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这个世界只在乎赢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只是一侧头,让过了这道银光,随着“砰”的一声,银光射在寺门上,苍浩这才发现原来是一柄锋利的手斧。

郭林惨叫一声,捂着肋部倒在地上,鲜血汩汩涌出。他面色苍白看着苍浩:“救……救我……”

苍浩毫不犹豫,转身从寺门上拔下斧头,冲着郭林掷了过去。

郭林傻住了:“你干什么?”

斧头飞速旋转着,重新化作一道银光,直射郭林。

郭林以为苍浩要杀自己,却已然无法躲开,只有闭上眼睛等死。

不过,斧头紧贴着郭林的头皮掠了过去,刚飞出没几米远,传来“砰”的一声响。

郭林打了一个哆嗦,胆战心惊转过头来,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有一把斧头从身后掷了过来,被苍浩扔出的斧头准确命中,两把斧头在半空中撞在一起,爆成一地的碎片。

苍浩拍了拍手,信步走到了郭林身边,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一个角落走了出来。

“好样的!”这个男人拍了拍手:“身手不错嘛!”

郭林看到这个男人傻住了:“他……是谁?”

苍浩淡然回答:“他是短斧手,邹峰新请的手下。”

“我说过,我要把你砍头!”短斧手一指苍浩,又道:“不过,今天我不是为了你,你我今后有的是机会较量!”

“你不会是为了郭局长吧?” 苍浩说着,看了一眼郭林,发现伤口仍然在冒血。于是,苍浩蹲下来,撕碎了郭林的衣服,开始帮郭林包扎。

“确实跟你没关系,我要杀他!”短斧手指着郭林,呵呵一笑:“当然我也不介意把你俩一起杀掉!”

郭林听到这话,打了一个哆嗦,一把抓住苍浩的手腕:“救我……苍浩,你不要不管我……”

“我说过,我帮你,就一定帮到底!”苍浩拉开郭林的手,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告诉短斧手:“杀我,可以,但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短斧手嘿嘿一笑:“不要怀疑我的力量!”

“我不怀疑你的力量,但我更不怀疑我自己的力量!”苍浩说着,捏了捏拳头:“上次见面,你挺牛B吗,扬言要把我砍头!如果你今天不能把我砍头,又该如何?”

“你说呢?”短斧手说着,手悄悄往后腰伸去,突然,拽出了一把短斧。

也就在与此同时,苍浩出手了,高高跳起,双腿蜷起用膝盖撞向短斧手。

短斧手的速度终归慢了一步,还没等把短斧挥起来,“砰”的一下被苍浩的膝盖撞中面门。

短斧手连连后退好几步,捂着鼻子惨叫了一声,两道鼻血喷洒出来,染红了他雪白的衬衫。

“妈的,我的衬衫,是伦敦裁缝街手工定制的,你知不知道值多少钱……”

没等短斧手的话说完,苍浩俯身下来一记扫堂腿,正中短斧手的脚踝。

短斧手站立不稳,仰面向后栽倒,同时,他下意识的把短斧脱手而出。

两个人距离太近,苍浩来不及躲闪,短斧紧擦着苍浩的肩膀飞了过去,在苍浩肩膀上开出了一条很长的伤口。

鲜血随着短斧飞过的弧线洒出一道血光,苍浩不由得后退了几步,短斧手趁着这个机会站了起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抽出了一把短斧。

短斧手冲过来向苍浩肩膀直直的劈了下来,苍浩侧身躲过,只觉得一股寒气透骨而入。

苍浩抬脚射向短斧手,正中短斧手的小腹。

短斧手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马上重又冲了回来。

苍浩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这一脚踢得十成十,换做普通人,只怕要喘上半天粗气。

能看出来,短斧手也很痛苦,但他似乎非常享受痛苦,挨了这一脚之后反而变得非常疯狂,面部肌肉不住的抽搐着。

短斧带着劲风横扫过来,苍浩往后一仰头,斧锋紧掠着苍浩的咽喉而过。

也就在后仰的同时,苍浩又是一脚射出,正中短斧手的胸口。

短斧手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苍浩紧接着纵身跳起,高高抬起右臂,接着身体下落的重力加速度,把手肘击向短斧手的胸口。

这一下的杀伤力更大,短斧手惨嚎一声,登时倒在地上,感到如同被一块巨石狠狠砸中了一般。

但短斧手依然凶狠,也就在倒地的同时,把短斧横扫向苍浩的脚踝。

苍浩只得再次跳起,躲过了这一斧,然后双腿蜷起如同下跪一般,落在了短斧手的胸口上。

短斧手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但表情依然狰狞:“我看不起你,你这种人只会扣动扳机,我一定要把你砍头……”

苍浩抬起手臂,用手肘击打在短斧手的额头上,短斧手的脑袋向后重重撞在地上,不过依然没有昏迷过去。

他无法挥舞短斧,就把短斧的手柄向苍浩肋部击去,这一下力量十足,苍浩的身体几乎横着飞起来,落到了三米开外。

短斧手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再次吼道:“我一定把你砍头!”

“欢迎之至!”苍浩哈哈大笑:“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是只会扣扳机,今天我就让你如愿以偿,死于真正的力量角逐!”

短斧手发出一声嘶吼,高高举起短斧,看样子要飞掷过来。

可也就是这个时候,随着“啪”的一声响,短斧爆成一团碎片。

“怎么回事?”短斧手一脸疯狂,到处扫视着:“有狙击手,是谁,站出来!”

毫无疑问,是今野晴开枪了,她总是遥遥尾随着苍浩,连苍浩都不知道她躲在什么地方。

“苍浩你太让我看不起你!”短斧手没有找到狙击手,指着苍浩的鼻子喊道:“你们这种人只会在背地里开冷枪,难道你们就不能做点光明正大的事情吗!”

面对短斧手的羞辱,苍浩暴怒:“不许开枪!”担心今野晴听不到,苍浩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听着,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开枪!任何人敢开火,别怪我回去军法处置……”

就在苍浩喊话的同时,短斧手拽出一把短斧,向苍浩软肋劈来。

苍浩身体向旁边倒去,却还是没有完全躲开,短斧的锋刃在苍浩肋部暴起一团血花,同时带来剧烈的疼痛。

苍浩捂住伤口,痛苦的笑了笑:“你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手!”

“别怪我!”短斧手抽回斧头,舔了一下锋刃上的鲜血:“要怪就怪你太蠢了!”

苍浩强忍着疼痛,纵身而起扑向短斧手,短斧手连连后退好几步,躲开了苍浩的进攻。

等到苍浩落到地上,短斧手一个箭步冲回来,直直的把斧子向苍浩胸口刺来。

斧子顶部没有锋刃,苍浩没有受外伤,可还是被短斧手击倒在地。

“怎么样?”短斧手浑身是血,俯视着苍浩,冷笑着道:“我说过,你们这些人除了扣动扳机,根本不会做别的事!”

苍浩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短斧手一脚踢在胸口上,苍浩再次倒地。

这种生死搏斗就是这样,一旦有一方摔倒,而另一方仍然站着,那么胜负立分。

就在苍浩打电话的同时,短斧手突然袭击,虽然阴险卑鄙,却也借此占到上风。

苍浩怆然一笑:“这一次我输了,但我不服!”

“你觉得,我不突然袭击,你就能赢我?”短斧手癫狂的大笑起来,他浑身都是鲜血,狂笑着站在那里,样子看起来有些骇人:“你打算用激将法,让你重新站起来,跟我一较高下?对不起,没门,我才不会这么幼稚!”

“看出来了。”

“我告诉你,对付敌人,就是要时刻保持警惕,时刻寻找出手的机会!”短斧手用斧子指着苍浩,冷冷说道:“生死之战,没有那么多的原则,也没有那么多的道义!谁赢了,谁杀掉对手,谁就是最强大的!”

“你说得对,这个世界只在乎赢家……”苍浩深吸了一口气:“所以你也别怪我!”

短斧手一愣:“怪你?”

郭林已经止住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悄悄绕到了短斧手的身后。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这边苍浩话音刚落,就把砖头狠狠砸在短斧手的头上。

“啪”的一声,砖头断裂成两半,短斧手脑门鲜血直冒。

但是,短斧手没有昏迷,甚至都没有倒下,只是身子晃了两下。

他缓缓转过身来看着郭林,表情更加的狰狞恐怖:“你找死!”

郭林本来以为这一下子至少能把短斧手打倒,却没料到短斧手竟然这样强悍,他登时傻在那里:“是你说的……可以不择手段!”

“去你妈的!”短斧手张嘴就骂,完全没了往日的风度,抬脚踢向郭林的胸口。

郭林的身体向后飞起,用文艺一点的说法,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落到了五米开外,挣扎了半天也没能再次站起来。

苍浩找到了机会,从地上跳起来,一拳打向短斧手的后脑。

短斧手踉跄着向前冲了几步,随后用力摇了摇头,捂着后脑转回身来:“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我要让你死得非常难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