一点有建设性的东西,否则……”

“好!”姚军辉点点头:“张总果然是个爽快人,那么我也就爽快点!”

“我听着呢!”

“我姚军辉在曹氏地产工作这么多年,从默默无闻一直攀到副总的位子上,可以说我对这家公司了若指掌。现在曹雅茹来了,靠着不断地砸钱收购这家公司,说心里话我不服!”

“我没有兴趣给你个人出气!”

“让我把话说完……”姚军辉抽了一口雪茄,又道:“我要让这家公司属于我!”

“第一、你说的这个太老套,很多高管都存在这样的心思,对我来说没刺激性;第二、曹氏家族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纵然技术水平不如我,但可以动用的资金很多,如果靠这个跟我一搏,这场战斗可能就会旷日持久。”说到这里,张兴昱摇了摇头:“这不是让我答应你的理由!”

“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到了,所以我设定了这样一个计划……”姚军辉把声音压低,冷冷一笑:“在一个战场上,可能大家打个平手,但如果分散到多个战场,让曹志鸿和曹雅茹搞不清我们真正的战略目的,那么这场仗的胜负就很难说了。”

张兴昱微微皱起眉头:“详细说说!”

“曹志鸿名下还有两家上市公司,都是加工制造业企业,我要你在证券市场上全力打压股价,造成收购这两家公司的假象。这样一来,曹志鸿必会调集资金进行反收购,跟你打拉锯战……”顿了一下,姚军辉接着道:“曹志鸿固然有钱,但在你的猛烈进攻之下,只怕曹氏地产这边的资金链就要捉襟见肘了。”

张兴昱点点头:“没错!”

“这场战斗,要在曹氏地产即将上市之前打响,持续一段时间。等到曹氏地产正式上市那天,我会通过媒体方面的朋友,向外界公布一条爆炸性消息……”哈哈一笑,姚军辉冷笑着道:“十多年前,曹氏地产还叫广厦地产的时候,在老城区盖了几个居民小区。广厦地产之所以有名,跟这些小区有直接的关系,太多人在老城区住过。但很少有人知道,当时盖老城区的时候,很多建筑材料是从同一家公司进的,而这家公司是当年副总裁的小舅子开的,其中的猫腻显而易见。当然,这种利益输送是很寻常的,关键在于这位副总裁及其小舅子实在太贪婪了,建材价高不说,质量差到不能再差。不过,他们倒也高明,表面功夫是做足了,就比如钢筋,外表看起来跟质优产品没区别,实际上只要拿锤子砸几下就能变成铁渣。说真的,这些年,这些小区竟然没倒楼,简直就是个生命的奇迹!”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条消息一公布,曹氏地产立即跌破发行价,一直跌成垃圾股。但曹志鸿的资金正用来跟我拉锯,根本来不及去救曹氏地产……”哈哈一笑,张兴昱若有所思的道:“到时你就可以稳步收购曹氏地产!”

“没错!”姚军辉也笑了:“张总觉得我这个计划如何?”

“好,很刺激,我喜欢!”张兴昱满意的点点头:“合作愉快!”

张兴昱这个人做事就是这么痛快,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而他对一件事情满意或者不满意,会在第一时间就作出决定。

苍浩听在耳中,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姚军辉这个计划实在太凶残了。

可以说,如果这个计划顺利进行,不仅姚军辉会成功收购曹氏地产,曹家父女还会被搞得元气大伤。

即便不考虑曹家父女为保住另外两家公司,可能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他们向曹氏地产已经投入太多的资金,可姚军辉以垃圾价收购曹氏地产却花不了几个钱。换句话说,曹志鸿和曹雅茹一番辛苦,完全是用巨资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苍浩早就看出来,姚军辉准备了一整套计划,但就是不知道这个计划是什么。现在亲耳听到,苍浩很是吃惊,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有限的商业经验。

心思百转千折间,苍浩看了一眼井悦然,发现井悦然拿着一把指甲锉正在耐心的打磨指甲,时常还张嘴吹一口气,好不悠闲自在。姚军辉和张兴昱的话,井悦然好像根本没听到。

见苍浩不说话,姚军辉问了一句:“苍总,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苍浩呵呵一笑:“我们一定马到成功。”

姚军辉点点头:“今天在座的没有外人,苍浩是我的亲信,悦然是张总的表妹,所有事情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再不能传到第五个人的耳朵里。”

苍浩咳嗽两声,招呼井悦然:“井总?”

“啊?”井悦然一愣,随后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们刚才说什么呢,我走神了,没听到。”

“没听到也没关系,回头让你表哥补一下课,总之少不了你那份。”姚军辉跟张兴昱握了握手,不无得意的道:“能够跟张总合作,姚某荣幸之至!”

张兴昱点了一下头,随即下了逐客令:“再见!”

既然重要的事情已经谈成,姚军辉也没打算留下来,这个张兴昱为人太过强势,跟他打交道很不舒服。

苍浩和姚军辉离开后,就分手各自回家,苍浩刚一进门就给井悦然打了个电话:“你刚才装什么糊涂?”

井悦然倒是没否认:“苍总,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不明白,很多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我告诉你哈,我跟曹雅茹不是一种女人,我在事业上没有太大的野心。也就是说,我对曹氏地产没兴趣,姚军辉的计划我躲都来不及,还主动往里插足?”

“我知道你是故意装糊涂。”

“我告诉你,苍浩,我早就猜到姚军辉要干什么,如果不是你把我牵扯进来,我会永远装糊涂。”长叹了一口气,井悦然又道:“现在可倒好,如果曹雅茹反击,我就是姚军辉的同谋!”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说这件事。”苍浩叹了一口气:“我没想到姚军辉野心这么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