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女拳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根本不说话,一拳捣向短斧手面门,短斧手侧头让过,却不防苍浩把胳膊一蜷,用臂弯夹住了短斧手的脖颈。

随后,苍浩转过身去,用力一抬胳膊。

短斧手还没反应过来,苍浩用一个过肩摔,把短斧手放倒在地。

可也就在短斧手倒地的同时,短斧脱手而出,自下至上直取苍浩下颚。

苍浩往后退让一步,短斧紧贴苍浩面门掠过,带过一阵刺骨的杀意。

从第一次见面,苍浩就意识到短斧手是一个难以对付的敌人,今天第一次交手,还要加上“非常”两个字。

短斧手不仅身手高超,更兼好勇斗狠,他似乎喜欢被疼痛刺激,而且做事没有任何底线。

这一个回合下来,苍浩的伤口被牵动了,鲜血刷的喷涌出来。

苍浩连退几步,短斧手立即从地上跳起来:“咱们再来!”

“等一下。”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生硬的女性声音传了过来,不是柏朗又是谁。

柏朗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紧紧包裹着健美的身材,看起来充满了力量。

苍浩一怔:“你怎么在?”

“我为什么不能在?”柏朗转过身来,看着短斧手:“我看到了交手的全部过程,我觉得你很阴险!”

短斧手从地上捡起短斧,冷笑看着柏朗:“你又是谁?”

柏朗呵呵一笑,没有回答,脚尖一点地,化作一道黑影直射短斧手。

短斧手没料到柏朗的速度这么快,急忙挥起短斧劈了上去,可这道黑影到了近前时却已经化作虚影,短斧落空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柏朗竟然来到了短斧手的身后,右臂用力向上一举,肘尖正中短斧手的颈椎。

短斧手向前栽倒,为了避开柏朗的连续进攻,急忙就地一滚。

然而,柏朗已经算准了短斧手的方向,高高跳起后双膝并举落下,结果正中短斧手的胸口。

短斧手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一次,他的表情不再狰狞,而是有些惨然:“你们……两个打一个,好得很……”

“当然很好!”柏朗面无表情的道:“你不喜欢讲规则,那么对付你这种人也就没必要遵守规则,用华夏人的话说,你这是求仁得仁!”

说着,柏朗一脚射向短斧手的后腰,短斧手再次就地翻滚,躲开了这一脚。

可也就是这么一滚,短斧手刚好落到了苍浩的脚下,苍浩抬起手肘,整个人向前扑倒,正好把手肘击在短斧手的胸口上。

胸口连续两次遭到重击,短斧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苍浩……你……我不要输给你!”

苍浩冷冷一笑:“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

话音刚落,从旁边突然冲出两辆轿车,车门打开,几个人持枪从上面冲了下来,为首的赫然是周大宇。

周大宇喊了一声:“都给我往后退!”

几个持枪的人纷纷扣动扳机,子弹打在苍浩的脚下,激起了很多碎石。

苍浩稳稳往后退了两步:“你们敢在这里对我开枪,我保证下一秒钟,你们就会被爆头!”

柏朗一个箭步冲上来,就要对周大宇等人出手,却被苍浩用眼神制止了。

对方持枪,在人数上又占有优势,正面对抗只有死路一条。

周大宇嘿嘿一笑:“你放心,我不杀你,我只是要救人!”

持枪的几个人见苍浩和柏朗没有动作,马上把短斧手从地上搀扶起来,带进了车里。

短斧手癫狂的喊着:“苍浩……我一定要把你砍头……”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短斧手几近昏迷过去。

苍浩往前走了一步,正视着周大宇:“没想到我们竟然还会见面!”

“我可是早就想到了!”周大宇毫不畏惧的看着苍浩:“当初你把我打得半死丢在那,大概没想到还会有今天这一幕吧!”

“的确没想到。”苍浩往前又走了一步:“更没想到你甘心给邹峰当走狗。”

周大宇一个手下马上对苍浩脚下开了一枪:“不许动!”

苍浩打了一个响指,这是一个信号,示意今野晴可以动手了。

突然,“啪”的一声,这个手下的枪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打落在地。他捂着手腕傻傻的看着苍浩,不知道苍浩什么时候开的枪。

“我没有枪。”苍浩耸耸肩膀:“不过,我告诉过你们,敢对我开枪,你们会被爆头!”

周大宇后退了两步,看着苍浩的目光有些惊惧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是你想怎么样。”苍浩似笑非笑的道:“跟着邹峰一起对付我,你这仇也算是报了!”

“报了?你以为我这就报仇了?”周大宇看着苍浩,片刻后哈哈大笑起来:“苍浩,是你,让我丢掉了事业和爱情!我特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人生就这样被你毁了,苍浩你死伤一万次都不足以补偿我!”

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可你知不知道跟邹峰混会很危险?”

“跟你混难道不危险?”周大宇笑看苍浩,阴阳怪气的道:“都是当狗,邹峰能给我金钱和权力,我给苍浩你做了那么多事,最后换来的却只是一顿暴打!”

“你为什么不反思自己做过什么?”苍浩一摊双手:“应该有你的好处,我一分都没少,天雨楼生意本来没你那份,还是我劝说姚军辉带上你一个!可你又做了什么,到别人那里出卖我,作为一个叛徒我没杀了你已经是念及旧情!”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周大宇笑的更夸张:“可惜我不领情!”

丢下这句话,周大宇转身上了车,几个枪手用枪对准苍浩和柏朗,后退着也上了车,随后两辆轿车绝尘而去。

对手撤走了,支撑着苍浩的毅力也垮了,苍浩一下子坐了下来:“妈的……”

柏朗走过来:“要不要带你去医院?”

没等苍浩回答,郭林可怜兮兮的点点头:“要,我要去医院……我流太多血了……”

“今天的事要谢谢你了。”苍浩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今天我竟然险些惨死,还是被一个女人给救了!”

“女人怎么了?”柏朗听到这话非常不高兴:“等你伤好了,咱俩较量一下,看看谁更厉害。”

“我不跟你吵,我没有看扁女性的意思……”苍浩实在懒得拌嘴:“我自己会去医院的。”

“好吧。”柏朗再不说什么,转身离去,连声“再见”都没有。

苍浩搀扶着郭林去了医院,医生见两个人伤势很重,本来打算报警。

不过,郭林马上出示了警官证:“我们在办案,你们正常处理就行了,不用管其他事……”

医生这才放心,处理过伤口之后,把两个人分别送到单间病房。

苍浩正寻思着眼下的事情,一个清丽的声音很快传来:“你受伤很重,需要入院治疗……”

声音有点熟悉,苍浩看了一眼,发现竟是白莹。

这位白莹就是当初在京城跟苍浩斗酒,后来又无意间卷入警匪对峙的美女大夫,也不知道她今天穿的是短裙还是短裤,反正医生服下摆露出的两条腿白得晃眼。

白莹也认出了苍浩:“是你?”

“是我。”苍浩郑重点点头:“白同志,你好。”

“哦……你……你好……”白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初在京城被苍浩欺负过之后,她算是恨透了这个屌丝男。但经历了上一次的警匪对峙之后,她发现苍浩身上拥有如今很多男人缺乏的特质,那就是有担当。

“我的伤怎么样?”

“基本没有大碍,但还是要入院……”白莹整理了一下情绪,一字一顿的道:“我们只是履行职责,希望你不要给医院带来麻烦!”

这话让苍浩有点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忘了上次发生了什么。”白莹气呼呼的道:“这里是医院,不是战场,我可不想治病救人的同时,还要冒生命危险!”

“你说的也有道理。”苍浩想要休息一会,微微闭上眼睛:“只不过,上次是警方办案,碰巧到了医院。如果你自己找死,谁都没有办法。”

白莹质问:“我怎么找死了?”

“忘了酒吧的事情?”苍浩睁开眼乜斜着白莹:“幸亏啊,你遇到的是我,如果是个流氓,你可就倒霉了!”

白莹的脸腾地红了:“你就是流氓!”

“如果我是流氓的话,当时就把你给干了!”苍浩哈哈一笑:“可你知道吗,我转身离去的时候其实有点怕,你万一脱了裤子追上来,非要让我强坚你该怎么办!”

“你……你……”白莹没料到苍浩会出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我有病啊?”

“你健康吗?”

“你……是不是因为我没有男人要了?”

“看你当时饥渴的样子,像!”

“好,让你这么埋汰我……”白莹重重哼了一声:“别忘了现在你是落我手里了!”

“你能把我怎么样?”苍浩懒洋洋的道:“回想起那次在酒吧,我只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没错。”白莹冷冷一笑:“原话奉还给你,不作死就不会死。”

丢下这句话,白莹离开了。

苍浩倒是没当回事,只是自己要住院几天,公司那边工作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