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这也算正能量/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早知道他谋夺曹氏地产,可同样没想到手段这么凶残……”井悦然说到这里,也非常无奈:“现在看起来,姚军辉这个计划已经筹备很久了,其实他一直在等待有人收购曹氏地产,然后突然出手。碰巧收购公司的是曹雅茹,如果是其他人,他同样会这么做,只是具体战术有所不同。”

“你认为这个计划可行?”

“姚军辉找别人操作,成功率五成,找我表哥,可以达到九成。”井悦然叹了一口气,又道:“毕竟姚军辉对公司实在太了解,我对公司的事知道得够多了,可老居民楼的建材问题,连我都不知道。”

“妈的……”

“怎么,苍总,你后悔了?跟姚军辉站队的时候,没想到姚军辉玩的这么大?”冷笑一声,井悦然缓缓说道:“但你现在后悔也晚了!”

“我才不后悔,做了不悔,悔了不作!”苍浩当然不会后悔,因为自己接近姚军辉的真实目的,就是挖出来这个计划。真正让苍浩头疼的是,现在知道了姚军辉的计划,自己却无能为力,似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反戈一击。

“你最好别后悔,而且要坚定信念!”深吸了一口气,井悦然一字一顿的道:“老子现在都被你拉进去了,你要是翻了船,老子也得遭殃!”

“姚军辉这些年积累了足够的资金,按照这个计划,收购公司确实没问题。”顿了顿,苍浩质疑道:“不过我现在有点不明白,姚军辉要是把曹氏地产搞成垃圾股,他自己买下来又有什么用?”

“刚开始我也不明白,不过回家之后我就想通了……”呵呵一笑,井悦然缓缓说道:“老城区的偷工减料虽然是真的,但属于曹氏地产的历史遗留问题,不仅过去的年头太久,还是在改制之前产生的,而且不是公司自身有意造成的问题,只是部分高管不法经营的后果。虽然说,这件事会造成股价短期下跌,可只要危机公关做的好,不是不能摆平。换句话说,曹氏地产改制成为私企,事实上就是已经甩掉了历史包袱,只要立案把当年的责任人关起来,再掏笔钱出来做点善后工作就行了。”

“有道理。”苍浩点点头:“还有就是,如今公众的承受能力也强,倒楼塌桥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没人会长期关注一个十几年前的旧案。更何况,当年偷工减料盖的楼都没倒,这特么要是包装宣传一下,没准还能成为正能量。”

“总之姚军辉不简单,早就把这些料到了。”叹了一口气,井悦然气呼呼的道:“对了,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今天咱俩也没通过电话,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苍浩觉得井悦然还真是条老狐狸,准确说是母狐狸,更是狐狸精。

就在苍浩感到头痛的同时,邹峰也在头痛,不过是为另外一件事。

“好你个王明春……”猛地灌了一口酒,邹峰抬手摔碎了杯子:“你特么拍拍屁股走人,什么意思?不想跟我邹峰共事了?”

周大宇漫不经心的道:“我倒觉得,他辞职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你现在越权行事,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而他又改变不了什么,惹不起就只能躲得起了!”

“别说哈,有的时候你说出的话倒还挺在理……”邹峰不无挖苦的看着周大宇,哈哈一笑:“他特么早就应该滚蛋了,实话实说,我非常看不起这种人。无德无能,没有魄力,他凭什么坐到这个位子上。我过去是尊敬他,才处处让着他,既然他已经成为我的阻碍,我没有动手把他拿下已经是留足面子了。”

周大宇笑了笑,没说话。

“可是,就算他主动辞职滚蛋,竟然把位子留给严月蓉,什么意思?”邹峰气呼呼的道:“他又不是不知道,严月蓉回来之后肯定对付我,现在严月蓉级别比我高,也就是有了优势!本来我可以不把严月蓉放在眼里,现在局面搞成这样,王明春要负全责!”

周大宇还是没说话,邹峰不耐烦的道:“你不发表点意见?”

“我不敢说什么。”

“我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邹峰重重哼了一声:“让你说的时候你不说,不让你说的时候胡说!”

“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王明春把位子让给严月蓉,摆明了就是让严月蓉来对付你。之前,他把辞职的事情瞒得很紧,我们这边一点风声没得到,说明早有准备……”撇了撇嘴,周大宇满不在乎的道:“至少,既然王明春都对付不了你,在这座城市你已经不需要在乎谁,包括严月蓉自己在内!”

“你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

“我觉得吧,收拾对手,要一个一个的来。这些日子你把战线拉得太长了……”点上一根烟,周大宇淡淡的道:“你让飞车党对付苍浩,结果飞车党全灭,不过苍浩一伙也受了伤,怎么说也算是扯平了。现在严月蓉上任,你又要对付严月蓉,却是半点计划都没有……要命的是,眼下你好像忘了一个人,那就是郭林!”

“对啊,我一直让人监视他,却一直找不到线索。”邹峰重重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活得怎么样!”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面对两方面的威胁,那么就应该先巩固你已经拥有的势力,而郭林就是这股势力内部的不安定因素。”抽了一口烟,周大宇又道:“很难说什么时候郭林会突然跳出来狠咬你一口!”

“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办?先干掉郭林?”

“没错。”

“问题是我手下现在根本找不到郭林的踪迹。”

“这个很好办……”周大宇冲着短斧手努了努嘴:“现在你不是有他了吗!”

短斧手在旁边一直没说话,邹峰瞥了一眼:“你能行?”

“你其他手下做不到的事,我未必做不到!”

“好!”邹峰用力点点头:“找到郭林,跟踪郭林,找机会干掉他!”

短斧手微微笑了笑:“没问题!”

“要不是周大宇提醒,我还真把郭林这人给忘了,现在严月蓉归来,郭林肯定要投靠。”重新给自己找了个杯子,倒了一杯酒,邹峰又道:“说起来,周大宇,你现在倒是越来越机灵了。我看可以找个机会,给你安排一官半职……”

周大宇心中一动,急忙问:“你不是拿我寻开心吧?”

“我现在没有那么好的心情。”邹峰缓缓说道:“如果你有了一个官面上的身份,就可以为我做更多的事,而且是名正言顺的做!”

周大宇咧嘴笑了:“那倒要谢谢邹市长了!”

再说苍浩这边,早晨,苍浩准时去上班,刚到公司就被叫去了曹雅茹的办公室。

这一次见到苍浩,曹雅茹的态度柔和了许多:“我还以为昨天开会你这要让我喊你三声大爷呢!”

“私下开的玩笑,不能拿到公开场合,其中的分寸我还是分得清楚的。”苍浩耸耸肩膀:“你应该对我有个新的认识!”

“我确实应该重新评价你了。”曹雅茹点点头:“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你到底怎么让于尽国放弃竞拍的?现在没有外人,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其实这事很简单,我偶然认识了一个骗子,而于尽国把这骗子奉若大师……”苍浩把格桑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不过抽去了一些重要信息,没有暴露出自己的人际关系:“我只是利用了一下!”

曹雅茹佯装愤怒地质问:“好啊,你早知道有这么件事,才故意跟我打赌,对不对?”

“这你还真冤枉我了,我原本不知道于尽国是什么人,是他自己在饭桌上提起格桑,我才想起自己认识这个所谓的大师!”

“好吧,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你是立了一功的。”曹雅茹说着,嘉许的点点头:“按照我们之前的估算,两亿多只是最保守的价格,如果于尽国参与进来,喊价到四亿甚至五亿都有可能,你让公司节省了大量成本!”

苍浩急忙问:“省下来的钱能不能按比例抽成?”

曹雅茹装作没听到这个问题:“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把这块地拍下来?”

“房地产商买地还能干什么,盖楼呗!”

“错。”曹雅茹缓缓摇了摇头:“房地产商还炒地。”

“那块地……有问题?”

“这是一个商业机密,考虑到你立了一功,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千万不要外传。”

苍浩点点头:“没问题!”

“你是不是记得,于尽国离场的时候,付灵娟曾经挽留他,说这块地可能涉及到市政府下一步城建规划?”

“我对这话有印象。”

“现在坊间就是这么传闻,不过也只是传闻,大家谁都吃不准。类似的传闻还有很多,如果每一条都认真应对的话,没有人能投入得起。”轻叹了一口气,曹雅茹多少有点得意的道:“但对这块地的未来,我却有明确的消息。对这个消息,于尽国不知道,外界更不知道,否则这块地炒到十亿都有可能。说起来,于尽国竞拍,也只是为了一个面子,彰显一下自己的实力。如果这块地最后落到他手里,那真是他无意中捡到宝了!”

“这块地不会要盖军事基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