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来想去,苍浩很快有了主意,打出手机给曹雅茹打去电话:“我这几天要忙着做古玩,暂时不能去公司上班,拆迁指挥部可能也顾及不到了,你让刘亚南暂代一下我的工作吧。”

“好。”曹雅茹马上答应了,旋即又有些不放心:“古玩的事……不会有问题吧?”

“我做事你放心。”苍浩拍着胸口保证道:“我这几天别的什么都不干,就一心把这事搞好!”

苍浩一直打着吊针,通着电话的时候,外面进来了一个小护士,用针筒给药瓶里加了些药。

苍浩也没在意,继续对曹雅茹道:“不过,文物保护部门那边,我可是没什么关系。要把开发期一直拖下去,他们那里的工作也要做。”

“这个我明白。”曹雅茹轻叹了一口气:“问题是,我也从来没跟这些部门打过交道,让你这么一说,我一时也想不到,怎么能跟他们说上话。”

“慢慢来,不着急。”苍浩见小护士出去了,这才又道:“我打算在那块地搞一个古墓出来,至少也得一个月左右,我们有的是时间。”

“你辛苦了。”

“应该做的。”苍浩打了个哈欠:“我有点累,先不跟你说了,休息一会……”

刚刚挂断电话,苍浩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恍惚间,苍浩似乎听到了一阵阵警笛声,好像还有很多人在自己的病床前走来走去。

苍浩很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做起来,眼皮更是像灌了铅一样沉。

于是,苍浩索性继续睡去,偶尔似乎要醒过来,隐约感到有人在自己身旁激烈的讨论着什么,却又始终无法真的清醒过来。

就这样,苍浩经常处于半梦半醒的恍惚状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才伴着剧烈头疼悠然睁开眼睛。

“我是不是太累了……”苍浩揉了揉太阳穴,往窗外看了一眼,此时是清晨,灿烂的阳光从窗口倾斜进来,带来无尽的生气。

可不知道为什么,苍浩却是一点都不想动弹,躺在床上不住的打着哈欠。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你醒了。”

苍浩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病床不远处坐着两个警察,看着他们眼圈发黑的样子,应该是昨晚就已经在这里了。

苍浩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警察在,张嘴想要问一下,发出的却是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声音:“外发撒的发得分……”

苍浩吓了一大跳,在心里不住的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苍浩尝试着又想要说点什么,发出的仍然是一连串奇怪的声音。

身上的伤口很疼,显然这不是做梦,苍浩搞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间失去了语言功能。

警察当然没听懂苍浩在说些什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太累了,睡了两天三夜。”

苍浩傻住了,本来以为自己只是多睡了一会,没想到竟然睡了这么久。

苍浩想要问问怎么回事,张嘴却是:“啊……啊……”

不知道的人看见了,一定以为苍浩是痴呆,甚至连苍浩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突然间傻掉了。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说了一句:“你先清醒一下吧,等下我们有问题要问你。”

苍浩指了指自己的嘴:“啊……啊……”

一个警察看出苍浩有问题了,问另一个:“他这是怎么了,好像不会说话?”

另一个警察同样很奇怪:“等下我去问问大夫。”

说大夫,大夫到,病房门推开,白莹走了进来。

一个警察急忙问:“他怎么不会说话了?”

“是这样的……”白莹表情淡然:“他受伤很重,我们用的一些药物有副作用,包括嗜睡,暂时丧失语言功能。”

“哦。”警察点点头:“什么时候能好?”

“既然他已经醒了,应该过一会就好。”白莹说着,来到苍浩床前,检视起了病历。

苍浩听到这些就明白了,这是白莹故意给自己用了某些药,换句话说,这个该死的大夫在报复自己。

白莹装作在看病历,目光却落在苍浩身上,充满了嘲讽和幸灾乐祸。

这目光被苍浩注意到,却是觉得白莹真是风搔无比,自己应该把她就地按倒狠狠来上几炮。

这种女人要是不炮得她哭天喊地,她不知道木耳为什么这样黑。

苍浩一张嘴,说了句:“你……什么药……”

“哎呦?”白莹更加幸灾乐祸了:“语言功能有所恢复,看来你身体素质不错嘛,再休息一会就好了!”

“你……”苍浩改主意了,与其炮几次,不如直接把她掐死。

可一转念,苍浩又觉得自己活该,昨天白莹说的一点没错,自己确实落到人家手里了。

人家只要随便弄点药,就能让自己死去活来,这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白莹语带双关的道:“你要好好配合治疗,这样能尽快出院。如果你不配合,可就不好说了……”

苍浩非常屈辱的点点头:“嗯。”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一个警察买来油条和豆浆,放到了床头柜上:“这是你的早餐。”

这两个警察还真不错,苍浩吃过早饭之后,感觉好了很多,可以慢悠悠的说话了:“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市局的。”一个警察告诉苍浩:“奉命保护你。”

苍浩笑了笑:“保护还是监视?”

“当然是保护。”另一个警察马上道:“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必须在我们视线之内,这是为了确保你的安全。”

“这跟监视有什么两样?”苍浩皱起眉头:“谁派你们来的?”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竟然有些茫然。

过了一会,一个警察才回答:“我们就是接到上级命令来保护你,我们也不知道是谁下令的。”

苍浩试探着问:“邹峰?”

警察摇摇头:“不知道。”

“郭林呢?”

“你是说郭局长吧?”另一个警察急忙回答:“他在隔壁房间,也被保护起来了!”

“哦。”苍浩点点头,没说什么,却开始暗暗运劲。

如今邹峰纵横黑白两道,既然短斧手失败了,不是没有可能通过官方力量对付自己。

这两个警察的来意成谜,苍浩必须防备,他们是邹峰派来的。

在南美做雇佣兵那些年,苍浩养成了一个习惯,先开枪再问你是谁。

有那么一度,苍浩很想突然袭击,先放倒这两个警察再问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

可是,苍浩马上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的,竟然半点力气都没有,只能像一块海绵一样躺在病榻上。

两个警察到是没怎么注意苍浩,自顾自的在那聊着,声音很低。

苍浩仔细听了一下,发现都是一些工作上的琐事,偶尔掺杂些单位的八卦。

这个时候,手机响起,刚接起就听到曹雅茹的声音:“你这两天怎么样了?”

苍浩误以为曹雅茹是在关心自己:“我……还好……”

“刚睡醒?”曹雅茹马上问道:“交代你的工作怎么样了?”

苍浩听到这话才明白,曹雅茹关心的是工作,虽然曹雅茹确实不知道自己受伤入院,不过苍浩还是有些失望:“正在进行,你放心。”

“好吧。”曹雅茹叹了一口气:“最好尽快,这两天有好几家地产公司跑来探听,我们在那块地到底有什么开发计划,他们都有跟我们合作的意思。如果尽快让文物部门介入,他们也就死了这条心了。”

“我知道了,放心吧。”苍浩挂断曹雅茹的电话,又给不信禅师打了过去:“干什么呢?”

不信禅师笑呵呵的道:“在寺里呢。”

“我让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没做啊。”

“什么?”苍浩有点不满意:“我不是让你尽快进行吗?”

“老大你听我说啊,你不是要比真的还真吗,那就跟做个普通古玩不一样,必须有一整套的设计方案和规划……”顿了顿,不信禅师详细解释道:“一个看起来像真的古墓,必须符合本地历史文化特征,陪葬物品不仅是真的,同样需要符合这个特征。如果到时挖掘出来一看,南人的墓竟然搞成北方的样子,那就假的太离谱了……”

苍浩看了一眼两个警察,确定他们听不到自己的话,这才又道:“我不懂这个,你看着办吧。”

“我这两天已经把规划做出来了,应该怎么搞基本心里有数,马上就可以动手。”顿了顿,不信禅师又道:“还有,只是个很大的工程,我一个人搞不来,要雇一些人,费用方面吗……”

“没问题。”苍浩点点头:“钱,不是问题,务必小心谨慎,关键是要这些人的嘴巴要严。”

“这是自然,这事得干一个月,我打算月薪三千雇几个农民工。”

“三千块钱你想请农民工?开什么玩笑,你只能请几个大学生!”

这边正说着,两个警察的对讲机响了,他们说了几句什么,立即站起身来,神情有些紧张。

苍浩放下电话,问道:“怎么了?”

一个警察把手指疏导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